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整个人间都处在生机盎然的初夏里,只有黑山,草被枯折溪水干涸,反常的让人觉得不真实。

    所以在展松凉说出那句话后,钱亦尘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要认输?!”

    “……我是妖怪,本就该奉行弱肉强食的道理,为强者所用。效仿圣人行事才比较奇怪。”展松凉重获自由却在他的质问中低头,“你可以走了,离蜀州远一点。”

    钱亦尘愤怒而无力地握拳,身体微微颤抖。

    “不愧是被李耳点拨化形的妖怪,松树先生果然很聪明。”蓝终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却仍然止不住咳嗽。

    “我既然归顺,你们就没有和他作对的理由了,走吧。”展松凉向他身后走去,拢袖站定,当真变成了唯命是从的小弟。

    钱亦尘最初以为他是假意降服,可等待半天也不见动手,声音坚决:“谁说没有理由?我一定会阻止妖潮,大松树你臣服于他,是在和所有修士作对知道吗!”

    展松凉发挥树类千年修炼的特长,沉默已对。

    “贺兰玖!”

    钱亦尘不肯放弃的大喝,妖狐赤从他身后冲来,夹起一团狐火咆哮而去。

    蓝终咳嗽着身形暴涨,现出的黑犬妖身并不比他的体型小多少,冲上天际与赤缠斗撕咬,黑雾和狐火此涨彼消。

    钱亦尘无法过去助阵,只能在地面上焦灼难耐的走来走去,喃喃:“旱魃只有收到命令后才会行动,如果能解决蓝终,也就无需担心她了……”

    但天上混合着死气的黑雾遮蔽所有视线,让人难以分辨谁更占上风。

    “……你在看什么呢?”

    耳畔突然传来轻轻的询问声。

    钱亦尘转身,一张明朗的笑脸落入眼帘,让他震惊的变了脸色。

    是蓝终!

    他为什么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后,那么天上的黑犬是谁?!

    钱亦尘立刻抬头确认战况,却同时察觉原因……并没有两个蓝终,而是他以妖元化形了!

    小妖没有魂魄,身体死亡后意识随即消散,进一步修炼就能结出寄托自身意识的妖元,和凡人魂魄样子差不多的一颗圆滚滚珠子,像牡丹花苞。如果再进一步……才会修成可以化形的身体。

    以妖元化形,而非妖身。能达到这种境界,修为至少也与散仙相当。

    那是什么概念?

    简单来说,贺兰玖伤痕累累的出现在丘县的鬼宅里躲人,就是被凤麟洲的散仙重伤至此。

    蓝终的一对虎牙闪着危险光芒,狂风骤起吹的钱亦尘措不及防,裹起人类转而下山,淡淡吩咐道:”“走了。”

    --站住!!!

    贺兰玖金色兽瞳瞥见这一幕,冲上来时却被黑犬的身体阻拦,左突右支却找不到突破口。

    一战之后,黑山尽毁,山主降服。

    ……

    黄昏时分。

    钱亦尘被带走后安置在一间装饰古朴的厢房里,盘腿靠坐在床上,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贺兰玖最后被拦下没能跟过来,不过循着他魂魄里的那一滴血,找到这里不是难事。

    从来只有妖物修成人身,修士若想走邪道最多也就是入个魔。可曾有谁听说,一个人修炼成妖了?人魂操纵妖身本来就不容易,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道贺兰玖到底怎么样了。

    钱亦尘担忧了片刻,觉得以他命硬的属性估计死不了……说到属性,不知蓝终五行从属哪类?

    以他原身的黑色皮毛来推断,应该是专门克制枯蓉炽火的五行之水,但两人相处时没有明显的忌讳,毕竟强悍到神女和蓝终这种程度,双方水火不容,一旦接触就会两败俱伤。

    但除此之外,根本证据去得出其他结论。

    身体散发出的是妖气,可妖元修行时必定按照五行法则,钱亦尘被抓来时离他的妖元很近,居然没有感应到一丝天地之灵的气息。

    只有无穷无尽的邪煞味道,从妖元中溢出来,徘徊在……屋外某处。

    钱亦尘不确定被困的地方离蜀州多远,只知道是个破败的山水园林,不分前后院,但每排房屋之间都有嶙峋怪石设下的阵法阻隔。

    没有守卫,看来蓝终对布阵的手段很放心,根本不怕钱亦尘跑了。

    而他试了几次果然走不出去,如果御风离开,天地之灵的凝聚超过某个程度,估计会引起蓝终注意。

    钱亦尘让灵识不断外放延伸,果然毫无障碍的绕过了石阵,但除了让他感应到外界没有其他用处。

    悻悻的正打算收回灵识时,他突然感受到一团清冽纯正的草木之灵--展松凉?

