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 第53章 (修文)

第53章 (修文)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0: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53

    那次的记忆其实并不久远,就在李正牺牲的前一个月,她在索马里造袭,子弹打穿她腹部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就如此牺牲在索马里的战火下,结果,李正带着队友搜遍整个土坡,找到昏迷的她,带回队里。

    李正找到她的时候,她失血过多,意识昏迷,脑子混混沌沌。

    当李正托起她的时候,她虚弱地去抓他的手,气若游丝:“李正,我跟你说……”

    李正打断她,“你现在不能说话,你得留着点儿力气。”

    她总觉得自己那时候要死了,腹部不断冒着血泡,身下已经疼得没了知觉,浑身轻飘飘的没有力气,心里害怕啊,到底还是二十四岁的小姑娘。

    李正抱着她往回走,后面是漫天的硝烟战火。

    她小声地问,“你打游戏吗?”

    李正看了眼怀里的小姑娘,如实回答她,“打得少,在部队,没什么时间打。”

    她嘴唇越来越白,李正严肃起来,“你真的别说话了!”

    她真的没有再说了,大概也是没有力气开口了。

    在炮火连天,枪林弹雨中,李正抱着她往大本营冲,身后尘土飞扬。

    走了一段路,耳边总是传来一阵低语。

    李正趴下耳朵去听,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小姑娘在喃喃地反复念着,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无止息……”

    “我有所爱人,隔在远远乡,请保佑他安康……”

    “请保佑他安康……”

    “徐嘉衍……”

    那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

    取弹手术很顺利,除了收尾的时候。

    苏盏是在缝合的时候被疼醒的,因为体质特殊,局麻对她没有什么效果。

    疼醒的那瞬间,每一针都结结实实扎进她的皮肉里。

    那一针针跟扎在她心里似的。

    小姑娘疼的眼泪都出来,哗哗往下淌,怎么都擦不掉,不过,她没喊过一声疼,就仰着头,咬着唇死死忍着,额上、脖子上全都青筋。直到嘴唇咬出了血泡,队医看着都心疼,跟她说:“小苏,你喊一下,喊一下会减轻疼痛,而且,以后生孩子比这还疼呢。”

    大家意图减轻她的心理负担。

    但小姑娘闭着眼躺在担架上,浑身都是汗水,愣生生就是不叫一声,她咬着牙说,“没关系,能撑。”

    她一个人,

    还能撑好久呢。

    ……

    苏盏感觉车身一晃,只是一下,车轮打滑,又随即恢复正轨,抬头望去,那双黑黢黢的眼睛在后视镜里紧紧盯着她,她淡淡撇开。

    韩文文看向徐嘉衍,“你也吓到了对不对?”

    后者转回视线,重新看向前方,打了一圈方向盘,不冷不淡地说,“是啊,吓死了。”

    韩文文自然听不出这其中的情绪,他跟她说话向来是这样,不冷不淡,倒没理会,转而吃惊地看着苏盏说:“你也太勇敢了。”

    “就是年轻瞎胡闹。”她笑了下,说。

    渐渐的,窗外建筑物越来越熟悉,苏盏说:“我到了,谢谢你们。”

    徐嘉衍踩着刹车缓缓停下。

    然后苏盏手扶上门把,欲推门下车,没推动。

    她看向驾驶座,“开下锁,谢谢。”

    “……”

    徐嘉衍没看她,靠在座椅上,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撑着窗沿,慢悠悠地去解中控锁。

    “啪嗒”一声,锁开了,苏盏迫不及待推门下去。

    韩文文追出来,“等下,苏盏。”

    苏盏停下来,回头,韩文文追到她面前,“留个联系方式吧,我想问问你关于李正的事。”

    苏盏并不想留,“该说的在车上都说了。”

    韩文文苦笑着摇摇头,说话的时候眼眶就红了,“很抱歉,也许对你来说不太方便,但是我身边能接触到的人,大概只有你是跟李正接触过的,我想知道他所有的事情,在缅甸,在索马里,在南苏丹,所有的一切。”

    “韩老师,我给你送这个东西来,是因为在缅甸,李正嘱托过我,希望有一天,能让我带给你。尽管,他现在……我再三思索,还是觉得应该把他给你,也希望,你能尽快从过去中走出来,更何况,你现在不是已经展开新的生活了吗?不要再沉浸在过去里,好吗?”

    韩文文摇头,“就算是朋友吧,我没什么朋友,我们交个朋友可以吗?”

