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1: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65

    苏盏猛然转回头,把手从他裤袋里抽出来,径自往前走。

    徐嘉衍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会儿,哧笑着顶了下腮帮,迈开步跟上去。

    --

    晚上七八人开会,主程跟美工部几个主编都在,加上大明孟晨跟苏盏。

    徐嘉衍坐在会议正中的位置,安静地听着孟晨在介绍《王者联盟》和《地狱之城》的进度。

    苏盏则在下面静静琢磨他,见过了他在台上夺冠的样子,见过他私底下耍流氓的样子,好像还没见过他穿西装打领带认真工作的样子。

    不过,无论他做什么,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连现在开会,也是一贯的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也不知他根本有没有在听。

    孟晨切换着幻灯片,认真解释:“其实我觉得,不管我们的游戏做的有多少的精品,还得看有什么群众基础,渠道这点很重要,《天堂之门》发行早,占用了《地狱之城》太多的市场份额,这点对我们来说是致命打击……”

    底下一片鸦雀无声。

    一向来就是如此,孟晨早就习惯了,他也是正经的计算机科班毕业,虽及不上苏盏的学校,但好歹也是一名校,连某位翘着脚佯装在听得很认真的人,都不是正经科班出生。

    连苏盏都发现了问题。

    美工部只会作图,对游戏的技术分析部分并不感冒。

    而程序部,除了主程,几个年轻的,根本就跟不上孟晨的思路。

    会议进行到最后,其余人都走光了,会议室只剩下苏盏大明孟晨徐嘉衍,孟晨气得摔了会议记录。

    苏盏看了眼徐嘉衍,后者神色未动,捞起桌上的烟盒和手机,走了出去。

    她又看大明,大明无声撇嘴。

    直到孟晨气冲冲地走出去,大明才在她耳边低声说:“习惯吧,晨哥每次开完会都要发一通火。”

    “怎么了?”

    大明猜想:“大概是觉得寂寞?你不觉得开会大家都听他一个人唱戏吗?根本没人搭理他。”

    “我觉得大家是跟不上吧。”

    大明摇头,“晨哥的编程能力有点牛|逼,所以这里没人能跟他说的上话,除了在美国lo2的开发团队,大家都跟不上他的思路。”

    “徐嘉衍也不行?”

    大明罢罢手,“老大又不是学这个的,他跟我一样都是半路出家。”

    苏盏好奇:“那他大学学什么的?”

    大明眯着眼,仔细回忆:“土木工程的吧,我记得是,家里不让他搞计算机,他就随便选了个专业,提前修够学分就毕业了。”

    “难怪。”

    “不过老大学东西很快,这段时间我看他都在看编程书,反正那玩意儿对我是天书,我是看不懂的。”

    “你们《地狱之城》上线反响很好呀,这个游戏是谁想的?”

    “策划是老大做的,晨哥跟美国团队合作开发的,老大虽然不懂程序,但他脑子好使,想出来的游戏都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还有美国团队?”

    “项目合作,lo2的开发团队,卖老大的面子,一般人不合作。”

    苏盏赞同地竖了竖拇指,--厉害。

    大明安慰她:“没事的,明天就好了。”

    --

    夜渐黑。

    时间不紧不慢走着,苏盏坐在格子间,看着电脑里的代码,好像很多年很多年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当年选计算机的时候,她受了那个徐嘉衍那个视频的影响,确实勾起了她对游戏的极大兴趣,可这么多年,自始至终,她喜欢的游戏也只有那一样,慢慢被编程吸引,苏明朝去世后,很长时间对学业都提不起兴趣,感觉好像做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今晚,在她心里熄灭已久的枯灯似乎又被点燃了。

    十点钟,大明也走了,苏盏回头望望办公室里微弱的灯光。她站起来,敲门。

    得到准许后,她开门进去。

    办公桌开着台灯,西装挂在沙发上,徐嘉衍靠在椅子上,一双脚搭在桌子上,手里搭着一本书,见她进来,他把书放掉,把脚拿下来,“走吧,我送你回去。”

    苏盏看了眼那本书,是c语言的基础本。

    徐嘉衍拿上车钥匙,关了灯,走到门口的时候拿上西装丢给她,关上门说:“穿上。”

    男人在夜里,总是会无形放大自己的男友力。

    苏盏乖乖接过,披上,跟在他后面走出去。

    他伸手拉她,她也乖乖把手塞进他的手心里,温热的手掌轻轻握了下,两人一言不发地下楼。

    他方向感巨好,指过一次路,第二次已经熟门熟路找到她的楼下,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到了。”

    苏盏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他,他随手接过,往后面一丢。

    苏盏忽然想起一件事,“我上次送你的西装,还在么?”

