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既然扔在地上这么多,想必不是什么天材地宝。

    钱亦尘随手丢掉手里的药材,在蓝幽幽的光线下继续搜索医馆,火石就放在旁边落灰的桌子上,拿起来互相摩擦几下,橘色的温暖光芒取代狐火照亮四周。

    趋光是人的天性。

    钱亦尘觉得心下安定不少,才有心思打量这里。医馆分上下两层,还有个晒药材的小院子,只是和精细的外表不同,内部稍显凌乱,一些药材甚至没有收进柜子里,就这么露天放着,难免失了药性。

    贺兰玖似笑非笑的弯腰,捡起地上的一颗山茱萸握在掌心:“你看出什么了?”

    “……其他的屋子的主人都走得很匆忙,只有这家不太一样。”钱亦尘深深吸了一口医馆里冰冷的陈腐空气,“这里的人离开应该比村民还早,药柜和地面都落了灰。”

    而他刚才看到的民居中,案上青菜都是新鲜的,至少能证明村民是刚刚消失,而医馆的人却很早之前就不见了。

    贺兰玖将桌上的油灯往一旁挪了半寸,落灰覆盖不到的底座留下一个清晰的圆形印记:“兴许……不是这样呢?村民的房子随着人的消失,时间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刻,反倒是这家医馆,时间是流逝的。”

    低沉蛊惑的声音在昏暗的室内响起后缭绕不散。

    钱亦尘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想了想反驳道:“不,我们在村里转了半圈,并未察觉法术的痕迹。”

    贺兰玖勾起嘴角却没有反驳,反而扭头问纪浮茶:“已经太晚了,不如休息一夜,明日再做打算?”

    “就睡在医馆?”纪浮茶不知怎的正靠在柜台旁愣神,扫了一眼满是尘埃的脚下。

    神情称不上不满,但明显抵触住在这里是真的。

    “不然呢,附近有客栈么?”贺兰玖回答的理所当然,拉着钱亦尘往二楼走去时补充,“有客栈,也不会有人啊……嗯,这医馆竟然还有两间房?那我住这间大的好了……”

    纪浮茶几步跃上二楼,拦在他面前喝止:“不可放肆!……你我又不是凡人,随便找个地方打坐一夜就行了。”

    “我不是,可他是啊。”贺兰玖理所当然的拍拍身旁灵力被锁的钱亦尘,“你要么帮他解开,要么别挡路,我们的作息可是很规律的,现在已经亥时,该就寝了。”

    纪浮茶一时语塞,想不出什么理由阻止,拂尘一甩挥出根根细密的银光,向四周扩散后消失在空气里。

    “你这是做什么?”钱亦尘已经失去灵识,自然感觉不到变化。

    “我在周围下了禁制结界,如果夜间有敌人来袭,可以提前探知。”纪浮茶垂眼看着落满灰尘的地板,扫出一方干净后在墙角盘腿坐下,看来不打算闯进别人家的卧室。

    钱亦尘多少对他改观了一点。

    “见不到勾灯,你被困的灵力是解不开的。”纪浮茶在入定之前睁开眼睛,冷冰冰的补充了一句。

    钱亦尘气得咬牙,白了他一眼推门进屋:“七曜宗的弟子都是这副古怪脾气么,不过我怎么觉得他不客气,是因为我与妖怪为伍呢。”

    “不,是你始乱终弃。”贺兰玖听着他念念叨叨,反手关上门,又在门后加了两道阻声的结界。

    钱亦尘发现这屋里同样不整洁,拽起被褥枕头拼命拍打落灰,带着泄愤的尽头。

    “你这是把枕头当成我了?”贺兰玖拂干净两把椅子,挨着桌边坐下,“再用力些,打枕头不过瘾,就揍我出气。”

    “这可是你说的。”钱亦尘果断放下枕头直奔正主儿而去,发现他不躲不闪,先停了动作,“……居然不跑,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的确不像。”贺兰玖支着桌子抬眼微笑,“我还是第一次想跟什么人道歉,所以你要认真的揍我几下。”

    “--为什么?”

    “松树精的事情……”贺兰玖用冰凉的指尖缓缓抚摸他困惑的眼角,“我没和人一起相处过,不能理解你的想法。或许你说的才对。”

    钱亦尘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在指什么:“这……早就过去了……”

    展松凉帮他绝非为了独善其身,否则在蓝终刚露面时就选择投诚了。但白天引起争执的分歧点,现在居然还要反应片刻才能想起来。

    “嗯。”贺兰玖点头,放下手时衣袖里掉出一颗小小的球,咕噜噜滚到脚边。

    钱亦尘脸上还残留着一线清凉,不自在的将褐色小球捡起来:“这不是在楼下扔着的药材吗,你捡它干什么,想吃药了?”

