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贺兰?贺兰……玖?

    或许原作者没在正文中写出来的设定,能通过这种方式补全了。

    钱亦尘眉头一跳,觉得其中大有文章,隔着凤凰神灵元的红纱衣,他能感受到贺兰玖依偎过来的身体一寸寸绷紧。

    然而表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像是因为没别的事做才勉强听他掰扯闲话。

    江雀双手在胸前交握,狡猾如狐的脸满是向往:“不过我最近才打算入魔,邪道三家的人一个都没见过,只是倾慕而已。可这也足够了啊!修士们只要不苦巴巴的斩妖除魔,稍微动点歪心思就容易招惹三重报,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在这种苛刻的条件下,居然还有家族能坚持下来,一代又一代把逆天而行不做好事的精神传递下去,这是什么样的勇气?连我的师门都无法比拟……”

    名门正派谈之色变的魔道被他一说,竟然成了值得称赞的事情?江雀入魔估计不是为了获得什么力量,而是单纯觉得有趣,只恨不能立刻就和其他三个家族携手并肩,一起走上作死的不归路。

    钱亦尘等了半晌也不见他脸上的敬仰消失,忍不住追问:“然后呢?你总得说说这三家都有谁吧。”

    “咳咳。”江雀僵硬片刻,一拍桌子酝酿好说书的情绪,“要说这邪道三家世家,那我真是--一个都不认得……哎哎,你们别扭脸啊!御三家又不像正统修士能开宗立派留名古今,扛着三重报一代代传下来、形成家族就已经是实力的象征了,具体有哪几位姓甚名谁我不清楚,但还可以说些别的。”

    钱亦尘同贺兰玖默契的把头转回来,视线相接时忍不住轻笑一声。

    虽然江雀有玩弄人心的恶趣味,加上“叽嘻嘻嘻”的一贱笑就让人想抽他,总的来说还挺有意思。

    名门正道以斩妖除魔为生,“太阴镜”苏家却正好相反,助妖扶魔--尤其是前者,经验相当丰富。

    苏家的命脉就系在那面称为“太阴”的镜子上,据说能通过它,与还未成形的妖物进行沟通。

    江雀说到了这里顿了顿,很满意地欣赏着听众全神贯注的表情:“你们……尤其是你,应该知道,妖物修出人身极其不易,又往往被执念所困,出了偏差就前功尽弃,而且又不比人,失败后连魂魄都剩不下来。”

    钱亦尘听得津津有味,抓住他喝水间隙补充:“我听说黄鼠狼之类的妖怪,初次化形时要找个人询问‘我像什么’,对方若是回答‘像人’,才算修为圆满。”

    “似乎有这种说法。”江雀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凡物感染天地灵气后还未成妖也能萌生意识,苏家的人用太阴镜与之沟通,完成愿望助其成妖,作为交易,凡物化妖后会提供部分妖力供其所用。”

    据说比起凡人,苏家人身上的灵力波动更像妖怪,不过太阴镜只得一面,他们那一家就一脉单传,不然妖物修行的效率显著提高,迟早得天下大乱。

    钱亦尘听到半截去看贺兰玖,发现他正垂眼盯着衣襟,又抬头静默的望向自己。

    钱亦尘对上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无声点了点头。

    他看的不是衣服,而是颜色,红。

    江雀没见过邪道三家的任何一位,他们或许已经接触过一个了。红染村满月下,那个拿镜子的男人,应该和苏家太阴镜有关。

    “你们俩对视什么呢,还听不听了?”江雀不满的拍拍桌子,被忽视所以显得极其不开心。

    “听听听,这不是在等你继续吗!”钱亦尘靠着僵硬的床榻猛点头,心想这人的老巢也够简陋的。

    还好有贺兰玖,主动把手臂塞过来充当垫子。

    结界之外那阵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的交融进说话声里。

    “第二个,让我想想……噢,是‘言灵’风家。没什么罕见的镜子,只是这一族的人说话都特别灵,但也有约束。他们在与自己无关的预言中几乎百说百中,和自己关系越大,想要成真,就必须消耗灵力与寿命。”

    贺兰玖拈起一缕头发在指尖摩挲:“也就是不能为自己改命了?”

    “为自己改命是真正的逆天而行,所以这个家族的人通常活不了太久,算是应了‘弱冠暴死’的劫数吧。”江雀点着头看看阴沉沉的天色,摇摇晃晃站起来,“肚子饿了,去底舱找点东西吃,你们来不来?”

    钱亦尘早就饥肠辘辘,只是现在还不是吃饭的时候,尽量不动声色地问:“还有第三家呢?”

