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那可是贺兰玖曾经的老巢啊!

    钱亦尘记得故事开场时是龙兴十四年,十二年前妖物极其反常地大量现世,那么太阴镜曾和凤家合作,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那两家似乎是管杀不管埋的主儿,促成妖物化形后不会考虑后果。

    他眉梢一跳,似乎又从中想到了一些相关的事情,但那个念头稍纵即逝,指向他潜意识中最不希望的方向。或许苍逢,与贺兰玖没有任何关系。

    “在我去之前,万妖窟就已经在那里了。”贺兰玖半晌才说一句,不知道想解释什么。

    “是么?”苍逢收起眼底意味不明的怀念,思绪从那行字上蔓延开来,“那么就听我继续往下讲吧。嗯……或许你们也猜到了,但那个人从未告诉我来龙去脉,所以接下来有关贺兰家的故事,是我推算的。”

    钱亦尘没有插话,静静的等他说完。

    “邪门歪道中两大世家联手,三足鼎立的局面崩塌,剩下的那一家深感威胁,于是就想了个足以让自身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子。。当时的家主有个我很喜欢的名字,叫做贺兰香。”苍逢的手指抚过眉心时金粉兰花光芒乍亮,又寂寂的黯淡下去,“从头到尾我只有机会帮她做一件事,就是去抚州,夺走上古大妖的身体。”

    他喜欢的到底是名字,还是叫这个名字的人?

    不管怎么说,细节可以对上了,当年贺兰香是和苍逢前往抚州花氏的镇地,抢走赤身体时还杀死了很多人。但从苍逢的身手来看,他未必有这个本事动手,主谋是谁不言而喻。

    再然后……主谋将贺兰玖的魂魄,填进了妖怪的躯壳里。

    苍逢又沉声道:“相比凤家血脉遗传的力量,和苏家绝无仅有的镜子,贺兰一族实在没什么可夸耀的地方。但他们对于法术的钻研可谓登峰造极,连我师弟鱼如水都无法比拟……比如贺兰香,她最初并不是女子,但生父更喜欢女孩,就把她的魂魄从原身中抽出来,另找了一具身体塞进去了。”

    钱亦尘无言以对,哪怕早有准备,但猛地得知这种程度的真相还是在心里疯狂吐槽,深深望了最应该觉得受伤的人一眼。

    贺兰玖啊贺兰玖,你爷爷,你妈……或者说你爸,还真是精神都有问题!摊上这样的家庭,实在是惨上加惨。

    “你看我做什么?”贺兰玖不明所以地发问,神色没有任何异常,仿佛在听一个和自己全不相干的故事。

    倒是苍逢突兀地笑起来,成年男子的笑声配上年幼身体很是惊悚:“贺兰香在抢夺赤遗躯时就已经身怀六甲,不过以我在她心里的地位,阿香不会告诉我更多的事情了,孩子的父亲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吧。分娩之时她在风水宝地住了几个月,将那个婴儿的魂魄填进赤的身体里,但当时就魂飞魄散了。于是阿香在邪煞之地做法四十九天,从地府招来魂魄,然后将人魂一个个试着与赤的身体融合。”

    钱亦尘觉得树屋里的氛围太过压抑,深呼吸几次仍然没有任何好转。

    疯了,都疯了!

    他并不想指责贺兰香作为母亲的失职和残忍,毕竟这世上还有很多更混蛋的父亲,就连她自己的出生也不是那么美好。

    ……难道绝无仅有的力量,真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就算不用这个法子,贺兰家依旧鼎立于邪道巅峰,地位不容动摇。但是,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钱亦尘微微摇头,暗示苍逢说得委婉一些。

    但培养出江雀这种徒弟的掌门,心思估计细腻不到哪里去,下一刻苍逢继续补刀:“前八个同样魂飞魄散,只有第九个足够强悍,和赤融合的相当完美。所以我想,你的名字应该叫做九。”

    贺兰玖略一顿首:“不愧是天算。”

    真是随便的名字,比给小狗起的都不走心。

    但苍逢却因为这句来自贺兰家的恭维很是欣喜,兴冲冲地在地面上划拉几下:“我算卦真的很灵验的,只是阿香她从来都没什么表示。喏,又帮你起了一卦……妖怪的明命格不好说,但应验在凡人身上的事绝对准!”

    “你算出的事情就算有关于我,我也不想听。”贺兰玖随意地瞥来一眼,指了指钱亦尘,“说说关于他的吧。”

    钱亦尘盯着苍逢脚边翻滚的泥土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苍逢的眼神黯淡一瞬,圆滚滚的小脸很快又明朗起来,自信满满道:“我算不到你的未来,所以你没有未来,会死。”

    啥?!

