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狐生九尾,是为瑞兽。

    与白泽、麒麟一般,都是盛世才会出现的……

    “吉祥物?”钱亦尘不确定地打断鱼如水,“我近距离接触过青丘,她身上妖怪的味道很重,绝对不可能是其他东西。”

    鱼如水摇头道:“气息并不是决定身份的条件,你看贺兰玖,最初我不也没认出来他是妖怪么。盟会的书库里有一本坐化散仙的手记,我在那里面读到过关于九尾狐的记载,最近的一些事能够证明,那位散仙前辈说的才是真的。”

    青丘由天地间离散的灵气孕育而出,本体即是纯灵构成,“九尾狐”的姿态只是她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换言之,除了妖狐,她想让自己化形为或者臭鼬或瓢虫其实也没问题……

    元神即为天地之灵的一部分,只要这个世界还有灵气存在……她的元神就永远不会消失!

    修道者哪怕用灵丹妙药使断肢再生,对于元神这唯一的存在也是小心保护,三魂七魄少了一丁点都无法再生。

    “天地生万物,九尾狐是天地的一部分,所以她想要重塑身体,需要的并不只有赤作为原料,还必须得到塑人泥……不然,你以为什么东西的元神都能与时墟融为一体吗?”

    在永恒的混沌中,元神不断被吞噬重组,直至千年。

    那么青丘,应该就是最可怕的终极反派了吧?打到她后全篇结束,主角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那些拦路的二三小角色,包括贺兰玖在内……都会被遗忘。

    钱亦尘想了很久,嘴角沉重地弯起,“我明白了。”

    ……

    时光飞逝,在郊外木屋里的休养生活,非常平静。

    而钱亦尘最近总是怏怏的,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只是问问鱼如水最近发生了什么。

    意料之中的,盟会猎人多半投入青丘门下,一干正道修士正在苦苦作战。

    封梵在外奔波对抗,虽然“前猎人”的身份让他很难融入正统,但毕竟有实力,所以混得风生水起,似乎之前由于钱亦尘来到这个世界没能出的风头,在这时候一并展现出来了。

    一只纸鹤,乘着午后的阳光飞向院落,停在钱亦尘的掌心。

    “花聆已从蓝终手上救回,妖怪已在七曜宗山下盘踞。”

    展开纸鹤,只能看到这句简短的话,能让人想起封梵惯常的沉默样子。

    钱亦尘露出了然的表情,在蜀州时,他从蓝终那里好不容易逃出来,闻到的紫藤花香气果然不是假的。

    如果当时能够搜寻一番,就能找到花聆了吧?

    可惜他不是主角,当时就算留下,似乎也没什么能把人救出来的计划。

    要怎么回信呢?

    告诉他这里一切安好,已经在寻找能够彻底消灭青丘的方法,希望同志们在前线挺住?

    对了,鱼如水还说,要帮忙留意七曜宗新入门的一个弟子。他懒得写字,所以让自己代劳。

    钱亦尘站在院子里,重新拿了张纸,无笔无墨,以指尖在上面书写,墨色的字便一个个出现。

    “唰……”

    背面描绘着符文的纸张,打着旋儿从空气中落下去。

    钱亦尘低头看着,却不着急捡起来。

    毕竟他的手已经消失了。

    这一次没有惶恐,习惯了身体时不时的缺少一部分,钱亦尘已经能耐心地等待双手恢复正常。

    “你……怎么了?”

    身后却传来极度震惊的声音!

    “啊,贺兰玖,我就是……不不,你先听我说!”钱亦尘转身,空荡荡的袖子荡出弧线。

    “身体怎么会消失?纸鹤上附有法术?!”贺兰玖没法拉他的手,试着伸手臂揽住他腰部。

    钱亦尘这才发觉事态严重,忙不迭向后退,脚下一空,竟然不由自主地倒下去!

    左腿……左腿竟然也……

    贺兰玖眼疾手快地拉住他,感受到的人体重量轻到可怕:“是不是因为分骨?”

