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40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40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7: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58
有人和东西,也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了确定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张鹭匆忙跑到门前确认了门牌号码:“4搂4号,没有错,确实是这个房间啊!”她沮丧的喃喃说道,突然眼睛一亮:“对了,一定是李嘉兰把东西全部抬走了!那家伙总是喜欢装神弄鬼!”

“不对!”我摇摇头,指着地上说:“看看地上堆积的灰尘,还有墙上的蜘蛛网,这里压根就好几年没有任何人进来过了。”

“那你,你是在怀疑我说谎了?”张鹭望着我,眼神里搀杂着痛苦。

我叹了口气:“但事实就在眼前啊。张鹭,这段时间或许你真的太累了……”

“那不是发梦!更不是错觉!”张鹭委屈的大声叫道:“夜不语,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相信我!我没有撒谎,没有做梦,没有歇斯底里,昨天晚上我真的经历了那场灾难!”

“我知道!我当然相信你了,请你冷静下来好不好。”我烦躁的不由也叫出声来。张鹭退后了几步,她满脸绝望的摇摇头:“不,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为什么?难道你就只相信表面的所谓的事实吗?!”

“我是在乎证据,事实往往都是由大量的线索和证据推理出来的!”

她冷哼了一声:“那么你告诉我,如果这间房间真的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人进去过了,那么2个星期前我们夜访这里的时候曾经为找王枫而搜索过所有的房间吧,那么我们的脚印呢?为什么这个房间里竟然会没有?”

我顿时一惊,猛的被张鹭的话提醒,疑惑顿时如排山倒海般涌入脑中。我呆住了。
第十七章 多出的房间

夜,再一次的降临。我睡在床上翻覆难安。几小时前沈科又联系了我,他告诉我已经查到了那栋楼的房主和设计者。

但是看了那些资料后,我更加迷惑了。它的房主是个叫陆平的日本华侨。在17年前,他在中国的政局已然比较稳定的情况下毅然回了国,并在自己的家乡也就是这个镇投资建设了大量的项目。

从资料上看,陆平很有先见的指出没有什么资源的家乡必须走旅游开发的路子才能生存下去,他似乎也说服了当时的镇长。于是那段时间这个小镇的许多旅馆,商场和观赏用的钟楼等等城市建筑便在他的手中相继应运而生。

7年前,他设计和修建了那栋楼房,本来原计划是想修建成星级宾馆的,但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最终改建成了居民楼。陆平是第一个搬入楼内的人,但是三天后他便死了。

死因是自杀。他莫名其妙的从五楼的阳台上跳了下来,没有任何人知道是为了什么……

看来事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了。我思忖着,那个归国的华侨真的是自杀吗?为什么宾馆要改建成居民楼,是因为有灵异事件?还有楼对面的钟楼,我终于找到了它们的一个共同点,便是同出于一个人之手。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不过陆平是在那栋楼中死掉的第一个人,那倒是毋庸置疑的。

那个陆平,他是建筑系毕业的吧……突然有个问题闪入脑海,我打了个机灵吃惊的站起身来。日本的建筑界通常都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修旅馆和宿舍都不会有4号房,因为日本人认为那个数字非常不吉利。那么他在修建宾馆的时候就极有可能因为习惯的影响而不会做第四号房间吧。但记得今天下午我和张鹭去的房间,门牌号明明是4楼4号。奇怪,实在很奇怪!有必要再去看看。

我按耐不住好奇心走到张鹭的寝室前,轻轻敲了敲门。门竟然没有上锁,于是我悄悄的走了进去。那家伙睡姿级差的正梦着周公,嘴里还咕咕噜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帮她盖好毯子,这才又走了出去。

看来是不能指望她陪自己去了,我独个儿整理好衣裤,向大南路走去。

夜已经很深了,看看手表,差一刻便到凌晨一点。街上没有任何行人,路灯也灭了。真有些冷。我裹了裹外套,径自加快了脚步。经过那座钟楼时不由的停了下来,我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它,又破又旧,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我摇摇头,失望的继续赶路。

终于又到了那栋楼,夜色里,它形迹KB,张牙舞爪的静静站在我的身前,犹如一只巨大的恶魔。我孤零零的走进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的铁门,来到楼下的院子里,内心不由的有一丝后悔。真不该一个人来的,这里在午夜时分,格外的显得可怕!

