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者:耳东兔子 发表时间:2019-01-10 16:31: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7
    69

    苏盏小手搭上他的皮带金属扣子,大胆地仰着脑袋迎上去,咬住他的耳朵,轻轻说:“很多……至于喜欢哪种,就看你了……唔……”

    话音未落。

    嘴唇瞬间被人堵住。

    徐嘉衍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含住她的嘴唇,蓦然吻下去。

    他一边亲她,一边推推搡搡进了卧室。

    ……

    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相对保守的方式。

    苏盏:“好酸……”

    他嗓音低沉,带着欲:“你缺乏锻炼。”

    “不弄了……”

    “马上就好了,乖啊。”他哄。

    ……

    等徐嘉衍擦干净扣好皮带走出去的时候,苏盏正在厨房忙碌,他走过去,从后面圈住她,口气揶揄:“不得了,做饭都学会了。”

    苏盏头也没回,“你想多了,我只会煮泡面。”

    徐嘉衍无所谓地笑笑,低头在她头顶亲了下,“我还以为以后可以不用请阿姨了,看来还是要请。”

    苏盏:“将就吃一下,不知道你过来,没买别的。”

    徐嘉衍忽然想起一事儿来,把她翻过来,顶上琉璃台:“你刚刚那袋什么药?”

    苏盏推开他,轻描淡写地说:“消炎药,这两天有点咳嗽。”

    确实是头孢之类的。

    徐嘉衍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还真有点烫,你是不是发烧了?”

    苏盏推开他,“有点低烧,等会就没事了。”

    “去床上躺一会儿,我来。”他把她拉出去。

    “我没事儿。”

    懒得再听她磨叽,徐嘉衍直接将她打横抱到床上,“你药在哪儿,我去给你拿。”

    苏盏从床上坐起来,“我自己去拿,你去看下锅,我真饿了。”

    徐嘉衍高大的身影弯腰俯在窗前,盯着她,小姑娘可怜巴巴地仰头望着他,他叹口气,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真饿了?”

    她点头。

    “饿了就别吃泡面了,我下楼去买点上来,你先把药吃了,乖乖躺着?”他哄人眼神异常温和。

    她再次点头。

    徐嘉衍拿上车钥匙下楼的时候,苏盏从床上爬出来,把药全部拆了盒子,又用普通的感冒药盒子换上。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外面天色大暗,淅淅沥沥飘起了小雨,渐渐转换为瓢泼大雨,雨势如注,一下子停不下来。

    两人坐在餐桌前吃饭。

    苏盏看了眼窗外说:“你今晚要回去吗?”

    他反问:“你想我回去吗?”

    “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那就一起睡。”他三两下扒了几口饭,靠在椅子上,淡淡地:“还是你想我睡沙发?”

    “一起睡吧。”苏盏叹气:“不过你不能乱动。”

    徐嘉衍哼唧一声,转过头,有些不是很情愿地说:“那我还是睡沙发吧。”

    然而男人的劣根性,再次爆发。

    睡到半夜的时候,苏盏感觉床陷了下去,身后贴上一具极烫的身子,他在她背后蹭了又蹭,然后翻身压上去。

    苏盏醒了,他低头去亲她,一路亲下去,苏盏浅浅低哼着。

    亲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苏盏呜咽着推他,她累得不行,实在撑不住。

    徐嘉衍作罢,把她抱在怀里,叹着气在她额头上亲了几下,哄她:“好好好,不做了。”

    苏盏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声音迷糊地说:“那你去睡沙发。”

    他无辜地说:“很冷啊。”

    “那你别乱动。”

    他笑着哄:“好,我真不弄你。”

    然后就是一夜无眠。

    晚上韩文文的婚礼,徐嘉衍开车到酒店。

    一进去,苏盏就看见广告牌上几个大字,新郎郭正阳新娘韩文文。

    她心下一阵泛酸,不由得握紧了徐嘉衍的手。

    后者察觉,回握,安慰他:“别担心,也许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酒店的入口,新郎跟新娘都不在,迎宾的是两方的家长,徐嘉衍牵着苏盏过去,递上红包,礼貌道:“韩伯母。”韩母显然很高兴,一捏红包的厚度,大概是今天收过最厚的一个了,心里一阵唏嘘,她真挺喜欢徐嘉衍的,要样貌有样貌,又会赚钱,眼睛瞥了眼身边的小姑娘,又嫩又白,模样精致,忍不住感叹,到底是自家女儿没这福气,夸张的妆容将她脸上的喜悦都放大了,“嘉衍,这是你女朋友啊?”