    “……”钱亦尘仰躺着望向天空,试图用沉默回避问题。

    身体时不时地消失,他已经习惯了。真男人,绝不低头!

    ……只是,比较担心会让贺兰玖看见消失的那一幕,既然有了做人的机会,他还是希望那个人无忧无虑对什么都不上心,就像从前那般。

    还好,次数多了,他已经发现消失前都会有征兆,身体会古怪地越来越轻,然后找借口支开贺兰玖或者拿东西把露出来的部位遮一遮,总能蒙混过关。

    到了晚上,作为人类贺兰玖是要休息的,睡得还挺沉,完全不需要担心会被发现。

    而这个时候……他不是也在午休么!

    “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这些天你总是用莫名其妙的话题把我支开一阵,明明天气不冷也总是穿的很厚,睡觉居然还不脱衣服……就是在隐瞒这个?!”贺兰玖用力掐住钱亦尘下巴,强迫他注视自己。

    钱亦尘挤出个笑容,调侃道:“我认为,像你这样每天晚上都脱得一丝不.挂躺在我身边,才是脑子有问题。”

    “睡都睡过了,还怕什么--别想转移话题!”贺兰玖半抱着他放在院中的木塌上,觉得手里的重量并不比一只猫沉多少。

    “刚刚封梵传回了消息,你要不要看看?虽然写的简短,但你可以多看几遍。还有,晚上想吃什么,或者去城中你喜欢的酒楼也行。”钱亦尘反抗无能,后背撞上坚硬的木塌,疼得嘘了口气。

    贺兰玖压抑不住的愤怒冲散理智,露出危险而艳丽笑容,手指慢慢下滑,捏住了他的脖颈:“诶,你说啊,为什么瞒着我?”

    哪怕有了人的身体和魂魄,性格依旧是妖怪,毫无耐性,而且残忍。

    下一刻掐着脖子的手继续下滑,软绵绵的抚过钱亦尘胸口,贺兰玖把侧脸贴上去:“求你了,有什么事和我说清楚好不好。我察觉到你最近不对劲,可没有诅咒或其他法术的痕迹,鱼如水也没有异常反应……总觉得是自己在疑神疑鬼,也不能找你求证。我已经失去赤的身体,没办法明朝秋毫,如果你被谁打伤……”

    软硬兼施,必要时充分发挥魅力,声音里带着不安的颤抖,不会妖化的他看起来居然有那么点楚楚可怜的感觉。

    而贺兰玖,是真的不安了。

    以他对人类的了解,早在恢复精力的第一时间去剿灭青丘,哪怕因为分出一半身体行动不便,也会在后方为封梵加油助威、出谋划策。

    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对一切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反而有心思考虑晚饭去哪家馆子?

    反而有心思……对他好了?

    贺兰玖并非受虐狂,受不了别人对他好,只是觉得钱亦尘不太会直白地把温柔表现出来。

    而现在的种种表现,就像是……交待后事一样!

    钱亦尘从一开始就觉得,贺兰玖要是扔进宫里,凭这张脸当不成皇后,至少也能混个绝世妖妃。

    他望着头顶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缓缓开口。

    “……鱼如水从一开始就告诫,你很有可能会夺走我的全部身体,现在应该只是一点后遗症,不疼,但说不害怕也是假的,前几天我整夜都在担心自己会在梦中彻底消失,所以没怎么睡过觉……不过观察你的睡相还挺有意思,你会打呼噜。”

    贺兰玖下意识反驳:“我没有。”

    “你之前有点动静就醒了,一直没睡熟过。真睡着了会把头埋在枕头下面,或者埋在我颈窝里打小呼噜。”

    比较遗憾的是没法录音,没法留下证据给他听,也不知道以鱼如水的懒劲儿,能不能鼓捣出类似的法器?

