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45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45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7 11:58:1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0
蜡烛,一边一只。

传说这可以见到自己将来的样子。当然,这个方法在我以后的小说《镜仙》里将会提到。稍微提及一下,那个故事比诸位正拿在手里看的开心的《苹果》这本书更要血腥和KB。

几个月前,《夜不语诡秘档案-碟仙》出版不久,我就收到许多读者朋友的来信。不过大多都是要求我告诉他们请碟仙的具体步骤的。嗯,我承认那确实是我的疏忽,既然如此,就借用这篇后记补上好了。

碟仙,顾名思义就是在碟子上的神仙。他们无形无影,附在碟子上,他们有预知未来,过去的能力。他们很善良,当然偶尔也会调皮一下。或许这世界真的存在一些人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或许很多人并不想遇见,但是他们,对我们没有什么害处。也许你们应该见见。请碟仙,要讲究时间和地点。最好选择在比较清净的地方,通常在晚上11:00左右。(为什么不能在12:00呢?因为12:00是鬼开门开启之时,也就是百鬼出动,夜游的开始,所以,那时候请,请来的是什么,我也就不说了。嘻嘻,如果你够胆不妨try啦)。

人数:在5-6人左右,以为请仙是用人的意念来请,普通的人,意念比较弱,除非你有特异功能这就另当别论了。

道具:选一个比较干净的小碟子,最好是白色的,然后先在一张大大的纸头上用笔,倒扣碟子,在纸上按碟子的大小画圆,分别写上“是”“否”“1-9”数字。因为小碟仙虽然是神仙但是和我们也是阴阳两隔,所以只能通过物体来交谈,而不能说话.(估计深更半夜的他和你说话,你要口吐白沫了)。

好把,一切就绪,我们开始了。所有的人围坐在纸旁,碟子则放在纸上。关掉所有的灯,关掉门,打开一扇窗。然后所有的人用手指轻点在碟子上,每个人用意念去想“小蝶仙快来”。(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心有杂念,那么小蝶仙是不会来的,如果来了,也不知道什么东东了。)

如何判断小碟仙来了呢?如果看见放在纸上的碟轻轻开始转动,那么就说明小蝶仙来了。

大多数人请到碟仙以后第一个问题会问碟仙是男或是女,几岁,是怎样死的,碟仙就会解答。但是问这种问题时不能讲一些对碟仙不敬的东西,因为会有麻烦事发生。切记切记!之后你可以问一些你想知道的问题,碟仙会带领你找到要知道的答案。

一切问题解决后,就要请碟仙回到原位,这一步不能马虎,因为做错可就不得了!当问完了所有问题后,一定要说:“碟仙碟仙,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了,你可以下去了!”之后碟子就会回到原来位置,你就可以把碟子揭开和收拾了!

要玩碟仙这种有神秘感的占卜,一定要准备好一张象挂历纸大小的白纸,在正中间画上和碟子一样大小的圆圈,圆圈里面要画上一个骷颅骨头,在圆圈周围有规律写上你所知道的姓氏、名字、数字、颜色和其它你想有必要写的东西。要记住要一列一列分清楚。

注意事项:

1、不能主动要求小蝶仙离开。因为你请他们来,怎么可以逐客呢?如果你赶他们走,后果……

2、如果是夏天,要点蚊香或者开电风扇,都要得到小蝶仙的同意。如果你擅自做主,后果……

3、每一次,小蝶仙总会捉弄一个人,对哪个人的问题他的答案都是掏糨糊。至于是谁,那要看小蝶仙的心情了,如果是你,那就自认倒霉吧。

4、每个地方小蝶仙的规矩都不一样,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如果你有兴趣不妨试试了。他们的预测很准的哦。

虽然蝶仙很和善,不过有时候你请的并不一定是他们,所以,看你的在造化了。所问的问题最好是简单的是否,以及数字,这样比较容易沟通。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个请碟仙的方法来自于互联网,和我国中和高中时期流传的方法却截然不同。但最近我查了一下,这个方法似乎才算是最正规的。

好,就写到这里吧。下次有需要,我再介绍筷仙、台仙、手仙的方法。

By:夜不語

第四部 脚朝门
前言

在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想先画蛇添足,解释一下脚朝门的意思。所谓的脚朝门,顾名思义,从字面上就看得出来是用双脚对向门。

