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1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贺兰玖出乎意料的任由天仙模样的侍从把自己牵进船内,笑盈盈转身:“怎么不动,是不敢进来吗?”

    “你高兴的表情太无耻了。”钱亦尘鄙视地扭脸,想离开时船身摇晃了一下,脚下不稳正好被另一个侍从揽住腰际。

    对方整个人缩进他怀里,扬起那样白皙如玉的惊艳脸庞问:“公子是不喜欢我吗?”

    轻浮,太轻浮了!叫我道长!

    钱亦尘不自在地咳嗽几下,推开他时却被捉住双手,一牵一引间,跌跌撞撞地闯进船里。

    画舫内的装潢果然更加奢华,数名人偶般精致的侍从纷纷将窗格推开,恭谨地立在两旁,或浅笑或静默,总之没有一个表情不完美。

    钱亦尘盯着看了半晌:“怎么这些人眉宇间的神态都差不多?就跟一家医院整出来似的……”

    通常来说,这类天下罕见的美人非常值钱,随便扔出去一个都能引发战争,最少也可以混成青楼头牌,这些俗称的红颜祸水出现在深宫内院更合理,反正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勾栏里能批量产出的东西。

    是什么人有这种实力,能凑齐如此多的祸水?

    “你在那里等我片刻,马上就好。”贺兰玖半抱着侍从,一头扎进前方的雅间里。

    钱亦尘只听到这一句话,石榴粉的飘纱从眼前扫过,那个身影就消失了。

    “这熊孩子,逛青楼逛上瘾了是吧?真是好的不学非要学坏的……”他摩拳擦掌地准备把人拎出来,和去网吧找孩子的家长心态差不多。

    “哎,这位公子留步,那个屋子宽敞,却没有你能坐的地方了。”

    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捏着扇子的手,拦在眼前瞬间遮住全部视线。

    钱亦尘看着扇面上的星星墨点,慢慢扭过头:“你是谁?”

    “在下姓江,是这艘画舫的主人,你可以叫我江雀。”来人似乎很久没用过这个名字,舌尖发音生涩,刷一声将扇子合上,“那位公子看来很喜欢我的侍从呢--你们都进去服侍,弹唱美酒一样都别少,不用在这里守着了。”

    船内的美貌侍从们点头后不发一语,轻飘飘走向贺兰玖所在的雅间。

    “而你,叽嘻嘻嘻。”江雀横在他眼前,眉宇间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愉悦,“我知道你对那些人不感兴趣,所以亲自来招待。”

    钱亦尘本来想赶紧把贺兰玖叫到身边,张口时却什么忘了要说什么。

    这家伙也太没定力,不就是几个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的人吗!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勾走啦?想当初他为了封梵身上的塑人泥可是穷追不舍好几十章,信念坚定,才当之无愧的获得了女主称号。

    钱亦尘愤愤瞪了紧闭的雅间门一眼,放弃拍门冲动,转而认真打量这个姓江的画舫主人。

    刚接触的时候他就察觉出来了,江雀恐怕也是钻研邪术的修道者,拿扇子的手冰凉而且活人的感觉很淡,没什么魔气鬼气,黑眼圈倒很重,配上过分苍白的皮肤就像个熊猫。

    毕竟能够凌驾于一船天仙之上的,只剩国宝了。

    “叽嘻嘻嘻,他在寻欢作乐,却让你傻等在门口吗?”江雀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贱兮兮的笑个不停,眼底不时闪过狡黠精光。

    怎么可能寻欢作乐,来这里是为了查清那朵兰花,就算贺兰玖没定性也不至于这么傻!

    钱亦尘眉头一皱却无力反驳,确切的说,他的所有情绪都被愤怒取代了。就像一颗寄生于心底的小小火苗,按理说应该熄灭,没有任何征兆的熊熊燃烧。

    不对,太不对劲。

    要是平常的自己,会更……信任贺兰玖一些,也更有耐心的,再说这也不值得生气啊。

    可惜念头在脑海中稍纵即逝,很快蜷缩在意识深处。

    钱亦尘没意识到任何问题的跟着江雀来到隔壁雅间,正中央固定在地上的圆桌上放了小酒壶,杯子却只有一个。

    江雀很殷切的上前倒酒,壶里液体刚好一杯,在烛火下漾出清澈波光:“要尝尝吗?”

