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3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3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7: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8
它,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呢?我自认不是个粗神经的人,却也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你太敏感了。”我皱起眉头催促道:“快些进来,今晚还有很多事情要干。”

黑暗粘稠的弥漫在第一层。安静的黑夜里,我们五个人轻轻的移动着。黯淡的桔色手电光芒拘促的照射着脚下的路。来到第一间房间,我如法炮制的用铁丝弄开了门。这是个普通的三室一厅的格局,房内显的有些凌乱。废弃的报纸随意的扔在地上,满地都是。

我仔细的一间间检查着房间,有看不清的地方甚至趴在地上认真的查看。我失望了,这的的确确是个非常普通的住房,虽然装潢略微高档,但是并没有我认为的奇怪之处。

张鹭首先发现了我的古怪举动,她一把拉住我问道:“夜不语,你这家伙从一开始似乎就有什么瞒着我们。难道这里藏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你想把它找出来独吞掉?”

我苦笑起来:“你看我会是做那种事情的人吗?”

张鹭很不屑的说:“谁知道你们有钱人的心理。说不定你们家就是常做这种缺德的事才发财的!”

我狠瞪了她一眼,却又偏偏没有办法解释。自古以来富人就是踩着穷人的脑袋爬上来的,缺德事哪个富人不做?说不定自己的老爸真的做过这种昧良心的事呢。我无力的哼道:“我看最有可能做的是你才对。你把这种事强加在无辜的我头上,说不定就是在掩饰你一天到晚都在这么想!”

她嫣然笑起来:“呵呵,好无力的辨白。看来你心里真的有鬼。”

“哈,你们夫妻俩不要再自顾自的讲相声了。”徐露嘻嘻笑道:“别忘了我们还在这里哦!”

张鹭立刻满脸荤红的喊起来:“臭小露,谁跟那个王八蛋是夫妻了?我宁愿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这个迂腐酸臭的家伙!”什么啊,我又不是盐菜!

“但是你们好像啊,总是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徐露笑着指了指我俩。

张鹭嘟起嘴威胁道:“是你的眼睛有问题哪!小露,再这样说我可会‘不小心’把那件事抖出来喔!”

“不要!”徐露顿时红了脸,她小心的看了看某人,投降道:“是,是。我们善良迷人、冰清玉洁、冰雪聪明的张鹭小姐怎么会看的上夜不语这个无赖呢。的确是我老眼昏花,看走了!”

“喂……我还在这里呢。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恼怒的大捂其头。

王枫等人哈哈笑起来。沈科苦苦的憋住笑问:“那么你到底在找什么?难道真的是从前的住户留下了宝藏什么的?”

“你们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尽在想这些便宜事!”我头大的盯着这四个家伙。

“这样想比较刺激嘛。小夜,你太古板了!”王枫呵呵笑着。

“算了,我揭谜底好了。”面对这些不知所谓的家伙,有时候真的会让自己很累。我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说:“今天看了十几次资料,我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地方。资料上显示,这栋五层的楼房,每层有6个住房。一共就有30个房间。而且每个房间都无一例外的是造型一模一样的三室一厅。不过奇怪的并不在这里。还记得这儿死过多少人吧?嘿,是137个。那么按道理来讲,每个住房都应该死过4个人以上。就算运气再好的也应该在这137分之一中入标一个吧。可是你们来看看我列出的统计表格!”我掏出一张纸放在电筒光下以便他们能看清楚。

沈科等人顿时脸色煞白。张鹭害怕的声音也颤抖了:“这……不,不可能!”

“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激动的挥动手臂:“这栋楼有25个房间其实是没有死过一个人的。所有的人都集中的死在每层的第一个房间里。这137个人,每个都是!”

一阵沉默。

“怪可怕的,我,我们还是出去吧!”徐露轻轻的拉了拉沈科的袖子。除了我以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时赞成了她的建议。

“但是你们不觉的这样才有趣吗?”我拦住他们笑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好奇心强烈的搅动在脑子里,甚至形成了一种歇斯底里的执著。很久以后回想起来,我才发现现时的自己实在很奇怪。这种完全不顾别人感受的好奇,真的是我吗?