    贺兰玖拿过顶端生着裂隙的果实球,略一用力捏破吹开外壳,露出里面淡黄色的小小种子:“这是吴茱萸。”

    “……啊?”钱亦尘闻到了种子散发出的浅淡香气。

    他记得纪浮茶介绍时说,它叫山茱萸。

    贺兰玖把几颗种子放在掌心晃来晃去:“这两种药材比较容易弄混,但功效完全不同,而且吴茱萸可入药却有毒,凡人的大夫用时都会细细辨认,更何况……”

    更何况是七曜宗的大弟子,长于医道的纪浮茶了。

    “他不是本尊?!”钱亦尘压低惊呼的声音,条件反射地望向门口。

    “我开了结界,只要不破,他听不见我们说什么。”贺兰玖微微一笑示意他放心。

    哪怕捕捉不到纪浮茶打坐的身影,钱亦尘也盯着紧闭的门板看了半天:“毕竟之前没见过真正的纪浮茶什么样子,气度衣着可以伪装,但那柄拂尘一看就不是凡物……”

    “所以他就算不是,大概也知道真正的纪浮茶在哪里。”贺兰玖打了个呵欠,向勉强能躺的床铺走去,“那人既然想演戏,我们就不着急,陪着演下去。”

    的确不着急,他找不到纪浮茶,蓝终也不一定能找到。

    起码现在,还有拂尘作为线索。

    钱亦尘这么想着,起伏的心绪一寸寸平静下来,却仍然睡不着。

    反观贺兰玖,刚沾上枕头就闭起眼睛,侧脸安静而精致,带着无害的秀气。

    总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比清醒时讨人喜欢。

    ……

    心事重重压得人睡不着,钱亦尘只觉得刚闭起眼睛,就听见了鸡叫,刷的坐了起来。

    “沙沙沙……”

    然而鸡鸣只是错觉,整个村子连只家养的虫子都找不到。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他居然察觉到了一个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只有靠在窗边的贺兰玖,神采奕奕地望着被晨光和薄雾笼罩的山林:“他离开了。”

    “谁……纪浮茶?”钱亦尘带着倦意下床,晨风微冷,吹得他很快清醒起来,“走,我们快跟上去。”

    天还未大亮就独自离去,太可疑了!

    贺兰玖立刻拉住他的手阻止:“别忘了,他昨天在医馆四周下了禁制,那是个双向的法术,不光别的东西进来会触发,我们离开这里‘他’也会知道。”

    钱亦尘顿时为难起来:“既然不能悄悄跟过去,现在就要挑明对他的怀疑么……还是再等等?”

    “谁说不能悄悄跟过去了?”贺兰玖突然得意的打断他,将窗格完全推开,“我没释放出多少妖气,在他眼里并不算厉害,但想要离开这种程度的禁制不难。而你现在是凡人之躯,恐怕不行,勉强出去也会被听到脚步声。”

    钱亦尘隐隐看到纪浮茶的霜色衣袍在雾中一瞬即逝:“你不能解开我的灵力?”

    “没学过,不会,不然我早出手了。”贺兰玖也是一副遗憾的样子,飞身跃过窗台,“我先跟上去,放心,一定会在他之前回来。”

    鲜艳的衣角在眼前翻卷后远去,钱亦尘注视他的背影消失在突然浓厚的雾气中。

    刚才开窗的时候,又一片黑灰吹了进来,落在他衣服上,摸起来油腻腻的让人不舒服。

    钱亦尘废了好大劲儿才勉强弄干净,看着胸口一块淡淡的黑色觉得碍眼,干脆转身继续回床上躺着养神了。

    在“纪浮茶”离开医馆后,他的精神放松很多,这一次终于沉沉睡去,还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非常冰冷的地方。

    周围没有雾,只有自己呵出的热气缭绕眼皮,让躺在不远的男人都面目模糊起来……

    钱亦尘只觉得自己被强烈地吸引过去,遵从本能向那个男人走了好几步,即将接近他时才幡然醒悟!

    有个故事,是说阴界死灵会呼唤阳世的活人,一旦你过去,就别想再回来了。

    钱亦尘想到这里突然警惕起来,缭绕双眼的热气突然烟消云散!

    --他醒了。

    心有余悸地靠着床边坐好,再也不敢入睡的凡人默默等待妖怪回来。

    山中林雾散尽,约莫日上三竿的时候,收敛气息的贺兰玖从窗口翻了进来。

    “看到什么了?有没有找到真正的纪浮茶?!”钱亦尘马上迎过去。

    贺兰玖一反常态地严肃,说了全然不相干的话:“我们可能想错了,他很有可能是纪浮茶……”(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