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梦姑

作者:西畔桃花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1: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6
    夜色如水,街上火树银,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无论是富人家的公子女眷,还是平常人家的小家碧玉,全都是精心装扮,一对对,又或是三三两两的姐妹,朋友一起逛着市。

    身着暗红华服,头戴墨玉冠,大冬日的夜间还手持折扇,一双含水桃眼,在灯的映照下更是笑意盈盈。只是对比这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他身后不远出的几位姑娘,脸上的笑意更是高深莫测。

    容貌艳丽的红衣女子,白皙的脸孔已经憋的通红,一边朝前走一边望向身边浓妆艳抹的,身材略微有些魁梧的姑娘。

    “杨……杨姑娘,你是说你师傅几乎每年都带着你到这里做月老?”

    那位杨姑娘瞪着一双擦着前卫孔雀蓝眼影的眯眯眼,略微腼腆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绿衣美人,柳依依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枝招展的杨文修道:“杨道友,难道每次都扮成这个样子吗?”

    杨文修微微皱眉,略有思索后道:“小时候都是师傅他自己,偏偏自我十八之后,只要是不闭关的日子,师傅总是要带上我,这梦姑自然只能由我来扮了。”

    “那你师傅自己也扮女人?”

    杨文修爽快的点了点头:“师傅说,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再说倘若你是男人的装扮,再去成全那些男女,不是对梦姑不敬吗?”

    柳依依止住了笑,拍了拍杨文修的肩膀,幽幽叹道:“你和你师傅果然都是奇人也!”

    忽然,不远处,只听得一声娇憨,一位穿着浅红碎的美貌佳人,扭着柳腰,华丽丽而优美的倒向了苍空的方向,刹那间,红影闪过。

    那美人含羞带却的柔柔谢道:“多谢公子。”刚抬起满含秋波的双眼,脸上的笑容一时僵住。

    李清凡看着怀中半躺的佳人,笑道:“姑娘小心。”

    佳人急急站起身来,幽怨的望了一眼李清凡,愤怒满满的直接离开。

    那边那位冬日里的折扇哥,泛着双桃眼,笑得是枝乱颤。

    李清凡抬头朝着苍空小声嚷嚷道:“杨公子,这一晚上踩脚的,撞肩膀的,丢帕子的,在加上又一个装摔的,都已经五位了,若不是我拦住了这个,又得磨叽多久才能到郝宅呀?”

    苍空嘴角带笑,举起扇子,拍了一下清凡的脑袋,说道:“现在的小辈们是越来越急躁了,我不过是与她们吟了下诗,多聊了几句,在交换了些东西,怎么到你这就成磨叽了?”说毕,又是摇了摇头,一个人嘴里又都囊着什么。

    杨文修摇晃着满头的珍珠步摇,着急喊道:“老爷,那第二个您都和她快谈到了下聘了,是您说郝府有对怨侣,这在不快点天都亮了。”

    青瓦白墙,城东的富人区,有户人家安静异常,与其他富贵人家高挂各色彩灯不同,郝府的大门前还只如平常一般,只挂着两只简单的红色灯笼。

    透过层层深院,李清凡几人也隐约听见一阵阵哭声,与满城欢闹的气氛相比格外的忧伤。

    苍空随手指了几下,清凡与柳依依只觉得忽然一股灵气直直扑面而来,紧张起来,杨文修对着清凡她们,摆摆手,嘟囔道:“就当省了我几张隐身符。”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若不是那似有若无的哭声,这郝府也算是一处清净之所。府内最深处一闺房中,烛火未点,一位清秀女子,穿着白色的里衣,坐在床脚哭成了个泪人。她仿佛是害怕惊动别人似的,一直紧紧咬着自己的右手,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只听得房门响了两下,女子惊慌的站了起来,飞快的擦了擦眼泪,颤颤的问道:“是爹爹吗?”过了许久,门外没有声响,女子只觉得松了一口气,慢慢坐下。

    穿着衣的杨某人,正被苍空一手捂住嘴巴,不解的望着师傅。

    “你准备半夜三更,瞎灯黑火的这么进去吓死人家吗?”

    杨文修眨着眯眯眼,摇了摇头,苍空才将手松开,听得杨文修小声叫唤道:“老爷,咱们不是一直都是老规矩吗?弄点烟雾,撒点瓣,再问问情况呀。”说着,捏了捏衣袖中那袋估计从清风谷摘下来的瓣。

    柳依依蹭到杨文修身边,皱眉说道:“杨师兄,话说你以前也是三更半夜的,到一独身女子黑漆漆的闺房,放烟雾,撒瓣的吗?”

    杨文修思量片刻,说道:“每次都没这么晚,都是在外面,这次不是某人在路上一直耽误了吗?”说完,抬起那双眯眯眼,又是幽怨又是骄傲的甩过去一个小白眼。

    李清凡点了点头,慢吞吞的说道:“是啊,深更半夜,灯火不明,忽然房门慢悠悠的自动打开,门外却空无一人,漆黑一片。只见得一阵白烟飘进,那位郝小姐,若是能清醒的等你撒上瓣,报上名号还未昏死过去,也算得上女中豪杰了。”

    杨文修望着李清凡,问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瓣不撒了?可是梦姑梦姑,白天就现不了身了。”

    苍空淡定一笑,故作高深装道:“山人自有妙计。”

    郝小姐包膝缩在床脚,忽又听得门外两声女音轻响“小姐?小姐?”

    郝小姐打开门,之间一位穿着绿色纱裙,妩媚动人的女子,微微一愣。那绿衣女人,笑道:“你不是今夜向我祈求了一夜了吗?”

    “梦……梦姑?”

    天边渐渐发白,山岳城内最高楼的那片屋顶上,坐着四人。

    “你们就只是给那个马夫一大叠银票?”李清凡问道。

    杨文修已经换了宝蓝色的公子华服,懒洋洋的回道:“那郝老爷出了名的爱财如命,为了那个孙老爷的四百多两,就愿意将自己的庶女送去给过了半百的老头子做妾,你说说,那马夫如今的了这么一大笔,随便给两千两聘金不必四百两多?那郝家还不速速让女儿有"qing ren"终成眷属?”

    清凡看向苍空,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符咒可以让两人情比金坚,永结同心之类的呢。”

    听到这句,苍空忽然一改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讽刺冷笑一声说道:“人心最是变化莫测,情比金坚,永结同心,那些不过是几句玩笑话罢了。”他又抬头望着从白渐红的东面,自嘲了笑了一下,悠悠叹道:“从然是青梅竹马,怕也难逃人心变化。”

    柳依依闻言,双手紧了紧,低下头来。

    “师妹?”一个熟悉又略带憔悴的声音响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女配修仙血泪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