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作者:夜酒半归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疑惑里还有无辜,简直能去当问心无愧的范本。

    钱亦尘硬撑着反驳:“塑人泥明明是……”

    “凤麟洲散仙的吗?”青丘看多了人的内心,一向能言善辩,“如果不是我给他灵力,贺兰玖有什么能力去取回塑人泥?如果不是我放弃,塑人泥也落不到他手上。所以我帮你重塑身体,你却恨我,这不公平吧?”

    钱亦尘想了很久,才没有被她的逻辑绕进去:“如果不是你,我一开始就不需要那东西。而且你这种人不会放弃,只会从开始就不想要它。可以凭心意杀死每个反抗你的人,但这种事已经在殷商时做过一次,千年后重新出现在人世,更想留点乐子。”

    “被你如此理解,真是让人感动得想哭……”青丘慢慢勾起唇角,突然走到近前,伸出双臂环住他脖子。

    地面和壁顶开始剧烈颤动,却没有落下灰尘,结界外法术狂舞,反抗的修士和妖怪在对阵,这里是七曜宗的宗门正殿!

    横梁从五丈高的地方断裂塌下,在砸到她之前就被五行之灵拖住,送回原处,不见裂痕:“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当个凡人而已,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所谓普通,就是打伤掌门杀了徒弟,把这个地方抢过来吗?”钱亦尘趁机逃离她的臂弯,好不容易在地震般的天旋地转中站稳,低声嗤笑,“你这样,算什么凡人啊。”

    “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想替别人出头来显得自己很伟大?我游走在人世的时间那么长,拼了命想融入凡人之中,但只要有一丁点表现的与他们不同,就会招来恐惧和憎恨!你明白这种被驱逐的感觉吗?我杀过人,但为了保护自己不择一切手段,难道不应该吗?”青丘激动地握拳咆哮,眼底泛起水光。

    “我看到你的记忆后,以为你能理解的,你连身为异类的贺兰玖都能包容,为什么也像俗人一样厌恶我!”

    钱亦尘这才觉得她的内心是个和外貌一致的少女,却依然残忍地摇头:“你是真的……仅仅为了保护自己?七曜宗呢?”

    青丘泛红的鼻尖吸着气:“名门正派一贯多事,就算我不招惹他们,也会找上门来斩妖除魔。哼,你没有我的能力所以不清楚,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修士心里多么虚伪。每一个发誓要杀我的人,只要认识到我真正的实力,就会臣服。”

    她揉了揉眼角,望着钱亦尘的目光堪称温柔:“你不一样,你明明是个普通人,反抗我的心意却很坚定,真有趣。或许……我融入人世的方法,会在你身上找到。”

    “看,这就是区别,你永远都会被人间驱逐。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对抗你的人。这批赴死后永远有下一批。”钱亦尘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半是讽刺地摊开手,“如果不能理解的话,我换个问题--若某天你成为像我一样毫无力量的凡人,还敢反抗所见到的不公吗?”

    青丘:“我……”

    钱亦尘打断她:“你有天地之灵的滋养,元神永生不灭,连时墟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所以活的非常肆意。但世界上没有人能永远潇洒的,我也是,贺兰玖也是,都付出了很多才能有想要的幸福。这就是凡人,像背着长满尖刺的鲜花行走,香气持续多久,尖刺的疼痛就伴随多久。”

    他离开从前的生活,得到了新的自己和喜欢的人。

    贺兰玖压抑残忍的天性,收起利爪才能待在他身边。

    也不是没有梦想过自己大杀四方顺风顺水,但接受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才是人生的一部分。

    邪道有命定的三种报应约束,正道有天理作为枷锁,而青丘是完全的肆意妄为。

    “我喜欢花,那些碍事的刺,剔除就好了!”青丘右足重重跺地,以她为中心,灵力气浪向外扩散。

    “没有谁能剔掉所有的刺。青丘,你太强大了。”钱亦尘的发丝被风掠起,思维从来没这么清晰过,“你能非常轻易的看透人心,知道别人最怕和最爱的事物,不管威慑还是讨好都信手拈来,但要付出所羡慕的凡人生活,这就是你的命运,接受吧。”

    “我不死不灭,我才是最特殊的!”青丘忍无可忍,开始耍赖,“所有的东西我都要,而且一定可以得到!”

