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黑山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时人的交通工具大约分两种,骑马或者自己走,无论效率还是舒适性都乏善可陈。

    对于钱亦尘来说,可选择的交通方式还有第三种,就是自己飞。

    但是御风而行这种法术有时候还不如骑马方便,比走路轻松轻松不到哪里去,还容易引起围观。

    “要不然我化作原身驮着你?”贺兰玖放慢了步子,伸手像要把他扛起来,“已经离蜀州不远了,御风的话片刻就到。”

    钱亦尘顶着一头薄汗推开他的手,表情严肃认真:“去去去,你也知道离蜀州不远,我们这次要低调进城与封梵汇合,绝对不能引起犬妖的注意!”

    五月的气温其实正好,但赶了一天路难免劳累。其实资质再差的修道者过个三五十年,体质也会增强到感受不到季节变化的程度,不过目前钱亦尘只能调用天地之灵,根骨与凡人没什么差别。

    贺兰玖的原身力量已经相当霸道,自然也无法感觉外界气温,被推开时仍然不死心:“你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吗?”

    “封梵说会在蜀州城外的驿站给我留消息,去了以后就知道了。”钱亦尘手上传来的皮肤触感冰冰凉凉,摸起来居然挺舒服!

    看来妖怪也是有好处的,大夏天往那儿一站,就是个天然冰箱!

    贺兰玖脸色阴沉,收回纠缠的动作不说话,因为以他的目力,已经能看到远处那间驿站的轮廓了。

    驿站门前冷清,连同那几匹驿马都病怏怏的。本是官府设立传递消息的地方,也接待有品级的官员外出公务,但因为皇帝并不勤政,所以几乎没有人使用驿站,驿使平常也帮富商百姓捎个书信,赚点钱花。

    钱亦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围着驿站转了半圈,找到个正在喂马的人询问情况。

    “什么,没有?兄台你再仔细想想,来人身后背着一把重剑,长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哦对了,还带了一个穿紫色纱衣的漂亮姑娘。”

    “不用想了,这几天根本没人到这里来,我不可能记混。”喂马的驿使满口否认,在食槽里铺上草料。

    钱亦尘仍然不死心,但也明白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如果来驿站留消息的人多,驿站的人还有可能弄混……可这个人说,最近几天根本没人过来。

    封梵总不会到的比他还晚吧?

    钱亦尘一步一挪地在驿站周围打转,余光瞥见心情愉悦的贺兰玖:“你笑什么?”

    “啊,我在想以后一定要多做好事,你还记得红染村的盛元么?我们不如有空给他再物色个娘子。”贺兰玖笑眯眯的望着天边灿烂渲染的云霞。

    钱亦尘满腹疑惑,愈发摸不着头脑。

    他这是……疯了?

    贺兰玖心里想的却是,好事做多了,说不定老天爷感念他的诚心,会让封梵这辈子都不出现。

    “封梵还没来,我们可以先找别人。”贺兰玖心情委实不错,居然主动帮起忙来,“我应该知道鱼如水会在哪里,进城吧。”

    钱亦尘对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很怀疑。

    蜀州的繁华程度不输金陵,由于山路险要往来不便,民土风情自成一派,还多了几分化外之国的感觉。

    贺兰玖走走停停,将几间客栈比较一番,最后选了最为奢华的客栈坐下,占据角落的桌子,要了些茶水点心。

    “你这是干什么?”钱亦尘抓去杯子猛灌一通解渴,倒没碰桌上的慈姑枣泥饼。

    蜀州的姑娘胆子大一些,贺兰玖在这里坐了多久,招惹来的热情目光就持续了多久。但他干坐在这里不是为了招蜂引蝶,眼角的泪痣延伸出发丝粗细的红纹,是在不断释放妖气。

    凡人的眼睛不可能看见那股气息,可有些资质尚可的路人经过客栈门口,已经被妖气扰得心烦意乱了。

    他想干什么?

    现在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加上白日越来越长,大堂里的人不多,过了没多久,楼梯处传来拖拖拉拉的脚步声,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有个人揉着眼睛挪过来,未开口先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我在楼上就闻到你的妖味儿了,来得倒挺快。”

    说话的男人比起修士更像农夫,但那副永远睡不醒的模样去种地,只会懒到活活饿死。

    “原来你住在这里啊。”钱亦尘看见熟人后心里的不安减轻几分。

    鱼如水倦怠地点点头:“嗯,这家店的床铺很舒服。封梵怎么没和你一起?”