    他的眼神邪气得很,不至于觉得讨厌,却不得不提高警惕。

    钱亦尘坐在桌旁,酝酿好了想说的话--你画舫镌刻着兰花,有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但开口之前,他无意间瞥了那杯酒一眼。

    就一眼,再也挪不开视线。

    酒液明明澄澈得好似清水,对他来说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我用脑袋担保,绝对没毒。”江雀单手撑着侧脸,稳稳的将杯子推过来,“你会喜欢这个味道的。”

    “我不……”

    哪怕这个世界的酒淡得几乎没度数,钱亦尘也不做贪杯之人,可拒绝的话堵在舌尖,认真盯了江雀一眼,低头猛地端起杯子一口吞下。

    什么兰花,封梵,还有隔壁房间的贺兰玖都变得不重要。

    大概是因为,这味道太香了。

    ……

    贺兰玖当然不像钱亦尘鄙视的那样,在房间里兴致盎然的做酒池肉林的游戏。

    “美则美矣,全无灵魂……你的魂呢?”他面无表情抬手,捉住最近的侍从脖子,五指收紧慢慢用力。

    后者脸上仍然挂着恭顺讨好的笑容,散发出的灵力波动和凡人一模一样,见面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直到被指尖穿透颈部,啪的一声法术消散现出原形,笑容颓散在嘴角。

    他掐住的不过是一尊穿绫罗的精致人偶,仰面躺在地上,填充身体的棉花从脖子空洞处钻出来。

    蜡烛插在铜质烛台上,被风一吹光焰跳跃,贺兰玖松手将残破人偶丢到脚边,弹指熄灭一支蜡烛,毫不犹豫的用烛台尖刺划过左手腕。

    横贯在腕上的一道伤顿时疯狂涌出鲜血,冰冷暗红,沿着苍白皮肤缓缓流淌而下。

    贺兰玖扫过那些平静注视他自残的侍从,轻声自语:“……都在这里了吗?”

    流淌鲜血的左手一挥,血珠突然动起来一分而散,逐个没入那些人的额头中!

    “现在一船的侍从都是我的人,趁着还没暴露身份,该去找你们的主子聊聊了。”贺兰玖静默的坐在床头,等待画舫主人察觉法术被破后找过来。

    半晌之后,雅间的门板仍然紧闭,剩下隔壁房间的两道呼吸声非常分明。

    “他们在那里谈心吗?”贺兰玖沉不住气地一撩衣摆出了门,踹开隔壁房间时,动作激烈到掀翻了墙壁上的墨兰工笔画。

    主人江雀趴在桌上,拈起个小巧的空酒杯,抢先说了他想说的话:“叽嘻嘻嘻,你来晚了。”

    “你做出这样一只人偶很不容易,就这么全都便宜了我,可以吗?”贺兰玖倚在门口轻笑,抬手舔了舔刚才割腕时留下的伤痕。

    在他身后,一名穿着黄栌色绸衣的人偶脸庞一闪而过,望向前主人的视线冰凉。

    江雀仰起脸,为难地抓抓头发:“哎呀,那可麻烦了。不过比起打架,还是带着你的同伴去隔壁睡一觉吧,我这儿可是远近闻名的温柔乡。”

    贺兰玖云淡风轻的神色顿时僵硬,才注意到一件堪称可怕的事情。

    刚才他踹门时发出那么大动静,钱亦尘却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居然连头都没抬!

    贺兰玖谨慎地从另一侧接近桌子,将他拉起来仔细打量:“醒醒,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脉象平稳,只是眼底微红,完全不像魂魄缺失的样子……只是普通的喝多了。

    “要说秦淮河上我的这艘画舫,那真是人间天堂。有缘人才得以一见,而且供应世间最香的一种酒。”江雀愉悦的自吹自擂起来,扬起那只白玉酒杯,“它还有个很好的名字,叫做不知醒。”

    贺兰玖在听见最后三个字时变了脸色,揽住钱亦尘腰部的手指骤然收紧:“……空狸道人?!”

    “难道我已经出名到这种程度了吗?”江雀十足惊讶地起身。

    贺兰玖冷笑一声:“我听说有个擅长炼化感情的道人叫空狸,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想必你也把自己的胆子炼的很大了。”

    “哎呀哎呀,你不要一副想吃人的样子。我就只给他倒了杯无毒的酒而已,再说我是真心实意的招待你们,画舫不收银子,进来后想住多久都没问题哦。”江雀在他锐利注视下无辜的拍了拍胸口,“小哥哥,你是在哪里听说我的?我得赶紧去表扬他。”

    他的神情却极其戒备,跟要去杀人灭口似的。

    “一个姓鱼的人而已。”贺兰玖察觉到钱亦尘的呼吸逐渐加重,指了指包厢的门口,“滚出去,等确认他平安无恙,我再杀了你。”

    “哦--我还当你见多识广呢。鱼如水?论辈分那是我师叔。”江雀松了口气恍然大悟地点头,被赶出门时不忘抗议,“一般来说,人死了你才有立场杀我。不过放心吧,他死不了。”

    贺兰玖转身将钱亦尘放在床上,眼底闪过压抑的杀气:“先留下不知醒的解药。”

    江雀关门的动作一顿,突然尖利地笑了起来:“叽嘻嘻嘻,我不是说了吗,不知醒无毒,所以……绝对不可能有解。”(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