    徐嘉衍点头,韩母哂笑,“小姑娘真漂亮。”

    苏盏:“谢谢阿姨,文文在哪儿呢?”

    韩母往身后一指,“在化妆间呢,你们去看看她吧。”

    苏盏拉着徐嘉衍往化妆间走。

    推开门,韩文文正坐在位置上盘头发,镜子中的脸,妆容精致,没什么情绪,见两人进来,眼神平淡,“来了?”

    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徐嘉衍摸了摸苏盏的后脑勺,“我出去抽根烟。”

    苏盏点头,等他走出去带上门,才看向韩文文,“你不用出去迎宾?”

    韩文文看向镜子中的她,说:“等会儿去,你们和好了?”

    “算吧。”

    “放下了?”

    这个问题,从公司发生问题至今,他们俩谁都没提,谈话永远不动声色地绕开这个话题,可忽视不代表不存在。就在昨晚,两人草草结束,温存片刻后,徐嘉衍抱着她躺在床上告诉她,等这边事情一结束就带她去美国,虽然他没有明说,苏盏心里也明白。

    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说:“文文,我生病了。”

    这件事她藏太久了。

    韩文文一愣,连化妆师都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化妆师是她亲戚家的一个小表妹,妆容差不多后,韩文文让她先出去,自己等会就出去。

    小小的化妆间终于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韩文文转过去,握住她的手,“很严重?”

    苏盏摇摇头,“不是很严重,明天动手术,动个手术就能好,但是需要时间调养。”

    “徐嘉衍知道吗?”

    她再次摇头,看着韩文文道:“想过要告诉他,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等恢复了再跟他说吧。”

    “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前不久,一直发低烧,查出来的时候,站在医院门口想了好多,人好像一生病就显得特别脆弱,上次中枪的时候就想,如果能活着,就回来看一眼,看一眼,就离开。看了一眼之后呢又想,多看几眼,再多看几眼,然后直到现在,拍戏的时候,遇到一个姑娘,有一天晚上,我俩躺在草地上看着星星,她跟我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殉难者的生命,无论你做错过什么,星星都会原谅你。’我那时候,就在想,那么多星星,哪颗是小菡呢,如果她真的看得见的话,她会原谅我的吧?毕竟小菡那么善良,那一刻,真的特别累,感觉人这一生活着,除了爱就是恨,当爱恨不能兼顾的时候,又该怎么选择?”

    韩文文说:“盏盏,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还活着的时候,尽量去爱吧,用爱把恨淡化,你会发现,一切都没那么难。”

    “嗯,这也是我答应他去美国的原因。”

    尘缘归土,一切都交给老天爷做决定吧。

    苏盏回到宴会厅的时候,徐嘉衍正坐在位置上,身边一小伙跟他在搭讪,“您是pot吗?”

    徐嘉衍点头,小伙露出惊喜之色,“男神!”

    两人闲闲聊了两句,小伙滔滔不绝地表达了他的敬仰之情,直到苏盏走进去,徐嘉衍转头看他一眼,说:“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来了。”

    小伙讪讪离开,临走时还不忘索要合影,徐嘉衍刚要拒绝,苏盏推推他的肩膀,拍一张吧。

    徐嘉衍看了眼苏盏,这才没什么表情点了下头,小伙兴奋地掏出手机,凑在大神边上“咔嚓”按下快门,乐颠颠地跑回去发朋友圈了。

    苏盏在他旁边坐下,他靠在椅子上,伸手摸了下她的后脑勺,随后闲散地搭在她的椅背上,虚虚地环着她,“聊这么久?”

    “女孩子的话题咯,你有兴趣啊?”

    徐嘉衍弯了下嘴角,不置可否。

    注意力重新回到婚礼上,当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出了岔子。

    韩文文找不到了。

    家属翻遍了整个酒店都没找到,显然新郎家属那边已经有了怒气,反观新郎,一脸淡定,还在一边劝母亲,“妈,您先别着急,说不定她就上个厕所。”

    “人家婚纱都脱了!上个厕所?!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傻儿子。”

    到底是顾忌脸面,新郎母亲找到韩母,“亲家母,你们家文文到底哪儿去了?赶紧派人去找找呀,这婚礼还办不办了?亲戚朋友那些红包怎么办呀!”

