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上古,那个神妖神混居的时代,战乱纷争也相当频繁。九黎首领蚩尤请来风伯雨师,水雾延绵,困住轩辕黄帝的大军。

    于是黄帝作法求请神女旱魃降世,以神力破开*,大军得以行进,黄帝战胜蚩尤后一统人族。

    传说中,女魃耗尽神力后无法返回天上,所以只能留在人间。但修真界的任何一本书上都没写过之后的故事。

    失去神力的女魃又去了哪里?

    钱亦尘在枯蓉出现的同一时刻,就知道了故事的结局……如果不是徘徊人间数千年,见证无数次沧海桑田,女魃姑娘不可能有如此悲凉绝望的眼睛。

    已经没有足够回去的力量,但残存神力支撑寿命延续,成了双倍的折磨。

    钱亦尘不适的扯了扯衣襟,以他目前的感应能力完全察觉不到其他天地之灵,方圆只剩炽火乱舞,枯木干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黑山完全覆盖。

    而枯蓉没有露出任何吃力的样子,她甚至什么都没做,目光悲凉的望向远方。

    “旱魃原身是神女,和你们这些妖怪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蓝终高傲的踏碎脚下枯枝却仍然悬在空中,仿佛自己并不是妖怪的一员。

    随着他的介绍,大小妖怪惊异的目光纷纷落在艾绿衣衫的女子身上。

    枯蓉这才如梦初醒地颤抖一下,忙不迭抬起双手捂脸:“不,不要看我……”

    钱亦尘崩溃的第一反应是,这位神女姐姐还挺害羞啊!

    第二反应才是因为看见了新的异状而震惊!泥土龟裂的纹路从枯蓉脚下向四面八方蔓延,现在整座山就像个摔过的茶杯,细密裂痕如同蛛丝般将其缠绕。

    “三对二,这样还算公平。”蓝终拍了拍手,笑眯眯的落在女魃身边,“不过枯蓉姑娘,若是你出手,想必就没有在下的用武之地了。”

    枯蓉捧脸的手不肯放下,一副害羞到极致的模样,往他身后缩了缩。

    钱亦尘直接冲上去揍人的决心有些动摇……然后决定先揍蓝终。

    “带走我山上的小妖还要毁山,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展松凉的攻击却毫无差别,挥手扬出一片松针。

    墨绿松针的尖端闪着寒光,还未接近枯蓉就变得脆弱易折,在离她一丈外的地方彻底化为碎屑,火系灵力专克草木,果然没错。

    蓝终不疾不徐地侧身,一排松针正好贴着衣襟消失:“哎呀,是我刚才没说清楚吗?你们是妖怪,而妖怪就要吃人,干脆大家聚起来,效仿世人那样办个宴会不好么?”

    展松凉恨恨的将双手化出原形,松枝盘虬着冲上天际:“那是你,不是我!”

    “这么说,你是不肯降了?”蓝终气定神闲的余光瞥向地面,笑的很满意,“枯蓉,动手吧。”

    “松树精,到这里来!草木之灵会为火所用,我以源水滋养你,胜算一定更大!”钱亦尘同时开口,末了压低声音提醒身旁的妖怪,

    就不想想,到底是谁告诉你父母,将人魂放进妖身的法子呢?“你和她同属火系,打起来互不克制,而且狐火烧起来会伤到展松凉。去把山上的小妖带到安全处,留神蓝终的其他同伙。”

    贺兰玖沉默一瞬,不情不愿地点头转身:“……好。”

    赤色衣角稍纵即逝,想来是要快去快回。

    居然这么合作?看来反派感化行动效果很显著嘛。

    钱亦尘在心里夸了他半句,然后思维扩散,联想到了一个问题……原作中没有枯蓉这个人物,现在横空出现且实力强劲,难道因为贺兰玖没有参与妖潮,所以这个世界自动修整,出现了其他角色作为代替?

    从这个方向考虑,枯蓉仅剩的神女力量,恐怕与贺兰玖差不了多少。

    青衣旱魃收到命令后一脚踏碎已经龟裂的泥土,地面的干旱痕迹犹如长龙般卷向远方!

    好在展松凉已经毫不迟疑的退回钱亦尘身边,被水之灵滋养的原身总算有时间喘息。

    他的一口气还没吐出来,枯蓉却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看似羞怯的旱魃速度极快,冲上前时几乎瞬间就破了钱亦尘用源水布下的结界!

    扬起的艾绿衣摆柔软,杀气却无比凛冽。

    “咳!”

