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在无法抵达的地方,银蓝色的光焰铺天盖地,填满视线所及的全部地方,焚毁一切。

    可一切都晚了。

    剧情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发展方向却不会有太大变化,这一次贺兰玖未能与蓝终合作,所以出现了实力相似的女魃枯蓉,而发展至今,结局也没有任何出人意料的地方。

    贺兰玖心甘情愿进入时墟而死……对了,死因呢?他是耗尽力量的话,只要现在阻止不就行了!

    “贺兰玖!!!”

    声音一层层扩散,没有回应。

    时墟前方的混沌里,狐火的光芒骤然亮起后瞬间熄灭!

    “唉……”

    又一声叹息传来,饱含着久别重逢的情绪:“自那以后又过了十二年,你可让我好等。嗯--不是说还需要一样东西吗,在哪里?”

    女人的声音,难道是花聆?

    不对,花聆的语调还要更清脆一些,而这个声音虽然年轻,却已经沧桑十足,像是活了千年万年般疲倦。

    而且,她在和谁说话呢?

    “大人,大人!我带来了,我把塑人泥带来了!”石也雅突然激动地上前,华丽的茶色衣袖鼓气狂风,直直将一个人推了出去!

    时墟里,哪来的风?

    钱亦尘脑内刚冒出这个想法,突然觉得头顶泛起蒙蒙的亮光,莫非时墟已经被狐火逐渐灼烧殆尽,这里变为现世了!

    一团倒退着飞起的影子从眼前掠过,手里意识一捞,接住的果然是封梵,两个人踉跄几步退到时墟边缘,距离混沌不到一丈,面对石也雅有些摸不着头脑。

    钱亦尘起初怀疑猎人盟会拉主角下水的动机不单纯,但没想到与之最有关联的不是鱼如水,而是盟会的大掌事!

    “你到底在谋算什么?!”钱亦尘厉声质问,怒视一脸狂热的石也雅。

    石也雅:“呵呵,我不说。”

    钱亦尘:“……”

    通常这个时候,反派不都会长篇大论一番吗?为主角的蓄力反杀争取时间,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的邪恶计划,让正义方能早点想到对策!

    “你已经让里面的东西重获自由,让我们不能翻身。不过至少回答我一件事……”封梵闷咳几声,显然刚刚被偷袭地措不及防,“当年害我全家的人,是你吗?”

    “青丘大人才不是什么‘东西’可以形容的!”石也雅飞身而起,在越来越亮的光线中杀意凛然,“我算计的不是你,而是塑人泥,知道了就赶紧……去死吧!”

    有人轻捷地拦在他身前,仍然是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有原因吗?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人。”鱼如水难以接受地皱起眉头。

    “那是从前。”石也雅估计充分吸取了古往今来的恶人经验,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并不多回答,只是挥剑相向。

    “我进入混沌中去找贺兰玖,如果里面没有花聆,就表示他真的不在,然后大家尽快离开。”多对一的情况下,钱亦尘不准备留下帮忙,草草叮嘱一句就不断后退,站在了时墟隧道的尽头。

    封梵没有多话地劝阻,而是安全感十足地点点头:“时墟已经裂痕重重,用灵气护住身体后可以一试。”

    钱亦尘没有半分犹豫,身体向后倒去,瞬间被吞没进一片虚无中。

    ……不,在通道里完全没有“身体”概念,进入这里后却奇迹般沉重下来,立刻体会到“存在”的感觉。

    周围很亮,却不是阳光普照的那种亮,而是一片让人安心的纯白。

    这里就是混沌吗?天地未开的感觉,原来如此温暖?

    钱亦尘还没来得及欣喜,于茫茫苍白中寻找贺兰玖……却先看见了另一个人。

    少女模样,长发裹住纤细的身体,半透明的肤色一点点沉淀为真实。

    没错,她似乎之前没有身体,完全靠吸收贺兰玖才得以存在。

    等等,贺兰玖!

    在少女身边,同样闭上眼睛的贺兰玖已经失去抵抗能力,无数根丝线一般的东西从他身上飘摇着与少女连接。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颜色越来越淡,像从眠蚕的蛹上一根根抽掉丝,再重新为别人编织成另一副模样!

    少女在对赤的妖身分离重组,构建出另一张脸,精致到能看出上面根根分明的睫毛。

    “放开他!”钱亦尘凝聚天地之灵,利刃般撕裂空间。

    幸好时墟的一线混沌已经被狐火灼烧得七七八八,不过……也意味着贺兰玖现在的力量极度虚弱。

    “哎呀,驭灵术还是我教会你的,怎么就不懂得感激呢?”