当然,要完成这个动作,一定要符合三个条件:一,要有一对活生生的双脚;二,要有门;三,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睡在双脚可以正对着门的方向。

如果你睡觉时符合上述三个条件的话,那么恭喜你。

你随时都会……

死掉。

引子

夜,又是一个安静而又祥和的夜晚。秀雯独自躺在床上生着闷气,原因?当然是又和自己那个古怪的男友吵架了。说起自己的男友就是一肚子的气。
“臭李庶人,死李庶人,信不信哪天我真死给你看!”秀雯赌气的将枕头丢在地上,大声喊道。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淩晨一点一刻了。

“那个死人,这么晚了才想到来向我道歉。哼,我才懒得给他开门呢!”虽然口里是这样嘀咕着,但是她还是立刻爬下床,满心欢喜的向门走去。

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人倚在门框上,静静的站在外边。秀雯嘟着嘴,装出生气的样子,高声说:“就算我给你开了门,也不代表我会原谅你,今天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背过身向床走去。那个男人依然默不做声,只是静静的走进了房里。他走到她身后,左手用力的抱住了她的脖子。

秀雯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正想转过头望他,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地上的影子。他!他的右手里拿着一把细细的尖刀。

“你要干什么?!”她惊声叫道。

只见身后的他,嘴角绽放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他漠然、熟练,而且毫无犹豫的将尖刀刺进了她的脖子里。她最后一样看到的,竟是一片鲜红。那,一定是自己的血。

“啊!”秀雯满脸煞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不断的喘着气,思绪依然还痛苦的困在因梦境引起的KB感中。

“梦!原来是梦!”秀雯喃喃的自语着,内心却丝毫没有任何欣慰的感觉。

怎么会做这种梦?太真实了!真实的可怕!她爬下床,刚想去冲个冷水澡,清醒清醒头脑,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一股莫名的恐惧爬上心头。她死死的盯着门,突然感到近在咫尺的门,竟然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这种诡异带着强烈的诱惑力席卷了自己,控制了自己。秀雯伸出手,慢慢的向门伸去……

午夜,墙上的挂钟,在黑暗中滴滴答答的走着,最后,它停住了,不偏不倚的停在了淩晨一点一刻。

第一章 监囚

 许多人都说过,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公平的,但是我从来都不以为然。其实公不公平又有什么意义呢?就像水中的鱼儿一样,你知道它有没有眼泪吗?或许它有吧,那么,你又会不会清楚的看到它哭泣的时候?没错,你不可能看到。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分清楚什么是水,什么是泪……
我叫夜不语。一个穷极无聊,又极度郁闷的男孩。我有旺盛的好奇心,或许正因此,我才会遇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件吧。苹果事件后过了半年,濒临崩溃的我好不容易才再次振作起来,开始了正常的高中生活。而那个偶然发现的黑匣子,我也随手丢到了杂物柜的角落里,和那时的记忆一起尘封了起来。

本来以为生活可以这样庸庸碌碌的不断延续下去,但是,该来的,还是无法阻挡的到来了。

※※※

“警官,你有没有觉的这个世界充满了罪恶?”口供室里,那个嫌疑犯嘿嘿笑着,轻声说:“我有。每当我面对自己的病人的时候,总感觉他们很肮脏!就像榴莲一样,不管它有多美味,还是掩盖不了它本身的那股酸臭。嘿嘿,警官,我闻到了,你也有那种酸臭!”

王哥沉着脸,不耐烦的问道:“臭小子,不要再给我耍花枪了。快说,张秀雯是不是你杀的?”

那个嫌犯悠闲的紧靠在椅背上,仰望起天花板,好久,这才慢慢道:“其实你根本就不想当什么pol.ice吧。这种工作又累,薪水又少。而且每天都带着危险。你非常讨厌这种刺激!”他坐起身,用洞察一切的目光直视着王哥的眼睛,沉声说道:“其实你一直都在考虑转职的问题。但可惜的是,你高中毕业就进了警校,然后便被分配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你没有别的文凭,所以你一直都害怕自己辞职后,会养不活自己,更养不起你的家庭!”

“够了!”王哥皱着眉头,一副忍耐就要到极限的样子:“这里是口供室,是我来审问你!不是让你来审问我!”