    新郎大概是一群人里最淡定的。

    两人见过一次面,遵循双方父母的意思结婚,确实没有任何感情基础。韩文文这么做,新郎还觉得挺刺激,本来觉得她挺无趣一女孩,娶她也是遵循父母的意思,这么一闹,反倒觉得这姑娘性子有棱有角起来了,郭正阳也陷入了矛盾,一方面希望她回来,一方面又不希望她回来。

    九点。

    确定找不到韩文文之后,双方长辈上台致歉,韩母声音颤抖,眼泪止不住的流。

    苏盏跟徐嘉衍从酒店出来,两人沿途开车,就在马路边,看到了韩文文的身影。苏盏忙下去,韩文文已经穿回了正常衣服,站在江边的一颗树底下。

    江边夜风大,吹着她身上的衣服使劲乱窜。

    苏盏冲过去,“文文。”

    韩文文回身看见她,眼神依旧平淡,“婚礼结束了?”

    苏盏看了徐嘉衍一眼,说:“哎,你妈妈挺生气的,你要不今天先别回去了?”

    韩文文摇摇头,“她气一阵就过去了,你们两回家吧,别管我。”

    苏盏不肯走,“你怎么突然就……之前不是都好了吗?”

    韩文文靠在树干上,说:“我也觉得我都好了呀,可是当我走出化妆间,看到宴会厅座无虚席,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虚伪的笑容,好像以为很为你高兴的模样,可根本没有人关心你到底过的好不好,我就觉得,这一切都很虚幻,都跟我无关,盏盏,你别担心我,我真的安静一下就好了,你们先回家吧。”

    苏盏放心不了,“你这样在外面太危险了,要么跟我回家,要么我送你回家。”

    韩文文无奈,“行吧,你送我回家。”

    一场闹剧结束,两人把韩文文送回家,韩父韩母急坏了,见着人回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狠狠拎着韩文文训斥了一通,哭哭啼啼又是俩小时过去了。

    等他们两人回到苏盏的房子已经凌晨,刚进门,徐嘉衍就把她顶到门板上去,火热地亲了一阵,埋头在她肩上,狠狠嘬了一口,“生理期什么时候结束?”

    苏盏浅浅地地的吟喔着,“还没。”

    真窝火!

    徐嘉衍用力地将她托起来,抱着她往厕所抗,丢在洗手池的台上,把她的手按在他的皮带扣子上,哄她:“解开。”

    苏盏听话地照做,身子软成一团。

    徐嘉衍亲下去……

    ……

    草草结束之后,徐嘉衍提着裤子,皮带还没扣回去,散在小腹前,把她圈在洗手池上,一遍一遍亲着她的额头,“很累?”

    “你试试?”

    他低低笑出声,在她耳边轻轻咬了下,“试过很多次了。”

    “……”

    苏盏猛地抬头看他,发现他脸上又挂上那副吊儿郎当地笑,眼神深邃地盯着她瞧。

    她是在说,他也会那啥么?

    想想也对。

    男人应该都会吧?

    徐嘉衍轻啄了一下她的唇,汗水沾湿了他的发间,嗓音极具克制:“这是正常男人的合理需求,不然这三年,我怎么过来?”

    “……”

    于是,他又展开了下一轮的合理需求:“还准备晾我到什么时候?”

    苏盏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推他,“跟你说个事。”

    他又去扯她衣服,“嗯,就这么说。”

    “我说正经事,你先别……”

    徐嘉衍堪堪停下来,捋了一把头发,把她抱在自己的身上,看着她,露出一派洗耳恭听的模样,“好,你说。”

    苏盏低头扫了眼:“把皮带扣上。”

    他低头,三两下把腰间的皮带扣上,脸上挂着懒洋洋地笑,“行了?”

    勉强可以,虽然下面还撑着小帐篷,苏盏尽量让自己忽视,“我要出差一个月。”

    对面的人忽然收了笑,声音沉了下去,“只是一个月?”

    苏盏点头,“不会超过一个月,如果快的话,半个月就回来了。”

    他压低声音,尽量让自己声音听上去平静,“去做什么?去哪里?”

    苏盏说:“工作,不出国,就在附近的城市,真的就一个月,跟出差一样,我手上的东西收拾好就回来。”

    徐嘉衍叹了口气,“我要是不让你去呢?”

    她狠了狠心:“那就分手。”

    浴室的灯光,将他面庞衬得清隽如许,柔和的光线拨在他身上,一身干净衬衫,扣子慵懒解到第二颗,此刻稍显凌乱松散,头发的颜色是很干净的黑色,眼神温润些许,又夹杂着怒气,偏无奈,狠狠捏了一下她的脸:“这次再分手,看我还理不理你?”

