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1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1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7: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8
渣还是社会的蛀虫?我们应该坚决抵制和预防这种事的发生。我建议要将这件事追查到底,把那个垃圾抓出来给予暴光处罚!夜不语同学,你认为这样够不够?”

“其实我倒是没什么所谓。”我挠着头站起来:“而且这或许只是个没有恶意的玩笑罢了。”

“夜不语同学!”李嘉兰恼怒的盯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请你也稍微有一点生为男生的自觉。被人耍了还这么一幅不在乎的样子,就像是我在多事一样!”

你本来就在多事嘛!我咕噜着大声说:“对不起,是我的思想太肤浅了。为了那个同学的将来,我希望可以加大对他的处罚。不但要将他拉出来暴光,还要向校长指出防患于未然的重要性,给他记大过处理。并在当地的报纸上将这件事分为99集,每天一集刊顿出来,作为对这类人的示警!”

那四个攒事者像傻瓜一样的呆呆望着我,满脸目瞪口呆。全班有些明白了我意图的人又开始窃笑起来。而李嘉兰居然很正经的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迟疑的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严厉了一点。或者他们真的只是在开玩笑……”

“但这是玩笑吗?简直就是对我的人格侮辱。是对我的自尊心的无情践踏。”我忍着笑严肃的对她说:“这种人就是垃圾。就算他现在不是垃圾也没有人会保证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会不会变成垃圾。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愿意和一个垃圾成为同学吧。所以这样的处罚或许还太轻了。”我用力拍着桌子激动地说:“在将他暴光的同时,我建议立刻将他拉出去游街示众。将他的脖子、头、手绑在牛身上五牛分尸!”

李嘉兰呆住了,脑子转了老久才明白我是在耍她。她的脸红起来,气恼的狠狠瞪了我一眼。就这样带着喜剧的气氛,每个人都苦憋着笑将课上完。

“你这家伙,当时我们都差些以为你是来真的了!”课间休息的时候,张鹭那四个家伙围住了我。我盯了他们一眼:“哼,给我记住,你们每人都欠我一顿饭。”

“嘿,那么这些资料你还想不想要了?”沈科嬉笑着将一个信封掏了出来。

“是我昨天请你帮我查的东西?这么快!”我急忙伸手去抢。那家伙向后躲开了:

“我的叔叔在镇资料馆工作,这些资料都是他帮我找到后影印的。一个星期的午餐怎么样?”

“3天。”我讨价还价。

“至少4天!我废了很大的精力才搞到。”沈科那王八蛋用那信封在我眼前晃起来。

“算我倒霉。成交了,不过请什么我说了算。”总算抢到了资料,我迫不及待的翻看起来。

昨天我在那条街调查了一整个上午,但都找不到任何线索。所以就请张鹭这四个无所事事的家伙帮我收集大南路东口的资料,特别是调查那个楼房的店铺有哪些在哪年办过什么丧事。

但我想不到的是,沈科给我的资料竟然会那么详细。

从资料上看到,大南路是始建于17年前的7月,并在同年的12月完工的。全长有1500米。当时两个路边全都是砖瓦居民房。而楼房是直到10年前才开始陆续修建的。大南路东口,也就是我遇到那个丧礼的地方所在的楼房建成于7年前,一共是五层高。这7年来,住户大约搬进搬出过137家。但是现在整座楼都已经搬空了,只有最底层的商用房还有一个租客。

那个租客叫做王成德,自从楼房建起后就和老婆租下了中间的房间做杂货的小生意。不过3年前他的老婆因为心肌梗塞而去世了。至于那座楼房所举行过的丧事次数……

“什么!”我大吃一惊的死死看着手中的资料,顿时感到全身都涌出了寒意。137次!这七年来那栋楼一共举行过137次丧礼。天哪!也就是说每家搬进那里的住户都在这栋楼中死过一个家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看过了这些资料没有?”我按捺住震惊的思绪问身旁不断嬉笑打闹的张鹭等人。

“没有。”他们诚实的摇着头。

“那么最好看一看。”我苦笑了一声将资料丢给他们。那些家伙满脸猜疑的翻看起来,好一会儿沈科才惊讶的抬起头说:“好可怕。那里竟然死过这么多人!”

我慢慢的说道:“不错。那栋楼一定有问题。”

“什么问题?”张鹭好奇地问。

“不知道。”我摇摇头:“所以我们应该到那里去一趟,仔细的找找线索!”