    钱亦尘崩溃:“这就叫天算了?你还不如不说!你的小徒弟还说我会入魔呢,你们俩到底谁说的靠谱?”

    “说不定是你入魔以后死了。”苍逢辩解的理直气壮,又惆怅地笑了笑,站起来取下墙上的那张纸。

    “……我很喜欢贺兰香,但也只是喜欢而已,贺兰香什么都不会跟别人说,所以十二年前的前因后果我只能自己分析。她这个人啊,不管遭受了什么也都不在乎,一生只想站在最高峰而已,否则不会在苏凤两家刚开始合作时就急着找对策,而且不会爱上任何人。从这点来看,你的性格很像你母亲。”

    贺兰玖收起漫不经心的神游表情,打断他的话:“我不是贺兰香,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只是不想活得不明不白。就像你以前不知道太阳从哪边出来,知道了会觉得更好,但也只是更好而已,对生活影响不大。”

    苍逢的笑容舒展开来,确信地强调:“你真的很像她。但在某一日她带着你离开后,我并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没什么可说的了……哦,除了这朵眉心的兰花,那是她从前头上戴的簪子图样。我乐于见到贺兰家的人身旁有人陪伴,请你在风水宝地多留一天吧。灵谷有温泉,益修行,对你们都有好处。”

    “你这是想睹物思人吗?”贺兰玖兴致缺缺地转身,避开他走来的路线,直接向门口走去。

    钱亦尘没有从脸上看出端倪,但直觉判断他现在心情不好,匆匆向苍逢告辞后追出门。

    “等等!你……”

    “我没事,不过今天起得太早,有点累了。”贺兰玖慢吞吞的等他追上来,突然问,“你家人,对你如何?”

    钱亦尘喘匀了气刚要回答,察觉到他的用意赶紧改口:“也,也就那样吧。”

    “哦。”贺兰玖冷淡的扭过脸。

    钱亦尘在原地僵了片刻,才勉强想出个能安慰他的借口:“你看,起码现在你爸……你妈……呃,贺兰香没有重新出现,继续给你造成心理阴影,是不是?”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是一个人,在人间活了两年觉得很没意思,就去了万妖窟和妖怪过日子。”贺兰玖点头,若有所思的视线落在远方。

    钱亦尘同样在思考一个问题。

    龙兴初年,苏凤两家合作,贺兰香深感威胁于是找到了上古大妖赤的身体,几番尝试后成功做出了人魂妖身的天才后代。

    两年后的龙兴二年,妖物大量化形的恶果已经显现出了,苏凤没有考虑善后工作,妖物肆虐,而贺兰玖作为其中的一员,在当时的聚集地万妖窟厮混,直到被猎人盟会剿灭,才跟着鱼如水又回到人间。

    那么在这段时间里,贺兰香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当然,他绝对不想让贺兰玖重归慈母的怀抱,本来应该好好去投胎的魂魄被整成这样已经足够赚人眼泪,就别再上演母慈子孝的戏码了。

    况且以贺兰玖的性格,他用赤的身体为祸一方时心里高兴着呢,未必想老老实实当个普通人,但贺兰香作为始作俑者,再次出现时下场估计不会太好……

    贺兰香的下场先不提,他面前,已经有个情况很不好的人了。

    钱亦尘焦躁的围着贺兰玖转来转去,想了半天以商量的语气问:“你要是觉得累……咱们就在这里多留一天,养养精神?”

    还要赶紧去蜀州,能让他做出这样的让步,不可谓不难得。

    贺兰玖寂寥的垂下眼睛,日光下的皮肤愈发苍白:“好,我又有些冷了。”

    “冷怕什么,苍掌门说他家灵谷里有温泉,泡一泡保证活血补气。”钱亦尘拿出打角色扮演游戏时攻略妹子的精神,显然还记得他是因为什么才会失血。

    贺兰玖笑笑着点头,他知道在凡人眼中自己算是“凄惨”的,却不觉得悲伤或愤怒。

    反正对贺兰香没有任何印象,从头到尾,都是在听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但有其他听众觉得难过,想为他打抱不平,想补偿他的伤痛,有何不可?

    “我是不需要善良怜悯那些情绪的,你有就可以了……”

    钱亦尘正在四处张望那个据说有益修行的温泉在哪里,耳边传来模糊的喃喃,立刻收回目光望着他:“你说什么?”

    贺兰玖紧接着摇头:“没什么,你带了换洗衣服吗?”(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