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掌门?掌门!

    钱亦尘后退几步,踩到铺路的石板边缘差点摔倒:“苍逢?”

    堂堂一个掌门人居然这么低调?长得像个小孩子也就算了,最让他震惊的是进入风水宝地到现在,苍逢是唯一规规矩矩穿着弟子服还没画那么多花里胡哨东西的人啊!

    “今天早上起了一卦,空狸会把我的客人带来,所以出来看看。”苍逢一头白发半束在脑后,气定神闲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是你,还是他?”

    按照原作出现的设定,他的道号叫做天算,大概有几分“人算不如天算”的意思,反正出场以来十卦十准,没有一次错的时候。

    贺兰玖挑衅的抱臂站在一旁:“你再起一卦不就知道了?”

    说过多少次了,初次见面不要摆架子!钱亦尘拽了他衣角一下,客客气气的低头:“见过苍掌门,我们要问的事,和你额间的金粉兰花有关。”

    苍逢扬起圆润的小脸扫了他一眼,突然问:“你叫什么?”

    钱亦尘一愣,忐忑地报出本名。

    “那么就是他了。”苍逢扭头望向红衣的贺兰玖,右手纤细五指合拢成掌,毫不留情地击了过去!

    钱亦尘指间的布料突然被抽走,一道冷风擦着身侧而过!眉头皱起的瞬间,源水草木之灵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

    贺兰玖轻捷地跃起后退,立在弟子房屋顶的身影像簇跳跃的火焰,赤红妖纹瞬间蔓延至胸膛:“老家伙,想打架吗?就你的个头,我怕不小心把你踩死了。”

    苍逢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眼底却涌起莫名的怀念情绪,重新冲了过去。天上阳光正烈,虽然没有任何温度,却照的他眉心兰花熠熠生辉。

    但是天算苍逢算无遗策,打架水平很一般,几招之后出现明显的颓势,在即将被贺兰玖击伤时从战局中抽身,很聪明的站在了钱亦尘身侧。

    “他先攻击我的。”贺兰玖呼吸平稳地停在不远处,侧脸的纹路几次试着收回,却仍然非常明显。

    钱亦尘记得之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被翻涌煞气扰的难以压抑力量,所以会始终维持着妖化的外表。

    然而附近十几里都是灵谷范围,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没那么容易。

    钱亦尘四下巡视一圈,发现风水宝地的弟子们又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虎视眈眈地盯着这边猛看。

    “贺兰家的人……”苍逢笑了笑中断突然紧张的局面,声音是和外表截然相反的成熟,“就该是这样的。如果想知道什么,跟我来吧。”

    贺兰玖站在原地不动,却冲钱亦尘招了招手:“过来。”

    “这是人家的地盘,你再小心也没用的。”钱亦尘只保持着一点距离,放心大胆的跟上苍逢。

    他还有句话没说,按照设定这人不算坏人,不会害了他们。

    一代掌门的个头还不到他胸口,只是那朵兰花却让孩童样的五官多了成熟,偏大一号的普通弟子服穿在身上,背影格外落寞寂寥。

    一缕雾气缠绕在苍逢头顶,似有若无,最终消散时声音却飘了过来:“你的母亲,叫做贺兰香。”

    钱亦尘的八卦之心瞬间爆炸!眼睛都跟着一亮,炯炯有神的盯着苍逢背影。

    还好最终忍住了没有开口,毕竟这不是他的家事,有问题还是让当事人先问吧。

    “哦,我不认识。”贺兰玖想都没想的冷淡回答,面无表情的跟在最后。

    钱亦尘放慢脚步,迟疑的转身观察他的情况:“你又控制不住力量了……”

    相比自己好奇心都要炸裂的样子,贺兰玖也太平静了一些。难道他是真的冷心冷肺所以毫不在乎?

    首先,苍逢认识贺兰玖的娘亲,而他娘亲叫做贺兰香。其次,苍逢在眉心画了一朵兰花,估计代表着他娘。

    --难道风水宝地的掌门人,是贺兰玖的父亲?

    钱亦尘迅速在心里过了一遍剧情,觉得自己的推测其实相当靠谱。原作中两个人并没有交集,封梵为了预知蓝终的动向求助于风水宝地天算,那个时候贺兰玖已经暴露身份了--这绝对是个大伏笔啊!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被苍逢带到了位于灵谷中央的掌门住所之外。

    脚下的石板路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湿润的黑色泥土,而前方不远处,是一截大得惊人的树桩。

    树桩光是横截面就和钱亦尘当时住的华娘酒肆差不多大,更别提盘根错节的树根,有一部分狰狞地离开泥土,将地面拱起。

    这棵树如果还在,高度称之为“顶天立地”也不过分。能把这样的树木砍倒,大概只有神能做到了吧?

