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难怪这么英俊潇洒,天赋异禀!”江雀愤怒地一拍桌子,提醒他注意修辞。

    钱亦尘有求于他,只好附和点头:“对对对,扭曲的都是你师兄弟……”

    风水宝地是个门派名,虽然叫这个名字,却是个实打实的破地方。

    按照原作的描述,那里堪称名门正派界的非主流,专业产出怪胎,门人性格怪异,都有一套自己的处世标准,从掌门到小弟子各个心灵扭曲,总之没一个正常人!

    门派内几乎没人专心正统修行,反而热衷于古怪法术。因为不至于伤人害命,所以只是非主流,还远称不上邪道。

    鱼如水就是其中一个例子,灵力低微然而对法术的钻研登峰造极,他的掌门师兄苍逢也不多承让,潜心于术数命理,扭曲得性格鲜明。

    简而言之就是个神算子,天天发布一些似是而非的预言,说某个来求卦的商人这笔买卖一定赔本,回去后人家终日惶恐难安什么都做不好,结果真的赔了。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他的乌鸦嘴,有多少是真的天命,根本说不清楚。

    “你要想找师父问话,就先帮我个小忙。”江雀殷勤的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语气轻松,“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我总不可能平白无故帮你。”

    钱亦尘没有迟疑的点头:“这个自然。你要我做什么?”

    “今天一路追杀我那个男人,看到了么?”江雀放下筷子,在淡淡烛光下不悦地眯起眼睛,“想办法把他解决了,别说告诉你如何进入风水宝地,哪怕师父正在闭关,我也给你把他绑出来,说到做到!”

    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逆徒啊!

    钱亦尘几乎泪流满面,然后发现江雀给他夹的是辣椒,咳嗽着又灌了一口薄酒:“这叫举手之劳?那人隔着几丈远就能用剑气劈开画舫,你让我去和他打?不行不行,肯定没戏的。”

    “那就没办法了,反正也不是我有求于人。”江雀爱莫能助地摊手,“姓陆的只想杀了我,小心眼的要命,要不是现在有提前设下的结界阻断气息,我早被他弄死了。”

    钱亦尘用手扇出凉风,难得燃烧起八卦之心:“你到底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招惹上这种人?”

    “呃……”江雀突然语塞,眼神闪躲的望向船壁,“反正是他斤斤计较。”

    贺兰玖不给面子直接点破:“一般说出这种话,往往代表你做了相当过分的事情。”

    钱亦尘深以为然。

    “乱说什么!我把七情六欲炼出来了,现在身体里就是具空壳子,而感情又会不断消散,当然需要其他人的填补……金陵的十里秦淮*纷杂,足够让我取用。”江雀郁闷地垂下眼睛,黑眼圈居然衬托得皮肤白皙轮廓明显,“第二次了,陆玄宸这是第二次毁我画舫了!”

    钱亦尘被他猛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碰到盘子边缘:“那第一次呢?”

    江雀叹了口气,不管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后悔的痛不欲生:“他让他师父封了灵力丢到人间历练,我以为是个凡人,就直接拉上画舫灌了两杯不知醒……你们也知道,喝过酒的人都会……比较热情奔放,酒力扰得他神志不清,我就派了个人偶过去服侍。没想到他死活不脱裤子,后半夜居然冲开封印,恢复力量后连衣襟都没顾得上掩好,灵力直接把画舫冲散了!”

    其实那个时候陆玄宸只是险些*于人偶,虽然愤怒,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

    大量灵力在体内运转,勉强抵抗着不知醒的力量,发丝松散的辨认现状。

    没有妖气或魔气,对方是不走正道的修士,但也不算恶人。

    算了,走吧。

    但坏就坏在江雀坐在即将沉没的画舫顶层,没心没肺地叼了根草,热情挥手和他的背影告别:“--大爷有空常来玩儿啊!”

    陆玄宸衣衫不整的悬在天上,怒火瞬间将自制力燃烧殆尽。

    什么修行都抛在身后,先把这人打死再说!

    钱亦尘听完原委直摇头:“你就没有认真道个歉什么的?”

    “我道歉了呀,还拎了两只山鸡跑到凤麟州,送给他补补身体。”江雀一脸无辜地保证。

    “然后呢?”

    “紫微星君吃素,不沾荤腥,而且凤麟州没有杀生的传统,他师父嫌我乱了宗门清净,气得差点走火入魔。”

    钱亦尘远目,由衷地感到遗憾:“陆星君为什么不早点劈死你呢?”

