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女配修仙血泪史 > 第101章 松林萧声

第101章 松林萧声

作者:西畔桃花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4: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6
    常言道:风高月黑杀人夜,只是如今风虽然有些高,月却分外的明,着实不像个杀人越货的好氛围。但,身为女配的李清凡,心中很是了然,以女配的命运,就在刚刚那么一个月朗星稀,暗香浮动,美男在前的情况下,都没有什么浪漫的事情发生,你又怎么能要求在这明月之下还不发生几处血腥事件呢?

    松林里依旧深幽幽的一片,月光只能撒到那一片树梢之上,却看不清松林里的暗影。

    李清凡盯了半响,松林里也没有什么声音在出来,可是却不敢松懈下来,慕容夜的身体绷的更紧了,身上的杀意也越来越浓。只因他侧对清凡,微微有些背着月光,脸上的神情看的不是很真切,不知是错觉还是阴影,慕容夜的眼睛仿佛一丝眼白也不见,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

    许是他身上凛冽的杀意感染到了清凡,即便在这么诡异的氛围下,清凡还是清醒了些,一点一点的向后挪了挪。

    忽然慕容伸出手来,将还在试图毫无痕迹朝后挪动的清凡又拉入怀中,飞身朝月亮方向飞去,却还未飞出几丈远,又急急落地,将清凡护在身后。

    李清凡犹疑的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来,这么一探却也惊了一下。原本此处虽是松林山涧,只是正常的树林南北之间总有些稀疏之分,刚刚虽然不曾仔细查探四周,却也有些感觉,只是如今这么一瞧,却不由得奇怪了起来。这溪水潺潺,月光泛在溪水上映照在溪底的石头上,清灵悠远,但周围的四面松林却如同复制的一般,高矮,浓密如出一撤。

    这情形虽然怪,只是四周却并异常,最最杀意凛然的还是身前的慕容公子。

    “既然来了?为何又不现身呢?”慕容夜右手慢慢抬起冷夜流霜,嘴角又带上了那抹讽刺的招牌式笑容。

    半响,也只有风过松林的声音。

    “区区困阵,你若是只指望用这个困住我,怕还是难了些。”右手持着冷夜流霜,好似随意的在半空画了几个圈,只是连躲在他身后的清凡也能感觉到,里面魔气汹涌。那剑尖处冷光一闪,猛烈的魔气忽然一齐喷发出来似的朝前面的松林里攻去。

    松林里成片树木几乎遇气便化为灰烬,好似整座树林都晃了晃,一下子月光更亮上了几分,前面的松林又变得错落起来,除了第一排最靠近的地方只剩下的树根外,都恢复了正常。阵法破了?

    阵法破了,慕容夜脸色却没有好起来,连带原先躲在身后的清凡也更惊讶了些。她与慕容夜刚进松林时明明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阵法,而不论是谁,竟然在慕容夜这一可以说超越金丹期的金丹魔修身边,没有惊动到他而尾随其后,又不声不响的摆出了一个困阵,按理说实力绝对不会弱到哪去,可慕容夜刚刚不过随手试试这阵法强度和范围,竟然就直接将阵法给破了,这委实也怪异了点。这位高人的阵法这么简单能破除了,让人不由得不想到里面更有古怪。

    慕容夜扫了一眼松林,沉思一会,突然轻笑道:“难怪。”声音之中却微微带着怒气。

    话音刚落,便见到暗红色的两束亮光飞来,其中夹杂着混乱的魔气。不需一瞬,一老一少两个魔修已经站在了两米远的地方。

    那老者体格壮硕,满面髯须,却还能在月光下透过那胡子看到红红的肤色。而那位年轻人,一袭红袍宽松的挂在身上,面容也算得上不错,勉强也算是个美男,只是总是给人一副脂粉气,那双不安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清凡。也许是苍空道君穿着红袍的风流潇洒给清凡影响深刻,不由得心中感慨眼前的这位男子将这一身风骚的红袍给毁了。

    “原来是暗魔宗的少主,有礼了。”老者与年轻人一齐朝慕容夜倾了倾身。清凡虽然看不出具体,但也大概能估计老者的修为不在金丹之下,而那个脂粉的男人却也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了。

    慕容夜并未出声,目光越过那两个人朝着刚刚那片松林望去,忽然朗声道:“阁下将我拖延在这,就是为了等这邪宗的二人过来吗?”