    苏盏最终还是点头,报了号码。

    韩文文高兴地走了,好像真的很高兴交到她这个朋友,连开车门的背影都是如此的轻松愉悦,她关上车门还不忘跟苏盏挥挥手,苏盏视线再次望向驾驶座里的人。

    其实不过就是三年。

    怎么感觉,跟他谈恋爱,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呢?

    车子在阳光洒满的尘土里,绝尘而去。

    没关系,

    她一个人,

    还能撑很久很久。

    ……

    又一日,谢希正在染头发,他想染个红头发,火红的那种,听说这样谈判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今年是他本命年,算命的说他事业容易有波折,连亲自出马谈项目的苏盏都灰溜溜得回来了,大概真是他今年煞气太重。

    发型师正在给他上色的时候,谢希接到了视线前台的电话,他以为事情出现了转机,心道,妈的这染发的还挺神的,才刚上手,人就来电话了。

    前台礼貌地跟他解释说之前有点误会,想跟南璇小姐再约个时间聊聊。

    谢希一个激灵,“谈项目的事儿?”

    前台看一眼一旁的徐嘉衍,接到后者眼神指示,才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对,您看下什么时间方便?我们老总亲自跟南璇小姐谈。”

    谢希对视线这家公司还是十分看好的,毕竟在这恒河沙数的新人公司中,这家目前发展趋势最好,而且刚起步,价格方面也好商量,他忙说:“我们随时都有时间!”

    前台小姐声音娇柔,“好的,那就订在明天晚上怎么样?”

    谢希:“没问题。”

    “好,明天晚上六点,雅集轩。”

    谢希挂了电话后把手机塞回兜里,有些得意地冲镜子里的发型师吹口哨,“帮我再染红点!”

    发型师见他这高兴劲,也趁机拍马屁,“希哥,我们这儿刚进一药水,不损发质,要不给您换那种?”

    谢希一罢手,无畏地说:“无所谓,主要够红。”

    ……

    晚上,苏盏见到了一个火红如鸡的谢希。

    谢希风|骚地凹造型,挑着眉问她,“新造型怎么样?够不够喜气?”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刚染的新造型,“火鸡?”

    谢希翻她一眼,“别说,我这发型还真有用,刚染上,就接到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苏盏靠在老板椅子上,晃着脚,“影视方有眉目了?”

    谢希竖着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影视方暂时还没有。”

    “那是什么?”她转着老板椅。

    谢希等她转过来,正面对着她,“游戏方有眉目了。”

    “哪家?”

    谢希神秘兮兮地说,“视线啊,那前台小姑娘今天早上给我打的电话,说是约咱们再谈谈的,一般这种回头草,一准儿有戏。”

    他信心十足,毕竟南璇这名号放出去还是能吸引一些投资方的。

    苏盏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仰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慢悠悠地一圈圈转着,听到一半,脚尖点地,椅子停下来。她睁开眼,视线刚好对上谢希的,微微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去。”

    谢希站在办公桌前,一句话被她惊掉了下巴,不由得俯身往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惊讶道:“你没毛病吧?为什么不去?这么好的机会!我认为没有比视线更好的选择了,作为一个过来人……”

    她打断他,“视线的老板,是一个不吃回头草的人,你想多了。”

    “可是……人家都邀请了,机会就摆在面前啊……”谢希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嘶了声,“哎,你怎么知道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苏盏淡淡盯着他,风轻云淡地抛出一句话,“我是老板还是你老板?”

    卧槽。谢希在心里骂。

    “我们俩这气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您是。”他弯腰,恭敬道。

    苏盏点头,“那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听你的。”老实的。

    她挑眉,“我说不去,你有意见?”

    谢希:“没有。”

    “行了。”

    谢希犹犹豫豫,又说,“您得给我一个理由啊,我这都已经答应了,怎么回绝人家啊”

    她抱着双臂,悠哉哉地仰在椅子上,毫不留情地说:“那是你的事。”

    谢希哀嚎一声,“我发现你变了。”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你变恶毒了。”

    “……”

    晚上,前台收到谢希的回复,立马去办公室汇报给徐嘉衍听。

    “谢助理说,南小姐生病了,这段时间可能先不谈项目。”

    孟晨在一边冷哼,“就你热脸去贴冷屁股,人根本不想理你。”

    ……

    夜,安静的像一幅淡青色的画,街道笼罩在蜿蜒的树木里。

    苏盏揉着脖子从工作室走出来的时候,路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穿着白衬衫的车主人,正倚着车门抽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