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煞气缭绕的灵谷,居然还有条小溪从中流走,水温不高不低,在流经之处挖开一个池子蓄水,盖上木屋遮掩,活水延绵,长久不息。

    钱亦尘抱着一套崭新的月色丝质长袍,推门进去搭在屏风上:“我找江雀借来的衣服,他和你身量差不多,应该合适。”

    在这种邪煞之地待的时间一长,江雀身上的血气愈发难以遮掩,他刚才只是打个照面,就发现江雀的黑眼圈越来越严重,配上那副奸诈狡猾的神情,就跟个小浣熊似的。

    一个豆丁师父,带着个小浣熊徒弟,门下弟子都跟不良少年一样,这种门派还是趁早倒闭吧。

    “你为什么知道我和他身量差不多?”贺兰玖昏昏欲睡的声音隔着屏风响起。

    打量几眼就能比较出来的事情,还有为什么?

    跑温泉的老妖怪明显不想等他回答,自顾自的给出了答案:“哦对了,我们一起睡过的。”

    钱亦尘搭衣服的手一停,只想抡起屏风敲他脑袋上,但总有些事情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脑海里,中断对贺兰玖的一切负面情绪。

    正所谓反派黑化总有些催人泪下的原因,尽管贺兰玖自称什么都不记得,心理扭曲的母亲并未给他

    但钱亦尘……也下不去这个手。

    于是只好转移话题:“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温泉,泉水暖和么?”

    “……没有你暖和。”贺兰玖轻飘飘的声音透露着一股死不要脸的气息,“地下热泉的水量并不大,要靠溪水补充,所以还是偏凉了一些。”

    苍掌门,你这种行为属于虚假安利!刚提到温泉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那种热气腾腾的人间天堂呢。

    “不会生病吧?”钱亦尘不确定妖怪会不会因为洗了个冷水澡而感冒,干脆绕过那扇遮住门口的屏风进去查看。

    光滑鹅卵石堆砌的水池大约三丈见方,角落里有个人,孤零零的趴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墨色长发随着水流起伏。

    但就像钱亦尘预想的那样,池子上方没有一看就很温暖的白色水汽,反而有几分不详的黑色,是随着热泉上涌的煞气。

    这种地方,简直太适合闹鬼了。

    钱亦尘走到另一边伸手探了探池子,水温果然热不到哪里去,比常人的体温略低,不过估计冻不死贺兰玖。

    他放下心转身离开,试水温的左手却被牢牢握住!

    贺兰玖悄无声息的分开水层游过来,扬起布满薄汗的额头微笑:“你真的不想留下来吗?”

    “不想,一点也不!”钱亦尘寒毛直竖地拒绝,一根根把他的手指掰开。

    贺兰玖变脸速度之快,立刻哀伤的皱起眉头,另只手在脸上描摹:“从进入灵谷到现在,我的妖身始终不受控制……”

    那些细碎蜿蜒的红色花纹,从眼角一路绽放到胸膛,线条由细到粗,最终在心脏处盘旋中止,无法收回。

    “大家都是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钱亦尘竟然不为所动,没有被他惯用的伎俩干扰思绪,“赶紧松开!”

    事到如今,装可怜这招已经不好使了!眼神炽热到几乎燃烧起来,他就算瞎了也知道贺兰玖在盘算的事情。

    上次被啃出来的牙印儿还没消呢……

    “那你说,我想做什么?”贺兰玖好整以暇的收起表情,手臂撑着石阶边缘。

    钱亦尘眼神闪躲;“你……”

    “我在想,沐浴之后要早点去蜀州。”贺兰玖意外地勤劳了一次,期待的从水中站起来,“然后……把封梵的塑人泥抢到手!”

    钱亦尘不由自主的后退半步:“你怎么还在惦记这个?”

    难道是出于设定,贺兰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抢走塑人泥?

    注意力被突如其来的决定夺走大半,他甚至没留意到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得有些危险。

    贺兰玖狡猾地眯起眼睛,在他晃神的瞬间将人整个拉进池中。

    “喂!”