鼓足勇气,我缓缓的进入楼房,登上一楼。这里的门牌号挂法真的有够奇怪的,楼梯在楼层的中间将住房狠狠的分作了左右两边,而原来一般的地方都是从最左边的那一间算作第一号的,而这里却偏偏反其道为之。将楼梯的最左边算作最后一间。我抬头漫不经心的看向楼梯右边的第一间房间(那个唯一可以看得见钟楼的房间)的门牌号,一楼3号。而左边是一楼5号。

天!没有4号!我惊讶的差些跳起来,急忙跑撒开腿满层乱找。没有错,这里的的确确没有第4号房间。但是今天下午我和张鹭进入的那个四楼4号房又是什么呢?记的那是右边第一个房间吧!

我匆忙跑上4楼,这里的布局和每一层都是一样的,我抬头死死盯着原本有四楼四号房位置的地方,但是那个门牌号赫然是四楼3号!

有没有搞错!我惊诧莫名的伸出手去用力想将门牌号拔下来,一摸之下才发现它竟然是焊在墙上的,根本就不可能有摘下来的可能。‘这也就是说,’我全身发冷的想到:‘就是说没有人可能将门牌号换掉,而四楼四号,那,那就是间多出来的且莫须有的房间!’

我害怕的不由打了个冷颤。但心中又尤自不信,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地上的灰尘被搅的很乱,而且脚迹斑斑,明显是不久前才有人进来过。我仔细分辨了一下,这里最近至少有六个人以上出入过。有四个人的脚印甚至是新的,看来就是昨晚的张鹭、李嘉兰、杨珊珊和黄娟了。

脑袋开始混乱起来。下午和张鹭来的时候,这个房间里明明什么痕迹也没有,灰土层层,像是好几年没人用过。我狠下心,快步走向张鹭和李嘉兰削过苹果的地方。果然!张鹭描述过的所有东西都还静静的摆在那里。

被纸板隔开的房间,镜子,燃尽的蜡烛,掉在地上的水果刀和摔坏的苹果。我将苹果捡了起来,果肉的部分已经发黄了,的确是昨天的没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是一个地方,白天和晚上看,竟然是如此的迥然不同,如此的诡异?!

我走向李嘉兰的那一边,她的苹果已然削开了一大半,但是早已摔的果肉模糊了。看来真的是一慌乱之下用来砸了老鼠。她的椅子也倒在了地上,想必是因为某些事情而变的异常惶恐,害怕的什么也顾不上就跑了出去。那么她是不是也因为从镜子里看到了某些东西呢?我皱起眉头思忖着。想她那么大胆可恶的个性,究竟看到了什么,竟会让她如此诚惶诚恐,惊惶失措?

不由的突然想起今天早晨,李嘉兰和张鹭联合起来像我撒谎的情形,我开始不舒服起来。张鹭撒谎的理由还显而易见,可以看作是她不愿让我知道那场比赛是为了我。那家伙的性格就是这样!但是李嘉兰呢?她有什么理由?难道是还有什么隐情,或者是这里又发生了某些绝对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越来越不能理解李嘉兰这个女人了。她那个聪明的大脑里似乎无时无刻都在策划着某些东西,但是我偏偏又永远都猜测不到。那种女人,唉,实在是有够可怕的!

不过总算也证明了一件事,这里的确是没有第4号房间。我随手将桌上直立的镜子放倒在桌子上。记得第一次来到这栋楼时,王枫曾经消失过,我和沈科等人满楼都找遍了都找不到她的人影,而其后我想到了跟踪脚印的办法,但是我就有些怀疑了。王枫的路线实在很简单,只是在5楼的3号前徘徊了老久,走了进去,走到窗户将,然后便径自下楼了。

奇怪便是奇怪在这里。既然她的路线如此简单,那么我们4个人为什么就是没能找到她?按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难道这里的每一层都存在着4号房,她偶然闯了进去?嗯,这非常有可能!我点点头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钟楼缓缓敲响起来,声音洪亮,却又夹杂着金属撞击的刺耳声音。

钟声整整敲响了十二下!被吓了一条的我暗暗咒骂起来,什么破钟楼嘛,都快要凌晨两点了,还把敲成十二点。这种烂东西早就应该拆掉了,真不知道现在的镇长是在干什么,放着它不管,让它在夜里乱骚扰周围无辜的居民睡觉!

转过头,我劾然呆住了。有没有搞错!地上的苹果竟然在不断的减少,就像,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一口一口的将它吃下去一般。但周围分明又没有任何东西啊!