    声音没入松林,依旧只能听到风过的沙沙树声。

    邪宗的老者,皱眉问道:“慕容少主不知在于何人交谈?我二人过来之时并未发现里面有人。”

    “恩,如此高人,他若是愿意出手,的确也轮不到你们过来。”慕容夜淡淡的说道。

    看着那两人黑了的脸色,李清凡果然是明白了,这慕容夜除了对楚灵儿,对谁说话大概都是这么一副要死不死的毒舌范,他若不是魔宗少主,背后实力雄厚,以这种性格,怕早就被人杀了还得分尸。

    那年轻人对身边的老者说道:“叔叔,和他说这些做什么,听说他上次差点走火入魔,怕是内伤未愈,如今又孤人一人带着个累赘。机不可失。”

    “你才是累赘!”清凡小声嘀咕道,又慢慢朝慕容夜身后移了移,既然是累赘,总不能只但个名声,却不享受一下待遇啊。

    那老者听言点了点头,抬起头里对慕容夜开口道:“听传闻少主知道悦兽的行踪,所以我二人才前来一会。”此话虽然说的客气,但语气比刚刚硬了不少。

    “恩。”慕容夜只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冷夜流霜,望也未向两人望上一眼,只是嘴角那抹讽刺的笑容又大了一些,此情此景不所谓不潇洒,不邪魅,原文男主的气势果然不是乱写的。

    那年轻人见状娇媚一笑,虽然皮相不差,只是这么一姿态的笑容,那在自己身上打量的淫.邪眼神,李清凡还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

    红袍风骚脂粉男开口道:“早早听了传言,说暗魔宗的少主迷恋上了一位正派女弟子,上次更在群妖窟内,为了那女子,一人独战几位长老,动用秘法,差点走火入魔。如今见到这位佳人,果然名不虚传,姿色艳丽。只是,少主如今重伤在身,我叔叔与你同为金丹中期,我又比你的心上人修为高上了不少,动手大家都会有所损伤,少主若是愿意说出悦兽的下落,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二位,若是不从,嘿嘿……”红袍风骚脂粉男奸笑两声,色眯眯盯着清凡说道:“如此佳人,叔叔同我一定会一起好好疼爱她一番。”

    这一席话说得清凡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且不说这邪宗的人果然如传言中一般荒淫不堪,叔侄竟然还能一齐上床。就是这娘娘腔,将自己当成了楚灵儿,真算得上是有眼无珠,识不得真女主。

    这英雄救美的美自己没有做到,反而还要背负美人所带来的仇恨,这实在是太有女配风格了。难不成,我怎么改也改不出女配范围吗?

    李清凡瞧了一眼慕容夜,暗道:这慕容夜的名声之大,即便是元婴道君也没有谁愿意去主动招惹,他身后代表的可是整个暗魔宗几位元婴的实力,这二人如今敢如此挑训,难道他真的受伤不轻,这两人今日早就做了准备前来,欲置他与死地?

