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纪,纪浮茶?!

    钱亦尘震惊地喃喃,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并非被人噤声,而是魂魄突然离开身体,轻飘飘的浮在半空,除非附身于人或沦为厉鬼,他现在想让凡人看见都不容易。

    那具仅剩一□□气的身体,似乎光是睁开眼睛就费尽了全部精力,片刻后霜色身影上亮光一闪,魂魄同样离开身体。

    鬼和鬼交流起来,就方便多了。

    自称纪浮茶的人神魂力量相当强大,而且并没有压迫的感觉,而是带着真正的平和气息笼罩钱亦尘。

    不考虑器灵认主的问题,这个男人更像名门正派的大弟子。

    他似乎不能开口,只是冲半夜闯入冰窖的人类笑了笑,凝神思考片刻,轻轻拂动衣袖。

    钱亦尘眼前一暗,不过呼吸之间,周围的环境又亮起来,这一次居然不是冰窖!

    入夏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但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的样子,并不悠闲。

    钱亦尘能看到一切,但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视角也并非固定在某个人身上,反倒能随着心情上下漂移。

    “这大概就是上帝视角吧……我在哪里?”他喃喃的往前飘了一阵,“这应该是那人的一段记忆……有了!”

    街旁偌大的客栈中,那个睡在冰棺里的男人坐在八仙桌一角,点了碗素面慢慢吃着。

    现在的他脸色看上去更有活人的感觉,冰清玉洁不染尘埃,吃面时,一柄玉色拂尘就放在怀中。

    钱亦尘认出那就是另一个“纪浮茶”手里的东西,也顺便确认了地点。

    这里是蜀州,客栈是日前鱼如水同他们汇合的地方,他还和跑堂的小二搭过话呢,这时候的小二看上去年轻几岁。

    嗯,基本吻合他探听到的内容……七曜宗的大弟子失踪了很久,这幅场景是几年前的记忆。

    那么他之前接触的,就是冒牌货了。

    钱亦尘从上方观察了纪浮茶一会儿,发现真货的水平就是不同。

    吃东西时不疾不徐,涵养一流,连低头的弧度都那么好看。

    然而不疾不徐也意味着慢,他只看了片刻就失去兴趣,转而观察起周围来。

    这一看,又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在纪浮茶斜后方还有一张桌子,面对面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老者半身被瓦灰色斗篷笼罩,只露出下半张脸吃东西。

    而另一个人……是那个假的纪浮茶!

    没错!尽管这时候他细瘦很多,眉眼间充斥着难以言喻的阴冷邪气,但五官还能看出是同一人!

    赝品面前什么都没有,眼巴巴的看着斗篷老者吃东西,又抬头盯着纪浮茶的背影,带着羡慕。

    另一边,真正的七曜宗大弟子终于吃完素面,将铜钱放在桌上结账欲走。

    他毕竟是修道之人,突然感受到背后的视线,疑惑地转身。

    赝品的目光,立刻从羡慕变成了可怜巴巴的哀求。

    对视一眼,仅仅一眼,就能让人看出其中翻涌着无数意味不明的情绪。

    纪浮茶被那双眼睛感染,又发现他什么都没吃,摸出钱袋走进:“可是银钱不够吗?”

    连那个斗篷老者的一餐都是两个馒头,这个明显还是少年模样的人只能饿一顿,也不足为奇了。

    少年模样的赝品见他走进,惊恐地摇头,险些从长凳上摔下去。

    纪浮茶走近一点,又警惕地停住。

    这个少年长发梳得潦草,短了一截的上衣露出手腕,上面还带着青紫的伤……被虐待了么?

    埋头啃干馒头的老者慢吞吞扭头,干枯面容上左眼戴着眼罩,仅剩的右目看清来者身上的衣袍,立刻凌厉起来:“七曜宗的?!”

    纪浮茶还未回答,眼前突然有道阴气袭来,他挥开拂尘躲避:“不知阁下是哪位?”

    “嘿嘿嘿,回去问你师父吧。”老者丢掉没啃完的馒头,一把捞起对面的细瘦少年,掌心间冷光闪烁,竟像是要用刀割喉!

    纪浮茶手中的拂尘同时暴涨几丈,千万根银丝缠住对方的手,连人一起用力甩出去。

    老者阴测测地盯着他,树皮一样皱的脸上,仅存的那只眼冒出凶光。

    纪浮茶顺势挡在少年之前,仍然维持了礼数:“我与前辈素不相识,但你若当面害人,就不是无冤无仇了。”

    他担心少年被老者的法术所害,一只手牵起对方冰冷的指尖,度了一丝护体的真气过去。

    店里的客人非常识相,躲得躲逃的逃,只有小二不忘用锅盖护住头脸,爬过去摸走了桌上那碗素面的钱。

    “……他不是要害我。”少年纤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蓦地带了丝丝凉意,“师父要放我的血,去催动法术。”

    ……师父?!