    他看着她半晌没说话,然后降下车窗,别过头,看向窗外,取了支烟点燃,极淡地“嗯”了一声。

    苏盏点点头,扭开车门下去。

    徐嘉衍靠着椅子,掸着烟灰,看她下去。苏盏站在车窗外,探着脑袋进来:“你想学编程吗?”

    徐嘉衍勾了下嘴角,“怎么?”

    “想吗?”她执着地问。

    他盯着她看,黑夜里,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月亮还要亮,清淡地点了下头。

    苏盏说:“我教你吧。”

    对于苏盏的能力,他毋庸置疑,笑着掸了下烟灰,有点懒洋洋地说:“请不起啊--”

    她强调,“免费。”

    他解开安全带,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她面前,揉了揉她的头发:“赶紧上去吧,以后再说。”

    “我明天得在剧组看场,公司就不去了?”

    他点头,含笑,十分有耐心地:“好。”

    她又问:“周六,你有时间吗?”

    “上午有事,忙完给你电话?”他靠着车门,双手抱臂,表情闲散。

    还没有离开,他静静地看着她,扬眉:“还有什么,一次性说。”

    她还是没说沈曼青的事,想来他自己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其实在苏盏的记忆里,他好像是一个不需要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影响到周围的人,在他自己那个圈子里,是无数电竞迷敬仰的偶像,是传奇。

    他开辟了属于他自己的电竞时代,他是一代人的偶像,在电竞圈里,是被无数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着。

    刚刚一路过来,她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办公室里,暗黄灯光下,那个低头认真看书的身影。

    两个他都很令人着迷。

    “你很厉害了,《地狱之城》策划很好。”

    他勾着嘴角笑了下,大概傻子才听不出她在鼓励他。

    夜风吹着她的头发,头发一根根飘着,像顽皮的叶子。

    他们之间差六岁,

    或许,接下去,他得叫她一声老师。

    他稍稍弯下腰,对着小姑娘弯弯的眼睛,轻卷的睫毛微微翘着,时隔三年,直到这一刻,隔着夜色,他终于能好好打量面前这个小姑娘,眉骨之间添了几分成熟和柔媚。

    两人对视三秒,徐嘉衍笑出声,伸手揉乱她的头发,“别这样看我,你大概低估了男人的承受力和……”他顿了下,看她一脸无辜地望着他,凑到她耳边,哑声说:“控制力。”

    “再见。”苏盏反应过来,浅白他一眼,转身就走。

    --

    剧组进入了最后的杀青阶段。

    南初的戏份在今天下午正式杀青,她正在收拾东西赶往下一个剧组,一边收拾,一边跟苏盏叹气:“感觉跟你才认识不久呢--又要分别了。”

    苏盏帮她收化妆品,“下次还有机会合作的。”

    南初摊手,咬牙:“真他娘的想赚够一辈子的钱,再也不用拍戏。”

    苏盏看向她:“演员不是应该很热爱表演吗?”

    南初笑,口是心非地说:“演员也要吃饭呀。”

    苏盏摇头:“南初,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南初想抽烟,只能忍着,“我看你最近起色不错啊,看来天天往大神公司跑的没错呀!”

    苏盏:“他公司出了点事,帮忙来着。”

    南初凑在她耳边悄悄说:“你跟大神就差那么点契机,懂么?”

    苏盏看她,她眨眼,意味深长地样子。

    “?”

    南初哎了声,挑明:“男人嘛!有时候撒个娇,讨个好,床上哄一哄,下面硬|了,脾气就软了。”

    “……”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跟这个国民女巫说话。

    “不是你想的那样。”苏盏别开头去,“哎,最近没看见千薇啊?”

    南初撇嘴,“她老早走了。”

    “走了?没跟我说啊!”

    “跟上次那壕走了啊,她看你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就没让我通知你,说过段时间再回来。”

    苏盏低下头,喝了口咖啡,鼓着脸,慢慢把咖啡咽下去。

    南初拍拍她:“我看她跟那壕挺好的,你别操心了,我得走了,不说了,宣传期再见。”

    三天后,剧组正式杀青,苏盏收拾东西回了工作室。

    片刻也没停留就往视线赶,等她车开楼下的时候,徐嘉衍刚好从楼里走出来,她冲他按了按喇叭,那人懒洋洋地往这边看一眼,然后朝她迈步走过来,苏盏降下车窗,“你要出去?”

    他点头,“去买包烟。”

    苏盏冲他一偏头,“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

    徐嘉衍绕过车门,钻进副驾驶,苏盏这车是奥迪tt,中配的,内室空间不够大,适合女生开,平时倒没觉得这车小,他一坐上来,长手长脚往里一放,苏盏彻底觉得这车有点小了。

    “这车还真配你。”

    他由衷地说,跟你人一样小。

    苏盏转头,“你脚不好放,可以往后调。”

    还真有点不好放。

    他低头去找座椅底下的按钮,按了半天也没反应,看她:“坏的?”