    不想被烧焦的钱亦尘飞速后退,周围的空气中残留着旱魃辛辣灼热的气息。

    凡人或许,赢不过神。

    枯蓉一个照面后径直来到展松凉面前,仅仅做了伸出手这样简单的动作,指尖落在脸上时,展松凉半边脸庞就无法维持人类形态,而是褐色的树皮状。

    并且,还在一寸寸枯萎。

    “啊呀啊呀,这样看上去可是更像妖怪了。”蓝终清脆的拍着掌心,“四月廿九这天是晦日,如果我们将蜀州一扫而空,想必可以见到日月无光这样美妙的景象吧?”

    展松凉被旱魃牵绊,发觉自己完全被克制后怒不可遏,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四月廿九,凶日妖潮。

    钱亦尘绝对不会等到那一天到来时才去阻止,拼命将驭灵术催动到极限,五指抓向天空,掌心的仓颉字不断闪现消失,召唤更远的源水之灵,聚集成蛟去救松树精。

    然而旱魃之火是天火,当年风伯雨师都无能为力,更何况一捧源水。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钱亦尘的凡人身躯承受不了太久灵力暴涨,额头渗出冷汗,又立即被旱魃蒸干。

    刚想接近枯蓉,又被燥气逼退数丈。

    某个赤色身影,却比汗水蒸发的速度更快!

    “吼--”

    黑山之上,野兽咆哮突然响彻云霄!

    钱亦尘下意识扭头去寻找那个人,触目所及的影响却完全不似人形。

    妖化的贺兰玖更像兽类,齿爪尖利,连耳朵也比凡人更长一寸,但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真正的野兽。

    身长两丈有余的赤色妖狐,蓦地从更高的空中俯冲向蓝终,锋利的兽牙咬住他的腰部用力一甩!

    蓝终全无防备的失去平衡,跌进那片妖怪盖出的茅屋里,一路摧枯拉朽毁坏房屋,才卷着烟尘堪堪停住。

    “呼、呼……”巨大的妖狐睁圆金色兽瞳,发出威胁的低吼。

    温和无害的文秀样貌是伪装,眼角红纹暴涨则是化形后的本相,那么现在的野兽体型,就是原身了。

    蓝终脸色苍白,捂着鲜血涌出的腰侧伤口,挣扎半晌才从废墟中爬出来:“你还真是下了血本,连赤原身都舍得亮出来。对了,我们要不要赌一把,是你的魂魄先撕裂身体,还是赤妖身先挤碎你的魂魄?”

    单尾的妖狐,一身皮毛如火焰般灼热燃烧,金色瞳孔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这样野兽的身体里,寄居着一个人。

    因为从不相容,所以相互打压厮杀,而且决不能摧毁任何一方,只能任凭这场争斗永无止境的持续。

    ……很痛苦吗?

    钱亦尘在贺兰玖警告的咕噜声中,听出了悲鸣。

    蓝终身上的妖力鼓动勉强治伤,黑袍下摆浸透血液后湿漉漉的贴在腿上,却笑起来:“你从金陵回来,一定是见过风水宝地的掌门人了……知晓身世的滋味如何?”

    他腰侧的伤口收敛,露出森森惨白的皮肤,一边笑一边咳嗽:“就不想想,到底是谁教给你母亲,将人魂放进妖身的法子呢?就不想想,到底是谁告诉她,赤的身体藏在哪里呢?”

    “吼!!!”

    妖狐仰头咆哮,银蓝狐火在口中汇聚,带着灼烧一切的气势冲向他--

    蓝终伸手在脚下一抓,扯出只灰头土脸的小妖,却问:“凶日妖潮,你考虑好了吗?”

    “仁森?!”钱亦尘认出那只小妖惊呼。

    果然是他,人参精头顶的两片叶子完全蔫了下去,半死不活的被蓝终拎在手上。

    蓝终狠厉地低头,一口咬在仁森肩上,锋利的牙齿用力后竟然将他的左臂扯了下来!

    钱亦尘条件反射的闭眼,意料中的血腥场面却没有出现。

    人参精已经维持不住凡人样貌,半截身子都化作原形,蓝终咬下的只是一根格外粗壮的人参须而已。

    “味道不错……”蓝终舔了舔虎牙,意犹未尽。

    “仁森,仁森!你怎么样?”展松凉焦灼的试图冲过来。

    人参精气若游丝的嘟囔:“展老大,那只手我还能长回来的……”

    “不,不要动……”枯蓉喏喏的出声制止,颤抖着伸出手靠近他束发用的松枝,“这是你的妖元所化,如果我碰它一下,你就会彻底枯死了。”

    僵持难定,僵持难定。

    蓝终一手握着仁森的性命,而他为旱魃所困。

    展松凉远远望着那个满身拼命架势的凡人,淡漠高傲的表情寸寸溃散。

    “……黑山,归顺……”

    蓝终松手,一脚把落地的人参精踩进土里,故意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唉唉,年纪大了,很多话听不见。”

    展松凉咬咬牙,大声重复:“黑山上下,悉数归顺。从今往后任你调度,凭你差遣!”(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