    钱亦尘望着一丈高的树墩,默默思考这个问题。

    苍逢扶着突出的粗壮树根用指尖敲了敲,树墩立刻深陷出一扇门的形状,从内部缓缓打开。

    然而这扇门只够孩童出入,钱亦尘弯腰低头挤进去,走了两步,眼前才开阔起来。

    插在墙壁木质纹理中的几盏鲛人油灯,火焰幽微却执着不灭。

    深褐色的树桩内部仅仅被掏空了一小块,这个屋子远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大,弥漫着淡淡的木质香气,而且空气中极为湿润--这棵树还没死透?

    不光如此,铺天盖地的红线交错成网,占据了房间的绝大部分空间,这种类似蛛网的构造,让钱亦尘想起了只剩下一个脑袋却能操纵头发的孙文君。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认识你的母亲吗?”苍逢在一路静默后终于沉不住气,不过没有坐下来聊天的意思,而是搬了个小凳子忙里忙外,去调试那些红线。

    贺兰玖袖手旁观的看他忙活:“说故事总要有头有尾才行,你这样,我听不懂。”

    苍逢两手扯着一根红线,笑容突然苦涩:“遗憾的是,我也不知道头尾,不如你们来帮我分析?”

    钱亦尘直觉这和头顶的红线网有关,立刻一寸寸仔细查看。

    那些细线数不清有多少根,浸透朱砂后悬在上方,看似杂乱无章,却遵循着什么规律。

    他眯眼看了一会儿,直到发现红线末端都系着铜钱时才恍然大悟--是星轨运转!

    这些红线代表着星辰运行的轨迹,那么苍逢学的应该是三式之首的太乙神数,能够通过观星占卜水旱疾疫,预测古今治乱,说白了,天下什么大事他都能算出来。

    不过最让人奇怪的是,红线纠缠的网上,有五根末端没有铜钱,而且还有一根从中扯断,虚虚的垂在头顶。

    “五位星君临世,天下大乱。”苍逢留意到他的目光,指了指那没有系铜钱的五根红线,又拈起那根断掉的线,遗憾的垂下眼睛,“而你的母亲,或许死了。”

    贺兰玖若有所思的注视那根线:“哦。”

    “你们长得不像,但性格真的一模一样。”苍逢试着将那根红线续上,或许天意使然,反复系了几次都不成功,干脆在垫脚的小凳子坐下,“不如从头开始吧,你们想必听说过邪道三大世家的事情了。”

    钱亦尘没在屋里找到其他能坐的地方,站在旁边点头:“太阴镜苏家,言灵凤家,还有贺兰……”

    “听我那小徒弟说的?不行不行,他知道什么,自己还糊涂着呢。”苍逢连连摇头,挽起弟子服过长的袖子,“比如太阴镜,水生白玉为镜面,千年阴沉木做的镜托,以施术人的三魂七魄为引,月圆之时用心血做媒介,就能和即将妖化的异类沟通。他家的人啊,能从镜子里看到那种半妖怪物的渴望,达成契约助其成妖,收取妖怪的力量作为报酬。”

    钱亦尘听得很茫然,不知道他用这件事作为开头是为什么。

    苍逢像在炫耀学时,顿了顿又说起另外一家:“凤家的人一般自称‘金口玉言’才对,而且说与自身无关的事时能力才好用,想要直接为自己改命,代价通常很大。所以这家人普遍短寿,只能靠壮大族人数量来保证能力流传。”

    “这些我都听江雀说过,只是没那么详细罢了。”钱亦尘有些沉不住气,几次试着打断他。

    所以,掌门人到底是不是贺兰玖的亲爹啦?

    “你就不觉得很可惜么?苏家靠妖力延寿,却因为催动太阴镜消耗巨大,而且为半妖完成愿望不是那么容易的。又有金口玉言的凤家,说出来的每个字都会成真,点拨几个连妖怪都不算的怪物当然不是问题,如果……”

    如果这两家合作,岂止是一加一大于二啊,横扫整个修真界都不成问题了!

    凤家用天生的能力点拨妖物化形,以他们的能力,在说与自身无关的事时最为灵验,甚至不需要完成什么妖怪的执念,只需要简单一句“你会化妖”就行了。

    有苏家作为沟通的媒介,获得妖力后两人平分也好,四六也好,反正怎么都是双赢。

    钱亦尘已经明白了后面的内容,目光顺着苍逢的指引落在墙上。

    树桩墙壁钉着一张淡白宣纸,粗黑的字迹力透纸背。

    “大宁龙兴二年,万妖窟。”(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