    对了,黑山已经降服,他出现在这里不足为奇。

    钱亦尘失落地叹了口气,灵识接触到松树精的气息后,蓦地催生出另一个念头。意识既然能感受到气息,从前他请来天地之灵为自己所用,那么是不是能反过来?

    比如……让自己成为天地之灵的一部分?

    钱亦尘闭上眼睛,在身边凝聚起些微草木灵气,慢慢将全部意识交付出去,不断延伸。

    黑暗之后,眼前突然一片明朗。

    他明明还被困在屋内,却看到了庭院中的景象,还能够随着意识不断前进,徘徊一圈后闯进了蓝终所在的房间里。

    空气中一根蛛丝般的草木之灵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但钱亦尘眼前格外清楚,看到犬妖横卧在床榻上休憩,上身半裸黑发披散,再也维持不住脸上堪称虚假的明朗微笑。

    而床榻旁的地上掉落着一本书,翻开半页,似乎是被主人看到一半时睡着扔下的。

    “真瞧不出来,这还是个有文化爱学习的好妖怪。”钱亦尘在心里自言自语,然后凑上去看清楚书名,“《汲冢纪年》……是什么?”

    墨蓝封皮上用楷书写的字清清楚楚,而且内页有明显的磨损痕迹,主人想必常常翻阅。

    “帝辛名受。元年己亥,王即位,居殷……”被翻开的那页如此记载,不如《史记》那样如雷贯耳,看内容却也是史书。

    钱亦尘盯着它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商有帝名受辛,这是很早以前的说法了。时人士子更常用的称呼是--纣王!

    钱亦尘还未来得及深思,卧在榻上休息的犬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皱起的眉头几乎纠结在一处。

    与此同时,早就被他感应到气息的展松凉推开门,带起一阵清风,将书又掀起几页。

    钱亦尘再去看时,眼前的字已经改变。

    “……冬十有二月,周师有事于上帝。庸、蜀、羌、、微、卢、彭、濮从周师伐殷。汤灭夏以至于受。”

    ……

    “你不是在照顾那根儿人参精么,怎么有空过来看我的死活?”蓝终用指尖抹掉嘴角渗出的血丝,口吻亲昵地真像在和同谋说话。

    展松凉一脸不爽的杵在门口,任凭微凉的清风吹着重伤患者,冷冰冰地关怀道:“你怎么样。”

    钱亦尘只能听读无法开口,当然也不会插话,视线横在中间观察两人。

    蓝终的状态印证了他的猜测,掳走自己不是为了逼迫贺兰玖就范,而是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犬妖在黑山,并未占尽上风。他受了伤,而且绝对是很重的伤,腰部被赤撕咬过的地方伤口再次崩裂,血已流尽,白森森的皮肤翻卷绽开。

    这副样子就算站起来都困难,更别提打架了。

    但不加掩饰的在展松凉面前表现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你也看到我重伤难愈的样子,如果不想把那根儿五百年的人参精贡献出来,我一时半会好不了。”蓝终总算喘匀了气,慢腾腾从床榻上爬起来。

    展松凉立刻紧张地走上前:“你……”

    “我记得答应过你什么,归顺于我则黑山上下无伤。但我必须在凶日那天去一个地方,如果无法收集到大量的死气……”

    这么说似乎无法保证不会伤害仁森,钱亦尘边听边想,他要去哪里?

    蓝终又咳嗽起来,双颊染出不自然的红晕,继续说:“那么,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蓝终眼底的凝重稍纵即逝,总算放心,视线游移时终于注意到地上的那本书:“《汲冢纪年》?”

    在他的角度看不到封面,但毕竟饱读诗书,通过内容判断出内容。

    蓝终无力的靠坐在床角,硬撑出浅浅笑意又询问:“你觉得本朝皇帝品行如何?”

    展松凉的注意力还停留在最后一行字上,不明所以地抬头。

    “凡人称帝已经太久,是时候,轮到妖怪了。纣王无道故周取而代之,当朝皇帝昏庸才致使妖孽横生,可宫中还剩了一丝驱逐邪祟的龙气……”蓝终怀念地注视那本史书,声音很轻一字一句却格外清楚,“你如果不想杀生,那么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人。”

    “谁?”

    “七曜宗大弟子,纪浮茶。”

    “你找他做什么?”

    蓝终意味深长的喘着气,抓起软垫放在腰侧:“……开时墟。”(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