第39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39

    苏盏跟大明坐在第一排,苏盏不玩lo2,看不懂游戏,更听不懂台上的解说,于是,大明在她耳边担当了通俗易懂的解说。

    台上两排电脑,十人对面而坐,在舞台的侧方,pot坐在五人的中间位置,舞台的中央是一台四四方方的液晶显示屏。

    画面显示正在进入,解说仍旧是ty,正在调动现场气氛,开了不少玩笑,又让导播故意把界面切换到pot身上。

    此时pot正带着耳塞懒洋洋的靠在皮倚里,正在仰头喝水,瞥一眼电脑屏幕,敲了下键盘,继续喝水。

    就光这个画面,身后的粉丝已经开始尖叫了,一浪高过一浪,苏盏都觉得可以划船了,连身边的大明都忍不住啧了声,“老大真不愧是电竞圈颜值杠把子,上镜也太他妈好看了。”

    苏盏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镜头还停留在他身上。

    而他,已经换了一副姿态,安静的靠在皮倚里,搓了搓脖子,微微停了停,好像想到什么的似的,目光一转,往台下看过来,苏盏腾一下就紧张了,距离有些遥远,她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她,有没有看清楚她。

    倒是身后的粉丝,一个个全兴奋了。

    “大神在看我。”

    “在看我。”

    “在看我!”

    “胡说,大神一定在看他的迷妹们哪个漂亮。”

    “快帮我看看我妆有没有花。”

    苏盏:“……”

    目光再转向舞台,他已经收回视线,戴上耳塞,进入游戏了。

    ty:“好了,正式进入比赛,先介绍一下双方bp情况……孟晨选了机器人,一个t,看来我们晨哥是个万年肉,我们看下对方的队伍,……对方直接把我们pot最擅长的英雄给选了,都是有备而来的啊,下面轮到你们男神了……”

    大明在她耳边充当解说:“一个队伍里通常有五个角色,gank。ad是物理输出,后期发展好的话,叫adc,ap是法系输出,后期叫apc,辅助,gank,全场随机游走,寻找机会偷袭击杀,t,肉盾,就负责抗伤害,团战的时候,肉盾站前面抗伤害,adc后期发展快的话,直接一个大技能就能秒对方了。”

    苏盏也认真在听。

    大明又指指上面,“看到没有,三条路,分为上中下,上单,中单,下路2,一gank打野。”

    画面正好跳出pot选完了英雄。

    ty:“队长选了炮手,唔……前期比较难发展的一个英雄,后期发展快的话,会是让对手比较害怕的一个角色……”

    苏盏直接忽略了解说的话,认真听大明说:“老大选的这个强adc,老大很少玩,估计已经想好套路了。”

    苏盏听了,心里一紧,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大明宽心地说:“放心吧,要是用老大擅长的英雄玩,那就没法玩了,知道pot这个名字什么意思么?”

    “什么?”

    “击杀,老大枪炮类的英雄很厉害的,基本没法跟他玩,发展到后来,lo2官方出了一个英雄抗枪类的英雄人物,专门以老大的名字命名的,就叫pot。”

    如此牛/逼闪闪的人生。

    游戏正式开始。

    苏盏看着台上的他,一手握着鼠标,一手搭在键盘上,脸上倒没什么情绪。

    ty:“不到三分钟,pot拿下第一血。”

    大明说:“对方实力明显不够,gank不给力,两分多钟就被老大拿下第一血了,这其实就是个杀人游戏,谁杀人多,拿的人头多,金币也就多,升级也就快,后期发展越快的,输出越高,基本都是一套技能下来能打死,不用现在这么一刀刀平砍。”

    比赛进行到11分钟时,对方团战adc发挥不利,等级没大神升的快,装备跟金币都不够多,此时的人头比为6:2,其中pot贡献5个。

    苏盏还是听不懂。

    转首之际,目光被离她不远的一道身影吸引了。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怎么说呢,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苏盏不知道用风韵犹存这样的成语合不合适,可她看上去就是很有味道,妆容精致大方,短发利落,穿着一件皮草大衣,勾着脚坐在vip区跟她同一排,只隔了几个位置。