    天旋地转。

    钱亦尘眼前水花四溅,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下意识挣动四肢,温泉池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一些,坐下时几乎淹没胸口,几次挣扎才踩实了池底,撑着边缘站了起来。

    池水温吞微凉,而且混合煞气让人很不舒服。

    “苍逢的话不管是真是假,都提醒了我一件事。我可以永远寄居在赤的身体里,你却早晚都要死的。等到那一天到来,我就用塑人泥为你重塑人身,让你继续活着。”贺兰玖严肃逼近,长发在胸膛处堆积,末梢贴在纹理鲜明的腹部。

    刚站起来的钱亦尘脚底一滑坐下去,扑通一声溅起水花。

    赤身裸.体的人是贺兰玖,但在他面前,钱亦尘觉得自己才是什么都没穿的那个。

    太危险了。

    “你……我又没说要永远活着,那样和妖怪有什么区别?”钱亦尘咳嗽着手撑在湿滑的石头上,几次都没站起来。

    “这可由不得你。”贺兰玖慢慢将他抱住,占有欲极其强烈。

    钱亦尘这次终于积攒力气一下将他推开,靠在一角喘匀了气:“被变成半人半妖的怪物并不是你的问题,你想重塑人身,我可以理解。如果是以这样的理由去抢别人的东西,我不接受。”

    “……抱你的时候,就是我离凡人距离最近的时候了。”贺兰玖收起永远漫不经心的表情,怀念的拉开他的衣角,“你接不接受并不重要,反正那一晚闯进来救我还送吃的,我们就已经结缘了。妖怪都是很难缠的。”

    钱亦尘……真是后悔不迭。

    要是早知道救人能救出这么大孽缘,他肯定不会管贺兰玖的死活啊!

    然而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保住节操比较要紧,保不住他也争取要在上面!

    贺兰玖妖化之后的杀伤力很难控制,哪怕力气放到最轻,尖长的指甲轻轻划过皮肤时依旧会留下细微痕迹。

    “这……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你给我松开,松开!”钱亦尘差一点点就能爬出温泉池,却逃不掉他缠人的手段,后背抵在石壁上如临大敌的。

    在三番两次的搅动下,好像池水都热了起来。

    不,对于贺兰玖来说本来就很热,况且还有源源不断的煞气滋养他的身体。

    “如果你不愿意,还可以这样……”贺兰玖抓住他抗拒的手,缓缓移到自己的心脏处,“看到这里裂开的红痕了么,那是妖身上裂开的痕迹。我知道你掌握了大部分驭灵术,只要向这里灌注源水之灵,以水克制狐火,就可以杀了我。”

    顿了顿,他继续强调:“形神俱灭,一点都不剩。”

    钱亦尘冷不防碰到那些纹路,却像被烫伤般拼命甩开手指!

    “你看,你舍不得我死。”贺兰玖挤进他双腿.间,低沉蛊惑的声音贴在他耳边,“就算知道我要去杀封梵抢东西,还是舍不得。”

    钱亦尘虚张声势:“封梵不是吃素的,他以后揍你跟玩儿一样。”

    “我可是吃肉的,但已经素了很多年了。”贺兰玖愉悦的笑出声,像条蛇一样蹭来蹭去。

    小孩子第一次吃到糖果,记住了那个味道,就会贪婪的索求更多。

    “这不是荤素的问题,咱们先来讲道理……”钱亦尘全身僵硬地解释,完全不敢乱动。

    “好,你讲,我听着。”贺兰玖低头,隔着衣衫一口咬住他肩膀,尖利犬齿瞬间穿透碍事的布料,在皮肤上摩擦。

    “呜……”

    这才是最有趣的道理。

    “轰!!!”

    然而下一刻,炸裂的巨响将喘息声彻底掩盖,巨大的破坏声从远处传来也震天动地。

    江雀的呼救声却近在咫尺:“师父救我,陆玄宸杀进风水宝地啦!”

    钱亦尘的意识突然清醒,在巨响之后只听见耳畔流淌的汩汩水声。

    他现在顾不上思考为什么陆玄宸会来到风水宝地,或者他是怎么知道江雀假死的,满脑子只有一个感激涕零的念头不断盘旋--

    “陆星君,你来的太是时候了!”

    贺兰玖咬住他的肩膀不肯放松,含糊地嘀咕:“别管他的,就让陆玄宸再把江雀劈死一次好了,连他师父一起,反正那两人说的话我都不喜欢听。”

    “……万一打起来的时候波及到这里呢?”钱亦尘推了他几次,总算觉得肩头的咬合力略微放松。

    贺兰玖不情不愿的埋头想了一会儿,提醒地撞了撞他的下.身:“你以后要补偿我。”

    “……”

    钱亦尘在“立刻死还是待会儿死”这两个问题之间犹豫了片刻,咬牙闭眼作出决定:“没问题!”

    贺兰玖的笑容立刻舒展,放任他*地离开:“屏风上挂着衣服,你去换上吧。”

    他是个品行恶劣的妖怪,但不要紧,有别人遵守诺言就够了。

    钱亦尘紧张地爬上温泉池,隔着屏风脱掉湿衣服,换上江雀给的月色长衫,突然觉得贺兰玖还挺老实的,居然没有过来骚扰。

    完全不知道,对方已经把补偿的计划列到了几年后。(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