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钱亦尘被迫完整地浏览了全部记忆,而且无法快进,还好外界真实的时间流逝速度比虚像慢许多,不然耗费几天都不够的。

    如果这段过往为真,那么躺在冰棺里的才是真正的七曜宗弟子,就是不知道勾灯用了什么手段取代他的身份。

    据勾灯曾经说的,灰袍老者的名号是蟒山老怪,曾经也是七曜宗弟子,但很久之前因为修炼邪术,被现任宗主打伤后逐出门派。因为废了一只眼睛,所以格外痛恨曾经的同门。

    而他是蟒山老怪随手捡来的弟子,上面还有无数个师兄弟,只不过按照入门从早到晚的顺序被师父拿去炼药,如果不是纪浮茶插手,估计过两天他也逃不出一死。

    不得不说,勾灯是个非常会抓弱点的人,他知道纪浮茶最听不得什么,所以把那段“师从蟒山老怪”的经历添油加醋一说,总能换来不少怜惜。

    纪浮茶在左眼稍能视物后基本打消了对他的顾虑,不会在他靠近时心生警惕,两个人在医馆住了一阵,留下银钱后就告辞了。

    蟒山老怪疯了一样在蜀州徘徊寻觅,纪浮茶修的是医道,不擅长法术,在没有彻底痊愈时不能贸然在城中露面,两人只好往偏远的深山走,终于找到一个相对安稳的村落停驻。

    山中的村庄平日极少有外人来,但纪浮茶懂医术,性格又很温和,没花多少时间就融入村中,还将一间没人住的木屋重新修葺成了医馆。

    纪浮茶整日不是打坐就是入山采药,将一面装药的柜子盛得满满当当,勾灯居然也很勤快,在他身边忙里忙外的。

    山中的夜风很冷,等到太阳落山以后,勾灯往往会抱着被子去和纪浮茶挤同一个房间,桌上燃着的油灯光线暧昧,照出两个凑得很近的影子。

    “道长,给我梳头,要一个和你一样的发髻。”勾灯这天拿了把自己做的梳子去找纪浮茶,在床边的地板上坐下,扭头去看半躺着的霜衣男人。

    纪浮茶的拂尘放在枕边,把他从冰凉的地板上拖起来,顺手解开勾灯乱糟糟的发髻:“马上就要睡了,你不嫌头皮疼么?”

    “你现在给我梳一个,等睡前解开,明天再给我梳一个。”勾灯仍然不放弃,将梳子往他眼前送了送。

    纪浮茶露出很浅的妥协笑容,修长指骨握着梳子理顺他凌乱的头发,很快束成个齐整的四方髻。

    “纪道长,你很擅长做这些事啊。”勾灯舒服地眯起眼睛,乖巧十足。

    “嗯,我是宗门的大弟子,有些师弟师妹入门时年龄还小,经常要照顾他们。”纪浮茶将断发拍干净。

    勾灯转身追问:“那我也能拜入你门下吗?”

    纪浮茶沉默良久,不忍心拂了他的心意,点头道:“……可以的,做不成入室弟子,也可以在七曜宗谋一份生路。”

    邪道修士想进名门正派并不容易,可若是他有这份心,倒可以一试。

    勾灯那副小身板养好了也显出几分活人的暖意,笑起来时一双眼睛正直诚恳:“那我给道长当徒弟,行吗?”

    “还是……不要了吧。”纪浮茶罕见地犹豫起来,“我只是入门早,论道法修为,远远比不上那些师弟师妹。连师父也说过,宗门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灵骨,其实是我最小的师弟。”

    “哦……”勾灯蹭到他身边取暖,小声嘟囔,“那你既然都是大弟子了,以后肯定是要当掌门的吧。”

    “这……”纪浮茶很少这么直白的说话,注视那双亮闪闪的少年眼瞳又不能装没听到,只好说,“师父自有他的考量,但本门一向重视道心胜过道术,所以你不是全然没有机会。”

    怎么又说到自己身上了?

    勾灯暗暗皱眉,如果不是给纪道长当徒弟,拜入七曜宗也没什么意思。

    纪浮茶又补充:“初代宗主也更重道心,并不热衷于争个高下,人不可有太强的好胜之心,须知……”

    “我倒听说七曜宗初代宗主能以德服人,是因为他身长九尺,剑不离身,手下弟子一个比一个能打。”

    “你……”纪浮茶被打断后气结,一指头戳在少年的脑袋上。

    勾灯赶忙站起来,笑眯眯地给他作揖道歉:“纪道长,纪仙人,我错了,你说的才对。”

    就这么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在纪浮茶的左眼快要好起来的时候,附近的村民却一个接一个的病倒。

    最初只是做农活时虚弱无力,后来就渐渐变为高烧,不分男女老幼,大部分人都呈现出这种症状。

    纪浮茶看病问诊不收银子,却也是费尽了精力,细细排查仍然未能找到原因。饮食、饮水……到地气流动,所有可能导致染病的原因,到最后都被排除。

    打算开灵阵护住这些凡人,又担心灵力流转会引蟒山老怪来此地。

    于是纪浮茶只好引自身灵力为村民治病,以天地之灵洗涤肉身凡胎后,高烧的症状总算有所缓解。

    但因为如此,他灵力耗损后眼疾反反复复,始终无法真正痊愈。

    纪浮茶开始想,此番遵循师尊的命令下山历练三年,现在离返程还差了三个月,可事关重大,还是提前回去和师父商量吧。

    他就是这么刻板的一个人,用规矩一层层束缚自己。

    由于心里一直想着村民的事,纪浮茶一连几天没睡好,凌晨时突然心悸,睁眼才发现勾灯不在身边。

    那孩子……终于学会自己睡觉了么?