    纪浮茶心下一惊,背后紧接着挨了一掌,力道不大却夹着极恶毒的煞气,立刻扰乱他的灵力!

    与此同时,穿斗篷的老者随手扬出细小的烟雾迎面扑来:“你师父废我一只眼睛,我也废他徒弟一只,算扯平了。”

    纪浮茶躲闪不及,勉强护住了半边脸庞,但另外一只暴露在烟雾中的眼睛却有种钻心的疼痛!

    “道长,你没事吧?”少年此时居然还扶了一把他失去平衡的身体,又扭头说,“师父,他中毒了。”

    老者充耳不闻地靠近,念念有词的声音远得像从天上飘过来:“不行不行,得两只才……好。”

    最后一个字,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说出。

    那个一口一个“师父”的少年,单手扶着纪浮茶,另一只手握着的短刀,果断洞穿了老者的身体。

    “你……孽徒!孽徒!”

    谁和谁是同伴?谁背叛了谁?

    纪浮茶在全力驱逐缠绕左眼的剧毒,根本无法分神留意周围。

    自然也不知道,那个少年在骤然打伤师父后,带着他逃出了客栈。

    ……

    钱亦尘目光紧追着他们的脚步,在一处偏僻的医馆外停下来。

    纪浮茶已经失去意识,但那个偏瘦的少年力气却很大,扛着他跑也不成问题,直接将人带进去,找了大夫为病人艾灸施针的小屋子,让他躺好。

    然后一刀杀了医馆主人,抓药煎药,滤出一碗放凉时,去后院处理掉尸体。

    少年做着一切的动作都有条不紊,埋尸体的效率高得让人震惊。

    捧着微温的药汁喂给纪浮茶后,还露出愉悦的笑容轻声呼唤:“道长,道长?”

    病榻上的纪浮茶眉心一蹙,缓缓睁开眼睛,用完好的右眼看清来人,条件反射地摸向手边!

    少年的笑容有些许黯淡,却从怀里掏出他的武器:“你的拂尘在我这里,放心,没有丢。我也不是要害你的,你忘了,刚才我打伤了师父,才救你出来,不然你现在已经被师父害死啦。”

    纪浮茶握住拂尘后,才觉得有些安全感,脑海中闪过凌乱的片段,似乎能印证少年的说法:“你……为什么救我?”

    明明全身邪气,笑容却明朗,还长了双诚恳的眼睛。

    少年把空药碗放在一边,突然问:“一开始道长回头看见我,为什么要走过来?”

    “我……”纪浮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失明的左眼还是灼烧一般疼,扯着一根筋让太阳穴也突突跳动。

    因为不习惯单目视物,他看向少年时总是不自觉歪着头,少了一丝冰冷高洁。

    少年又笑:“你是想请我吃东西么?”

    两个问题,纪浮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少年为他的死板脑筋叹了口气:“唉……和你们这种上个厕所都要顶着大义幌子的名门正派不同,我们邪道做事,都是没有理由的。”

    “……邪道。”纪浮茶带着药渣的苦味咳嗽几声,用问题为自己分神,“你叫什么?”

    “勾灯,灯花的灯。”少年凑上去给他捶背,“道长,你痊愈之后,能不能带我离开蜀州?我违抗师父,他要杀了的我的。”

    纪浮茶不愿让勾灯靠近自己,警惕地躲开了他的手:“我还能痊愈吗?”

    不知道是不是无意识喝下的那碗药见效了,左眼已经不疼,但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如果你吃我的药,就能。”勾灯笃定的点头,并不执着接近,反而握住他一束头发,“没有我的血,师父来不及用最毒的药,你还能救回来。”

    纪浮茶眨眨右眼,模糊的画面终于清晰,看到了勾灯手上一层叠一层的伤痕:“你的师父……和七曜宗有渊源吗?”

    “不知道。我入门晚,师父什么都不说。”勾灯察觉出他不喜欢自己的伤痕,将过短的袖子使劲拉长去遮盖,没想到用力过猛,直接从中间撕开。

    于是纪浮茶看到更多的割伤,眼中闪过悲悯:“你有几个师兄弟?”

    “忘了,反正他们后来都死了。”勾灯木然地微笑。

    纪浮茶不忍再听下去,虚弱地靠在病榻床头,才留意起周围的情况:“这里是间医馆啊……大夫呢?”

    勾灯的笑脸丝毫不见僵硬,流畅地回答:“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就没人,大夫可能云游出诊去了吧。”

    纪浮茶点点头:“嗯,那我们走时他还未回来,就把银两留下。这几天你小心一些,别弄坏了人家的东西。”(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