“哪里有趣了?”张鹭生气的说。

“总之已经来了,我们就顺便找找这五个房间和其它的房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吧。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呢。哈哈,虽然说或许找不到宝藏,不过至少不会上校报的头条。”我半威胁的看了看荧光表抬头说:“已经十点一刻了,一起找太浪费时间。我建议我们分成两组,我和张鹭找一二层,沈科、王枫和徐露找四五层,然后大家再集合搜查第三层。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他们四个虽然对我的武断有些不满,但还是在校报头版下屈服了。就这样我们五人在楼梯口分道扬镳。我和张鹭踏入了第一层深处的黑暗中。

可惜我们都不知道的是,沈科的感觉其实是对的。这栋楼房中确实有什么地方改变了。或者可以说是有某种长期潜伏的东西餽醒了。

夜在继续着,伴随着寂静与如死的黑色。整栋楼里回荡着五个人轻轻的脚步声。但没有人清楚的知道,自己前进的每一步赫然就是万劫不复的死亡!

第六章 夜探鬼屋(下)

沉默的夜色弥漫在身旁,张鹭满脸不爽快的跟着我在一楼剩余的五个房间里搜索。但是我很快就失望了,所有的房间都几乎是一样的,自己实在找不出线索。只好慢慢的向上二楼的楼梯走去。

今天早晨当自己发现所有的人都同是死在每楼的第一个房间时,脑子里就产生了大量的疑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为什么死亡人数与7年来搬入这栋楼的住户数一样?从资料上我清楚的知道7年来这五个房间一共也只流动了39户,但如果真的死亡只发生在五个房间里,那么为什么又会有137人死掉了?头开始痛了,每个问题似乎都没有办法找到答案。当时我假设了两个猜测。一是资料错了。二就是这五个房间里一定暗藏着什么和其它不同的地方。

第二层时,我逆着顺最右边查找起来。先是搜遍正常的房间,然后再到了死过人的第一间房。但这间房一如其它的房间一样,只是稍微干净了些,不过还是遮盖不住那种萧索的感觉。

这时张鹭突然开口了:“喂,夜不语,你和我们的校花李嘉兰有什么关系?”我愣了愣,这家伙!居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问出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李嘉兰那种自傲孤高而且自私的人竟然会对有人捉弄你的事大发脾气,我觉得你们的关系似乎不简单吧!”张鹭用暧昧的语气说道。

正一头大的我冷冷地说:“以前我的确认识她,不过这似乎不干你的事吧。”张鹭脸色一青,她苦笑了下没有再说些什么。

四周冷起来。我裹了裹外衣望向窗外,不远处耸立的两栋9层高楼将视线盖住了。那是十多年前就建起的大厦,据说当时是远近闻名的星级宾馆和购物大厦,不过现在早已经废弃了。从两栋楼的间隙直直望出去,还可以看到一栋坏掉的老式钟楼,也是十多年前的建筑物。真有些好奇从前小镇的镇长到底想发展什么,竟然一口气建筑了这么多古怪的东西。

我叹了口气。已经搜查完两层了,自己竟然找不出任何异样的地方。难道沈科给自己的资料真的是错误的?“妈的!看来所有房间不一样的地方就只有窗外的景色了!”我恼怒的恨恨说道,突然浑身一震。对了!这五个房间的确有一种共通的地方是其它房间没有的。我真笨,为什么早没有想到?!

“到三楼去!”我一把拉住张鹭的手飞快窜出了房间。

站在三楼第一个房间的窗户前,我笑了。果然,这栋楼就只有每一层的第一个房间才能看的到那个钟楼,而其它的房间视线却被前方的大厦遮盖住了,只能看到灰洞洞的墙壁。这算不算是一个很大的共通而又异样的地方呢?

就在我思忖着明晚是不是应该怂恿那些人一起去夜探钟楼的时候,有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传了过来。是沈科和徐露,他俩满脸焦急的冲进门高声问:“小夜,你们有没有看到王枫?”

“没有。她应该是和你们在一起啊。”我奇怪的回答道。

“的确是在一起,但是当我们三个搜查到第五层时,她突然就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层都没有找到她!”沈科大为紧张。

“我们一直在猜想她会不会是自己先回去了?”徐露说。

“不可能!”张鹭脸色大变,她缓缓说:“我了解小枫,她一直都很胆小。在这种KB的地方让她一个人走出去的话简直就是要她的命!”

“你说什么!”我变色道:“立刻到第五层去,我们再找一次!”

