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辰时一刻,七曜宗正殿。

    寄魂在镇命莲花里的钱亦尘,被贺兰玖安置在怀中,看不到外面的景象,有些焦急。

    还好随着走动,他渐渐移到了衣襟处,总算能看见一线外面的天地。

    战后的正殿已经被清扫干净,甚至比之前更加华美,金银水晶铺地,连摇摇欲坠的石柱,都盘踞着金龙的雕像。

    在一屋子的金碧辉煌里,台阶上的玉尊位居然显得寒酸起来。青丘登上这样的位置,有意义吗?

    大概能让别人不愉快,就是她最高兴的事情吧。

    主人还未到场,正殿内已经有了其他人等候。

    钱亦尘不自觉屏息观察周围,贺兰玖带他在场内转了一圈,拖拖拉拉的站在树妖展松凉身边。

    后者的神情依旧老大不乐意,微微皱眉,似乎在这种地方极为不安:“虽然殿内的结界已经破除,但那些小妖进来依旧不是什么好事……”

    贺兰玖打完呵欠,才意识到他在跟自己说话,漫不经心回答:“正殿内的妖怪已经很少了,毕竟,是为了给那些宗门弟子腾地方么。”

    部下们来的很齐,除了随侍青丘的蓝终之外,其他人都在等待,只是不见勾灯的身影。

    ……难道七曜宗失守,他也会难过吗?

    展松凉面色一沉。

    的确,站在这里的除了他们几个有资格和青丘直接对话的,就只有两队戒备的小角色,其余大部分妖怪都在外面戒备。

    而腾出的空间,是给七曜宗正统弟子准备的。

    青丘不太稀罕一群妖怪认她为主,她要的是那些正道人士的低头。

    钱亦尘百无聊赖的等了许久,突然察觉远处有一股庞大到可怕的灵压靠近。

    刹那间灵乐奏起,百鸟齐鸣!

    青丘一袭玄色曳地长袍,上面不见丝毫花哨的绣纹,却显得稳重端方,只有鬓间一朵牡丹,成了唯一的鲜艳。

    钱亦尘偷偷摸摸地打量外面,青丘从御道而出,睫毛下清澈的眼睛望向这边,似乎捕捉到了他的视线。

    哪怕没有实体,钱亦尘也下意识一缩。

    “咳咳。”青丘似乎也是无所察觉的样子,站在玉座前故作老成地清清嗓子,“各位等候多时,让我们开始吧!”

    由妖怪看押的七曜宗弟子,纷纷被驱赶着从殿外走进来,绛紫色妖藤绕过脖子和双手,将串起来,无法反抗。

    应该被下了禁言术,正道修士们没一个能开口说话,只能不甘地怒视青丘。

    宗主刻清风被留到最后一个带上来,躺在星辰令所化的监牢里,伤口虽然包扎过,但治疗程度也就是堪堪保命,脸色灰白,鬓角霜白。

    “妖孽……”

    青丘站在台阶上愣了愣,挥手示意石也雅收起星辰令:“我是真的很纳闷,你们这些修士的师门传承中,骂人的话只有这两个字吗?还有一句……”

    “人人得而诛之!”

    “……人人得而诛之。”

    刻清风捂着胸口剑伤,说得有气无力,还不如青丘的模仿感情充沛。

    “请前代宗主交出建木指环,从此以后我来替你掌管七曜宗,让天下第一仙门继续站在其他门派之上,如何?”青丘笑完了换上还算温和的语气,一副有商有量的样子。

    “呼……呼……”刻清风勉强喘息着撑地起身,不愿对满座妖孽低头,却被灵力凝成的锁链吊在了青丘眼前。

    青丘垂眼,望着他右手拇指上那枚木色扳指,伸手做了个讨要的手势。

    那是神木的一截,已经随着传承磨得相当光滑,散发出温和的草木之灵。

    “只要我活着,永远别想把宗主指环拿走!”刻清风牙关渗出一行鲜血,沾在松散落下的长发上。

    青丘不满地斜了一眼座下:“石也雅,我记得好像是让你负责和这些人沟通的,本来以为聊了那么久,他们都非常理解我了。”

    “青丘大人……”被指责的石也雅,急忙抓起旁边被缚的弟子,长剑横在脖颈上,“道长,我之前已经明确的告诉,不交宗主之位会是什么下场。你要相信,青丘大人会将七曜宗发扬光大的。”

    说完没有半分犹豫,剑光一闪,血花四溅。

    石也雅手里的小修士连呼救都没有,软绵绵的倒下去,热血从身下蔓延开来。

    “……”刻清风咬牙,面色极其纠结痛苦。

    石也雅面不改色,抓起下一个人。

    “等等!”刻清风望向高处的青丘,露出一丝罕见的犹豫。

    “师尊不要受他威胁!”第二名弟子断然开口,主动撞上石也雅的剑尖,引颈就戮!