    说话间,钱亦尘消失的双手慢慢恢复,活动一下,五指依旧灵敏。

    “为什么,我今天才知道呢……”贺兰玖轻轻叹气,不知在指哪件事。

    钱亦尘不以为然道:“去把信纸捡起来吧,我还要给封梵回消息呢。”

    贺兰玖顺从地低头,将东西放进他怀里,在旁边看了片刻,突然发觉被一道目光注视着。

    --鱼如水在主屋里,隔着窗子颇有兴致地望向院中。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找他说些事。不要随意走动,如果消失的是腿脚会摔伤,等我抱你回去。天很热,不用故意隐藏了。”贺兰玖帮他把衣襟扯开了一些,想想又觉得不妥,“还是多穿点吧,毕竟早晚都冷,免得生病。”

    “你就算问他也没用的。”钱亦尘态度凉凉的,继续在纸上写字。

    贺兰玖转身离开,有了身体也不会好好开门,咣当一声把主屋的柴门踢开。

    “干什么干什么。”鱼如水躺在床上,手边放着一摞未完成的法阵,“兴师问罪吗?”

    贺兰玖反手关门,直接进入正题:“你早就知道他在时不时消失?”

    “怎么说呢,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而只有你蒙在鼓里,今天才知道。”鱼如水头也不抬,却泄露心绪的画废了一张符,干脆把整张黄表纸揉成一团丢掉,“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不后悔,可担心说了以后我会切断法术,到那时你就真的无处容身了。”

    “仅仅因为这点……”贺兰玖背靠柴门垂下眼睛,“能够重塑身体的法术,绝对不止分骨吧?”

    “你灌给他的那滴血不能分离,这世上如果没有你血亲的话,不能另外找个人用这个法术。而除此之外,媲美赤的妖体也难找,所以用妖怪寄魂的方法也不行。你的魂魄已经浸染妖气,所以正道的一切法器还派不上用场,倒霉啊。”

    鱼如水没有半分感伤意味地叹气,又看了一眼窗外,“或者换个思路,你把钱亦尘的躯壳彻底夺过来,我将他炼化到死物上,制成傀儡。”

    连自我意识都不具备的傀儡?

    贺兰玖厌恶地深深皱眉:“你再说一遍试试。”

    鱼如水拿了毛笔沾满朱砂,冷哼一声:“又要吵架?真是的,这种翻脸比翻书快的脾气,除了他谁还受得了你。再提醒一下,你现在可是凡人之躯,我单手就能把你吊起来打哦。”

    “是么?”贺兰玖完全不受威胁,阴森森地一笑,掌心间的古老文字流过暗光。

    --仓颉字?!

    鱼如水震惊地摔了笔:“凡凡凡人的那个驭灵术?……你和他用一具身体,连这个也拿过来了?哈,也对,连赤的遗骸都能使用的人,还真是不容小觑。”

    钱亦尘是没大事绝不用法术的性格,不触及原则很少发火,贺兰玖却不一定,不管别人招不招惹,他都是会主动挑事的。

    “那你就操纵驭灵术揍我一顿出气,看看在那之后,钱亦尘会不会从世上消失?”鱼如水懒得捡笔,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反正也静不下心了。

    贺兰玖一下子老实起来,笑得温和而虚伪,重复问道:“我的道德观念趋近于无,所以……不管什么伤天害理的手段,有没有能保住他的?”

    当然有,只要用足够多的命去填,逆转天道也不是没可能。但这种实话绝不能说出来,否则钱亦尘会积极为民除害的。

    “我的分骨术就好似一块糕饼两个人分,一个人少了另一个人就多。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你的魂魄太过强大,把所有东西都抢来了。”鱼如水抬眼,目光锐利,“对你来说,是本能和理智的厮杀。心里拼命告诫自己要留住钱亦尘,但意识不到的本能,却每时每刻地都在告诉你,还不够。”