五楼一共有9个房间。其中6个是出租房,然后分别是蓄水室、杂物室和电气室。楼梯的尽头有一个折叠木梯,可以用它爬上楼顶的平台。

我们四个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仔细找着,没有放过任何可以容的下人的地方或者角落。但是却始终找不到她的人影。我不甘心,又将4人分为了两组在整座楼中搜索,可所有人再次到五楼集合时,都无力的摇了摇头。王枫,她就像彻底烟散在了这个漆黑的地方。

现在已经是差一刻就十二点了。

“怎么办?找不到她,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沈科面如死色的望着我。而我的脑子也已经要混乱的爆掉了。突然一丝灵光闪过脑海,我高兴的跳起来:“脚印!我怎么没有想到过脚印?!”

其余三个人顿时狐疑的看向我。我强压住兴奋的神色解释道:“这栋楼已经有半年多没有人出入过了,地上早就积了不薄的一层地灰。人的脚踩上去当然应该留下脚印才对。只要我们找到王枫的脚印然后跟着找过去,一定能找到她的!”

徐露顿时也兴奋起来。张鹭一边喜笑颜开,一边嘴上却说:“夜不语,你这家伙的鬼点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沈科看了看地面怀疑的问:“但是小夜,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已经上上下下多少次了,脚印早就已经乱了吧!”

我摇摇头:“路这么宽,她的脚印一定有些是没有被我们踩乱的。虽然我们都不是判断脚印的专业人士,但是仔细找的话肯定也做得到。对了,她是在五楼的第一个房间前失踪的吧。我们就从这里开始!”

根据徐露的回忆,王枫今晚穿的是一双平底旅游鞋。我试着将四人的鞋印对比后,找到了她的鞋印,一个有着类似菊花图案的鞋印。看得出这个鞋印在第一个房间前徘徊了很久,似乎在考虑什么,然后她凝重的走进房内,站到可以看见钟楼的窗户前,然后便出去了。

同时我还发现,王枫出去后的脚印变的凌乱起来。她的步伐很不稳定的径自走向楼梯,一层一层的靠墙走下去。“她今天有没有提到过自己不舒服?”我转过头问。

张鹭等人想了想同时摇头。“怎么了?”沈科问。我指着墙上的一些手掌印说:“从这里看来她是扶着墙慢慢下去的,是不是突然生病了?”

他们三人对望了一眼。我没有再言语,顺着脚印一直走下去。王枫慢慢到了一楼,然后走了出去。“哼,她果然是先走了!”我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沈科苦笑起来:“看来她或许真有什么急事吧。”

“算了,我们也回家吧。”我有种被耍的气恼,挥挥手领先翻墙出去了。

“夜不语,你不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吗?”回家的路上,张鹭眉头深锁,沉呤了好一会儿才问。

我气不打一处来的说:“有什么奇怪的!”

“我认识小枫已经有10年了,我敢肯定她绝对没有胆子一个人从那栋楼下来,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去。而且即使她要走,也应该会和我们打一声招呼吧!不可能这样一声不哼的!”张鹭疑惑的说。

我哼了一声:“张鹭,一个人是永远也不可能确实的知道别人的思考方式和想法的。就算你认识那个人已经非常久了,自认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甚至知己。但是或许有一天,也许你的这个朋友知己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你。”

“你是说小枫不值得结交?但就算她真的是不告而别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吧!”张鹭吃惊的说。我深深的望向她淡然道:“我是对事不对人。一个人往往从细微处就可以看得出他是怎么样的。哼,王枫她怎么样,我从今以后不想再提起了。”

“夜不语!”张鹭无奈的叹了口气:“前边有公用电话亭,我去给小枫的家里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随便你。我要先回去了。”说完我头也不回的骑车走了。那个王枫太过分了!枉费我们那么担心她!心里还是有些气愤,这种气愤几乎让我的大脑不能正常的思考。好一会儿我才将杂念排出脑海,思索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五个房间惟一的共通处就是可以看到钟楼。那么自己应不应该按着这条线索调查下去呢?夜很浓了,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凉爽的空气灌入肺里,顿时感到精神大振。

“明天找沈科帮我查查那座钟楼的资料吧!”我思忖着。但是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然无意的让某个东西醒来了。那个黑暗的产物会一步步的向我们走近,伴随着令人绝望的恐惧与死亡不断的……不断的……靠近!

----明年是俺本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