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似乎全世界就只剩他留下的这件衣服,贺兰玖抓到五指泛白,几乎在布料上留下一个洞。

    “不会真的受刺激过大,傻了吧?”鱼如水在门口皱眉,没有贸然接近。

    贺兰玖听见声音,缓缓抬起头望过来。

    浸透妖气的魂魄让那张脸虽然有温度,看起来却依旧苍白。

    啊……是修士呢……

    这种受过重创灵力低微的身体不是最佳选择,但钱亦尘只要稍加修炼,应该就能成功夺舍。

    但那个人应该不会同意吧?他留下这具身体,绝对不会同意自己做出这种事。

    不行,管不了许多了!再耽搁下去,钱亦尘不是魂归地府就是成为厉鬼,和那种天人永隔的结局相比,死几个外人又算什么。

    “没良心的。”鱼如水在他脸上看出起起伏伏的杀意,翻着白眼向后退了几步,“我大概能猜出来你在想什么,杀了我给钱亦尘寄魂吗?”

    他的魂力和没修炼过的凡人不是一个层次,如果使用驭灵术,大概方圆几百里的游散灵气都会被召集过来……真棘手啊。

    “我不知道……”贺兰玖迷茫地摇头,居然没有动手的想法,温柔地注视钱亦尘的魂魄,“但我清楚,他把身体让出来,不是要我做这种事情。”

    “还算有点人性。”鱼如水卷起短打的袖子,像个刚下田回来的农户,掌心翻转却露出一朵闪着荧光的莲花,“不枉我费了老大力气从盟会把东西拿回来。先说好,不是受你威胁,而是为了他。”

    贺兰玖死拽着衣服的力气一松,擦去眼角的湿润:“他能回来吗?”

    “你之前答应开时墟,条件是给你一件护魂法器,虽然没想到时墟内困住的是青丘,但这不是你的问题,对我来说交易仍然有效。”鱼如水摊开掌心,铜钱大小的十二莲花飞向钱亦尘的魂魄,“镇命莲,虽然不能重塑身体,但可以保证他滞留在人间又无躯壳的这段时日,不会沦为厉鬼。”

    淡淡的暖色光芒顿时笼罩房间,带着让人安心的温度。光芒中似乎能看到钱亦尘闭目沉睡的身影,紧接着落入莲花蕊中,花瓣随即紧紧闭合,散发出浅金色光晕。

    贺兰玖小心地捧住那朵镇命莲花,想起什么突然松手,任由它悬在空中。

    鱼如水补充道:“放心,你身上的妖气无法干扰他,随身揣着吧--反正你也不会允许放在别的地方。”

    贺兰玖重新将它握在手里,自言自语:“……太轻了。”

    完全没有作为人时抱在怀里的安心手感,轻得仿佛略一用力就能捏碎。

    如果强行留在人世,没有修为的钱亦尘还会醒来吗?还能和他说话吗?

    “我已经重新得到身体,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贺兰玖静静走下床,将镇命莲花放入怀中,垂头收拾两人的行李。

    他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不太会打理自己,没人帮忙束起就永远散着一头长发。但从某一刻开始,会注视钱亦尘处理这些琐碎的小事……然后不知不觉记住了。

    连自己都感到惊讶,明明只是个凡人而已,为什么会带来如此深的影响呢?

    “你现在用的是人身了,不能再靠吞噬厉鬼和妖元生活。”鱼如水看了他半晌,直到所有不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都收进了那个包裹里,才开口,“我留不住你,也没有办法为他重塑身体,不过吃点东西再走吧。”

    他其实没打算留住贺兰玖,毕竟在很多年之前,把这个妖怪当做受伤的凡人拖回家里照料,那人临行前也只说了句“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再然后眼角妖异的红纹爬满半张脸,汹涌的妖气让他都觉得震惊。

    “哦。”贺兰玖这次却冷淡地应了一声,自行钻进了厨房。

    能体会到正常人的冷暖和饥饿,他本来没放在心上,但想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又觉得有照顾好的必要。

    以鱼如水的懒惰,修炼辟谷术纯粹是为了省下吃饭的时间睡觉,也就是近几年体质不好才会用食物补充,平常是不怎么做饭的--再说风水宝地入门时只考验弟子的性格够不够古怪,不考厨艺。

    所以,贺兰玖钻进厨房后,看到的虽然是热灶,却没找出任何能吃的东西。

    没办法,那就自己做吧。尽管啃生的才比较符合他的口味,但这么吃估计得生病。

    “正好,反正你要离开了,也给我做一份吃的吧。”鱼如水没跟过来看热闹,理所应当地躺在床上休息,“盟会还在石也雅的控制下,我潜进去一趟不容易。对了,接下来我要回师门一趟,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送信到风水宝地。”

    贺兰玖完整地听见他的话,却没时间应声。

    做饭嘛,就是把生食扔进热锅里然后等待的过程,只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和耐心,绝对不难。

