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蜀州外,黑山的又一个安静清晨。

    一棵两人合抱那么粗的松树,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无声舒展枝条,墨绿松针迎风抖动。

    松树本该长在严寒之地,不知道是不是移居到了温暖的地方,松针掉得越来越频繁,换做人类估计是有点的脱发征兆。而这棵树舒展的姿势,似乎也能看出几分困扰。

    “哒哒哒……”

    山道远处,有只皮毛油亮的黑犬溜溜达达的跑过来。

    松树抖了抖枝条没去管它,黑犬经过松树却突然驻足,折返回来围着树根绕了几圈,慢慢抬高左后腿酝酿……

    嗯,是个公狗。

    “砰!”

    一阵青烟腾起,散去时松树已经消失不见,倒是展松凉气得将头扭到一边:“你这是干什么!”

    “给你施点肥呀。”

    黑犬热情的放下后腿,凑到松树精身边重新抬起来。

    “既然已经开了神智,便不该如此!”展松凉断然呵斥,逃难一样把视线挪开,“既知廉耻,至少穿上衣服。”

    黑犬振振有词的围着他转圈:“那这位前辈你说该怎么样?我自有皮毛,穿人的衣服做什么?难道你化作一棵树的时候,喜欢被人在枝条上挂奇奇怪怪的心愿结?”

    “这……”展松凉冷不防被他问住,片刻后整理好思绪,重重强调,“我山上那么多小妖,都是知廉耻懂礼仪的。”

    “是么,那我还真要去看一看。”黑犬蹲在他面前摇摇尾巴,“蜀州附近的太干净了,我找了数日,才发现他们都在这里。”

    “你找他们干什么?”

    黑犬对上松树精警惕的眼神,直起前腿讨好的舔了舔他的手掌:“我一个妖怪在世间太寂寞,就想找个伴儿。”

    那双眼睛漆黑,粉红的舌头吐出来一截舔舔湿润的鼻尖,期待的望着展松凉。

    “……既然都是妖怪,你跟我上山吧。”

    另一边,黑山上。

    钱亦尘坚定拒绝了贺兰玖要给他“渡点妖气”的提议,一拳把不老实的狐妖揍飞。

    被请到山上居住的妖怪数量不少,许多彼此还不认识,多出一个两个也不会引起怀疑,所以贺兰玖出现的顺理成章。

    值得头疼的问题,只有该怎么保持妖气隐藏身份。

    哦对了,还有该怎么安慰心理阴影巨大的雉鸡精。

    在钱亦尘允诺过两天下山给他买一只最漂亮的芦花母鸡之后,雉鸡精总算表示原谅,飞到屋顶上打鸣去了。

    这里是黑山的背风山洼处,开辟出一块平地盖了数间茅草屋,哪怕没人使用锅碗瓢盆也一应俱全,就像个小村落。

    看来展松凉受人世的影响很深,许多习惯都和凡人保持一致。

    “……咱是一根儿包治百病的人参精,和展老大还是老乡呢。看你长得跟个小美人似的,以后被欺负了跟哥说,哥罩着你。”

    除了松树精之外,最像人的就是那个自称仁森的人参精,正坐在一块青石上,豪气地搂着贺兰玖的肩膀套近乎。

    “幸会幸会。”贺兰玖眼角的泪痣只延伸出一道细细的红痕,看上去像个血色逗号,老老实实并膝坐着,释放出些微妖气后无害地一笑。

    身后衬托着阵阵林涛,恍惚间海以为是哪户人家的深闺名秀进山游玩了。

    仁森果然被迷得飘飘忽忽,扣着贺兰玖肩头的右手更收紧了一些:“嘿嘿,你多说几句话,再聊聊呗?”

    贺兰玖坐在青石一角,扫了眼仁森的右手果然开口:“你哄完了那只烧鸡,就在旁边看我被人占便宜?”

    仁森不明所以的抓抓头发。

    钱亦尘却是听懂他在指责自己,咳嗽一声走上前:“这根儿……不,这位人参精,能不能麻烦你把手从他身上放下来?大家都是读书人,不要动手动脚的。”

    头上顶着两片叶子的呆兮兮仁森,总算留意到旁边毫无存在感的钱亦尘,不满地翻个白眼:“你算老几?是不是想欺负他?”

    “……”

    居然在赤面前充老大,这是一种多么不怕死的精神啊!

    钱亦尘只想膜拜的把他从贺兰玖身边扯开,否则再晚一步,黑山上估计就会出现血案了!

    像仁森这种大补的人参精,始终是贺兰玖的主食,估计一顿都不够吃……

    钱亦尘发誓,他绝对看见贺兰玖避开仁森的视线低头时,馋的舔了舔嘴角。

    再不放开那只碰他肩膀的手,就要被整个咬掉了啊!

    钱亦尘还未来得及阻止,山洼高处突然出现两个身影--确切来说是一人一狗,吸引了所有小妖的注意。

    “展老大,睡醒啦?”