我吃力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一切都回复了原状。用力敲了敲脑袋,我蹲下仔细的打量着那个苹果。奇怪了,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少些什么!是自己眼花了吗?!感觉全身发冷起来,我颤抖了一下,快步走出楼去。

昨天在这里李嘉兰一定看到了什么。但究竟是什么呢?我实在非常想知道。明天,看来还是应该到她家里去一趟吧。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十八章 知情者

第二天一大早,沈科便打了我的手机。当时我还睡得正香。“小夜,我找到那个收集资料的人了。”他兴奋的说道。

“太好了!”我的睡意顿时全无,一个鲤鱼打滚翻身坐了起来大声问:“知道他的联系方法吗?立刻告诉我!”

“我已经联系他了。”沈科神神秘秘的说:“这件事真的很有趣,那个你也见过,但你见到他的时候绝对想不到竟然就是他!”

“靠!一口价,一个星期的晚餐,吃什么你决定。求求你快些爽快的告诉我,不要打哑谜了!”我心急如焚的大声道。沈科的声音顿时不悦起来,他哼了一声说道:

“夜不语,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我会为了这些才帮你吗?好歹我们也是朋友吧。”

我微一吃惊,沈科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人模人样了。稍微带着歉意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是我太小人了。那么,大恩不言谢了!以后有什么差遣的话尽管对我说,别客气!”

沈科立刻神气起来:“嘿嘿,我的确是有要事。听说你有某个明星的签名写真集吧。可不可以借我……”

那个家伙!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真蠢,竟然还差些相信他了!我恼怒的凶巴巴的吼道:“王八蛋,你这家伙再吞吞吐吐的不说出来调我胃口,我就把你对徐露有意思的事情到处宣传。”

“你,你怎么知道?”沈科结结巴巴起来。我嘿嘿笑道:“你每次面对她就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鬼都知道了。”

他急忙道:“小夜,你有种。我说不行吗!可是你千万不要告诉徐露我喜欢她,不然她会讨厌我。”天!这对狗男女真是有够麻烦的,任谁都看得出他俩对对方都有意思,可是偏偏又都说不出口。唉,感情这种玩意儿,太不通俗易懂了!

“今天早晨11点,我和他越好了在大南路的隔夜茶馆里碰面。一楼的7号桌子,你记得一定要来!”没有敲诈到我,反而被我抓住了痛脚,沈科大为沮丧的挂断了电话。

抬头看看钟,才9点过一刻,看来只有先去见过那个人,再到李嘉兰那里去了。我重新躺下准备再睡一会儿,补一补昨晚去那栋鬼屋耽误下来的睡眠。这时,门被推开了。

“夜不语,吃早饭了。”张鹭走了进来。

“嗯,再让我睡一会儿。”我用毯子蒙住头,侧过身又睡了起来。

“不要睡了嘛!”张鹭笑嘻嘻将双手从毯子的缝隙中伸了进去:“嘻嘻,看我的冰冻攻击。”那双柔软的手轻轻的滑进了我的衣服里,紧紧的贴在了背上。我全身一颤,背过手用力将她的手腕抓住。

“抓住你了。嘿嘿!”我笑着使劲一拉,张鹭脚步不稳,一时失足倒在了我的背上。顿时一股柔软的触感从背上的两点在整个身体上扩散开来。张鹭穿着薄薄的睡衣,柔若无骨的身体散发着娇嫩的气息和火热的青春活力,紧紧的贴着我,馨香的吐气热乎乎的哈在耳旁。我不由的全身一阵酥麻,不安分的动了动。

张鹭全身紧绷住了,一动也动弹不得。而我也懒洋洋的,虽然想推开她,却又格外舍不得这种舒服的感觉。于是一切都停了下来,只有心在不断的跳动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珠口微张,最后将脸也轻轻的贴在了我肩上。

“你不是说我睡在这里,一定会发现什么吗?结果我什么也没有发现啊!”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压抑住内心的欲望,凑到她耳旁轻声说。张鹭‘啊’的一声,用力挣脱我,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来。

“骗你的!”她捂住荤红的脸颊,可爱的冲我吐了吐舌头:“我只是害怕,而且碰巧家里没有人,嘻嘻,所以就找了个替死鬼来陪我。”

“我是替死鬼吗?谁的?”我无辜的指着自己。

“嘻,就不告诉你。”张鹭背过身跑开了。

看着她跑出去,我的笑容顿歇。呼,好险,刚才差一些就犯下了阶级性的错误。

十点45分我离开张鹭家,急忙向大南路走去。进入隔夜茶馆时正好是11点整。

“小夜,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