    钱亦尘放弃讨论的想法,摇头苦笑:“哪怕你无视我的问题,我现在也可以回答你所说的……”

    --为了保护自己不择一切手段,难道不应该吗?

    “蝼蚁尚且偷生,这句话没有问题。但你的生存没有约束,这是掠夺。”

    青丘神色狠厉:“什么意思?因为我强大,所以就必须死?”

    钱亦尘没有回答,转头望着焕然一新的七曜宗正殿。

    经过长时间修葺,这里早已看不出混战的痕迹,华丽的恐怕将王宫都比了下去。

    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天生貌美,惊艳四座;灵力深厚,元神不死。

    她大概拥有凡人修士妖怪所追求的一切东西,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假如这种情况出现在梦里,钱亦尘或许还会喜滋滋的不愿醒来。

    但真的出现在他的人生中,仔细想想,还是不动声色的可怕。

    青丘不知该如何反驳,焦躁地来回踱步,定定盯住他的眼睛,碧色瞳孔瞬间绽放光彩!

    “呵呵呵……我看到你的心了,尽管你百般掩饰,我还是看到了。”她低声笑着,指尖划过钱亦尘被震慑住的侧脸,“我知道你最怕什么,我知道该怎样让你屈服!”

    钱亦尘额角渗出不易察觉的冷汗……

    青丘高傲地眯起眼睛,右手虚虚划过,空间瞬间被撕裂:“拜你所赐,我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元神化形,到底是不方便,先去把身体拿回来吧。”

    钱亦尘被扯入撕裂的空间,瞬间的窒息感并不可怕,只是青丘的眼神让他很慌乱。

    他清楚,那个人想要的绝不止一具身体。

    ……

    盘踞在七曜宗的妖孽倾巢而出,去为主人完成愿望。

    青丘用元神震慑凡人,估计比吃饭还轻松一些,只要一个念头,钱亦尘没有根基的魂魄就被缩在身体里,动弹不得。

    毕竟她现在没有实体,根本不能吃东西,

    钱亦尘被无形的绳索束缚在青丘身边,对她灵力强大程度的认知,又上了一个层次。

    这里应该是正道修士的某处歇脚地,能住的地方不多,倒是随处可见药炉,底下火苗熊熊燃烧,上方冒出苦后回甘的青烟。

    钱亦尘和青丘从药炉间穿梭,没有引起炼药人的丝毫注意,更别说远处三三两两的熟面孔了。

    江雀在用刚画好五官的绫罗人偶,去逗弄不爱说话的封梵;鱼如水罕见的没睡觉,在皱眉和苍逢商量什么,对了,他们本就是同出风水宝地的师兄弟来着……

    “哈哈哈。”青丘恶作剧得逞地低笑,面不改色地从人群间穿过去。

    她的力量,是完美无缺的。

    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无声无息的杀死反抗者。可因为太过无趣,才故意给人反抗的机会,像猫捉老鼠般找乐子。

    不对,应该说是需要对手,上天却没有安排旗鼓相当的劲敌。

    钱亦尘的气息同样被彻底掩盖,身体完全无法自控,连说话都做不到,跟着青丘走向这个休整地的边缘。

    “贺兰玖……”

    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

    靠在一棵枝叶落尽的柳树上,疲倦地抱臂靠着树干沉思,红衣颜色暗淡。

    钱亦尘正好被拉扯到树下,期待地站了半天,总觉得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然而气息消失的太完美,贺兰玖根本一无所知。

    好吧好吧。

    他欣慰地想,这样也不错,那人总算有所进步,别再不管不顾地闯到青丘眼前了。

    钱亦尘喜欢贺兰玖执着的性格,认定一件事就永不放手,可为了执着的事牺牲太多,他会觉得是种罪过。

    “妖骨在哪里?”