    “滚。”慕容夜慢慢抬起冷夜流霜,指着那红袍脂粉男。

    那男子连忙娇弱的躲在了他叔叔的后面。清凡摸了摸鼻子,这男人一看就是个受,难不成还和自己叔叔有不正当的长期男男关系?这样会不会太劲爆了一些。

    暗红色的光芒一闪,那老者手中拿着一把暗红色的大刀,朝慕容夜挥来。那边两人正战的激烈,老者暗光流动,魔气暴涨,那把大红刀舞的不可谓不是虎虎生威,而慕容夜虽然并不是处于下风,却让人感觉在有所犹疑,并没有出全力,只是防守为主。

    清凡向旁边靠了靠,却不想一个白色的爪子朝自己袭来,还招招都朝胸部抓来。清凡连忙转身避过,拿出金波鞭狠狠朝那个爪子的主人红袍脂粉男抽去。

    就在那抽去的一瞬间,一股像是窝赃许久浓郁的恶臭味,迅速的以极大的杀伤力散发开来,脂粉男被臭味一怔,没有及时的避开鞭子,倒是狠狠地挨了一下。而远处慕容夜与那老者二人混战的身影好似很微微顿了那么一顿,两个人似乎都很默契的同时向更远处打了去。

    清凡虽说早已知道那臭蜘蛛的味道实在强悍,却也给这很久没有透气的鞭子,熏得有些头疼。

    那红衣脂粉男顾不得被抽到的伤口,飞速飞离清凡周围,捂着嘴巴嚷嚷道:“哎哟,我的小心肝呀,这魔界少主品味也太特别了点,你也好歹是个正派女修啊,去哪儿钻的那么臭啊,你也不洗洗。”

    清凡缓了缓呼吸,想了想开口道:“我也懒得和你打,只告诉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慕容夜的心上人,我师妹才是,你也不要想着将我绑去了。”

    脂粉男继续捂嘴笑道:“小美人说笑了,这么大夜里,前月下,孤男寡女,不是有私情还是有什么?”

    李清凡皱着眉头,喊道:“你睁开眼睛看看,哪来的前月下?你给我在这石头堆上找朵来试试。”

    脂粉男见清凡喊得如此彪悍,又捏着鼻子超前几步,说道:“你不是他心上人,那你们半夜在这里私会为了什么?”

    清凡一下语塞,总不能说是为了把悦.兽.交给慕容夜吧,现在这人只把自己当做慕容夜的小"qing ren"主要攻击还是朝着慕容夜去的,若是让他们知道悦兽在自己这,那就更麻烦了。

    清凡又半空甩了一下金波鞭,抿了一下呼吸道:“管你什么事。”

    这味道虽然难闻,两个人却谁也不敢闭着嗅觉,交战时,五感都必须保持灵敏,虽是防止对方施咒或者邪魔外道的各种药粉。

    这脂粉男青着脸色与清凡相斗着,却也不敢闭上五感。

    毕竟脂粉男修为高上许多,清凡渐渐有不支,好在金波鞭味道强劲,那脂粉男也不愿意靠的太近。

    那男人等到清凡微微力竭,反而绕远了些,忽然撒了一把红色细小的粉末过来,清凡立即用金波鞭挥舞,却也因为没有防备,吸进去了不少,这粉末有淡淡香气,本来这香气倒也还好,只是因为金波鞭上的臭味和这淡香一混,清凡不由得反胃想吐起来,捏了几个冰雨过去,弯下腰干呕了起来。这番情形,被脂粉男看到,却也愣了一愣,面露微微难色,却又咬牙不管,一边避过冰雨一边顺手掐咒,嘴里密密的念叨着。

    就他这么一念,清凡只觉得那香气胜了起来,体内一股躁动的热气,心底有些痒痒,仿佛是想将她清明混乱,可还没乱起来呢,金波鞭上的恶臭混着那胜起来的香味,这两股形成的*的味道,一下子,让她臭的天昏地暗,连刚刚似乎骚动的一点点欲念也支持不下去了。

    那脂粉男看到,却是着急了,那鞭子太臭,他不愿意近身,于是好不容易耗费了不少魔气,饶了一大圈去晃悠清凡,终于找到一丝契机撒下了他的欲酥粉,让清凡吸了进去,在加上咒语,本应该已经让清凡心动与他,听起他的话,收起金波鞭,在宽衣解带一番,谁知道,那臭气竟然如此迅猛,那金波鞭子没有收起,衣裙也好好穿着,还有一位吐得撕心裂肺,让人看到她现在这幅样子,实在提不起什么*的俏佳人来。