    “正天地之道,扶世间理法,万死莫辞!”刻清风强忍悲伤深深吸气,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后,吐出一口鲜血。

    青丘闻到大殿中飘散的血腥味,表情越来越冷:“不怕死的人,我见过很多。但‘无所畏惧’并不能证明什么,毕竟那些家伙后来都死的毫无意义……就像现在这样。”

    她从蓝终手里接过一柄短刀,慢慢抽出:“我想要的你的建木指环,但没有它现状也不会改变。准备好和你的右手告别了吗?”

    刻清风眼底映出弟子的鲜血,没有求饶或臣服。

    “铮--”

    青丘挥出的短刀,突然断成两截!

    白发苍苍的小孩子,击断那把短刀,从殿外而入,开口时声音却很老成:“你说你,非找个灵山干什么,像我风水宝地,是得天独厚的破地方,别说妖怪了,连本门弟子都不爱待。”

    一票小妖倒退着飞了出去,间或能听到痛苦的哀嚎声。

    风水宝地,迎战!

    “苍掌门是来恭贺我继位的吗?”青丘镇定地丢掉刀柄。

    掌门苍逢还是那副孩童模样,眉心一朵金粉描的兰花熠熠生辉:“青丘,我为你算了一卦,卦象说七曜宗的宗主之位,你坐不来的。”

    身后,风水宝地无数弟子涌入大殿,战意凛然!

    “若是我偏要坐呢?”

    苍逢一笑:“七曜宗和风水宝地的祖师,当年是同门师兄弟,本打算一并开宗立派,却因为理念不合分道扬镳……风水宝地的祖师为长,所以见了七曜宗的人,永远高半辈。”

    “所以,你以后要叫我一声师兄了。”

    青丘遗憾地摇头:“我不喜欢有人爬到头上去,看来这一辈两派的理念依旧不和。苍掌门,我听闻你擅长占卜,不知今天出门时可知道自己会死在这里?”

    “叽嘻嘻嘻,死就死吧,反正人生下来就是要死的。”狡猾的笑声响彻穹顶,有人顶着两只黑眼圈,掐诀念咒,无数个虚影从背后飞出,或忧或怒,渐渐消失在空气中。

    空狸道人江雀,引情术迎战!

    修为低一些的小妖已经开始自相残杀,生灵皆有情感,若是某种负面感情扩大到无限,无需动手,也能让施术者得到想要的结果。

    青丘眉梢一跳,不为所动地走下台阶,站在刻清风面前:“继位大典继续,蓝终,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招呼客人。”

    部下们都在抵抗不断搅乱心智的感情,与涌上七曜宗灵山的修士作对。

    哪里来的人?难道被再而三的打压几次,还有人敢站出来吗?!

    这种东西,不配她出手!

    青丘放出灵识感知四周,脸色越来越阴沉:“来的人倒不少,你们还有人吗?”

    “……有,我。”红衣的妖狐突然现身,抓住她触碰刻清风的手。

    青丘甩开他的钳制,灵力汹涌逼迫其退出一丈:“贺兰玖,别忘了你自己做的事,现在想倒戈当个好人,太晚了吧?”

    贺兰玖侧脸的红色纹路越来越深,是将力量发挥到极限的征兆:“我从来不算好人,但想做个对得起他的人。”

    尾字落地,身影已经冲向前方,挥手斩断囚禁刻清风的锁链。

    “主人!”蓝终抽身拦在面前,轻柔地将青丘放在玉尊位上。

    贺兰玖毫不退缩,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紧蓝终:“真是一条好狗。”

    “过奖过奖,很多人都这么称赞过。”蓝终笑着领下这句话。

    红色与黑色缠斗在一处,灵力妖力搅得地动天摇!石梁上簌簌往下落着粉尘,沾在青丘的睫毛上。

    “……不如,再让场面更热闹一些?”她开心地看着一殿妖人混战,拍拍掌心,“贺兰玖,你私自带修士上山,总要付出点代价。”

    半空中缠斗的两个颜色,赤红脱身而出,忙着去抢从怀中掉出来的那朵莲花。

    镇命莲花受到牵引一般飞向青丘,后者张开手,握住的却非法器,而是魂魄。

    “钱亦尘!”贺兰玖震惊地试着从上前,却被蓝终挡下。

    “我……”钱亦尘想开口劝阻,但支撑他清醒的灵力悉数被抽走,意识越来越模糊,却仍然硬撑着说完话。

    “我看到了……这些天始终清醒着,看到了你做的事情。你从来不是妖怪,这样就很好……”

    青丘托着轻飘飘的虚弱魂魄,指尖用力想要将其捏碎:“后悔吗?为了让他活着听命于我坏事做尽,又为了让他满意试着做个好人,但最后只能一无所获!……后悔吗?”