    她目光平和且温柔地望向台上。

    苏盏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刚好看到徐嘉衍,应该是在看他吧,也不奇怪,这里的迷妹哪个不是在看她男朋友。

    大明还在专注比赛,时不时还在跟她解释,“十九分钟了,ted的经验已经领先了8000点,只要老大继续压着他们打,这局稳赢,老大这种打法太强势了,不给对手留一点机会。”

    说完,他还点点头,说:“不过,可以,这很pot。”

    当他说完了,发现苏盏根本没有在听时,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什么呢你?”

    大明一下就楞了,喃喃道:“青姐?”

    现场太吵,苏盏没听清,缓缓转过头,问:“谁?”

    大明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多说,“以前俱乐部的一个领导。”说完又狐疑的搔脑袋,“她怎么在这儿?”

    苏盏问:“沈曼青?”

    大明啊了声,“你知道啊?”

    上次好像在宾馆的时候听大光说过,不过这话她没说出口,胡乱点点头,“不知道听谁说过,挺耳熟的。”

    大明点头,“嗯,看比赛吧。”

    收了心绪。

    比赛进行到25分钟,ted直接3人拿下大龙,又顺利拿到第二条,而pot顺着中路,清兵线,推完了最后一座防御塔,途中还反杀了对方的中单gank,大明瞧的激动,连着喊了几个“漂亮”。在苏盏耳边激动地说:“你知道什么是中单英雄吗?就是老大这种,中单很容易被人偷袭,反杀能力强的基本后期都能成神,目前老大这种遇的少,中单遇上他,基本都是一个死。”

    中单反杀都出现了,后面的局面瞬间打开,势如破竹,第29分钟,ted拿下第一局。

    进入中场休息时间。

    苏盏又转眼看看沈曼青,发现已经没了人影,她四处望了望,也没瞧见。

    “沈曼青不见了。”她对大明说。

    大明也顺着她的视线四处望了望,随后靠回椅子上,不屑地说:“管那么多干嘛,这女人不是什么好鸟,当年老大离开st的时候,她花钱买了多少水军黑他,早些时候,听说她花钱买了几个国外很牛逼的选手为她的俱乐部效力。她这人只会用钱去收买人心,有什么用?”

    两人正聊着,身后又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

    苏盏回身望了眼,又下意识往台上看去,终于明白了,迷妹们激动什么,全程冷漠脸的pot,刚刚跟孟晨一边聊天,一边喝水,然后笑了下,不是抿唇,不是弯嘴角,是露齿的那种,还是标准的八颗牙。

    ……

    导播很及时地把画面切到他脸上。

    私底下也没见他这么笑过啊,都是翘一翘嘴角算完事了。

    撩妹?

    嗯……

    很快第二局比赛已经开始了。

    模式一样,过程也一样,pot换了英雄,操作一样顺溜,实力碾压对手,毫不犹豫拿下一血,大明连连啧声:“老大这反应速度根本不应该退役,太强势了,打得对手无力反击啊卧槽。”

    苏盏仍旧看不懂,刷了下微博,发现有官博在网上直播这场比赛,官博也是迷弟,直播里各种仰视花痴,还有人眼疾手快拍下了pot笑的那一下给传上网了,迷妹们疯狂转发,评论里各种花痴。

    除了日常花痴,有一条评论引起了苏盏的注意。

    元芳的弟弟元圆:大神是不是恋爱啦?总觉得他现在容光焕发,整个人都精神了,以前打比赛,哪次不是整天睡不醒的模样。

    果不其然,又被脑残粉围殴。

    脑残粉1:“别这样,我跟pot还不想公开的。”

    脑残粉2:“楼上是小三吗?我老公最近都跟我在一起呢,呵呵呵呵。”

    ……

    第二局,ted再次拿下,2:0击败对手进军本次cpl大赛的决赛。

    苏盏跟大明回到候场区,ted几个小孩已经围在一起互相击掌庆祝,大明冲过去,激动地抱住他们,“好样的,兄弟们!”

