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血液不能直接影响现世的物体,但此刻,那些如人魂魄一般的感情成了最佳载体。

    一滴血能填充的部分毕竟有限,贺兰玖手腕上血如泉涌,却仍然是那副含笑的眉眼,看起来就像个企图割腕自杀的变态,

    “够了吧?等到泥偶被天雷劈散,你的血就收不回来了。”钱亦尘忍不住出言制止,发现他脸色越来越苍白。

    人魂和妖身相互制约,所以贺兰玖用来滋养气血的魂魄力量其实非常少,换言之失血一滴,啃多少猪肝都补不回来。

    “没什么大碍,只是会比较畏寒。”贺兰玖面不改色的收回手臂,唇角笑容毫无血色,说完之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钱亦尘茫然的跟他对视片刻,才明白话里的意思:“这都开春了……”

    “那也要暖被子。”贺兰玖立刻打断他,饶有兴趣地用指尖摸了下泥偶的脸,“你看,触感和人一模一样,而且被炼化的感情居然能代替魂魄。”

    以灵识分辨对方的身份算是修真界的基础课,假江雀没有三魂七魄,却因为承载原身的感情灵力波动和主人一模一样,只要不开口说话,绝对让人分不出真伪。

    那么决定凡人和修士气息差异的,不是灵力,而是感情吗?

    钱亦尘才思考一会儿这个问题,觉得整个人都哲学起来了,赶忙打消念头仔细观察泥偶:“江雀,有没有觉得它和你还是有点不相似的地方。”

    “看出来了。”江雀笑眯眯的站在旁边凝视另一个自己,“被阴血操纵的泥人眉心中难免透出一丝血气,不仔细看不出来,但陆星君是玩煞气的祖宗,估计能察觉。”

    “那怎么办,他会不会劈你两回?”钱亦尘顿时为难。

    江雀的笑容顿时更不知收敛,伸手向他下巴捏过去:“叽嘻嘻嘻,小哥哥是在担心我吗?放心放心,我会有办法的。”

    话音未落,和他一样的泥偶同时有了动作,左手告诫的扣在江雀肩膀上。

    “说话归说话,不要拉拉扯扯。”贺兰玖一个眼神过去,泥偶又安安静静的垂手跟在他身后,“这就可以了,撤下结界吧。”

    钱亦尘仍然在原地迟疑:“不需要好好商讨细节吗?”

    通常来说,主角队在执行某个计划时往往象征性的讨论一下就行了,反正有不败光环罩着,但江雀你一个邪气四溢明显是反派配置的角色,再不仔细规划,是等着输吗?

    江雀长长吐出一口气,开了舱门迎着江风回头,“这个好办。”

    这场雨还未停歇,船内的光线却亮了不少,能看见他眼底透出同样带着煞气的血痕,一闪即逝,那么之前明显是在极力忍耐这个现象?

    贺兰玖的笑容立刻变得意味深长。

    江雀已经离开,站在船头撤去了结界,压抑替身中的感情,让它变成了普通的人偶在旁待命。

    细雨肆无忌惮的向下倾泻,很快湿透甲板,三个人为了应景并肩而立,负手在早春烟雨之中远眺,画面相当有意境。

    钱亦尘就是出来站站,才察觉腰带有些松了,毕竟陆星君劈船劈得太快,逃命时没来得及好好收拾。

    “来,我给你系。”江雀顺着他的目光落在衣带上,殷勤地伸手给他打了个结,“此番多谢道友相助。”

    钱亦尘不习惯他如此讨好,但一时没躲开,腰带末端就被打了个方形结,平整大方,显得极有读书人味道,就不打算解了。

    贺兰玖站的远了些没能捞到这个光荣任务,遗憾的用指尖打算扯开系带:“让我也来试试。”

    “特别好玩,是吧?”钱亦尘不满地挡住他,余光发觉天边阴了片刻,抬头时有个人影越来越近,“--陆星君?别在这儿站着了,省的等会动起手来他连你一起劈。”

    不过话说回来,陆玄宸的效率也太高了吧,嗅觉比海里见了血的鲨鱼还灵,江雀才撤掉结界多久,这就找上来了?

    舱门从里面合上时光线立刻暗淡下来,泥偶紧贴门板,等待不久后的掉包。

    钱亦尘偷偷摸摸在船尾的窗户上推开条缝隙,眼前一晃,有人脚尖点过甲板,轻飘飘的上了天。

    江雀身上凝绕着淡绿的草木之灵,檀色衣摆居然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抬眼冲满身煞气的客人打招呼:“哟,星君,速度不慢。”

    陆玄宸的长剑这一次放在腰间,冷漠的凤眼漆黑深邃,还是话很少的样子。

    “终于会御风了,不过似乎也没感觉离你更近。”江雀仍然不咸不淡地拉着家常。

    他沉默时陆玄宸也不说话,两个人好像就打算这样对视到地老天荒。

    “--血煞缠身,他杀人了。”贺兰玖从窗户后露出半边脸,瞥了一眼空中的情形又收回。

    江雀隔了段距离似乎也能听到,邪恶地转过头看看身后,又对着陆玄宸提高了声音:“距此地二十里,山中有个煞风寨,我上个月为了试验欲魔情鬼的威力,用‘愤怒’和‘猜忌’袭击了寨子里的人,里面七十八条人命全是我干的。星君,你要是有点脾气,就应该一道天雷劈死我。”

    钱亦尘呆滞片刻,然后才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居然……”

    到刚才为止都觉得,江雀只是行事风格跳脱了些,不是罪不容恕的恶人,但他居然主动揭露黑历史,不管是真是假,都让他极其愤怒!

