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65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65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3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3
    


    “所以我才会有第二的推测,这个推测不但可以解释他们的行为,还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会要求我做你的未婚夫。”我不急不徐的说道:“高桥集团百分之十三的股分。”

由美顿时全身一颤,满脸震惊的望着我。

    

我注视着她黑白分明的美丽双眸,又道:“高桥集团流在市面上的股票,只有百分之八十七,其余百分之十三的下落,一直都是许多人关心的话题。



    “看到你这么有恃无恐的样子,我想那百分之十三应该在你手里,必要的时候,你可以用这个筹码,强行压制董事会的决议。当然,如果你现在出嫁的话,一切就都泡汤了。”



    “看来真的瞒不了你。”由美苦笑起来:“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要多少筹码就自己加好了,我不会拒绝的。”



    “别瞧不起人了,我可不会趁火打劫。”我瞪了她一眼,“只是希望你跟我交易的时候,多一点诚意。”



    “诚意是吗?”

由美轻柔的用手挽住了我的脖子,她舔了舔嫩红湿润的嘴唇,然后狠狠的吻了下来。

    我躲闪不及,只感到一股柔软温暖的感觉,覆盖在嘴唇上。

突然,一条滑腻的物体深入了我的嘴里……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全身都酥麻起来。

    

那个热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唇分之后,由美带着满脸笑意,问道:“这样算不算够诚意呢?”



    “恐怕还不够。”

我摸了摸嘴唇,强压住狂跳的心脏答道。



    “那这样好了,今晚我洗个舒服的澡,然后乖乖地躺在床上,等你来秉烛夜谈关于诚信的问题。”高桥由美嫣然笑着,脸上浮起了一片诱人的红晕,“怕只是怕某个人胆子太小,不敢到人家的房间来夜袭。”



    “胆子小不小,晚上就知道了。”我的心脏再次狂跳起来。

目送她站起身,突然,我呆住了,没有任何道理,但我觉得她的身形有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强烈,却又偏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偏说不出熟悉在什么地方,只是隐约有个模糊的概念,似乎那对我非常的重要。

    



    “你有没有淡蓝色的针织短裙?”

不知为何,这句话从我的嘴中脱口而出。

    

高桥由美诧异的回头望着我,不解的问:“有啊,你想看我穿吗?”



    “对啊,我想。”我思忖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高桥由美古怪的笑了起来,“你的嗜好还真奇特。那好吧,遵从丈夫的意思,也是做妻子的一种责任,今晚你有胆来夜袭的话,我就穿给你看好了。嘻嘻,我会等你的!”

我冲她摆了摆手,思绪又再次进入了刚才那突如其来的疑惑里。

    

高桥由美的身形我已经看了好几天了,按道理不应该产生那种熟悉的感觉。

    

所谓熟悉感,从心理学上来讲,是许久不见的人偶然见到,又或者在一个人身上发现另一个相较熟悉的人才有的固有姿态,诸如此类的情况下产生出的一种微妙感应。

    

还是刚才我因为即视感,而产生了错觉?

有趣,实在很有趣。

    我躺在塌塌米上,却不由得笑了起来。

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都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的好奇心开始炽热起来。

    

但我却不知道,隐藏在高桥家的某个东西已经慢慢从土里爬了出来,它悄无声息的注视着一切。

    然后伸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夹带着一种称为死亡的名词,缓缓地向我们走了过来……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六章混乱

所谓即视感,是大脑产生的一种非视错觉。

    

举个例子,就像你明明是第一次去某个地方,但偏偏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你很久以前来过,而且还做着和现在完全一样的事情……

总之,大脑时不时的会产生一种无中生有的熟悉感,让你认为自己曾经在从前的某个时间,做过和现在一样的某件事,也就是所谓的似曾相识。

    

当然,也有许多玄学人士将即视感,当作前世的记忆。不过,我实在不太相信。

    

如果按照他们的解释的话,难道对由美产生即视感的我,前世就曾经遇到过她,和她发生过什么?

    然后我死掉了,走上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将前世的种种全都忘的个一干二净,但现在由于某个关键的影响下,我又突如其来的唤醒了当时的记忆?

