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1: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60

    “我有。”

    苏盏说完,转身从包里掏出一片颈椎贴递给大胸女,“你送过去给他吧。”

    大胸女n号惊喜地接过去,跟苏盏说了声谢谢,转身扭着腰肢走了,苏盏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重新躺回草坪上。

    南初歪头看着她,道:“你真不用去看看?”

    苏盏罢罢手,“不用。”

    去看他不就被他吃得死死的么?

    南初好奇:“你怎么会随身带这个?”

    “习惯了,他以前出比赛的时候,经常颈椎不舒服,我包里都会备几张。”

    南初戳了戳她的脑袋:“分手了这个习惯还留着?”

    苏盏侧头脑袋往她肩上靠,“习惯成自然嘛。”

    俩人靠在一起说话,声音轻轻柔柔,连组里很多演员都怀疑她们俩以前是不是认识,怎么才见面就这么如胶似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助理过来喊南初去准备拍戏。

    南初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杂草,低头对苏盏说:“以我对她的了解……”

    苏盏转过头看她,“什么?”

    南初眼神示意大胸女离去的方向,说:“她一定不会说这颈椎贴是你这拿的。”

    苏盏摊手笑,“无所谓,你快去吧。”

    ……

    事实证明,南初是有远见的。

    这厢,片场高墙外,徐嘉衍揉着脖子懒懒地靠着墙,一只脚习惯性地曲起搭在墙角,大胸女n号拿着跑到他面前,娇滴滴地说:“我刚刚发现我包里有带,我给你贴上吧?”

    徐嘉衍仰头靠在墙上,一只手搭在脖子上,一听这声音,眼皮都懒得掀,淡淡道:“不用,谢谢。”

    淡白色的月光下,他的侧脸生硬又冷漠,大胸女丝毫不觉得气馁,反而爱极了这副懒洋洋的强调,嗓子又软了软,“我给你贴上吧,贴上会好很多,颈椎不好平时要多注意呢,我认识一个医生,对这方面挺拿手的,推荐你去做个推拿,真的不错……”

    说完,又把颈椎贴往前送了送。

    徐嘉衍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想赶人,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熟悉的颈椎贴。

    样式别说有多熟悉了。

    曾经被人硬塞着装满了半箱行李箱,那人还曾经窝在他怀里邀功:“这是代购的,国内没得买,效果超级好。”

    撒娇的模样,别提多让人动容。

    他眼神笔直地盯着那颈椎贴,“你的?”

    大胸女连连点头,“是啊,我也经常贴的。”

    他低下头,顶着腮帮笑了下。

    大胸女难得看到他笑,心跳如擂,忙得寸进尺地说:“徐总,我帮你贴上吧?”

    大明就在这时出现了,“老大!”

    徐嘉衍收了笑,淡淡说了句:“谢谢,不用。”

    然后朝大明走去,黑夜里他的背影笔直挺拔,月光全部洒在他松软的头发上,好看的令人头皮发紧,大胸女望着他的背影,心跳骤然加快,又难免有点失落。

    徐嘉衍走到大明身边,手一伸,勾住他的脖子,一转眼,就看见苏盏站在几台机器前,她把剧本卷起来拿在手中,跟身边的几个演员在将这场戏的情感和要点。

    大明索性把脑袋靠在徐嘉衍的身上,说:“苏小妹儿这几年变化真大,头发也剪了,都开始穿ol职业套装了,看上去还真有女强人的架势。”

    她穿套装其实很好看,臀围在短裙的包裹下显得紧致又圆润,身材凹|凸|有|致,浑身充满禁欲气质,徐嘉衍盯着看了会儿,听见大明的话,侧头瞥他一眼,有些不满女强人这个词,“女强人?”

    大明丝毫未觉异常,继续说:“是啊,多像女强人,老大,把你跟她放一起,多半都认为你是吃软饭的。”

    徐嘉衍站直,把手从他身上收回来,对某个词很觉得新鲜:“吃软饭?”

    大明又解释:“也不能这么说,你们两个都很强,但是你给人的感觉慵懒一点,苏小妹儿就干练一点。”

    “……”

    徐嘉衍盯着某个倔强的背影,忽然就想起以前小姑娘窝在他怀里哭的模样,忍不住说:“还是以前可爱一点。”

    大明吃惊地望着他,第一次从老大嘴里听到他说一个女孩子可爱!

    真是活久见!

    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

    打板结束之后,大伙都往酒店走,刘导忽然喊住所有人,“大家等下。”

    “刚刚我接到电话,明天这场地得外租一天,咱们用不了,我让摄影师明天都采外景去了,明天不开工,你们不回家的就待酒店歇一天,自己安排。”

    有人提议道:“要不大家明天一起去酒店后面的山庄玩一天吧?”