    毕竟钱亦尘作为唯一需要吃饭睡觉的人类,鼓捣出的东西算不上珍馐,入口也是可以的。

    记得那时候,他干劲满满,以炼丹的架势翻炒一锅米饭,扭头说:“不要小看宅男的生存技能啊!我还会画本子呢你信吗……”

    而现在,贺兰玖面无表情地单手打了个鸡蛋进锅里,完全没有饥肠辘辘时对食物的期待。

    “滋滋……”

    热油将蛋白凝固,色泽逐渐金黄,边缘冒出细小的油泡。

    “真的很复杂啊……”贺兰玖盯了半天油锅,很无力地叹气,“要怎么翻面,才会不弄破蛋黄呢?”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不用狐火烧东西,说不上味道好坏,反正最后做熟了,还热热闹闹地摆了一桌子。

    贺兰玖一直在盛饭,吃到连泪水都从眼眶中挤出来才放下筷子,问那具身体:“你吃饱了么?你还饿不饿?”

    ……

    七曜宗占据整条灵气充沛的山脉,最好的那座山顶端修建了宗门大殿,但如今,蒸腾的妖气冲天而起,几乎将恢弘的建筑彻底遮蔽。

    而山脚也不复以往翠色盎然,土地仿佛被野兽撕咬过一般,呈现出一道又一道的赤黄龟裂。

    “蓝终在带人攻山,你不去看,果然如传言中那般胆小呢。”少女赤脚走过坚硬土地,过于宽大的长袍裹不住双肩,显出几分刚睡醒的娇俏可爱。

    事实上,青丘也真的刚刚睡醒。

    “妲己……九尾狐……啊,青、青丘大人!”枯蓉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见她的发饰连连后退,“请,请不要靠近我!”

    青丘一头乌发用鲜艳的桃花枝挽起,衬得碧色双瞳愈发剔透:“你在害怕什么?”

    话音未落,旱魃所担忧的那个结果已经呈现出来。

    在青丘靠近的同时,那枝桃花瞬间枯萎,鲜妍的粉色变成一文不值干巴巴的碎屑,从枝头落下。

    枯萎,这是旱魃与生俱来的能力。曾在蚩尤之战时发挥过全部的力量,也因此由神女坠入凡世。

    凡人并不欢迎无法控制的枯萎之力,女魃被驱逐得无处藏身,只能住在极西的赤地,整日看的是昏黄沙暴。

    “我……对不起!”枯蓉扬起衣袖遮面,不好意思地退出几步,身后草木悉数枯萎。

    青丘微微一笑,并不很在意:“真高兴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在那么多的名字里,我还是最喜欢现在这个。知道吗,当年我从天地中脱胎而出,化形的地方,就在青丘。”

    枯蓉为她话里温柔触动,谨慎地放下手:“您的发饰被我毁掉了,不生气吗?”

    青丘仰头看着略高一些的女魃,却问:“你后悔吗?”

    失去神力,坠入凡间,后悔吗?

    枯蓉怔怔地盯着那双碧色眼瞳,像被一只轻柔的手抚过心口,所有不满委屈喜悦骄傲,同时传递到那双眼睛里。

    “啊,即使这样,也不后悔?”青丘绽放出了然地微笑。

    传言果然不假,只要和她对视一眼,再深的秘密都会被掏出来。

    枯蓉受惊的抱住头喃喃:“对、对不起!我甘愿归入您麾下,本来就不该再留着帮助凡人的念头……”

    “不要紧。”青丘摇头,把她的手拉下来,明明如此年轻却带着长辈的宽厚,“蓝终曾有千年修为,师从先天大道化身的玉清天尊,随我在殷商胡闹一场,最后也说了这三个字,不后悔。”

    “所以我也不曾负他,哪怕战败死去,也有办法让他以人魂入妖身,继续活在世上。长长久久,千年万年,只要我还存在,他就不会死去。”

    枯蓉疑惑地皱眉,为少女眼中的笃定和光彩臣服:“您是……为什么呢?”

    “我?我只是见过了太多‘后悔’而已。你凝视凡界的时间不比我短,见证沧海桑田后,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不变的东西?”青丘说着,从头上拔下那枝枯萎的桃花,“不要恐惧你的力量,接受它,陪我再去找找不变的东西吧。”

    花枝被纤长的指尖轻柔拂过,竟然重新绽放颜色,顶端一朵桃花开得正艳,居然没有因为旱魃的力量凋谢!

    “这枝桃花能阻断你的火之灵,戴上它,去江南水乡,去你喜欢的地方看看吧,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的。”青丘踮起脚,指尖一扬,枯蓉的发丝如有生命般依附在桃枝上,很快挽成漂亮的发髻。

    枯蓉飞快地笑了下,才觉得自己过分轻松,急忙道:“大人,现在不是攻下七曜宗才要紧么,我不能擅自离开。”

    青丘眯起洞悉一切的鲜碧瞳仁:“不用担心,我有客人上门了,他会帮忙的。”(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