    脸颊微痛,见他眼神有了松动,苏盏高兴地勾住他的脖子,“那就不分手。”

    小人儿挂在他身上,蹭了又蹭,磨得身下立马又撑起一个大帐篷,徐嘉衍把她从怀里捞出来,警告她:“别乱动。”

    苏盏停下来,眼含春水。

    他又软下来,狠狠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就一个月,多一分钟都不等你。”

    苏盏主动去迎合他的吻,软软地趴在他怀里,“好。”

    徐嘉衍埋头在她身上种印记,“等你回来,我们就去美国。”

    他力道下得重,苏盏低呼一声,浅浅应着:“好。”

    离别的情绪甚重,他永不满足,一下一下,沿路亲下去。

    每亲一下,说:“然后结婚。”

    她咬唇:“好。”

    情|潮涌动。

    又一下,“把你变成我的。”

    “好。”

    再一下:“然后给我生一个孩子。”

    她心尖一颤,睫毛微微抖动着,“唔……”

    “最好是个女孩,像你。”又是一下。

    “嗯……”

    “男孩也行,别太闹。”身上好像已经没有能看的地方了。

    “好。”

    徐嘉衍终于停下来,抬头看她,眼神迷离,再次确认:“就一个月时间。”

    苏盏:“好。”

    他一手撑着镜面,镜中,年轻女孩的身体曲线完美,纤莹玉体,冰肌玉骨,浴室晕黄的灯光衬的她年轻的身体嫩滑多姿,他眼神平静了些许,轻抚着她。

    苏盏推开他,撑着双手,从洗手池上跳下去,手扶上他的皮带,解开,蹲下去,仰着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这么望着他,说:“换种方式。”

    徐嘉衍仰头闭了闭眼。

    靠了!

    这驾轻就熟的功力哪儿学来的?

    …―

    第二天,徐嘉衍回了公司,苏盏收拾东西出了公寓,两人在楼下分道扬镳,临走前,苏盏把钥匙留给他了,“有空帮我打扫打扫房间,等我回来。”

    他盯着掌心的钥匙,又看看她拖着行李箱离去的背影,无声地笑着顶了下腮帮。

    两人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苏盏的电话永远关机,徐嘉衍尝试打过一个星期之后放弃了。

    有些时候,他感觉,苏盏这姑娘是从外星球来的。

    人消失的时候相当彻底,半道人影都看不到。

    …―

    《地狱之城ii》在各路大神和南初等一线明星的传播下,以光速传播成了人人手机里必下载的游戏,《天堂之门》的风头完全被压了下去,视线公司的员工都忍不住飘飘欲仙起来,大明跟孟晨一有空就聚在一起吐槽,“懒散太懒散了,老大应该管管他们!”

    “苏妹最近不在,老大心情不太好,也懒得管,还是你多管管吧。”大明刷着微博,一不小心又看见一条pot跟南璇的cp热门,叹气道:“你说这些网友是不是都闲得慌,整天yy这对,yy那对,一会说老大跟我,一会儿说老大跟t.o,现在又整起了作家圈跟电竞圈的联谊,还专门组了一个话题什么粉丝团,pot南璇后援会,这都什么跟什么。”

    孟晨勾唇笑:“我看老大挺乐意的。”

    大明叹气:“有人萌这对cp,自然也有人黑啊,你看看两边的粉丝骂得有多难听,说南璇倒贴,南璇的粉丝又说老大倒贴。”

    孟晨倒是不以为然,“行了,老大都没说话,你瞎操什么闲心啊,他们爱说让他们说去,就当给咱们公司游戏宣传了。”

    这几天网上确实愈演愈烈。

    两方粉丝都已经开撕好几回了,也有明事理不站队的粉丝表示,两方只是合作关系,南璇把游戏版权卖了而已,帮着宣传一下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底下大部分蹦的还是脑残粉。

    如今最成了一个迷的问题就是,南璇到底长啥样,这是一个相当注重*的作家,她发的微博少,几乎都是一水儿的作品宣传,从来不提及自己的私生活,然而参与过剧组制作的大家虽都认识南璇,似乎也都很保护她的*,没人在网上爆照。