    “把他还给我!!!”贺兰玖拼命向钱亦尘的方向冲去,却还是太慢。

    几乎能听到魂魄破裂的那一声轻响。

    “嗤……”

    贺兰玖眼角泛红,咆哮至哀嚎:“不!!!”

    “主人……?”

    蓝终的声音比他更震惊。

    战势始终不分高下,却在这一声犹豫的呼唤呈现一边倒的事态,正道修士越来越占据上风。

    因为一把剑,从身后洞穿青丘的丹田,尽管不见鲜血涌出,却能看见她难看的脸色。

    七曜宗的弟子看清袭击者是谁,士气大增。

    “大师兄!”

    “是纪师兄!他终于来了。”

    ……纪浮茶?

    贺兰玖被怒火冲散的理智找回一些,下意识摇摇头。

    不,不可能,这时候出现的只会是--

    七曜宗的大弟子,就笔直的站在青丘身后,手中拿的却不是拂尘,而是短剑。

    元神也不过是强一点的魂魄罢了,抱恙剑既然能伤魂,对元神同样有效果。

    勾灯拿走了纪浮茶的遗骸炼成皮囊,终于在这一天穿上,终于能够完完全全的成为那个人,踏上寻找“勾灯”的路途。

    “七曜宗弟子听令,不要拘泥礼法,尚能战者带师尊撤出宗门,不要管我!”勾灯顶着和他完全不一样的脸庞,将青丘体内的抱恙拧动几下。

    继而抽剑,狰狞地扫过蓝终。

    犬妖忌惮抱恙的威力,后退半步,堪堪避开寒芒。

    贺兰玖片刻愣神之后抓住机会,天地之灵构筑结界隔开蓝终,冲到青丘身边。

    ……元神,青丘的元神终于离开身体,渐渐在空中显形。

    元神显相对她来说不是难事,或者说,以元神示人,对天地灵气的操控才能达到最强。

    肃金之灵聚拢成利剑,瞄准钱亦尘的魂魄,而更多的灵气则用来修补青丘自身。

    “别想碰他!”贺兰玖咬牙,仓颉字在掌心亮得让人心惊。

    砰的一声,肃金利剑在空气中爆裂。

    同时爆裂的,还有贺兰玖无法撑在如此多灵力的身躯!

    正邪人士难以忍受地捂上耳朵,却无法隔断灵力爆炸的异动。

    “这里有我顶着。”勾灯脸色同样不好看,反手一掌将他的魂魄送入赤身体,“带着他快走,别再来搅这趟浑水!”

    他现在是七曜宗的大弟子,是可以为了他人牺牲的善人。

    ……终于,回来了。

    狂风刮过大殿,贺兰玖重新获得身体,右眼角下泪痣明显,狐火在周身熊熊燃烧。

    借着最后望他一眼,瞳孔深邃,抢过钱亦尘的魂魄,杀出一条血路,直奔自由而去。

    ……

    青丘抬头,直到视线里再也没有那一丝红色,天地之灵对元神的修补才算停止。

    “很有趣。”她平静地飘在空中,身影却比之前虚无,“不过也很可惜,我的元神永不破灭,让你失望了哦,勾灯。”

    勾灯傲然站在她面前:“在下七曜宗弟子纪浮茶,宗门有难,九死不屈!”

    “随便你屈不屈吧,只是落在我手里,会很疼。毕竟你的法器让我很不高兴,不管用多少灵气修补,都觉得元神上破了个洞啊……”青丘竖起一根手指贴在唇边,“到时候,喊得不要太激烈。”

    疼……是纪浮茶那时候的感觉吗?

    勾灯满意地点头微笑,抱恙剑牢牢握在手中:“我不介意更疼一点。”

    “那么你就开始补偿吧!魂飞魄散,存在的痕迹被我一点点抹杀,来补偿你这一刻对我的冒犯!”

    天地之灵孕育的怪物,终于露出凶恶。

    台阶之下,正道修士在和妖怪苦苦作战,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哭着喊,纪师兄。

    “……很好。”

    从今以后,世人只知道此一战时,纪浮茶只身犯险刺伤青丘,智勇无双,是七曜宗人人称赞的大弟子。

    不知道他曾经爱过某人,也后悔爱过某人。

    世间传说里不会有勾灯的名字,或许有,最多评他一句丧尽天良,让正道人士引以为戒。

    这就已经很好了。

    是他们之间,最圆满的结局。(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