    “我先去了趟金陵,没有和他一同上路……”钱亦尘突然生出不祥的预感,要不是知道主角不可能这么容易死掉,现在早就慌了。

    鱼如水睁着睡多了的肿眼泡,拿个干净杯子倒茶喝:“……我认识的那个鬼修,死了,而且是魂魄从身体中生生被掏出吞噬的死法。幸亏他的招魂幡藏得很好,所以我也问到了想从死人那里问出的内容。”

    “竹简剩下的文字,和蜀州有关?”钱亦尘赶忙正色坐好。

    鱼如水沉吟片刻,“不算有关。蓝终袭击青州当铺的时候,说了句‘那就蜀州吧’……而竹简上全部的内容,都在说凶日妖潮。妖怪聚集起来杀戮七日,妖气死气遮天蔽日时,会开启……时墟。”

    “时墟?”钱亦尘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才想起来有关它的内容,“难道是盘古开天地时,没能分开的那部分?”

    鱼如水缓缓点头,眉眼间的困乏已经消失。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左眼为日,右眼为月,血液为江河,筋脉为道路,总之身上的一切用来构筑世界,连呼出的气流都成了风。那传说极其古老,比三皇五帝还要早不知多少年。

    但也有人说,盘古的巨斧没有将天地彻底分离,仍然剩了藕断丝连般那么微小的一部分。

    就是时墟。

    时墟内还是天地未开时的景象,处于永恒的混沌中,不辨生死,也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

    “依据竹简记载,历史上几次妖潮都成功将时墟开启一瞬,凶日之后或洪水滔天,或大旱连年,天象极其反常,想必就是‘混沌’的影响。”鱼如水死死盯着木桌的纹理,“我已经通知猎人盟会召集猎手,一定要诛杀蓝终于此地。”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自己先跑过来吧?分开行动之后,封梵到现在还不知所踪。”钱亦尘想到主角下落不明难免焦急,觉得战胜蓝终的可能性并不大。

    按照时间线推算,封梵这会儿都已经灭了几个小反派,而原作状态下的贺兰玖应该打算打他个措手不及,准备着火烧青州?

    “在招魂的时候,我被人打伤了,只能用纸鹤联系你们,刚能走动后就马不停蹄赶到蜀州,等你们时一直在休养。”鱼如水言简意赅的解释原因,没忍住咳嗽了几声。

    “谁干的?!”钱亦尘谨慎地观察他的脸色。

    的确,除了困乏之外,那张永远睡不饱的脸上多了几分苍白。

    “谁知道呢,对方蒙面而且隐藏了气息。万妖窟一战后我已经没什么灵力了,如果你将驭灵术运用得足够灵活,打赢我也不难。”鱼如水说的满不在乎,已经在部署下一步计划,“我师兄是风水宝地的掌门,当务之急还要找到他,借来天算的力量窥得天机,对抗蓝终或许有几分胜算。”

    是那个出现在青州的叛徒丁干的?不对,他就算入魔,也不可能将猎人盟会的掌事打成重伤,身经百战的老将不可能这么随便栽在小兵手里。

    钱亦尘正在,听见他后半句话顿时得意起来:“我们已经见过苍逢了。”

    鱼如水惊讶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是了,风水宝地离金陵并不远。”

    贺兰玖在大堂里四处乱看,一副对谈话不感兴趣的样子,和他对视后才点点头:“你师兄正在窥天机呢,怎么也得窥一个月吧,时间一到,他会派人来找我们。”

    “……”钱亦尘为他这种毫不走心的说法感到悲哀。

    鱼如水撑着下巴摇摇晃晃,眼前又开始迷糊:“哈啊--那就等着吧。这几天我们要确认犬妖的位置。凶日不可能只靠他自己就能做到,所以其他的小妖也必须顺手清理。”

    钱亦尘迟疑:“可是封梵……”

    “他或许在路上耽搁,或许已经同蓝终交手。前一种可能,我们不必去找;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在寻找蓝终时也会发现他的踪迹。”

    钱亦尘断然回答:“必须找到他,没有封梵,我们赢不了的!”

    “为什么?”

    这次不止鱼如水,连贺兰玖都在等他做出解释。

    “呃……”钱亦尘一时语塞。

    总不能说只有封梵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角,你们都是他的陪衬吧?