    江雀走向楼梯的脚步一顿:“贺兰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既没有能和妖物沟通的镜子,说话也不是特别灵,只是其他门派千百年一遇的天才他们家几乎代代出,而且心术极其不正,非常适合走上邪道而已。”

    居然就这么结束了!那么蓝终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们,是为了什么?

    “那你……听说贺兰家同妖怪有什么关系吗?”钱亦尘迟疑,还是跟过去问出了这句或许会招惹怀疑的话。

    片刻之后江雀猛地转身,盯住他似笑非笑地问:“你打算从我这里套出什么话?邪道三家不是那么好见的,你和其中某个人有渊源?还是见过贺兰家的人和妖怪有来往?”

    他竟然敏锐到这种程度!

    钱亦尘现在想用“随便问问”的话敷衍过去,恐怕也是坐实了自己有鬼,干脆沉默。

    然而不管回不回答,江雀都从他的表情中窥探到一些事情,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你为什么不追问了?”钱亦尘被他那副笑脸搞得全身都不自在。

    江雀沿着吱呀作响的楼梯往下,声音回荡在船舱里:“有些事情我问了未必也能得到真正的答案,还是从你的表情中分析推测,得出的结论更靠谱一些。”

    钱亦尘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希望世界充满爱,然而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毕竟话还是要套,而且不能揭露贺兰玖的真实身份。

    “不是我知道什么,而是你。”他用眼神示意贺兰玖不要插手,将问题抛回给江雀,“你那艘画舫上镌刻的兰花与贺兰家有关,我只知道这个,也因为它才会找到金陵来。所以,那朵花有什么含义?”

    船舱内窗格紧闭却不显得昏暗,数个绫罗人偶将红烛燃起,只是他们的脸上未画眼眉,动作越灵巧越显得恐怖。

    “哦?兰花。”江雀挥手让人偶取来饭食,说话突然颠三倒四,而且一句要反复念叨好几遍,“兰花,啊,这个,说来话长了。”

    贺兰玖插了句话:“那就请你慢慢说。”

    与此同时,人偶已经端上餐饭,两荤两素的四菜一汤,香气四溢的酒装在坛子里。

    三人围着并不大的桌子坐下,看来江雀平常独自坐在这里自斟自饮,只有靠墙的椅子有磨损痕迹。

    钱亦尘没动筷子,一脸期待地盯着他猛瞧。

    江雀很满意被人需求的感觉,指了指桌上的酒坛慢悠悠道:“喝了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贺兰玖眼睛立刻刷的亮起来。

    喝什么喝,昨天晚上又不是没吃过亏!

    钱亦尘如临大敌的坐远一些,还屏住呼吸不去闻酒香气。

    “放心吧,里面虽然有‘不知醒’,但只融了一小滴,不会让你沉溺其中的,否则你刚动心,就会忍不住喝掉了。”江雀敛起袖子倒出满满一杯,“味道的确很好。”

    “那你为什么自己不喝?”

    江雀眼底映出酒液摇晃的波光,静默一阵才说:“……我自创的法术叫做‘炼情’,把七情六欲都抽出来了。愤怒、迷茫、恐惧等感情留在身上,然后将爱恋和喜悦酿进酒里,成了不知醒……不清楚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它香的难以抗拒,只有我觉得很苦。尝尝吧,我的喜悦,味道应该不错。”

    钱亦尘看了贺兰玖一眼,深深吸气下定决心,夺过杯子一口闷进肚子:“我喝完了。”

    从胃里升腾起感觉熨帖舒适,就像三伏天吃着冰镇西瓜,或者在大雪纷飞的傍晚围炉吃火锅,幸福的难以抗拒。

    “你想做些什么吗?”贺兰玖辨认神态是否还清明,捏了捏他的脸颊。

    “什么都不想!”钱亦尘毫不迟疑地拍掉他的手,精神饱满,“对了,在想那朵兰花。”

    江雀用轻飘飘的一句话鼓励了他的行为,给出解释:“兰花没什么特别的含义,那是我师父画的,算是这一代掌门人的标志,我觉得好看,就描了一张。”

    仅仅是这样?

    钱亦尘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冒险不太划算,但想想也没出什么问题,勉强接受了答案:“你师父是哪位,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苍逢。”江雀快速说出名字,深以为耻地打个呵欠。

    钱亦尘听着耳熟,在脑海中没多久找到来源,看向他的眼神立刻变得不一样:“原来你是风水宝地的弟子,难怪这么……”(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