“我们?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几个也一起去吧?”王枫认真的指出我的语病。我笑了:“我们不是校园五人组吗?那么也该五个人一起行动吧!”嘿,这些家伙平时总是什么五人组五人组的让我不断吃暗亏,这次也该让他们知道乱拉人进他们的搞笑帮派也是需要付出一点小小代价的。

张鹭立刻站起身大义凛然的宣布:“本人遗憾的决定,我们伟大的校园五人组从现在起解散!”

“晚了!”我一把拉住她阴险的笑着:“那张请假条的笔迹是你们其中一个人的吧。嘿嘿,你们是想让昨天的恶作剧被校刊暴光呢,还是想和我一起去悠闲的游逛那栋5层高的小小建筑呢?”

“但明明是你昨天请求我帮你请假的。”张鹭大喊冤枉。

“这不会有人知道,哈哈,当然我这个人一向都不喜欢强人所难的!”

看得出他们的内心顿时展开了激烈的挣扎。张鹭一脸吃饱撑着的表情一边在心里大骂我是魔鬼一边又装出关切的表情说:“咳!我本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同学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的。我当然去!”

沈科拍着桌子毅然说:“我们是校园五人组,行动当然是一起了!”

“那你们呢?”我满怀热情的望向徐露和王枫,当然眼神里还稍微透露出了一点点威胁。她俩立刻做出义不容辞的样子,仿佛一起去简直就是天经地义,不去会被五雷轰顶一般。

“很好。”我亲切的微笑着:“那么今天晚自习过后就在那栋楼前集合吧。谁没有到的话,哈,那大家就期待明天的校报头版了。”

“晚上去?”张鹭惊讶地说:“那里白天已经够阴森了,晚上……”

我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要记住,我们是没有经过允许的非法闯入者。白天进去不被发现才怪!”

说完后没有再理会她又在小声的咒骂我什么,只是漫不经心的拿过资料再次仔细研究了起来。总是觉得那栋死过137人的楼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它和几天前自己所见到的丧礼有任何关联吗?没有理由的感觉好奇心在蠢蠢欲动着。我突然期待起今晚的行动了。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五章 夜探鬼屋(上)

鬼屋的定义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它至少要符合四个条件。第一,要时代久远。第二要荒废,空无一人。第三要死过人。最后便是要有怪异现象。

显然这栋楼已经符合了前边的三个条件。但是第四个,它会有吗?今夜无星无月,是个很适合翻墙入壁的好日子。十点之前,所有的人都无一例外的在这栋楼前集中了。我略微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栋已经在自己的脑子里想象过几十次的楼房,它的造型其实并不老,甚至略微有种西洋的味道。但就是因为这种洋味,使在沉沉黑夜中的它反而显得诡异起来。

这栋近两年鲜有人居住的房子在7个月前已经迁空了,周围静静的,附近楼宇的灯光也因为广告牌的原因被遮盖住了,楼孤零零的,全身散发出一种残破的死亡般的气息。

翻过围墙,进入楼梯的铁栅栏门竟然是锁住的。

“怎么办?”沈科问。

“进不去了,大家都不如回家睡大觉!”本来害怕的直打哆嗦的张鹭顿时高兴起来,她见我瞪着她,便对我嘲讽的笑着,边笑还边还做出无可奈何的姿态。但是当我也笑起来时,她感到不安了。我淡淡地说:“你们听说过一种东西吗?那是根很细的铁丝,如果将它扭曲到一定的程度,它就可以打开许多做工不精的锁。我很碰巧的在今天中午遇到了在附近当刑警的表哥,很碰巧他今天有当师父的欲望,然后很不巧的我学会了这项技术。”

“什么碰巧不巧的,你明显就是预谋已久嘛!”张鹭不满的嚷开了。我冲她笑着,从兜里掏出铁丝兜弄起来。

“等,等等!”这次是王枫嚷话了,她吃惊的说:“你这样开锁是犯罪!”

我非常纳闷的转头问:“对于某个踩着我的肩膀第一个翻进围墙的人来说,她还有立场提到犯罪两个字吗?”