    在这里待的越久,越是清楚地认识到哪怕路旁的贩夫走卒,也有自己完整的人生。

    没有谁生下来就是做陪衬的,把客栈里的店小二一生见闻记载下来,精彩程度或许也不输给贺兰玖。

    或许封梵消失的这段时间,他能暂时阻止蓝终。

    钱亦尘想到这里放软了态度:“没什么,走一步算一步吧。”

    贺兰玖冷笑一声,恶狠狠咬了口枣泥饼:“他不在,我未必就赢不了蓝终!”

    抛开动机不谈,钱亦尘觉得自己反派感化计划还是相当成功的。

    起码从前与蓝终沆瀣一气走在作死大道上的狐妖,现在也明白一致对外的道理了。

    钱亦尘深深感动,连鱼如水质疑他身上妖怪的味道怎么越来越浓,都不怎么在意了。

    气味嘛,两个人相处久了都是会传染的。

    入夜后,风中的凉意越来越浓。

    钱亦尘白日出了一身汗,晚饭吃了没几口就跑到旁边,压低声音叮嘱小二:“找个门锁结实的房间,准备一桶热水沐浴,再麻烦你守住门口。”

    一边嘱咐,一边紧张地盯着埋头吃菜的贺兰玖。

    贺兰玖长发遮掩下的耳尖抖了一下,远远的抬起头:“你在说什么呢?”

    “没有没有,我怕你不够吃,刚刚又叫了两盆汤面,吃完再上来,记着,一定要连汤都喝完啊!”钱亦尘殷切的关怀也没能遮掩如临大敌的表情,面朝他一步步往楼上挪动。

    贺兰玖拿起筷子认真点头:“好。”

    ……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

    钱亦尘满脑子难以置信,直到锁上房门时还无法接受现实,提高声音呼唤门外的小二:“我已经给足了银子,你不要半途跑到别处偷懒。”

    “客官放心,小的明白。”店小二也没觉得意外,守在门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您也是听说了那件事吧?一到晚上城里就有黑风涌动,有人还亲眼看过呢,可吓人了!”

    钱亦尘解开腰带的动作顿住:“黑风?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异状?”

    “没有,也没听说哪里有人被害死。倒是有些不吉利的宅子,入夜后时常有怪声传出来,最近倒没了。”

    “……这倒挺有意思的。”钱亦尘心事重重的进入浴桶,身体埋进热水的瞬间,数日积攒的疲劳一扫而空!

    大脑骤然清醒起来,眼前却因为水汽变得模糊。

    以往都是妖风吹过后枯尸遍地,现在倒好,蜀州城越来越太平了。

    不对,这是否也能说明蓝终已经在管辖妖物厉鬼,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出来作乱?

    钱亦尘越想心里越乱,而且封梵下落不明更让他觉得头疼。

    主角在路上遭遇了什么奇人,或者被谁暗害了?按说花聆和他在一起,两个人联起手不会败给小角色,那为什么……

    “吱呀--”

    轻微的推门声打断沉思。

    钱亦尘抬了抬困倦的眼皮,隔着屏风看不清外面,他以为是小二进来倒热水,屏息等了半晌却没听见脚步声。

    步子放的那么轻,又听不见小二的声音,是贺兰玖吧?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那个理由糊弄妖怪不好用。

    钱亦尘伸手捞了几下,抓过衣架上搭的毛巾擦干水珠,又捞起米白里衣匆匆套在身上。

    “现在不是乱来的时候,鱼如水就住隔壁,不老实的话我们两个一起收拾你。”

    这句话其实算妥协,但外面在最初的推门声后死寂一片,没有贺兰玖笑眯眯说着“那什么时候才能乱来”的声音。

    钱亦尘直觉不对,绕过屏风打算看个究竟。

    店小二已经在地上昏睡,门口等待他的是……一团黑风。

    钱亦尘好歹也算身经百战,和上古级别的大妖都谈笑风生,怎么会怕这种程度的恐吓?

    他比较怕黑风里突然钻出来个脑袋什么的。

    钱亦尘掌心的仓颉字闪现,草木灵气在天地中苏醒一般跳跃,逐渐向这里涌来。

    那阵风在门口盘旋一阵,毫不迟疑的向他袭来,竟然将灵气尽数吹散!

    钱亦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指尖微动准备换一种召唤,黑风却已经缠绕在他身边,吹得人睁不开眼。

    “贺……”

    呼救淹没在风声里。

    那阵风将钱亦尘彻底包裹,有意识一般潜入深夜,只剩下敞开的窗户。(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