    在这之前,并没有人对南璇的长相好奇,粉丝更多的关注还是作品的本身。

    如今跟pot被强行组了的粉丝自然对南璇的长相颇为好奇,并且这位作家从来不爆照,不参加活动,也不跟粉丝互动,于是,粉丝就大胆猜测,大概是是长太丑了。

    这是目前大多数人的观点。

    然后南初就不服了,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疑似澄清的动态,说南璇很漂亮。

    两方粉丝迅速在三十秒内抵达了战场,并且表示,南初这是变相帮南璇承认了恋情,pot跟南璇的cp仿佛瞬间被黏上万能胶了。

    于是南初又秒删了微博。

    开始有粉丝攻击南初是为了蹭热度。

    在圈内,南初的粉丝战斗力爆表,一般不撕逼,撕起逼来,不容小觑,你们cp粉在自家底盘圈地自萌就算了,结果还发展到了别人的微博来,粉丝自然看不下去了,渐渐的,就发展成了目前的三方混战。

    直到,一周后。

    网上出现了一篇关于南璇的黑贴,是一个热门营销号发的,一个晚上就遭到了各大营销号的频繁转发,扒贴瞬间上了微博热门。

    帖子的内容大致罗列了南璇这几年红的原因。

    发帖的主人首先承认了南璇很漂亮,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很漂亮,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的女人。

    把南璇这几年成功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她的脸蛋身材,甚至用脸蛋和身材换来了目前的一切名誉和金钱,说她大学没毕业就被公司签走了,并且跟当时公司的老板明瑞文化的老总--陆烨明保持着长期不正当关系,圈内人都顾忌这陆烨明的面子,对这位年少成名的作家十分忌讳。

    说她同时与许多制片人导演保持着一些不正当关系,还有人拍下片场一些讲戏时模糊的照片,贴在帖子里,以证明南璇在片场与许多男明星有过不正常的接触。

    在帖子的最后,贴上了,pot出入南璇公寓的照片,还有两人在公司的照片,附言:“两人同居两天,是不是男女朋友不知道,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天,难道真是纯盖棉被单聊天?”意思就是,是不是男女朋友,我倒不知道,反正是睡了。

    通篇下来,真假参半。

    黑的自然,一些路人粉在一夜之间发生倒戈倾向,全部到南璇的微博底下,进行人身攻击,言语难听之极。

    大明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气得直接把手机摔了,“这些营销号他妈脑子有病是不是?!把我们苏妹儿黑成什么样儿了?!!!这是网络暴力啊!!!”

    是啊,这就是网络暴力。

    隔着电脑,在你我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甚至连名字都认全的情况下,也不知道你是谁,并不清楚你曾经做过什么,也不知道未来的你想要做什么,也并不想要了解,因为我讨厌你,或者我三观跟你不和,在某一个点上我们并不能沟通,所以,在有人黑你情况下。

    一大堆不明所以的人出来纷纷站队,目的只是想要把这个我曾经讨厌的人,挤出这个世界,甚至恶毒的想着想要她消失,于是出现了那些不堪入目的语言。

    “南璇滚出文圈!”

    “南璇就是个婊|子!”

    “南璇怎么不去死!!你给老娘去死!!臭婊|子。”

    言语粗俗,恶劣难听。

    亲者痛,仇者快,大明都不忍点开那些微博,一个个顶着陌生的头像跟账号,不断在留言区刷着让人愤怒的语言。

    这几年,发生了太多这样的事儿,而好在,此时的苏盏正安安静静躺在医院的手术室里,又一次问主刀医生:“一个月真能好吗?”

    她这几天断了网络,断了手机,几乎不与外界联系。

    主刀医生是个女的,年近四十,说话温婉,让人安心,手术灯打亮,她带着医用口罩,温和地看着她,“别担心,盆腔粘连只是个小手术,你之前腹部中枪恢复不好就落地了,所以半年后才会落下后遗症,以后要注意调养。”

    苏盏乖乖地闭上眼,过一会儿,又睁开:“我还能生孩子吧?”

    主刀医生把台子移到她的小腹位置,说:“一般来说,这个手术好了之后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你是修补过的疤痕子宫,怀孕的时候,一定要格外注意,不然容易胚胎滑落,这个都是靠养的。”

    终于安心了。

    “有男朋友吗?”她试图让她放松。

    苏盏瘪嘴,“有--”

    医生笑:“来了吗?”

    “没来。”

    医生叹了口气,苏盏知道她大概误会了,解释:“不是,我没告诉他。”

    “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医生安慰她。

    苏盏点头:“希望吧。”

    主刀医生再次确认了一遍,“这两天我看你都没发烧了,体内的炎症应该控制住了,我要开始了,你安心闭上眼睛睡一觉,醒了一切就都好了。”

    ……

    苏盏真的就缓缓闭上眼,不过她没有睡着,头脑意识太清醒,脑袋划过都是他那张清隽的脸。

    离开第一周,真想他。

    她暗暗想。(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