    

我猛地翻身起来,一边大笑着自己的发散性思维,一边推开门向外走去。

    

已经两天多了,通过高桥集团的资讯网路,有关于乌萨的事情,应该查到了不少线索。

    今晚一定要向由美好好询问一下。

夜,不能阻拦的降临了。三元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沥小雨,雨打在木质的屋檐上,令他的心情更加烦躁。

    

三元索性走到窗前的椅子上,点燃一根烟,缓缓抽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高桥由美在这种重要的时候,居然敢和自己玩贱招。

    

原本根据家族的计画,只要等高桥家的人将高桥由**迫的走投无路,然后自己再出面做好人,娶了她,再慢慢地将她手里百分之十三的股票哄出来,到时候加上三元集团暗中收购的百分之四的股票,派人出任高桥集团的会长,进而控制和吞并高桥家,就不再是问题。

    

不过,今天早晨收到的匿名信还真奇怪,它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三元家的餐桌上,或许是不想让人认出笔迹吧,整封信全都是用电脑打出来的。

    

上边只有两个资讯,一是说高桥光夫曾在十年前,将高桥集团百分之十三的股票偷偷以高桥恋衣的名义存了起来,而现在那笔股票已经到了高桥由美手里。

    

第二个便是高桥由美会在两个月后,和一个非日本裔的无名小子结婚的消息。

    

三元狠狠的将抽了一半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后,用手指按摩起太阳穴。

    

在很久以前,三元家就怀疑,那百分之十三的股分在高桥恋衣或者高桥由美其中一人的手中,所以才一直不敢取消和高桥家的联姻。

    

虽然不知道匿名信带来的消息的真实性,但却有了入手点,管它是真是假,只要有一丝可能性,三元家就绝对不能放弃,即使不能控制高桥家,就算是得到了那百分之十三的股分,对早已陷入财政危机、债台高筑的三元家来说,也是一针强心剂。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先机,却没想到匿名信居然不止一封。

    

同样的匿名信,在同样的时间,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高桥由美其余的两个未婚夫家里,更加想不到的是,上衫家和大井家也出于同样的考量,将那两个混蛋硬塞了过来。

    

就这样,自己莫名其妙的多了两个竞争者,不对,还有那个混蛋!

    

那家伙虽然一副笑容可掬、忠厚老实,看似很好欺负的样子,但不知为什么,自己一见到他那双鹰眼就觉得讨厌!

    

那双眼睛透出的精光,似乎穿透了自己的骨髓,在他的注视下,自己就像是赤裸裸的站在雪地上,那种感觉真的令自己十分的厌恶。

    

三元恼怒的将穿在脚上的木屐踢了出去,然后站起身走到镜子前,痴痴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脸颊,然后笑了。

自己微笑的样子很帅,这是让许多女人为自己痴迷的原因之一。

    

当然,那些婊子更喜欢自己兜里的钱,如果今年之内还不能找到一大笔资金和三元集团融资,银行就很有可能将企业接管起来。

    

到时候一切都完了,女人,还有供自己过奢华生活的大笔大笔的钱……

突然,三元从镜子里看到有什么似乎从身后的窗外闪了过去,是一个黑影,一个比黑夜更加黑暗的黑影。

    

那是什么东西?人?

不可能,这里可是三楼!

三元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又看了一眼窗外,什么也没有,只有从天空不断飘扬下来的雨水。

    

雨在灯光的照耀下透露着一分异采,不,更像是一种邪气,不知为何,三元感觉自己在害怕。

    就像这纷飞的雨会带给自己危险。



    “我是怎么了,这只不过是普通的雨而已!”他又点燃一根香烟,正要含在嘴唇上时,突然所有的行动都在那一刻停止了。

    

三元全身颤抖起来。

窗户!窗户什么时候被推开的?

    

他明明记得进房间时,高桥家的下人怕雨水飘进房间,就将窗户关了起来,而且自己原本就有关窗户睡觉的习惯,因为那样会给自己一种安全感!

    

三元清楚地记得,一个小时前,自己还检查过客房的窗户是否关严了。

    

那窗户究竟是什么时候,被谁打开的?