    直到贺兰玖开口,他才注意到附近还有一人。

    月亮依旧没有消失,苏耳转变了太阴镜反射月光的角度,才缓缓露出身形:“你要拿着它去和青丘谈判?”

    “不,我要把它毁掉。”贺兰玖神情坚定,“妥协和姑息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敌人的死才是。”

    青丘眼底的神采越来越冷,站了片刻扭头说:“你看,他们很快结成同盟,来讨论怎么让我过的更不顺心。”

    钱亦尘无法回答,连与贺兰玖告别的时间都没有,不由自主地被扯向远方,离弥漫药香的地方越来越远。

    寂静处,并不是毫无人气。

    他看到凤五独自在远处徘徊,应该在等反击的机会,所以身形隐蔽地蹲在低洼处。

    由于等得无聊,右手食指在坚硬泥土上描绘着图案,是太阴镜。

    无声无息观察的人,总觉得很陌生,而且和看电影不同。

    青丘指着凤五的孤单身影,颇为感慨:“看,这个就是被排挤的我。”

    “他是因为贪心不足才落此下场。”钱亦尘突然发现自己能开口了。

    “只是贪心吗?”青丘笑眯眯地提议,“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我能不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得到新的部下吧。别担心,你一定会输的。”

    钱亦尘:“……这是让人别担心的态度吗?”

    青丘没有理他,直接收回结界,风立刻吹拂起她的发尾。

    “告诉我,你的身份!”凤五=马上起身戒备,没忘记金口玉言的能力。

    晚了一步。

    他的视线先于青丘对上,在命令她回答问题时,自己先将过往交代的一清二楚。

    脑海中的记忆被一页页翻阅,时墟的回溯能力不分巨细,将全部都呈现在眼前。

    “我看清了……”青丘低声喃喃,“你最恐惧的是太阴镜旁落他人之手,失去盟友又得不到法器的你,一定会落个横死结局。”

    第一次被阅览记忆,对根基不深的邪道中人影响巨大,凤五躬身,捂着心脏深深**:“你……你到底是谁?”

    “我帮你杀了苏耳拿回镜子,保你千年不死,你就真心实意对我,如何?”青丘在他眼前摇了摇白嫩纤细的手指。

    凤五的注意力被那根手指吸引,慢慢抬起头:“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凤家还不需要别人帮忙,也不会臣服于谁的尊位之下。”

    “太倔强可不是好事情,虽然你也很弱小,但弱且敢反抗我的人,有一个就足够了,太多会头疼的。”青丘忧郁地叹了口气,似乎当真被这个问题困扰,“不过纯粹的心我也很喜欢啦,毕竟像你这般只寻求强大力量的人不多,收服起来很容易。”

    青丘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你的脑海里,每时每刻都在渴求太阴镜的力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背叛苏耳,只差这一步了,真的不想达成夙愿吗?”

    十余年的相处,一朝一夕的背叛,邪道本来就没有情谊,只要点头就好了,他追求的只有力量……吗?

    青丘的诱惑仍在继续:“虽然凤家能力是一定程度的改变未来,我可以做的却更多--那个苏耳,逃过了‘弱冠暴死’和‘求而不得,’没有妖力来源的他会死于踏入邪道的最后一重报应,是‘潦倒不能善终’。而你终于得到太阴镜,会金口玉言,长命千岁。”

    钱亦尘的眼底划过悲哀……

    凤五瞳孔涣散,脑中一片混乱,在怦怦跳动的心脏里听见了最初的声音。

    被引诱的魂魄终于归位!

    他神志清晰地抬头,表情如青丘一般高傲:“你有这个本事吗?”

    浅色的瞳孔与青碧双眸对视,映出新的东西--他从来不甘屈于人后,不管是苏耳还是青丘。

    向上爬的手段很多,有的人选择加快速度超过去。

    可直到被这个人强制打开了回忆,凤五才发现自己当初心念移位,选择把前面的人扯入泥潭。

    “苏耳,与太阴镜之命线重连,再难斩断。”

    “苏耳,不被邪道三重报所困,生活无虑。”

    言灵在拼命消耗凤五的寿命和精力,却无法阻止他住口。

    “苏耳,今生寿元消尽后轮回百世,也永远不会遇见我,永远不会同我有任何交集!”