    “不会啊。”

    她解开安全带弯腰凑过去,内室空间小,她整个人凑过去,看不见座椅底下的按钮,只能靠手去摸。

    此刻车上的画面有点清奇。

    徐嘉衍坐在副驾驶上,两只脚往门边挤,苏盏脑袋刚好蹭在他大腿根部的位置,手在座地下摸索。

    一会儿前,一会后。

    小脑袋在他大腿根部蹭来蹭去。

    “哎,我记得是这个按钮呀。”

    不对,再找找,脑袋又往里蹭了蹭。

    ……

    徐嘉衍直接一把拉开她,沉着声音说:“你开车,就这样。”

    ……

    “你没问题?”

    他咬牙:“没问题--”

    “好。”她一笑,启动车子。

    她开车很专注,两人一路没怎么说话。

    直到车子停到一幢小区,苏盏按照约好的时间,给人打了个电话,然后,拉着徐嘉衍下车。

    后者环顾一圈,“这哪儿?”

    “我大学编程教授的家,我跟他借了几本书。跟我上来。”苏盏说。

    王教授快七十的年纪,地中海,花白头发,鼻子上驾着一副框架眼镜,书卷气质很浓,但在课堂上,那不是一个威严能形容的,毕业设计铁面无私地愣生生挂了一批人,人送“铁面教授”。

    一开始苏盏也被吓过,后来发现,王教授也就一小老头,其实私底下挺喜欢跟人闹着玩的,但在面对专业的问题上,十分不容含糊。

    徐嘉衍平时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王教授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于是临进门前,苏盏还有点不放心地警告他,“王教授是一个很不苟言笑的人,你别吊儿郎当的。”

    “我有吗?”他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王教授,看见苏盏很是高兴。

    苏盏鞠躬,“王教授,好久不见了。”

    王教授和蔼地笑:“小丫头长大了啊。”随即看向徐嘉衍,他也学着苏盏的样子,弯下腰,“王教授。”

    王教授只淡淡瞥了他一眼,看向苏盏:“进来坐。”

    然后转身走进去。

    两人互视一眼,苏盏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下,小声咬牙道:“让你别吊儿郎当的。”

    徐嘉衍吃疼,翻了一眼,“我不是也鞠躬了?!”

    “……你肯定态度不对!”苏盏走进去,在他耳边小声说。

    “我态度不要太端正了!”

    “肯定是你不对!”

    两人正在咬耳朵,王教授冲俩人一挥手,指指沙发:“过来坐。”

    两人互视一眼,苏盏乖乖坐过去,徐嘉衍挨着她坐下。

    王教授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往后一靠。

    苏盏问:“王教授,家里就您一人啊?”

    王教授半开玩笑地说,“空巢老人啊,你们留下来吃午饭吗?”

    苏盏看了眼徐嘉衍,“还是不了,怕麻烦您,我们拿完书就回去,顺便过来看看您,下次我们在请您吃饭好了。”

    王教授呵呵一笑,“我说你这丫头,当初让你考研留校死活不肯,现在又想要捡起这专业了?”

    苏盏笑,“当初年少不更事。”

    王教授拿下巴指指坐在一边的徐嘉衍:“你男朋友?”

    苏盏思考了片刻,半开玩笑地说:“您觉得怎么样?”

    王教授没回答,直接问徐嘉衍:“小子,做什么的?”

    苏盏踢踢他,徐嘉衍慢悠悠地说:“做软件的。”

    王教授:“懂计算机吗?”

    “不是特别懂。”

    王教授乐了,“不懂做出来的东西能有人喜欢吗?”

    他不卑不吭:“混混日子。”

    “怎么得,喜欢我们这姑娘啊?”

    徐嘉衍看一眼苏盏,倒是毫不避讳:“嗯,挺喜欢。”

    反倒是苏盏坐两人中间,楞了。

    两人一来一回,像模像样的。

    王教授指指苏盏说:“我教过她几年,追她的男生一大把,这姑娘性子我可了解了,不好弄啊。”

    徐嘉衍感同身受,直接说:“真挺不好弄的。”

    几秒后。

    倒是王教授率先破功,拿拐杖杵了下徐嘉衍的腿,“得了便宜还卖乖!找抽呢你!”

    徐嘉衍笑:“在您这哪儿敢。”

    好半天,苏盏终于反应过来,有点不敢置信地问:“你们认识啊?”

    王教授解释:“我跟这小子的奶奶是同学,从小就不学好,天天打游戏,她奶奶跟我吐槽多少回了,你说你,我们院里那么多一表人才的高材生放着不找,就偏挑了这么个混小子!”(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