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43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徐嘉衍洗完澡,从抽屉里拉出游戏手柄,插/好走回来,人又陷进沙发里,递了一个给她,苏盏一愣,没接。

    徐嘉衍保持着动作,勾着嘴角笑了下,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

    苏盏接过。

    徐嘉衍重新转回去,人靠在沙发上,切换了游戏模式,进入了俄罗斯方块四十行竞速模式。

    所谓的竞速模式就是计算最快消除四十行的时间。

    显然,他刚刚在门外听见了苏盏跟徐茂的对话。

    徐嘉衍把手柄丢一边,从茶几上拿了根烟含在嘴里,一边歪头点烟,一边对她说:“试试看。”

    苏盏自己以前早就试过了,她的最快纪录也才21秒,摇摇头,把手柄放下,“我很菜的。”

    徐嘉衍仰头靠在沙发上,烟雾在嘴里含了会儿,才对着天花板,缓缓吐出,“你看过那个视频?”

    “嗯。看了很多遍。”

    “喜欢他?”

    她不敢肯定地说他一定是,这个疑问在她心里已经很久,尽管在机场那惊鸿一眼,她心里有九成把握,但真正要对上答案的时候,她忽然退却了,心里有点没底,确实因为那个视频喜欢上他,她也为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就算那个视频不是他,就当做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现在身边的人是他不就行了?

    于是,她鼓足了勇气问,“是你吗?那个记录是你破的吗?”

    “如果不是呢?你是不是很失望?”

    其实都到了现在这一步,对她来说,是与不是,真的不重要,是,固然欣喜,不是,又有什么关系。

    徐嘉衍烟抽到最后,侧身按灭在烟灰缸里,捞起茶几上的手柄,人往前倾,手撑在大腿上,按下play键,冲她一偏头,“看着。”

    那个视频苏盏观摩了不下百次,每个小习惯,堆叠方式,她都十分清楚。

    其实早就该确定了,之前两人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他就有个小习惯,最边上会留一个空格出来,用于补救。跟视频上一模一样。

    这次时间又缩短,18.91s。

    苏盏惊呼,“你怎么不应战?”

    徐嘉衍丢下手柄,“只要你肯花时间,记录是永远在刷新的,而且那阵子忙,没什么时间。”

    事实上,他自己的最快记录是18.02s。

    苏盏瞬间觉得自己的21s是手残,终于找到共同话题了,好像又多了一样东西可以崇拜他。

    徐嘉衍靠在沙发上,揉揉她的头发,“你也是厉害,这都能认出来。”

    苏盏得意,“我看人特别准,在机场看到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他,直觉。”

    徐嘉衍弯弯嘴角,点头道:“那你下回可别认错了。”

    苏盏竖起三根手指,表忠心:“绝对不会!”

    结果,第二天就被狠狠打脸了。

    两人去逛商场,苏盏买内衣,徐嘉衍在店外的等她,苏盏还故意逗他,时不时拎起一两件时尚曝露的情/趣内衣冲他晃,徐嘉衍瞪她,苏盏一点儿没再怕的,还挑了件系带的,用嘴型问他喜欢吗?

    彻底把他惹怒了,徐嘉衍转身走了,到吸烟区抽烟去了。

    等他抽完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姑娘蹦到一穿着跟他差不多及膝羽绒服的高瘦男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晃了晃手中的购物袋,笑着说:“我买好了。”

    男生:“……”

    他无语地走过去把人给拎回来。

    下扶梯的时候,他冷嘲:“还说不会认错,昨晚才发的誓吧?”

    苏盏瘪嘴,把责任都怪到他身上,“谁让你走开了,那男生跟你这么像。”

    徐嘉衍冷哼,“别找借口,哪里像了?”说完,一把勾住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然后弯腰低头凑到她耳边,恶劣地笑着说了一句话。

    苏盏顿时红了耳根,推他一把。

    ……

    两人驱车回家,刚把车停在公寓楼下,徐嘉衍衣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看着后视镜边倒车边对苏盏说:“帮我电话接一下。”

    苏盏:“在哪儿?”

    徐嘉衍:“这边兜里。”

    苏盏手伸进去,拿出来,看一眼,“是大明。”

    徐嘉衍控着方向盘,嗯一声,“接吧。”

    苏盏划开手机,“大明,徐嘉衍在开车。”

    电话那头大明急疯了,“让他先靠边停停,这事儿十万火急。”

    苏盏:“大明要你接。”

    徐嘉衍皱了皱眉,单手控着方向盘打了半圈,另一只手接过:“什么事?”

    大明焦灼地说,声音透过话筒都能听出他的急切地有些语无伦次了:“老大,你爸刚刚来基地了,没找到你,刚跟孟晨拿了你家的地址,估计已经往那儿赶了,应该快到了,之前打了你那么多电话都没人接,你不会还在睡吧?”