    “小哥哥,不是世上所有的都是好人,也有我这种见你人善就欺负你的。”江雀转向小船时衣衫荡起弧度,笑得洋洋得意。

    贺兰玖不慌不忙握住钱亦尘冰凉的指尖,声音低沉:“你决定帮他也可以后悔,现在动手,假死变真死,就当为民除害了,怎么样?”

    钱亦尘急促呼吸几次,不确定要不要撤回驭灵术。

    仅仅为了试验法术威力而草菅人命,这样的人还配得到原谅吗?

    “--我知道。”

    向来少言寡语的陆玄宸突然开口,音质清朗穿透烟雨,清晰地落在每个人耳中:“煞风寨共山匪七十八人死于你手,掳来的女子和小童三十七人,却趁乱逃了,那一夜山匪们自相残杀,究竟是谁有这样的能力去保护他们?不光如此我还知道,你遁入道门同样与此有关……两年前京城江姓富商迁往金陵,却被煞风寨恶匪悉数杀死。”

    言下之意,已经明了。

    江雀脸色僵硬片刻,勾起个讥诮的笑容:“哈哈哈,太有趣了!你想我说是个做事都有缘由的好人吗?!”

    陆玄宸缓缓摇头,墨色长发被风吹起,突然有种不近人情的冷峻:“人间自有人间法度,修道者不问世事,你的做法无论是对是错,都触犯禁令导致心魔滋生。必须跟我回凤麟州洗掉杀人的血气。”

    “够了!”江雀的笑声越来越大,几乎直不起腰来,踏风迫近他:“陆大星君,您未免也天真!被师父捡入道门的第一天就该想明白了,我全家死于山匪之手时不怨你们神仙坐视不理,现在倒需要你来救我?”

    “再这样下去,你真会入魔的!”陆玄宸蹙眉扼住他右手,一字一句认真提醒。

    江雀挣扎几次没有收回,干脆任由他抓着,突然问:“况且我真是良善之辈吗?实话告诉你,如果要替满门报仇,我才是最该死的哦。”

    陆玄宸波澜不惊的脸庞骤然变色,钳制他的力道松了一分。

    江雀抓住机会却不退反进,右掌夹杂起稀薄灵力,结结实实击在了他的胸口上!

    陆玄宸闷咳一声,下意识松手捂住心房,却始终没有拔剑:“我无法阻止落雷,但可以控制其落下的地方,你先走,稍后跟我回凤麟州。”

    他现在已是半魔,挑战星君化身是真正逆天而行的罪过!

    江雀慢慢伸展双臂向后退去,第一道试探性的天雷同时落下来的,还有一句话。

    “省省你的善心吧,这世上每个人,连同我自己,都是罪不容恕的恶人。”

    “轰!”

    雷电直击身体的力道很轻,杀伤力却不容小觑。

    江雀被击中后仰躺着下坠,砸透船顶,被埋在一堆碎木头里。

    然而只是片刻后,江雀重新冲出来,不管不顾地迎向天空。

    眼角眉梢的神情愈加狰狞疯狂,连那抹邪佞的笑容都在无声呼唤着同一句话。

    --来啊,来杀了我啊!

    天上未散的阴云重新聚拢,一道道银白雷电落雨般击打在他的身体上,血雾阵阵,刚飘出来一点又被无数雷电掩盖!

    陆玄宸避之不及般迅速后退,但江雀横了心,不发一语地向他贴过来。

    星君所在,天谴所在。

    最后一击落雷承载着天道全部的愤怒,瞬间贯穿江雀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

    等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完完整整承受每一道落雷,的确能劈得人神魂俱灭。

    不光如此,他留下的船也沉的彻底了。

    陆玄宸在水面上站了很久,阴沉冷峻到极致的脸,居然透出几分脆弱来。

    很快的,脆弱又变成了慌乱。

    陆玄宸突然头也不回地向西飞去,速度太快,甚至连一丝不苟的发髻都凌乱起来。

    只有衣服整整齐齐,长剑旁的腰带上,系的是个平整的方形结。

    ……

    这段水域的底层相当平静,三个人平静地躺在砂石上,似乎被一个水球笼罩。

    不用担心窒息,那些天地之灵控制着流经附近的江水,制造出一个个细密的换气孔直通水面。

    钱亦尘觉得自己这个技能不错,以后去海边游泳或许能用上,他也来个古代版海底两万里什么的。

    江雀摊开手脚,怅然凝视着头顶波澜不定的光芒:“不是要跟我回风水宝地吗?走吧。”(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