    纪浮茶蹑手蹑脚地下床,发现另一间屋子空着,才觉得事情不对。

    --勾灯没有离开,而是趁着天色未大亮,在村落中挨家挨户的串门。他的手中拎着一把短剑,面无表情地站在熟睡村民的床头,准确地一剑洞穿丹田。

    奇怪的是,被他刺伤的人并没有醒来,似乎完全不觉得疼,而且衣服毫无破损,也没有血液流出。

    纪浮茶屏息在旁边注视片刻,等勾灯毫无察觉地走远,才折返回去,信步走进一户人家里,右手二指在睡梦中的家主额头一点一勾,将其魂魄带出身体。

    --所有疑问,此刻都明白了。

    村民的身体没有损伤,哪怕高烧时都不见病容,魂魄却有种伤痕累累的虚弱感,仿佛下一刻就会烟消云散。

    怪不得他用尽一切药物治疗都不见成效,染病的并非村民躯体,而是他们的魂魄!

    勾灯竟然有能伤魂的法器?!

    纪浮茶一挥手送村民的魂魄归体,片刻不停地折返回医馆,将正在劈柴生火的勾灯堵在厨房里,劈头质问:“村里的那些染病的人,都是你做的?!”

    “我……”勾灯放下木柴抹掉额角的汗水,发现他的脸色格外凝重,干脆点头承认,“是啊,大家相处这么久,都熟了,所以才选他们。”

    “--为什么!既然知道是朝夕相处,为什么还要害人?里面还有人送过你果子,给你补过衣服!”

    “我是和他们亲近,才会这么做的。”勾灯没有半分心虚的样子,回答得理直气壮,“师父以前就是这样跟师兄们说的。”

    “蟒山老怪?他已经不是你师父了。”纪浮茶迅速回忆起从前听勾灯说起的那些骇人听闻的内容,失望和愤怒难以压抑地从眼底涌出,“正常的宗门,不会像蟒山老怪对你那样!”

    记得最初是听勾灯说过蟒山老怪的罪行,讲述的少年也是今日这般面无表情。那时纪浮茶还感慨过他的坚强。

    现在看来不是坚强,而是冷漠。

    勾灯感受到他的愤怒,表情茫然无措,摊手站在原地:“道长,那我……那我怎么办啊,师父从前都是这么做的。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要找个地方炼剑……我该怎么办……”

    他边说边步步后退,恐惧地缩进了厨房一角,像是在纪浮茶的愤怒中瑟瑟发抖,蹲下后将脑袋埋进臂弯里。

    颤抖的哭音让纪浮茶骤然清醒,怒气值已经减弱了一部分,想了想走上前:“你不该用凡人炼剑,那种邪术以后也别碰了。还好这次没有伤及人命,所以我就原谅你一回。”

    勾灯惊喜地抬头,眼中又绽放出神采。

    “但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纪浮茶口吻冰冷地警告他。

    勾灯战战兢兢地往前挪了挪,扑进他怀里:“纪道长,纪仙人,我知道错了!”

    道歉得非常诚恳,让纪浮茶脑海中浮现一些不该想起的事情。

    比如他眼疾反复时,勾灯总会将油灯拨得极明亮,还会坐在旁边给他念古籍,而村民送来的那些果子,也是第一个给他吃。

    这个少年,是可以被改变的。

    纪浮茶略略松了口气,随即又忧虑地思考如何治疗魂魄。

    完全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勾灯,嘴角弯起的弧度邪恶阴险,带着魔意。

    说了最后一次,勾灯也真的做到了。

    村民在接受纪浮茶的灵力洗魂后症状消失,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复发过。

    纪浮茶终于有精力专心地养左眼,只是或许耽误了治疗时间,那只眼睛看东西总是雾煞煞的,像笼着一层薄纱。

    白天都尚且如此,一入夜更看不清东西。

    今夜雷雨,狂风不息。

    纪浮茶端坐在桌旁翻看一本泛黄的古书,抬头时发现油灯不够亮,于是掐着眉心合上书:“勾灯,你在吗?”

    “轰隆!”

    一道惊雷盖过他的声音,而平常这个时候,勾灯不是在旁边添灯油,就是给他念书听的。

    纪浮茶屏息等了片刻,没有听见外面的脚步声。他只是左眼受碍,听觉却保持着修道者应有的敏锐,所以没过多久就分辨出来,勾灯,不在医馆里。

    心里那个可怕的念头,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纪浮茶立刻拿着拂尘离开医馆,刚一出门就被豆大的雨点逼退半步,雨水渗进左眼针扎般疼痛,只能咬咬牙继续前行。

    不,不用走太远,他要找的人已经回来了。

    勾灯单手持剑,从最深的黑暗处慢慢走过来,声音清朗:“我的抱恙剑已经炼成,纪道长,多谢你这段时间的照料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