三元用力的甩了甩头,愣愣地盯着窗户,不知这样呆了多久,他突然笑了起来。

    

高桥由美那个婊子,一定是她搞的鬼,为了赶走自己,她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这也就更能证明,那些股票在她的手里。

    



    “没关系,谁怕谁啊!老子一向都是耐心十足。”

三元随手扔掉快要烧到手指的香烟,站起身将窗户关了起来,就在他转身向床走去的那一刹那,灯,突然熄灭了。

    

客房里顿时一片漆黑。

三元大吃一惊,但随即又不慌不忙的,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一道淡蓝色的火苗便窜了出来。

    

微弱的火光,充斥着整个黑暗的房间,在他的身后拖勒出摇烁不定的长长影子。

    

他坐到床上,眼睛漫不经心的盯着飞窜的火苗,得意的笑了。

    

那个臭女人做事真绝,不过还是太嫩了点。

想要吓倒我三元耕助,哪会那么容易!

    老子我可是被吓大的!

这时,打火机燃起的火焰,猛地摇晃了一下,然后熄灭了。

    

三元将它重新打燃,但不一会儿火焰一晃,又熄掉了,就这样反覆了好几次,他略微感到不安起来。

    

自己的打火机是瑞士的知名品牌,出名的防风,就算在狂风里也很难熄掉,更何况是在这间丝毫没有任何风的房间里。

    

他深吸一口气,又再次将火机打燃,却立刻又熄灭了,但这次三元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有一丝微弱的气流,从自己的左边抚在脸颊上,就像……就像身旁有个顽皮的孩子,只要自己一将打火机打燃,他就恶作剧般的轻轻将它吹灭。

    

三元只感到一阵恶寒从脚底爬上了脊背,然后又从脊背传到后脑勺。

    

他恐惧的全身僵硬,就那样一动也不敢动地呆坐在床沿边。

过了许久,他像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猛地打燃打火机,然后向左边望去。

    

黯淡的光芒下,那里什么都没有!

看来,刚才的风果然只是错觉!

    

三元长长舒了口气,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淡淡的影子拖在身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和平常的不太一样?

    

他仔细看着,当他看清楚自己影子的时候,顿时,还没歇止下来的恐惧感,猛的扩大千万倍,甚至冻彻了他的脊髓——只见自己的背部隆起了一大块,似乎有什么正趴在他的背上。

    

是个小孩!

对,绝对是小孩,那个小孩用双手挽着他的脖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背上。

    

三元想要大声呼救,但立刻发现自己的大脑已经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他就连喊出声的能力也没有。

    

每当自己想要颤动喉咙的时候,就有一双柔弱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强迫自己将声音硬吞下去。

    

但灾难并没有因此而结束,窗户响了起来,是敲击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窗而入,打火机突然自己燃了起来,藉着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窗户的锁在一种无形的力量下猛的弹开,推拉窗缓缓地开启……

缝隙越来越大,他甚至可以看见窗外有一个比黑夜更加黑暗的黑影,那个黑影伸出尖利的爪子,一边向他招着手,一边不断将窗户推开。

    

三元的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他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向那个黑影伸出手去。

    

正当他就要碰到那个黑影的时候,脑子突然清醒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他,早已没有转身逃跑的能力,三元全身一软,一边疯狂的大声叫着,一边坐瘫在地上。

    

他的裤子里早已经湿透了,淡黄的液体和冒着臭气的固体流到地上,只要是人都可以看出,那绝对是传说中被称为屎和尿的某种碳水混合物以及排泄物……

走出餐厅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出那两个黑匣子,又仔细看了一番。

    

虽然目前依然是一无所获,但我却没有像以往那么焦急了,毕竟有高桥家的情报网可以用,自己再也不是无头的苍蝇。

    

再退一步来说,如果高桥家也查不出乌萨究竟在日本的哪个地方,那么我更不可能找的到,到时候就只有回国,然后去黑山镇陪着张雯怡一起等死了。

    

又磨蹭了一会儿,我这才不慌不忙的向由美的卧室走去。

刚一到门口,卧室的门立刻打开了。

    

浑身洋溢着幽香的由美,出现在我眼前,她穿着丝质睡衣,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冲我露出甜甜而又充满诱惑的笑。

    



    “你来啦?”她挽住我的手,将我拉到床沿上坐下,这才问:“要不要先喝点什么?”



    “不要。”我红着脸说:“其实我来这里,是想问有关……”

由美用食指按在我的嘴唇上,轻轻摇了摇头,“不准你说这么扫兴的话,要知道,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



    “什……什么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