    徐嘉衍刚刚把车停好,人松下来,靠在座椅上,懒懒地说:“他来就来呗,你激动什么。”

    大明说:“我看他神情挺严肃的,而且你叔叔婶婶都来了,老大您赶紧想想,这段儿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儿?好有个心理准备。”

    犯事儿?他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了,能犯什么事儿。

    “行了,我挂了。”

    徐嘉衍刚把火熄了,就看见徐国璋从楼道里出来,朝他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他小叔和小婶。他不耐的皱皱眉,不是很想让她看见他家里这些乌七八糟的情况,转头对苏盏说了句:“你先上去?”

    苏盏很想说不要,又看着徐嘉衍不容商量的神情,毕竟是人家家事,现在还没过门呢,名不正言不顺的,又顾忌他那么点儿小面子,还是听话地点点头。

    两人同时下车,苏盏回头看一眼他,后者眼神冲她示意,让她赶紧上去。

    毕竟还是父亲,两人关系再不好,而且这又是第一次见面,苏盏冲徐父一行人微微点头,笑了一下,这才走上去。

    谁知道徐国彰根本没理她,几个健步冲上去提着徐嘉衍的衣领给按到车上。

    徐嘉衍没防备,一米八几的大个给人直接按车上去了,后背“哐”一声撞的他颈椎一阵麻,他到底是一声没吭,皱着眉头垂眼看着矮自己一头的徐国璋。

    苏盏懵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回头担心地看着徐嘉衍,发现他正侧着眼看向她这边,眼神坚毅地让她离开。

    直到那身影消失在公寓楼道口。

    徐嘉衍才把视线慢慢挪回到徐国璋身上,冷着脸讥讽道:“又要打我?”

    徐国璋到底是没有下手,哼了声,松了手,“徐茂是不是找你了?”

    徐嘉衍嘲讽地弯了下嘴角,“找了。”

    徐国璋:“他跟你借钱了?”

    徐嘉衍人站的笔挺,“嗯。”

    “你借给他了?”

    “嗯。”

    徐国璋咬牙,“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他了?”

    徐嘉衍人往车上靠,微微眯了眯眼,刚要说什么,小婶已经冲到他面前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声嘶力竭地说:“你为什么要借给他钱啊!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他了啊!”

    徐国璋面色铁青,怒不可遏地说:“你知不知道他拿那笔钱去干嘛了?啊?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徐茂赌博的事儿,他昨天从你这儿拿了钱,就去了底下赌场赌钱,结果刚好被打非的人抓个正着,已经进了局子了你知道吗?!现在单位要停他职!小米也要跟他分手,你小叔小婶断了他经济来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们千万别借他钱,你他妈都当耳旁风了是吧!?!”

    苏盏贴着墙,躲在楼道背后,黑漆漆一片,楼道里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她却大气也不敢出,静静听着身后的对话,哦,不,更多的是指责。

    她悄悄探着脑袋往外面看了一眼。

    徐嘉衍高高的个头,就那么站在那儿,一言不发,脸色冷漠,看上去,好像特别孤独。

    而站在他对面,跟他对峙的是他的父亲,还有父亲的弟弟,弟媳。

    他眼神侧了侧。

    苏盏猛地回过身,心跳如擂。

    然后,她听见身后一句很冷淡且讥讽的声音,“是我让他去赌的吗?”

    小婶一听就炸毛了,摸了一把眼泪,哽咽着道:“说实话,嘉衍,小婶是看你长大的,你小时候那么乖巧,人人都夸你,茂茂那时整天跟我哭,说为什么谁都要拿他和堂哥比,他觉得自己比不过你,我就告诉他,凡事要多跟你学习,谁知道你后来走了邪路,走偏了小婶也不怪你,大家都不怪你,你喜欢打游戏,你喜欢这种消沉的生活方式,家里的亲戚谁怪过你,好不容易,这么些年,茂茂大学毕业了,工作稳定了,女朋友也谈好了,一切都顺顺当当的,就昨天出了那档子事儿,你说说,你借给他这钱里,你到底存了几分真心,几分坏心?不就是现在茂茂比你有出息了,不就是茂茂生活稳定了,你心里不舒服嘛!这些小婶都知道,攀比,炫耀,人之常情,为了照顾二哥的感受,走亲戚的时候,小婶都尽量不提孩子的事儿,还有一件事,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给家里添了多少麻烦?!”

    楼道里的灯,一明一灭,徐嘉衍知道苏盏没有走,她在听,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能听清楚多少。

    他有些无奈。

    想不成,家里这些破烂事儿,还是让她听了个正着。(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