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反叛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我是来要塑人泥的。”

    赤色的身影慢慢从密林深处出现,带着惯常的浅淡笑意。

    只是和从前相比,那个浅笑带了几分落寞的味道。

    青丘挥挥手让女魃离开,以她为中心,龟裂土地渐渐合拢,连青草都重新生长出来。

    “少女果然还是和鲜花比较般配嘛。”青丘赤脚在野花丛间蹦蹦跳跳,漫不经心地望向旁边,“上来就直奔正题,可不是一位好客人的做法啊,你们凡人不是很擅长拐弯抹角那一套吗?”

    贺兰玖摘掉发丝间的一片树叶丢下,踩着它继续向前:“很可惜,我又不是人,也不是客人,所以就直来直去了。给我塑人泥,以后我任你差遣,绝无怨言。”

    “不是人了吗?这种说法真是残忍……明明已经有人腾出自己的位置,来让你活下去。”青丘迎风而立,眯起碧色眼瞳轻笑,“啊呀,对了!你已经不再是赤,能为我做什么?”

    话音未落,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阴云密布!

    跃动的五行之灵从四面八方用来,在青丘头顶汇聚成一道银亮闪电,似乎下一刻就要向她劈来!

    “这样,足够为你效劳吗?”贺兰玖轻声询问,垂头看着掌心流转浮现的仓颉字。

    青丘傲慢地微微仰头,指尖一弹,头顶天罚一样的惊雷被灵力驱散:“……还不够。你活着为我所用,死后将魂魄献出来,生生世世供我差遣,我就答应你。”

    贺兰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认真地和她对视:“好啊。”

    只要看一眼青丘那双独特的眼睛,心里再深的秘密也会被她挖出来。

    但那种感觉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种被理解的轻松……

    具备这种能力的青丘,当然知道他没有说谎。

    赤足的少女将碎发撩到耳后,俯身在草丛里摘下浅蓝的野花:“那我不要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贺兰玖终于动怒,脸色阴沉下去,乌色长发无风自动,杀气一丝丝晕染到空气中。

    天空似乎又要出现扭曲的异象!

    “旁人不假思索就拿出来的东西,我从来不要。”青丘将野花簪到鬓边,说的理所当然,“只有那种需要反复考量,最后痛不欲生送到我手上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贺兰玖心底闪过不祥的预感。

    他的视线还没有从青丘眸子上移开,所以一闪而过的念头也被读取。

    “放心放心,我知道你要塑人泥是给某个人重塑身体,所以交易条件不会和他有关。嗯……到底要什么好呢?”青丘轻轻走过来,经行之处铺满翠草野花。

    明明可以御风而起,却偏偏选择更耗费灵力的方式。

    贺兰玖耐心仅将耗尽:“你最好快点想。”

    清爽不寒的风从远处吹来,带着一阵阵血腥气。

    青丘一拍掌心,确定了想要的东西:“在我提要求之前,你先表示诚意吧。虽然猎人盟会现在已经归顺于我,但听说你和某些特别难缠的修士还有联系,而且之前拒绝了蓝终的邀请……这附近有个不听话的修士,去杀了他当做投名状,好吗?”

    “等我一盏茶的时间。”贺兰玖立刻转身离开,微风拥着衣袍猎猎作响,很快消失在山林深处。

    他耽搁不起了。

    哪怕钱亦尘在镇命莲花里安然沉睡,看不到他的每个时辰,都觉得心脏在被灼烧。

    那种感觉比寄魂在妖身时更加痛苦,而且完全无法纾解。

    ……在风水宝地掌门的掐算中,他早应该死去,或许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

    贺兰玖循着血腥味一路前行,若说最初来找青丘时还带着彷徨,那么现在则是完全坚定。

    逆天的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他一个。

    只要钱亦尘能够回来,就好了。他只求这件事,如果老天不同意,那么就逼着命运点头!

    脚下是一条小溪,溪水泛红,一缕一缕地晕染开上游的血迹。

    贺兰玖垂眸看了一眼浅红的溪水,顺着声音找过去。

    有个全身裹在黑袍下的男人,将佩剑放在旁边,鲜血淋漓的手从灵兽腹中挖出内丹。虽说是修士,但魂魄有溃散迹象,明显已经入魔。

    贺兰玖盯着他想了片刻,才意识到这个人他曾经见过。

    “不过,你叫什么来着?”

    健壮的男人正砸开一只幼鹿的颅骨,把那点鹿茸整只挖出来。

    抹掉下巴的血迹,抬头发现有人,立刻戒备地退出几步:“你……你现在已经完全是凡人了?!哈哈哈,还记得我吗?青丘大人可是马上就把七曜宗赶尽杀绝了,现在求饶,说不定我还能不为难你。”

    对了,在青州时那个出现在当铺里的男人,体格结实,名字叫丁来着?

