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太阴镜并不反光,被人拿起时轻得仿佛没有重量,连块普通的玉都不算。

    贺兰玖遥遥抬手,镜子准确地落进钱亦尘怀里:“接住了。”

    钱亦尘伸手抱住,触手冰凉,全身的热度都顺着白玉镜面吸了过去,连忙用衣服将其裹上。

    东西抢就抢了,趁一众赌徒没反应过来,现在跑路还来得及。

    钱亦尘挤开人群冲出几步,突然发现身后没有那个该跟过来的身影:“人呢?”

    贺兰玖还大大咧咧的站在赌桌上,颇有兴致地打量凤五:“邪道三家大世家……凤家,金口玉言就是你?”

    “下来吧,不然桌子会裂开的,咳咳咳。”凤五没有否认,说话时依旧忍不住咳嗽,也不着急抢回太阴镜。

    “是么,我觉得这桌子挺结实的。”贺兰玖不以为然地在赌桌上重重踩了几下。

    话音未落,脚下赌桌似乎禁受不住一个人的重量,从中间轰然断开,折成两截!

    散碎银两散落一地,铜板四处乱滚,赌徒们再也按捺不住,弯腰哄抢起来。

    贺兰玖当然不会摔下去,身影一晃在空中稳住,一线狐火顺着空气烧过去:“你的乌鸦嘴真是非常灵验,而且没有任何灵气波动……不过我有事在身,回见吧。”

    “妖怪!是妖怪啊……”

    “我就说怎么可能有人运气这么好,肯定用了妖法。”

    被赌坊气氛僵化的头脑渐渐活泛起来,那些眼珠泛红的赌徒总算不再盯着骰子大小或牌九输赢,这才反应过现状,争先恐后向外逃去!

    眼角不断生长的妖异红纹,哪怕在空气中也能熊熊燃烧的火焰,逐渐填满空间,却让人一丝热气都感应不到……

    有人在离开时还不忘抓一把散碎铜钱塞进怀里,脚踩着脚哄挤离去,还把钱亦尘推得更靠近门口。

    凤五转身,堪堪避开狐火,看清贺兰玖的下一步动作后瞳孔猛缩:“你的事情,就是把他带走吗?”

    “不希望的话,就用你的本事阻止我吧。”贺兰玖掐着苏耳的脖子将他提起来,又做了个扔的动作。

    “别扔别扔,这个我可接不住啊!”钱亦尘在不远处拼命摆手。

    苏耳:“……”

    贺兰玖恶劣地笑了下,提着他的衣领向钱亦尘冲来,银蓝火焰在身后示威般一闪。

    熄灭时,三人的身影一同消失。

    凤五仰头,望着狐火逐渐消散的半空喃喃:“你们藏不住踪迹的,最终会被我发现。”

    ……

    “去红染村,那里虽然已经荒废,但凤五搜过一次,短时间内或许不会再去。”钱亦尘贴在贺兰玖耳边提高声音,被呼啸的冷风吹得闭上眼。

    因为悬空而无所依凭的身体一顿,接着掉转方向,直奔红染村而去。

    妖气在空中如有实质,留下一线踪迹,借着四散开来,如果县上有什么捉妖法器,现在一定会拼命颤动。

    一炷香后,钱亦尘觉得耳边的寒风减弱,终于踩在了土地上:“痕迹都抹掉了?”

    “应该没问题,根据我的试探,那个凤五就是个乌鸦嘴,除此之外没什么本事。”贺兰玖倨傲地放下手中另一个人。

    “--倘若凤家的人真像你说的这般没用就好了。”苏耳睁开眼幽幽开口,被提着飞了一路,却并不觉得冷。

    钱亦尘拿不准他在盘算什么,毕竟一路都不挣扎的人并不常见:“那个……苏公子?郑重说明一下,我们绝对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你看方才的情形,没人帮忙的话,你估计会栽在凤五手上。”

    苏耳的头巾有些松散,平静地将掉出来一角布料塞进去:“是找一块骨头吗?”

    “是--哎?你怎么会知道?”钱亦尘从怀中摸出太阴镜交出去,“我们想用镜子找这样东西,本来打算和你好好商量一下,但情况紧急,就把你连镜子一起带走了。”

    苏耳好笑地斜了他一眼,转身推开民居破败的木门:“都是邪道的人,装什么。怀柔这条路行不通,不如严刑拷打吧。”

    “……”钱亦尘从来没接触过这么有自觉性的俘虏,看了贺兰玖一眼,追上去解释,“我是真的无意伤害你,不然早就可以动手了。”

    民居里到处结着蜘蛛网,苏耳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下,指着自己留有指印的抓痕:“这样也叫无意伤害?”

    贺兰玖作为不合格的搬运工,带钱亦尘赶路时还会半托半抱着收敛利爪,对待外人却没有什么耐心。

    钱亦尘望着那道淡紫痕迹,保证:“我回去就给他剪指甲。”

    “切。”贺兰玖撇嘴,红衣分外耀眼,“那只能说明你太没用了。”

    过往的故事里,邪道三大世家,太阴镜和金口玉言联手,逼得贺兰香到处寻找应对措施,几近疯魔才制造出能以人魂入妖身的传人……居然就只为了胜过这样的对手?