    到底都是年轻热血的小年轻,此话一出,一呼百应,“好呀好呀!”

    刘导挥挥手,“你们年轻人去吧,我就不掺和了,我跟几个摄像去采外景。南璇(苏盏),你带着几个副编也跟着去吧,跟几个演员都培养培养感情,顺便在人物的塑造方便给点灵感。”随后,又指指视线几个小伙:“大明你们也去吧,顺便交流一下游戏心得,大家都去吧,去吧。”

    有人喊:“明天记得带泳衣啊!可以游泳的!”

    ……

    于是乎,第二天。

    《电竞》整个剧组都出发往酒店后面的度假山庄进发。

    车子一路绕着林荫小道驶进度假山庄,两旁参天枯树矗立,云画相接,风景秀丽。正值五六月的旅游淡季,人烟稀少,山庄的后面是一室内泳池,恒温的。

    一伙人到达山庄已经临近中午,在二楼餐厅随便吃了点,就直奔酒店房间换泳装去了。

    来的人其实并不多,剧组十来个主演、游戏方四五人以及苏盏这边四五人。

    苏盏在更衣室犹犹豫豫半天。

    被南初瞧出了端倪,她脱衣服很爽快,身材好真是一点儿都不顾忌,三两下把自己剥干净,换上泳装,看了眼苏盏:“怎么了?不会游泳啊?”

    苏盏点头,闷声说:“真不会。”

    盛千薇在一旁吭哧吭哧换上泳装,听见这茬,忙接话:“那敢情好啊,我等会让大神教你。”

    南初赞同的点点头。

    苏盏瞪一眼盛千薇:“你们别乱来啊,还有,你能下水么?”

    南初问:“她怎么了?”

    盛千薇倒丝毫不避讳,“没事,就是怀孕了。”

    “……”

    “怀孕能下水吗?”苏盏问。

    盛千薇:“我查过了,能的,不要太扑腾就行了,天知道我有多么想游泳啊,我就下去小玩一会儿就上来。”

    苏盏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南初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国外很多女明星怀孕了也下水的,没关系,不要游太久倒是真的。”

    三人换好泳装。

    南初无疑是最美的,她身段妖娆,三点式的泳装将她凹|凸的身材尽显,一双大长腿笔直匀称,身上没有一处多余的肉,外面套了一件长袍,就翩翩然走出去了。

    盛千薇在后面握拳说:“我这辈子的心愿就是活成南初这样的女人。”

    苏盏还在换衣服,她的泳装还是南初带过来的,跟她一样的三点加半透明长袍,苏盏对这个长袍颇有微词,于是换了一件自己带来的镂空t恤,刚好遮到大腿根部过,裙摆下是一双圆润饱满的长腿,胸前沟壑若有似无,若隐若现似乎更诱人……

    听见这话,按了下盛千薇的脑袋说:“首先你得有她的身材。”

    盛千薇不甚在意地说:“她那么瘦,胸还那么大,简直天使脸孔魔鬼的身材,谁娶到她,谁他妈赚翻啦!”说完又看看苏盏的胸,“说到底世界到底是公平的,大神拿过那么多冠军,但他这辈子大概也体验不到34d是什么感觉把?”

    “……”

    盛千薇在苏盏发飙之前跑远了。

    果不其然,南初在泳池一出现,她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惹火的身材,风姿绰约地出现在游泳馆的门口,她慢慢朝泳池边上走,室内游泳馆温度宜人,水里还没几个人,男生们都靠在岸边聊天,直到她进来。南初探脚尖进去试了试水温,然后把外袍脱下来丢给助理,自己慢慢从梯子上爬下去。

    南初在水中宛如一条来去自如的美人鱼,自由泳、蝶泳、蛙泳……她几乎熟练掌握每个泳姿。

    紧跟着,男生们跟下饺子一样,一个个全往水里钻,激起的水花都溅到了岸边的人,这些小动作,丝毫不影响到水里的美人,她仰面躺着,闭着眼养神,池地的水光晃动在她身上,身上的肌肤被衬的几乎要发光。

    苏盏最后一个到达游泳馆。

    等她进去的时候,大家已经游了半个来回,兴致正起,见她进来,有男生冲她吹口哨,让她下来,“南璇姐!下来玩儿啊!”