    他终于黑着脸,抿着呼吸,一脸赴死的表情走到了吐得直不起腰的清凡面前,施了几个清理咒,刚刚把美人抱在怀中想着带走,这怀中的人却防不胜防的“哇”的一大口,直直吐在了他的脸上,白黄相见的口水之类,顺着脂粉男的脸上留到了脖子上,清凡挣扎的睁开了一点眼睛,看到脂粉男脸上的口水,念叨:这次胆汁都给吐出来了。

    没等脂粉男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那远处忽然一声长啸,似是万千厉鬼哭声缠绕,二人脸色都一变。脂粉男慌忙准备将清凡扔下逃走,却不想还没转身,以黑色的影子从他心中穿过,躺在地上的清凡看着一只惨白修长的手指穿过脂粉男的胸腔,硬生生将他的心脏扯了出来,那脂粉男一筑基后期的修为,却连一丝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那双手的主人,捏碎心肝,抬起手中的已经异变成黑色的冷月流霜,只见脂粉男尸体头部一丝黑烟冒出,顺着冷夜流霜周边的黑色怨气,混在其中。

    月色依旧皎洁,清凡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慕容夜周身怨气之强,早已强过了他原先魔气的好几倍,原本在他正常时的威压之下也许还能勉力行动一番,可如今的清凡在他现在这么诡异的威压之下,却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了。

    慢慢已经吸收脂粉男怨气的慕容夜转过身来,眼睛中已然没有了眼白,却说它都是黑眼珠也不对,那双原本俊美狭长的凤眸中,像是一摊黑黝黝的半凝固状的水,眼眶像是已经盛满溢出一样,顺着眼角和眼尾,留下了两行黑色的眼泪。这些不仅仅只是眼睛,嘴角,耳朵里也都流出相同的黑色液体。

    清凡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形容骇人的慕容夜,她分明看出,那流出来的黑色,就是和噬魂渊里的怨气给她相同的感觉,是怨气已经凝固化形了,慕容夜这夜间的一战,被迫魔气一竭,没有锁住体内的怨气,这些怨气已经不受控制的从他体内溢了出来,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难怪,刚刚看他并不惧那金丹修士,但却又不愿奋力一战,估计就是担心魔气一弱,这怨气便会夺得控制,让他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

    清凡心下更加害怕起来,慕容夜在有意识的时候都嗜杀成性,如今怨气附体,走火入魔,自己连忽悠他的机会都没有了,怕是就想刚刚那个脂粉男,连魂魄也给他收走炼化怨气了。

    果然慕容夜像是没有认出清凡,抬起手来,正欲朝清凡心口抓取,怕是也准备直接撕裂她的心脏。

    “慕容夜,慕容夜!”清凡强撑着喊出两声,慕容夜却一丝也没有停下,正当清凡觉得胸口一疼,好似指甲已经陷入皮肉之中,闭上眼睛等死之时,突然松林里响起一阵箫声,箫音清脆,飘忽却又空灵,慕容夜的手忽是一顿,像是有了几分清明,慢慢手指从清凡心口移开,却又突然挣扎了一番,用力掐住清凡的脖子,掐的她直翻白眼,却依旧动弹不得。那萧声更胜,似乎是离近了不少,那吹萧人应当就站在了拿松林边缘,清凡虽很想看看,但还是被压制在地,慕容夜的手又松了开来,这次他随着萧声终于平静了下来,眼中黑色退了少许,恢复了一丝清明后,转身离开,箫声也在他离开后截然而止。

    清凡松了一口气,还是直愣愣的躺在地上,浑身酸痛,胸口和脖子的伤口处还有那深深的阴冷之感。

    月光如水,松林里一双白皙骨骼分明的手指,握着一只碧玉箫,白色的衣角在树间的草丛里一晃,身影又没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女配修仙血泪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