    “我刚才试探了凤五,他并不以技见长,凭借的似乎只有言灵。这种能力会让他说出口的每句话都会成真,但越是具体的事情,说起来就越谨慎……是不是能如此推断,言灵的力量无法用在过于模糊的事情上,而困难和具体的事,他言中后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贺兰玖胸有成竹地判断,“而且使用力量非常小心,不清楚狐火的底细,所以才不敢贸然破了我的火焰。”

    想让凡事遵从心意,下雨时,简单说一句“片刻后天气有所改变”,会比“片刻后是晴天”所付出的代价更多。

    毕竟“天气有所改变”后,可以是晴天,也可以风雨更盛。

    苏耳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不错。你这样的,下手狠脑子又灵活,才有可能在邪道生存下去。”

    “我姓贺兰。”

    苏耳有一瞬间的僵硬:“贺兰香的儿子?早知道,我当年就该与你联手。”

    “可惜,我已经有固定的相好了。”贺兰玖狡猾地眯眼,“本来我还在考虑该怎么同你合作,不如来次这样的交易吧--你和凤五的盟友关系崩裂,我能保你安全,而相应的,之前提到的那块骨头,你要帮我找到它。”

    苏耳低声笑起来,衣角缀的铃铛叮叮当当:“哈哈哈,你以为,我和他是因为什么翻脸的?别小看苏家,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少!”

    他笑着笑着,拿出太阴镜平放在地上,刺角铃铛划破手腕,鲜血狂涌入镜面。

    染红白玉,那血珠竟然没有四处滚动或洒落,而是溪入江河一般融了进去,在白玉镜面内盘旋不定!

    “拿着它。”苏耳将赤红的镜子送到贺兰玖手上。

    贺兰玖只好捧住,却发现在他接触太阴镜的一瞬间,镜面上的血迹开始摇晃。

    一圈一圈,如同活过来一般,愈加舒展。

    看不出什么的混沌图案,开始条理明晰,凑成一幅幅画卷。

    因为颜料是血,所以这幅画只有一种颜色。

    妖狐巨大的兽形掠过长空,潇洒肆意,在天地间游走,四海极境也能凭心意一闯。

    纤细坚韧的毛发迎风狂舞,这就是赤当年的模样了吧?

    那时地上神魔妖怪并存,没有凡人的踪影。

    画面一晃,苏耳的血汇聚重组,妖狐数丈的身体从空中跌落,背后有个凡人少女模样的影子,握住赤的元神,用力捏碎。

    妖元破碎时,像天上下了一场银亮的烟花雨。

    再然后画面停止,血色重新变得混沌,像晕了水渍的名画。

    “这是承载于你体内的记忆。”苏耳抬起冰冷的眸子,又望向钱亦尘,“我的血还未失效,你要试试吗?”

    钱亦尘果断拒绝:“我就不用了吧,怕你的太阴镜死机。”

    ……时墟都不能回溯他的过往,那个世界经历的种种,太阴镜能展示出来吗?

    再说,万一展示出点什么不可公开描述的内容怎么办。

    “有趣有趣,原来这具身体是这么死的吗?”贺兰玖将镜子交回去,“所以你通过那块骨头,看到了青丘?”

    苏耳怔怔的点头:“妖骨的原身,是叫做青丘吗……一开始那并不是块骨头,而是个活人,就是那种普通的书生,没有任何长处,混进闹市里找都找不到,却偏偏在接触太阴镜的一瞬间被映出了过往!”

    钱亦尘越听越惊悚:“你说的书生,该不会叫盛元吧……”

    “知道吗!我见到了那么多妖怪,还是第一次知道它们身上的死物也能有自我意识。”苏耳低头,抱住被头巾缠裹的脑袋,“我知道这是好东西,绝对不会把它给你的。凤五已经背叛我了,想要镜子,还想要骨头?哈哈,别想让我把它交出去……”

    语气越来越焦急,眼神却开始涣散。

    贺兰玖冷眼观察片刻,突然清晰地问:“你催动太阴镜,靠的并不是血吧?你的血,是什么东西的载体?”

    “啊,是魂魄……”苏耳愣愣的抬头,想了片刻才能回答他的问题,“太阴镜和苏家每一代执镜人的魂魄共生,只要我还活着,太阴镜就会永远认我为主。”

    伤及魂魄的人,脑子多少会有点不灵光。

    如果共生意味着永远不会分开,那么可以解释苏耳为什么会在赌坊百压百中了。

    但是……

    钱亦尘突然想起,他刚才已经输了一把,那么这种共生,已经被切断了?

    “不好!他和太阴镜的联系已经相当薄弱,刚才又使用过一次,魂魄兴许开始溃散了。”钱亦尘在口袋里抓抓掏掏,“那个,镇命莲花呢?必须想办法帮他稳固下来。”

    贺兰玖下意识捂紧身上某处,小气地在手背上划了道伤口:“那么贵的法器给他干什么,能够作为魂魄依凭的东西,又不止一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