    苏盏罢罢手,准备到边上的躺椅睡一觉。

    一转头,她就看见一裸背,背肌流畅有力,背上晃动着水池的光影,身形高大十分熟悉。

    六月的天气不算冷,但也不热,但下来的时候,苏盏还是觉得有点冷,所以她出来一会儿又折回去拿了件薄开衫外套裹在身上,到膝盖过,此刻露在外面只有一双匀称的小腿和玉足。

    她往长椅边上走。

    拖鞋的“沓沓”声回荡在游泳池的上空。

    引起了裸背主人的注意,慢悠悠转过来,眯着眼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苏盏在他旁边一张长椅上躺下,“你怎么不下去?”

    徐嘉衍看她一眼,“一起吧,我教你。”

    苏盏在心里把盛千薇骂了千遍!

    “没什么兴趣。”

    徐嘉衍站起来,把腰间的毛巾丢了,弯腰过去拉她,“兴趣这种东西就得看跟谁。”

    她坚决道:“我不去,我不去!”

    徐嘉衍抱臂睨着她。

    五分钟后。

    ……

    两人站在浅水区的边缘位置。

    苏盏在水里扑腾,徐嘉衍高大的身躯站在浅水区,水面到他胸部稍下一点过,池底的光影晃动着,他轻轻托着她,沉稳的声音在她耳边,“抬头,呼吸。”

    苏盏听话照做,抬头呼吸。

    这片似乎成了他们的小领地,几乎没有人过来打扰,除了某个不开眼的大胸女n号,“徐总,你看我姿势对吗?”

    呸!姿势不对你倒是沉下去啊?

    徐嘉衍手托在苏盏的肚子上,轻轻一顶,“专心点。”

    苏盏又扑腾两下,“有人跟你说话呢。”

    他这才回头看了某个大胸一眼,“哦,挺好的。”

    南初游过来,拉大胸:“你刚刚不是问我泳衣哪里买的吗?我忽然想起来了。”

    大胸被吸走了注意力,南初拉着她往深水区游。

    苏盏瞪他一眼,继续扑腾,她没有把泳衣的镂空薄衫脱了,整件外套此刻已经湿透地贴在她身上,里头是三点式泳衣,红色的,在水波荡漾中若隐若现……

    “你这是什么泳衣。”他巍然不动地站着,手托在她的小腹上。

    苏盏又白他一眼,“2016新款。”

    水浮力大,外套整个飘在水面上,徐嘉衍的手直接贴上了她小腹的肌肤,还有点渐渐往上的趋势,苏盏扑腾了两下忙站到地上去,试图拉直衣服,在水流中,她半天抓不到衣服,抚不平,外衣总是飘在水面上,随波荡漾,里层的比基尼尽显无疑,她往后拨了下短发,恼道:“你别乱摸。”

    两人贴着近,她被夹在男人高大的身躯和冰冷的池壁之间,贴上去,有点冷,往前,是男人灼热的身躯。

    进退维谷。

    徐嘉衍忽然笑了,神色略调侃地看着她。

    “乱摸?”

    他忽然低头往下,凑在她耳边,半开玩笑地说:“我要想乱摸,一定不会选在这种地方。”

    “……”

    苏盏抬头看他,他近在咫尺,发现他眼神清明,荡漾着这碧蓝的池水,清澈无比,他背后晃着池底的水光。

    她心神一恍。

    胸腔仿佛被猛烈撞击,心跳骤然加快,这么多年了,到底还是被他一句话给拨乱了建筑已久的高墙。

    她憋了一股气,“再来!”

    他慢悠悠地抱臂点头,苏盏被他横过来,面朝下飘在水面上,他手托着她的小腹,“记得换气。”

    她把脑袋撑起来,咕噜咕噜吐了几个泡,又埋进去。

    半小时后,她大概学会了手势。

    徐嘉衍往后走了二十米,“你游个试试看。”

    苏盏把头卖进去,一脚蹬开,朝他那个方向游过去。游到十米,她就不行了,刚想蹬脚,就发现有点蹬不到底,水位在她脖子的位子,吓的整个人在水里扑腾,“救命!”

    徐嘉衍三两下划拉着水花游过来,将她捞起来,“笨蛋啊!”

    苏盏下意识整个人往他身上蹭,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两只脚牢牢挂在他的腰上。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

    小姑娘身上的肌肤牢牢贴在他身上,她浑身湿透,连那双眼睛都是湿漉漉的,脸上头发上,全是水,正顺着她身体的弧线往下滴,满是诱|惑。

    刚刚是被冤枉的。

    可现在,是真动了男人的邪念。

    苏盏抱着他的脖子,脑袋贴在他的脸上,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她柔软的触感,可她却浑然未觉,声音里都是惊恐:“踩不到底啊!水都快到我嘴边了。”

    徐嘉衍一言不发,身上挂着个树袋熊似的苏盏,往泳池边上走。

    “苏盏。”

    “嗯?”她惊魂未定。

    他闭了闭眼,哑声:“你给我下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