    最后一句话结束,四野风烟俱净,恍惚间有种奇异声响。

    那是命盘转动的声音。

    --很好,久违的被忤逆的感觉。

    青丘立刻冷脸,望着因为虚弱而委顿在地的凤五,五指没入他胸膛里,捏出一颗银白的魂魄。

    “喀……”

    光珠在她指尖骤然碎裂,魂飞魄散!

    青丘面无表情的看着白色荧光消失,扭头问:“那当然了,从今往后世上不会再有你。不愧是金口玉言,说什么都灵验的很……你说是吗?”

    钱亦尘的目光追随着银光,直到完全消失:“你只看见了他对太阴镜的渴望,却不一定是看懂了。”

    “你是想说,刚才我抛出的条件是个败笔?”青丘蹙眉,搓干净指尖沾上的魂魄碎片,“我没有被他的心声骗过去,直到最后一刻,他想要的都只有太阴镜。”

    “有时候,人心和大脑会互相欺骗的。”钱亦尘叹了口气,“维系十余年光阴的,怎么可能是一面镜子。”

    青丘疑惑的歪头:“不太明白。”

    “你一直不明白这个世界。”

    “那么,必须创造一个我能理解的人间了……”青丘再次俯身,手指插在凤五失去魂魄的胸膛上。

    这一次是彻底的蛮力破开,手背立刻鲜血淋漓,还在向内深入!

    “骨头,我的骨头,好久不见。”

    她握住什么东西缓缓抬手,伴随着皮肉撕裂的闷声,摊开血淋淋的掌心。

    荧光一闪。

    止歇的风突然狂涌,乌云密布,遮天蔽月。

    原来青丘的遗骨并非骨头形状,颜色也不是白森森的,反而像一滴碧色眼泪,水珠般在手上滚动。

    苏耳说,妖骨藏在连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

    就是凤五的心里。

    ……

    太阴镜照的是妖心,并不能显出人像。

    苏耳揽镜自照,白玉镜面上什么都没有,却让他脑海中出现很久以前的事情。

    大概有个细节没有忆起,所以至今还在脑内反复提及,只希望补全这段记忆。

    想起多年之前,瘦巴巴的凤五找上门的时候,他问,你为什么不去求贺兰家呢?

    那时候凤五是怎么回答的?

    想起来了。

    他说的是,我更中意你啊。

    ……

    掌心狠狠握住,那滴水珠般的妖骨立刻四散飞溅!

    青丘全身划过一瞬碧玉般的流光,借着隐没在心口出,彻底消失。

    异变却还在继续!

    她御使最纯净的天地之灵,从前被抱恙剑刺伤,吸收灵气修补过元神,现在对灵气的需求不降反增。

    柔和的草木,滋养的源水,跳跃的炽火,锋锐的肃金,沉厚的凝土……整个世间的五行之灵,都在向这里汇聚!

    元神对他的震慑稍微收敛,钱亦尘连连后退,却被青丘抓了回来。

    “你在干什么……”狂乱的灵气中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变化的东西太多了,包括它本身。我会不断抽干天地之灵,让人间合为一体,重归混沌。”青丘一字一句地将答案灌进他脑海里,“不过盘古开天地,自然也是有天地可开的。我要把它重新合在一起。嗯……虽然我不会创造生灵,不过可以慢慢学。”

    钱亦尘被风吹得闭上眼睛,勉强从视线缝隙里看清四周:“为,为什么?”

    剧烈异变终于引起注意,远处有无数飞剑而来。

    鲜艳耀眼的红色首当其冲,钱亦尘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看见了幻觉,毕竟他已经失去对灵的感知。

    贺兰玖的颜色,也就不如从前明亮。

    不对,这时候看见他,明明不应该感到心安的!