    “差一点,今天就差一点了。”江雀心有余悸地拍拍心口,“他这个人闲得很,天天就知道斩妖除魔,不解决了,我的画舫还得被劈掉第三艘。”

    贺兰玖冷冷淡淡的摇晃酒杯:“你想让我们怎么帮?听你说对方名字里有个‘宸’字,又是星君……难道是紫微帝星么?”

    江雀沉痛地点点头。

    人间九五之尊称君,天上星宿之帝就是“宸”,贺兰玖读书全靠自学,但也知道这个字在《说文》中指的是北极星,又称紫微。

    江雀招惹的是紫微星在人间的化身?

    所以当即微笑着松开杯子,拉起钱亦尘就要走:“这几天真是多有打扰,我先告辞。”

    “等等,不查出那朵兰花了吗?”钱亦尘抓着桌角和他对抗,“这是仅剩的线索了,这一路的精力不能白费,你不是想--”

    “我做任何事之前都会考虑后果。”贺兰玖脸色很冷,瞥了一眼不打算放松条件的江雀,“那个男人的原身是天上星宿,还是帝星紫微,入凡时本来煞气就最重,凡人稍有刀劈斧砍又立刻被当做逆天,到时候九十九道天雷降下来,能劈得你直接飞升。”

    告诫完了钱亦尘,他又对江雀一笑:“祝你还有一缕残魂剩下,争取早日投胎,未来要不要考虑给我当儿子?”

    江雀一卷袖子冲上来:“我想当你大爷!”

    “这个……”钱亦尘劝架都劝出心得了,以最快速度分开两人,下意识喃喃,“我觉得他做的事过分,可也不至于死啊……要不然,我们想想办法?不伤害陆星君引发天劫,也能让江雀平安。”

    贺兰玖嗤笑,眼底又有那么一丝落寞的味道。

    不管做了什么,只要摆出个受伤的眼神,钱亦尘就会立刻原谅。但世上没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事,心软的人,往往对谁都狠不起来。

    要是只对他一个人非常宽容,就好了……

    江雀惯会看人心思,立刻闪着盈盈泪光拱手哀求:“陆玄宸追杀我半年多,他真会杀了我的!你看那今天那一剑,如果不是运气好,我早就和画舫一起成两半了。”

    “别求了,就算上古大妖赤重新临世,充其量也只是个妖怪,凭什么去和半截神仙斗?”贺兰玖单手按在他脸上,把人远远推开。

    江雀迸发出的演技没能收住,心事重重地沉默。

    “……有办法。”一片寂静中,钱亦尘突然开口,“既然陆星君要杀,那就让他杀了吧。”

    江雀,被绝望打击的摇摇晃晃:“你这算什么办法?”

    钱亦尘将计划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有条有理地开口:“不是真杀,我可以做出气息和你完全一致的假身体去攻击陆星君,到时候你假死脱身,带我们去风水宝地。”

    江雀泪光闪闪的眼睛一亮:“我觉得可行!”

    “只是该怎么把陆玄宸引过来?”钱亦尘侧头看见半掩窗格外的阴沉天色,连只飞鸟都没有。

    “这个简单。”江雀最大的难题得以解决,剩下的全都不叫事儿!“陆玄宸只要察觉到我一丁点外泄的灵力,就会立刻冲过来了。”

    ……

    以驭灵术操纵天地凝土之灵,汇聚起来,能够做出一具和塑人泥效果差不多的身体。

    虽然只能短暂维持身体的逼真程度,但对于假死来说已经足够。

    钱亦尘在等身高的泥铸偶人身上写完了“此物同泥土”,江雀身上立刻涌出数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没入泥偶体内。

    和他同样高度的泥人脸庞顿时分明起来,片刻之后,不管是眉眼弧度还是浓重的黑眼圈,都达到了惟妙惟肖的程度。

    唯一区别,就是江雀的泥人行为呆滞。

    “画舫上的绫罗人偶极其逼真,是因为填充他们的感情和凡人相似,可我操纵他们用的是普通傀儡术,完成不了太精细复杂的动作。”江雀说到这里皱眉,端详着泥人的脸庞,“你到底用什么办法一瞬间就破了傀儡术?而且操控的手段也很巧妙……”

    贺兰玖笑而不答,走上前将左手腕的伤口重新划破,大量暗红的鲜血直接灌进泥人嘴里。

    指尖一勾,“江雀”的脸上就露出狡猾笑容。除了不会说话之外,完美模拟出了江雀的所有神态。(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