“这,这是两回事!”王枫红着脸狡辩。

“那么校报头版呢?”我微笑着说。这时,只听到‘咔’的一声,栅栏门开了。黑洞洞的楼梯再没有任何阻隔,赤裸裸的延伸在我们眼前。一股寒意没有来由的突然沁入身体,我打了个哆嗦向上望去。楼梯的布局竟然是螺旋式的。我更加好奇了,到底这栋楼是由谁设计的?这时我才记起沈科给我的资料上并没有提到设计者,甚至连楼主也没有记载。这对那份详细的有些古怪的调查资料来讲的确是个非常不合乎逻辑的地方。

我走了进去,踏上阶梯。但剩余的四个人却迟迟不敢踏进来。

“怎么?害怕了?”我回头问道。张鹭盯了我一眼高声说:“我?当然不会怕了,只是在考虑应该先用左脚踏进来还是先用右脚。”

沈科却满脸凝重的望着我,沉声说道:“小夜,你觉不觉得当你打开栅栏门后,这栋楼就开始散发出一种古怪的气氛?”

“可以仔细描述一下吗?我不太清楚你的意思。”我不解的问。

“只是一种感觉,我形容不出来。”沈科摇摇头:“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这栋楼,似乎有某些地方不一样了!”

“不一样?”我下意识的向四周望去。这个空无一人的五层建筑死死的溶在夜的黑暗里。周围寂静无声,甚至在9月天常常能听到的蝈蝈声也出奇的消迹无影。这个一切都像死掉了的楼房完全没有生命的迹象,它,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呢?我自认不是个粗神经的人,却也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你太敏感了。”我皱起眉头催促道:“快些进来,今晚还有很多事情要干。”

黑暗粘稠的弥漫在第一层。安静的黑夜里,我们五个人轻轻的移动着。黯淡的桔色手电光芒拘促的照射着脚下的路。来到第一间房间,我如法炮制的用铁丝弄开了门。这是个普通的三室一厅的格局,房内显的有些凌乱。废弃的报纸随意的扔在地上,满地都是。

我仔细的一间间检查着房间,有看不清的地方甚至趴在地上认真的查看。我失望了,这的的确确是个非常普通的住房,虽然装潢略微高档,但是并没有我认为的奇怪之处。

张鹭首先发现了我的古怪举动,她一把拉住我问道:“夜不语,你这家伙从一开始似乎就有什么瞒着我们。难道这里藏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你想把它找出来独吞掉?”

我苦笑起来:“你看我会是做那种事情的人吗?”

张鹭很不屑的说:“谁知道你们有钱人的心理。说不定你们家就是常做这种缺德的事才发财的!”

我狠瞪了她一眼,却又偏偏没有办法解释。自古以来富人就是踩着穷人的脑袋爬上来的,缺德事哪个富人不做?说不定自己的老爸真的做过这种昧良心的事呢。我无力的哼道:“我看最有可能做的是你才对。你把这种事强加在无辜的我头上,说不定就是在掩饰你一天到晚都在这么想!”

她嫣然笑起来:“呵呵,好无力的辨白。看来你心里真的有鬼。”

“哈,你们夫妻俩不要再自顾自的讲相声了。”徐露嘻嘻笑道:“别忘了我们还在这里哦!”

张鹭立刻满脸荤红的喊起来:“臭小露,谁跟那个王八蛋是夫妻了?我宁愿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这个迂腐酸臭的家伙!”什么啊,我又不是盐菜!

“但是你们好像啊,总是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徐露笑着指了指我俩。

张鹭嘟起嘴威胁道:“是你的眼睛有问题哪!小露,再这样说我可会‘不小心’把那件事抖出来喔!”

“不要!”徐露顿时红了脸,她小心的看了看某人,投降道:“是,是。我们善良迷人、冰清玉洁、冰雪聪明的张鹭小姐怎么会看的上夜不语这个无赖呢。的确是我老眼昏花,看走了!”

“喂……我还在这里呢。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恼怒的大捂其头。

王枫等人哈哈笑起来。沈科苦苦的憋住笑问:“那么你到底在找什么?难道真的是从前的住户留下了宝藏什么的?”

“你们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尽在想这些便宜事!”我头大的盯着这四个家伙。

“这样想比较刺激嘛。小夜,你太古板了!”王枫呵呵笑着。

“算了,我揭谜底好了。”面对这些不知所谓的家伙,有时候真的会让自己很累。我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说:“今天看了十几次资料,我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地方。资料上显示,这栋五层的楼房,每层有6个住房。一共就有30个房间。而且每个房间都无一例外的是造型一模一样的三室一厅。不过奇怪的并不在这里。还记得这儿死过多少人吧?嘿,是137个。那么按道理来讲,每个住房都应该死过4个人以上。就算运气再好的也应该在这137分之一中入标一个吧。可是你们来看看我列出的统计表格!”我掏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