    连孟晨脸上都是笑。

    苏盏没看见徐嘉衍,大明也发现了,拍了拍孟晨的肩:“老大呢?”

    几人环顾了一圈,大概沉浸在喜悦里,谁也没注意到老大是什么时候不见的,egg说:“刚刚还跟我们一起下来的,咦,怎么一下子就没人影了。”

    “走,我们先上车,不然等会粉丝太多,走不了了。”

    几人一起往外走,就在休息室的门口,刚好撞见徐嘉衍,他点了支烟,靠在墙上抽。

    沈曼青站在他面前,端庄优雅,她穿着高跟鞋,只到他肩膀过,其实她保养的很好,皮肤红润光泽,正笑着对他说:“nevermind,i'likeyou,andbeatyou.”

    说完这话,她往这边看了眼,目光在苏盏的身上淡淡略过,然后是身后的一众人,勾唇一笑,转身走了。

    孟晨渐渐收起垂在一侧的拳头。

    大明则愤愤咬牙:“这老女人脑子有毛病啊?”

    苏盏站在原地,看着他把烟头丢在地上,然后低着头,用脚尖拧灭。

    徐嘉衍一偏头,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他的女朋友和队员,冲苏盏一招手,小姑娘来到他面前,他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弯腰笑:“我赢了哎,干嘛愁眉苦脸的。”

    赛场上的他,跟赛场下的他,其实没什么区别,但都惹眼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苏盏发现,他其实就一很普通的男孩,不完美,有很多缺点,比如起床气,没耐心等,赢了比赛也会高兴,心情好的时候话也多,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呆着。他习惯掌控一切,打比赛强势,不给对手机会,不拖泥带水,生活中也是。

    他似乎掌控了一切的主动权,包括感情。

    “徐嘉衍,你输过吗?”苏盏看着他,问。

    揉着她头发的手停了,脸上的笑意也浅了,他眼神在她脸上来回打量,似乎没懂。

    苏盏执着地又问了一遍,“你输过吗?哪怕一次?”

    外面是逐渐变暗的天空,像瓷器一样惨淡,惨淡到连最后的光都看不见了,身后的队员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了,过道里,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人,面对面立着。

    徐嘉衍的手还在她头上,脸上的笑也浅了。

    她的眼神诚挚而又怜爱的望着他,仿佛担心他输过,又担心他没输过的。

    后来,他总是每每想起那天的场景。

    外面是灰暗的天,沉得仿佛快要塌下来。

    --输过吗?

    --输过,你。

    而当时徐嘉衍,则笑笑,把手收回来,插丨进兜里,说:“没有输赢,从来就没有,今天赢了,不代表你永远赢了;今天输了,只是暂时还没有赢而已。”

    其实也无畏输赢,拼尽全力,你就知道了。

    苏盏笑了,把手伸过去,十指握住他的,一扫之前的阴郁,咧着嘴,说:“输了也没关系啊,我陪你。”

    杜拉斯曾经说过:“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而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我们天生一对。

    输或者赢,我都陪你。

    两人牵着手往门外走。

    银灰色的保姆车停在门口,灰蒙蒙的天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车灯亮着,把雨丝织成了帘幕,密密麻麻。

    大明坐在副驾驶,降下车窗,冲他们挥手,“老大,快上车。”

    徐嘉衍拉着她上车。

    被苏盏拉住,她说:“等等。”

    他不解,转头看她,“什么?”

    苏盏看着他,说:“你冲我笑一个呗,像刚刚赛场上那样,露八颗牙齿的那种。”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