    “天地将会合在一起,你在乎的每个人,你守住的每样东西,都会在我的掌中……化为灰烬!”

    青丘狞笑着补充,“你现在觉得恐惧吗?那么,该从谁开始消灭呢,我的计划是从你最不熟悉的那些人开始,一个一个,最后是贺兰玖如何?痛苦逐渐加剧,在最难以承受的时候你也消失。”

    “不不,顺序还是反过来好了,在你最麻木的时候,给予新的痛苦。”

    钱亦尘已经无暇听她说什么,自己的声音传不出去,只能拼命摇头。

    狐火在贺兰玖抵达之前就窜了过来,却被青丘全部吸收。

    “你是来给我当点心吗?”青丘越升越高,长发在空中狂舞,“竟然想用这种愚蠢的方式,消灭天地的一部分!?”

    “嗷--”

    赤仰头,发出愤怒的咆哮,利爪刺破长空,动作却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

    贺兰玖的灵力……被夺走了……

    不光是他,离近一些的修士也受到影响,身体归于混沌,像隐没在雾中般模糊不清,最终消失。

    “他也会落的这个下场吗?”钱亦尘心头升起巨大的恐慌。

    下一秒,就像印证他的预感般,一切事实向最可怕的地方狂奔而去。

    赤的颜色愈加黯淡,贺兰玖,消失了。

    没有魂魄,没有痕迹,就像从开天辟地前,从虚无中诞生一样再重归虚无。

    “--不!!!”

    “臣服于我吧。”青丘笑容癫狂,目光冰冷,“炽火之灵已经全部归顺。”

    她以外的地方,全部变得模糊不清,失去灵气滋养的山川万物都灰败不堪。

    钱亦尘的眉眼锐利起来,第一次无比愤恨地望向青丘!

    就像在时墟中那般,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存在,只能靠移动意识来前进……却无法接近青丘半分。

    贺兰玖……在那里,所以必须过去!

    这样下去,人间都会因为灵力枯竭而崩毁,他想拯救世界,但是,要先从救出一个人开始!

    “不是在追求不变的东西吗?我给你!”

    钱亦尘迎着巨大的灵压阻力,根本无法开口。可从青丘的表情判断,心血来潮想要成为造物主的她,绝对听见了。

    “天地之灵最初没有孕育生命,你原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青丘双臂展开,拥抱愈发模糊的人间界限:“我就是天地运转的五行之灵,在整个凡界的灵力加持下,谁敢挑衅我!”

    “是……是吗……”钱亦尘断断续续开口,眼前一片模糊。

    灵气滋养万物,万物皆可化灵,他也要变为混沌的一部分了吗?

    还不行!

    “既然是五行之灵让你元神不灭,那么只要将其抽出就行了!”

    钱亦尘不在抗拒,主动迎上可怕的牵引力,即将被混沌吞没的一瞬间,眼底一片坚定,伸出双手,从青丘的身体里的确抓住了某种东西。

    如果追求不变,那么天地五行都应该各司其位,永远不会为某个生灵所用,永远会平等的存在于万物之中。

    “首先,把贺兰玖,还给我!”

    钱亦尘掌心捧住的,是他闭目的脸。

    没有身体或魂魄的区别,只是混沌中的意识,所以格外分明。

    “炽火,火之灵离开了……不可能!你不可能挣开天地规律!”

    然而这只是开始,大量汇聚的五行之灵争先恐后离开青丘身体,痛苦地捂住耳朵也无法阻止灵气逃离。

    “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天地的一部分。”钱亦尘平静下来,像对待朋友那样微笑,“不要担心,你只是重归原点而已。”

    青丘永远高高在上的面具终于碎裂,露出里层的震惊和恐惧。

    像凡人一样的恐惧,就好像,她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不,我是最特殊的……不死不灭,最特殊的存在……”

    而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特殊。

    不过钱亦尘还是想,如果能特殊一次的话,就永远陪着贺兰玖吧。

    毕竟,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

    【正文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