那个嫌犯毫不在乎的笑着,继续说道:“你有想过要贪污。嘿嘿,但是你的官职和权利太小了。而且你也怕被暴光,那样一切都完了。前途还有家庭,你的胆子其实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所以当你有了孩子后,你决定要顺其自然。你为自己买了高额的保险金,你认为如果自己有一天殉职了,至少你还可以为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留下一大笔安家费。”那个嫌犯深深的吸了口气,用怜惜的口吻说:“你的人生多么谦卑,多么肮脏,就像蟑螂一样,每天都苟延残喘的活着。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你是不是有想过,死了,都比活着好呢?”
“妈的!”王哥握紧拳头,慢慢的站起身来。

“靠!”监视室的同事见势,立刻急忙的冲进了口供室,抱头的抱头,抱脚的抱脚,拉住了他。

“滚开!你他妈的让我阉了这个王八蛋!”王哥一边怒吼着,一边用力朝那个嫌犯的方向乱踢。

“你看到了吧。”表哥夜峰咳嗽了一声,转头望望我,沉声道:“这就是李庶人,今年二十四岁,镇上唯一的心理医生。他有一个亲密的女朋友,叫做张秀雯,五天前的深夜,她在自己租的公寓里被谋杀了。凶手用一把非常锋利的刀,残忍的将她的脖子切断。在凶案现场,我们找不到被害者的头部和凶器,初步怀疑是凶手将她的头带走了。”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我皱了皱眉头,到现在我都还是相当困惑,自己为什么会被唐突的请到分局监视室,来看这场闹剧。

表哥丝毫不理会我的发问,自顾自的讲道:“我们怀疑是李庶人杀了张秀雯。而且现在的证据也实在对他不利。第一,在发生凶案的前一天中午,李庶人的秘书看到他和张秀雯吵架。第二,在案发的时候,李庶人完全没有不在场证明。但很可惜,我们一直都找不到凶器和死者的头部,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他。再加上他是个颇厉害的心理医生,我们无法在他的口里讨到任何便宜……”

“那你应该去找七哥吧,他不是你们警局的犯罪心理学家吗?”我颇为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

表哥顿时满脸通红起来,支支吾吾了半晌,才挤出几个字:“你不是看到了吗?七哥就像王哥那样,都快要被那个家伙给弄疯了!”

我愣了一愣,突然想到了些东西,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那一刹间,我明白了表哥找我来的理由,不过,那实在太过荒唐了!

“你猜到了吗?”表哥等我笑够后,小心翼翼的问。

“我拒绝。”我瞪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答道。

表哥顿时拉大了嘴巴,他紧张的说道:“算我求求你,这可关系到我们这一区的声誉,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还关乎我们的年终奖金!”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啊。”我挠挠头,困扰的说道:“由我这个非警务人员来审问犯人,不是不合规矩吗?况且我还只是个高中生而已!”

“没关系,你不说,我们不说,谁又会知道呢?况且等一会儿我们再帮你化一下装,让你成熟个五、六岁的样子,到时候就算熟人都不容易认出你了,更何况是那个素不相识的李庶人!”表哥用力的拍着胸脯,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我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道:“但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犯罪心理学这一类,而且我也不想赴七哥的后尘。”

“绝对没关系!我们对你有信心!”表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信心十足的说:“你从小就很会搞心理诡计,这个警局里,哪个没有吃过你的亏?”

“你这算是夸奖我吗?”我满脸愠怒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当然是夸奖了。”表哥干笑起来。

“好吧,我们还是干脆的直接进入正题。”我坐下来,用中指轻轻磕着桌面,说道:“如果我答应帮你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你是说好处?!”表哥装出满脸吃惊的样子:“我们都快做十八年的亲戚了,帮这点小忙也要叫我给好处!”

我微微一笑道:“这似乎不是什么小忙吧。首先,你们为什么要找我,而不向上级申请,临时调派一个犯罪心理学家来呢?”

“这是因为……”表哥支吾起来。

“是因为你们怕被上级知道吧。”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七哥身为一个犯罪心理学家,却被一个嫌疑犯给牵着鼻子走,甚至险些被他弄的疯掉,如果上级知道的话,一定会有人置疑他的心理学家资格,他会有被炒鱿鱼的危险。然后是你们,你们都被那个李庶人弄的神经兮兮的,害怕审问他,害怕和他说话,如果上级知道的话……”

“不要说了!”表哥抱着头大喊了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