    贺兰玖嘲讽地弯起嘴角:“可惜,你的青丘大人让我过来解决你,拿个投名状回去。”

    “你……你胡说什么!我可是从一开始就投靠了蓝终的,连盟会的密信都交出去了,她断然不会……”丁眼底一抹浓重的黑色,衬得眼白愈发明显。

    在他身后横陈着无数灵兽尸体,似乎之前是七曜宗饲喂的,从死状来看,的确把猎人盟会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剥皮拆骨,拿走了尸体上全部有价值的东西。

    “估计因为你的主子同样化形为兽,看你这么做有些于心不忍吧。”贺兰玖突然觉得青丘叫他过来的决定很正确,甚至因此心情愉悦几分。

    丁回头看了一眼堆叠的灵兽尸体,起身咬牙道:“畜生就是畜生,杀了有何不可?”

    “对啊,畜生就是畜生。”

    下一刻,贺兰玖已经出现在他身侧,失去兽爪覆盖的五指仍然锐利,瞬间穿过他的心房!“杀了有何不可?”

    ……

    方才杂色野花盛开的山林,出现一间凉亭,带着法术构成的痕迹,突兀地坐落在草地上。

    但想到在凉亭里喝茶的人是谁,又觉得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很好很好,果然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青丘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小腿悬在空中晃来晃去,手里捧着的茶盏还是半满。

    贺兰玖指尖一引,从脚边的草丛里翻涌出细密水珠,将右手残留的血迹清洗干净。

    “要不要再把衣服洗洗?”青丘将碧色薄胎的茶盏放在桌上,很好心地建议。

    贺兰玖靠在凉亭支柱上,斜了眼她身后侍奉的蓝终:“要你的手下给我洗吗?好啊,浆洗三遍,用月华蒸干,日光会让我头疼。”

    “这可不行,蓝终刚打伤七曜宗的宗主,让他歇一歇。不过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青丘没有半分不悦,反而笑得愈发得意,“世间最后的塑人泥在凤麟洲,你求错人了,哈哈哈哈!”

    白跑了一趟,生气吗?

    浅粉嘴唇配上过分夸张的笑容,现在青丘看起来是个十足的妖物。

    “我清楚。”

    贺兰玖非常平静,打断她毫不优雅的狂笑:“但我也知道,如果你想要什么东西,没有人能保住它。塑人泥你迟早会拿回来,与其去闯凤麟洲,不如先得到你的保障。”

    青丘的表情立刻收敛,笑声停得相当突兀:“……哦,你不生气啊。”

    挫败感在脸上一闪而过,她又换上少女般天真的表情,赞赏地点点头:“不过不错,除了我们家蓝终以外,你大概是第三个真正清楚我的实力的人。知道之前七曜宗宗主在说什么吗?下贱妖物,不自量力……哈哈哈,老巢都快被我轰没了,居然还在叫嚣?”

    九尾狐,妲己,妖妃……从天地间孕育而出后,她有无数个名字,却很少有人从名字里看到她的可怕。

    青丘是凡间灵气孕育的生命,是天地之灵本身。元神不死不灭,只要世间还有一丝灵气存在,就绝对不会死。

    “在时墟里待了一千年,又让我学会了‘回溯’的能力,只要看着你的眼睛,就能看到你从诞生以来的所有记忆……”

    青丘站起来,背着手灵巧地转了一圈,“之前意志不坚定,所以我也很难读懂你的心。此刻终于明白,我最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了。”

    “快说。”贺兰玖面无表情地催促。

    怀里的镇命莲花,在狠狠地灼烧他的皮肤。

    钱亦尘知道现在发生的事,在不满吗?

    青丘掷地有声道:“我要你去攻下七曜宗,同时钱亦尘重塑身体,出现在你面前。”

    “--你为了他供我差遣,坏事做尽,他却因此怨你恨你。不,以钱亦尘的性格,不会怨恨旁人,反而会自责,而你那时候会怀疑,是不是不要唤醒他比较好?还是洗去他的记忆比较好?或者炼成傀儡?不过那样一来,钱亦尘还是钱亦尘吗?……在反复的自我质疑中痛苦沉沦,不觉得很有趣么?那时候,你们的执念羁绊,还是不变的吗?”

    贺兰玖歪了歪头,柔和的眼波扫过她兴奋的脸:“我只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青丘揉着后脑,露出不好意思地羞涩笑容:“当你尝遍世间美酒以后,就会觉得喝点毒.药也不错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