    ……全都抢过来吧,夺走他的躯壳,当一个人类,用驭灵术凌驾修士之上。

    他视线飘远,喃喃道:“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本能快忍耐到极限了吧?你会失控的,我早就知道。他也知道,但是不在乎。”

    贺兰玖身体重重一颤。

    鱼如水又说:“过两天我要出一趟远门,不能总在这里等消息。你们就别跟着了,整天唉声叹气生离死别的,我看着心烦。”

    ……

    与钱亦尘突然温柔地性格对比明显的是,贺兰玖的恶劣没有丝毫收敛。

    刚到掌灯时分,就兴致盎然地把钱亦尘拖上床,动作激烈到让角落的油灯光芒摇曳。

    “不要以为主人走了就能为所欲为!”钱亦尘一身正直不屈,指着胸口的法阵,“而且,我现在未必比你弱。”

    贺兰玖扯他衣襟的手一松,以柔克刚地依偎上去:“只是看你最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想哄你开心。”

    “喂……”钱亦尘脸颊开始泛红,咳嗽两声解释,“我是……觉得自己忙活了这么久,才刚和终极反派见上一面,又搞成了这个样子,想继续拯救苍生也不行了。不过没关系,拯救不了世界,我还可以救你。”

    贺兰玖对这个回答相当满意,大胆地搂住他的肩膀--然后立刻察觉到了异常。

    钱亦尘的身体没有那部分消失,只是变轻了。

    就像春日的蝉蜕,皮肤下血肉尽失,呈现出薄到透明的质感……

    钱亦尘还一无所知,遗憾地抿抿嘴,又带着长辈式地老气横秋道:“幸好你没和那群妖怪混在一起,如果……嗯,我是说如果哪天我消失了,也不准投靠他们啊。”

    贺兰玖心里一阵恐慌,难道本能战胜理智的时刻,就是现在?

    为什么是现在!

    他硬撑起一个笑容,郑重点头:“嗯,你死之后我就占山为王,每年下山一次,去周边村落里吃个小孩儿。”

    钱亦尘摇头:“不行,你这样会招来正义修士剿灭的。”

    “--来的人是你吗?”

    这个问题有点尖锐,钱亦尘没法回答。

    身体古怪地轻成这样,大概要被完全吸收掉了吧?他不觉得疼,只是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有些遗憾。

    贺兰玖抱住他的手开始颤抖,深深吸气后故作轻松:“诶,你知道吧,我是没有小时候的。曾经很羡慕凡人家的小孩子,可以抢大人的东西,不给就尽情哭闹。”

    钱亦尘挑眉质问:“为什么当个小孩的体现是哭闹和抢别人东西?而且你现在好像没少做这种事……”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坏人呢。”

    “我好像可以加速结束分骨术,把躯壳全部给你,到时候你终于可以成为人类,又会仓颉字,没人能欺负你的。”

    贺兰玖几乎崩溃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不!不要……别这么做。”

    钱亦尘眨眨眼,残忍地继续这个话题:“如果我消失,应该会直接归于地府吧?”

    没有等到回答,在话音落下的瞬间,薄至透明的身体已经破碎!

    喀啦--

    晚秋时敲碎河面上刚冻结的薄冰,就是这个声音。

    “那种感觉,是……”贺兰玖哽咽低语,抱着空荡荡的衣服。

    是幼年时被抽出的魂魄,终于让妖身化为人形,坐在原地的婴儿满目茫然无助,只能对着这个陌生世界嚎啕大哭。

    只能嚎啕大哭。

    ……

    银白色,像朵未开的花。

    所有人的魂魄都是这个样子。

    贺兰玖望着悬浮在空中的那抹银色,突然觉得,就算面前有无数魂魄,他也能一眼认出哪个是钱亦尘。

    那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为什么……还是成了这个样子呢……”

    贺兰玖颤抖着低头,死死抱着衣服不松手。

    恍惚间,好像还听见了别人的声音。

    “看什么看,再看就真的去地府投胎啦!幸好我出门没带着你们,不然真是闹心都闹死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