    “还带了个新的妖怪。”

    “犬妖啊,以后咱们有看门的啦!”

    耳畔传来小妖叽叽喳喳交头接耳的讨论声,钱亦尘的脸色却越来越严肃。

    “展松凉,离那只黑犬远一点!”

    一声断喝之后,草木之灵向他疯狂涌来。

    哪怕钱亦尘身上没有修士的气息,至少也能确定不是妖怪了。

    展松凉蓦地警惕,下意识挡在黑犬前面,身后被保护的小妖却突然大笑,身形渐渐长大,化作穿黑袍的男子。

    蓝终嘴角噙着明朗笑容,一对虎牙闪着邪光:“哎呀,既然在这里遇到两位道友,真是巧了。”

    “你……能化形?”展松凉不可置信的喃喃。

    能化形的妖怪不少,但人身修炼得如此完美,没有三五百年绝对做不到。

    而黑犬的修为,还要更深。

    “你还记得山上那个叫傲穹的小妖吗?就是被他带走的,我曾在青州见过傲穹和他在一起!”钱亦尘三言两语让他分清敌友,眼神无比诚恳。

    “你不是妖怪,为何还要混进我山上来?”展松凉只听了一半,比起他更相信妖怪,“……傲穹,后来怎么样了?”

    “这……”钱亦尘突然说不下去,毕竟那只花栗鼠最终因为发狂死在贺兰玖手上。

    “那个耗子吗?我记得它被狐火烧死了。”蓝终双手拢在胸前,站在松树精面前不疾不徐的插话,“我在它的妖元里下了恶咒,一旦触发就会发狂,那个时候估计谁都想杀了它。”

    这番话立刻招来展松凉愤怒的目光,连同山洼民居旁的小妖都恐惧的找地方躲起来。

    “为什么?”

    话音未落,上百根松叶犹如钢针激射而出!

    蓝终灵活地避开,边笑边摇头:“你这种攻击的架势可不像要给我解释的时间啊……正好,我也没打算解释。这位山主,我今日过来就是知会你一声,以后黑山大小妖物都将为我所用,不光如此,我同样在会在它们的妖元里种下恶咒,若有不从或办事不利就会发狂而死。至于目的嘛……”

    他顿了顿,瞥一眼严阵以待的钱亦尘:“那两位道友,想必已经知道了。”

    展松凉刻板的脸上露出不屑冷笑,墨绿长衫迎风而动:“我修行千年,就不信连一座山都守不住!”

    钱亦尘抓住机会道:“我们是来帮你的,我和黑犬早就认识,他需要妖怪集结成潮在人间杀戮,等到死气遮天蔽日……”

    “凶日,你要促成凶日?!”展松凉一贯波澜不惊的脸庞因为震惊而扭曲。

    “你这样崇拜的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看,脸都红了。”蓝终半真半假的摸了摸侧脸,“我听说你在山里修行的清心寡欲,别的妖怪有点野心,就这么让你不满吗?”

    展松凉愤愤咬牙:“逆天行事,法理难容!”

    “妖怪化形本来就是逆天,不服气,你自废修行后找个地方把自己种下来啊,那时候我给你施肥,估计还会很高兴呢。”蓝终遗憾的摇头叹气,“这位道友,你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松树精饱读诗书这么多年,就没听过如此无耻的歪理,然而各种圣人训就没教过怎么骂街,搜肠刮肚也找不到什么言论反驳。

    “还愣着干什么,直接打啊!”钱亦尘深知反派死于话多而主角赢于嘴炮的道理,但这时候胡搅蛮缠没什么用。

    估计也等不到封梵出场了,一拥而上先收拾了蓝终再说。

    仓颉字中的水木土在他掌心时隐时现,天地之灵急躁的跳跃起来。

    就连贺兰玖的妖气也越来越浓烈,满眼都是兴奋期待。

    “你们三人打我一个,不觉得不公平吗?”蓝终远远跳出包围圈,足尖一点站在枝叶茂盛的榕树顶端。

    钱亦尘挽起袖子冲上山洼,想得很明白:“收拾你不算有失公平,算为民除害。”

    蓝终笑而不答。

    空气中,却又什么在发生变化。

    “哔哔……啵啵……”

    是草木枯萎的声音。

    钱亦尘聚集起来的天地之灵顿时消散大半,确切的说,是源水之灵瞬间蒸发殆尽。

    只有炽火之灵,汹涌狂舞!

    黑山……枯萎了?

    他难以置信地环视四周,明明是初夏,触目所及却只有比深冬更萧条的荒芜。

    连同蓝终脚下的那棵榕树,水分从根须开始消失,枯枝发出啪的一声。

    有个女人缓缓从枯草丛中走出,艾绿衣衫,长发拂面,眼神万分寂寥。

    “女魃既出,赤地千里。”蓝终站在树梢转身,居高临下却行了一礼,“见过枯蓉姑娘。”(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