    少女的身体终于具备实质感觉,脚尖轻盈地踩在地上,睁眼时,露出一双碧色瞳仁。

    “你……是时墟吗?”钱亦尘喃喃,灵气完全不受控地溃散。

    少女轻蔑地嗤笑一声,碧色双眼牢牢捉住他的视线,刹那间无数记忆涌出!

    钱亦尘并不觉得大脑有撑裂的痛苦,心脏反而像被温柔的小手摸了一下,透着说不出的熨帖。

    那大概是种……被理解的感觉,这个世界能有人全心全意地理解他,甚至阅读他的每一寸记忆,甚至能帮他回忆!

    --石也雅应该早就到过时墟,第一次进来的人都会被过往幻境所困,他并非道心坚韧不拔之人,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风水宝地的掌门占得一卦,说或有上古大妖重新临世,是天下所有修士的大劫。

    --这个时代士人所读的史料那么多,蓝终为什么偏偏在看《汲冢纪年》?

    “……冬十有二月,周师伐殷。汤灭夏以至于受。”

    他当初担心赤的元神会回来,抢走贺兰玖的身体,为什么忽视了被太公望斩杀的九尾狐?

    还是说,让他在意的并非苍生浩劫,而是贺兰玖?

    伐纣之战,封神之荣,妖鬼人魔混居的年代,距今已经千载。

    青丘有狐九尾,随商而亡,躯壳尽毁,据说元神封印在天地不管的地方,永远不可能脱身而出--天地不管,那就不是时墟吗!

    “凡人真是有趣,时墟只是回溯后永恒的虚无,怎么可能有自我意识,还教你仓颉字啊,就不动动脑子吗?嗯……不过……”青丘突然顿声,侧过脸轻笑起来,眉眼愈发舒展鲜活。

    而贺兰玖像个冰雪做的影子,太阳一晒就会融化。

    “不过,你已经和时墟融为一体了吗?--你以元神形态被困千年,真的能自由离开时墟吗?”钱亦尘敏锐地冷冷反问,“如果需要身体,随便找一具就行了,为什么非要特定的妖怪?”

    时墟是一丝盘古大神未能劈开的混沌,也是囚禁她的永恒牢笼。她在长年封印中与混沌交融,或者说,寄生,否则不可能外放灵识。

    但青丘能封存他脑海中另一个世界的记忆,时墟却无法构建出异世界,这就是差别!

    她肯定还需要什么破封的东西……比如,塑人泥!

    青丘的鲜艳笑容有一瞬僵硬。

    在钱亦尘以为她会编造借口否认的时候,青丘加深了笑意:“是啊。我对外面的世界已经很陌生了,不知道现在子牙如何?姬发如何?”

    “他们早已死去……”钱亦尘明白现在应该想办法抢回贺兰玖,但被那双眼睛盯住,突然什么都忘了。

    少女突然怀念地笑起来:“那还真是,过去很久很久了啊。”

    “既然如此,那你也跟着作古更好!”钱亦尘用短短的指甲掐破掌心,鲜血描绘太古文字再次凝聚利刃,试图切断她与贺兰玖之间的联系。

    时墟的封印不断被破坏,裂痕密布的鸡蛋终于承受不住灵气的狂奔而入。

    “咔嚓。”

    四周传来清脆的崩裂声,眼前的纯白悉数退去,

    狂风卷过,吹开迷蒙,隔阂瞬间被打破!能看见伤痕累累的鱼如水捂着胸口**,身后是七曜宗山脉的翠色。

    已经……从时墟出来了?

    浓郁的天地之灵遍布山间,源水在逐渐消退,倒是炽火在反常地躁动!

    钱亦尘手中的利刃顿时暴涨,需要被斩断的丝线却悉数缩短消失。

    “把他的身体还回来!!!”

    青丘稳稳地站在地上,身侧悬浮着一个彷徨的魂魄。

    人死会化作一颗牡丹花.苞大小的魂,归入地府或滞留于人世,贺兰玖的光芒明亮到灼痛他的眼睛,在空中悬浮不定。

    风沙顿起。

    钱亦尘拼命睁开眼睛,用视线锁住那颗魂魄,水雾却一层层涌上来,反而让视野更加模糊。

    七曜宗灵脉的结界已破,无数妖怪盘踞在空中地底,黑压压遮蔽天色,投下大片大片的阴影。

    蓝终总算出现,一袭黑袍由远及近,站在青丘身后低头:“主人重获自由,属下恭迎。”

    从头到尾,蓝终要的就是他们进入时墟,只要饵食已经下了,就不需要出现。(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