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68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68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4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4
最后步上御船千鹤子的后尘。”

由美神色黯然起来,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轻声道:“其实她们的惨死真的不能怪福来友吉博士,是她们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弱,受不了别人的猜疑和舆论的指责。其实,她们也是那个封闭的时代的受害者而已……”

“谁知道呢……”我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记得在高永尾吉撰写的《超能力编年史》里边,曾经含糊不清的提起过续两次试验失败后,福来友吉博士曾经暗中进行过第三次不为人知的试验,受试者依然是位女性。

“据说她拥有用意念将文字显示在白纸上的能力,却自始至终都没在自己的书里提到她的名字。

“还有一点我很在意,就是关于长尾郁子的死因,高永尾吉一直都用暧昧的语调,强调她并非死于心脏病,而是猝死的。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没有很清晰的写出来,只是说她的死充满了神秘色彩,似乎是人为的……”

由美大为惊讶,“是人为的?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摇了摇头,“那似乎和福来友吉的另外两个弟子有关,也就是你给我的那份资料上提到过的华裔学者,陆平和李庶人。”仔细想了想,我又说道:“我到日本的目的也和他俩有很大关系。”

“对了。”由美从身后将我抱住,“说起来你究竟到日本来干什么?以前我问你,你不是很没诚意的推说仅仅是为了观光,就是随意用一些极为僵硬的笑来填塞我的好奇心,这次绝对要告诉我,不准撒谎!”

我转过头去凝视她明亮的双眸,内心挣扎了很久,最后决定说实话:“是为了黑匣子。”

“黑匣子?飞机上的那种吗?”

“当然没有那么高科技,是真正的黑匣子。”我笑了起来,带她去我的房间,从背包里拿出那两个黑匣子递给了她。

就在由美的视线接触到黑匣子的一刹那,我感觉她的全身明显颤抖了起来。

我立刻抓住她的肩膀,激动地问道:“你知道这个东西?”

由美死死地盯着黑匣子,先是满脸的震惊,然后又迷惑起来,眼神也变得空洞没有了神采。

“这样的东西,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喃喃的说着,伸手抚摸起黑匣子的外壳,那种轻柔的程度,就像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你一定见过。”我的声音因激动而低沉起来。

“我在哪里见过?在哪里……”由美突然将黑匣子扔在了地上,她恐惧的将头深深埋进膝盖里,身体缩作了一团。

“你怎么了?”

我用手轻轻摇了她一下,由美顿时被惊吓得大声叫出了声。

她狠狠地推开我,一边慌乱的挥动着手臂,一边向门外跑去,但还没跑几步,她全身一抖,倒在了地上。

她被吓晕了。

我苦笑了一下,摆摆手将冲进来的侍女打发走,然后把她扶到了床上,又将黑匣子收了起来。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由美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黑匣子,而且还发生过一些令她恐惧的丢失掉记忆的事情。

不过今天确实收获了不少,大脑也初步的做了一些推断。

黑匣子很有可能是福来友吉、高永尾吉、陆平以及李庶人搞出来的东西,甚至和福来博士的第三个试验有关。

但这样的东西究竟还有多少个?

究竟他们是用什么方法、什么材料制造出这种KB的东西的?

由美曾说自己的家族受到了诅咒,还说自己的家族里时不时会出现超能力者,或许这一切也都是那个见鬼的黑匣子搞出来的吧。

我静静地守在由美身边,飞快的整理着思绪,将脑中杂乱无章的东西全都重新流览了一遍,但还有一些让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为什么黑匣子会刻着“昭和十三”的字样,既然他们都是明治时期的人,那当时为什么不制造黑匣子?难道还会有理论或者技术上的因素,还是那套技术是直到昭和十三年的时候才被研究出来的?

既然陆平和李庶人可以变成人精,经历百年的时间还是不老不死,那么他们的导师福来友吉是不是也还活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里?

而撰写出《超能力编年史》的高永尾吉说不定也没死,他只是用自杀来做为幌子,然后逃去了其他地方,过着另外一种人生?

唉,原本以为得到这么多资讯的我,应该可以初步解开黑匣子的谜团了,但没想到疑问反而更多了。

突然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我猛地站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由美清醒了过来。那小妮子似乎完全忘掉了自己发疯的事,就连自己见过黑匣子的事情,也全都忘的个一干二净。

她学着我挠了挠头,大为迷惑的说:“我怎么睡着了?”

“帮我订一张去岐阜县的机票,最好是今晚的。”我急匆匆地说道。

“你去那种偏僻的地方干嘛?”由美大为惊讶。

我微微一笑,答道:“我终于知道乌萨在什么地方了。”

“真的?”由美坐起身,好奇的问:“那个就连高桥集团的资讯管道都查不到的地方,你居然找到了?你是怎么找到的?”

我得意的搓了搓手,翻开摆在桌子上的《超能力编年史》,说道:“这本书里曾经两次提到过乌萨这个地名,一次是说所有在那里制造的东西都会印上MadeinUsa的字样,还有一次就是提到,他的导师福来友吉第三次试验的时候,他曾一笔带过,说是在乌萨那个地方。

“于是我稍微调查了一下福来友吉的事情,发现他两次试验失败后,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岐阜县的高山町,也就是现在的高山市。

“他一直居住在那里,直到一九五二年因病去世,其间他没有去过任何地方,也就是说,乌萨就在那里!”

由美呆住了,思维一时没能跟上来,“等等,既然乌萨这个地方那么明显,为什么我死也查不到,而且几乎没人知道那个地方?”

“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我用手轻轻磕着桌面:“或许,乌萨这个地名只是暂时的叫法,也有可能那里有生产极为机密的东西,国家为了保密,故意把这个地名遮罩了,然后对外宣称另外一个名字。”

“就算你对吧。”由美皱了下眉头,“那你需要走那么急吗?干嘛今晚就要走?难道你讨厌我?”

这是什么唬烂问题?唉,女人果然是难以捉摸的生物!

我顿时苦笑起来,“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早一点解决自己的事罢了。”

“那我跟你去!”她毅然说道,甚至站起身,准备去收拾行李。

我急忙摆手:“不用了,高桥集团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打理,你不怕你那些有心的叔叔阿姨们趁机摆你一道吗?”

这句实在话果然见效了。

由美苦着脸,咬住嘴唇思忖了好一会儿,这才为难的说:“好吧,放你一马。我去叫下人帮你准备行李和订机票。你要小心哦,听说那里很冷,注意保暖。”

她就像我老婆一样,一边唠叨着一边往外走,就要出门时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头,露出一抹怪怪的笑意,“一路上不准拈花惹草,还有,如果你敢一去不回的话,哼,就算翻遍全世界,我也会把你给揪出来!”

我顿时打了个冷颤。

好可怕的女人,我以后的人生,不会被这么可怕的女人给毁了吧……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八章 失窃

当晚,我搭乘飞机,去了岐阜的高山市。

到了那里时,已经是淩晨两点多了,我随意到机场附近找了家饭店住下,倒到床上便疲倦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敲房门。

“谁啊?”

我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一边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却惊讶的发现门外并没有任何人影,长长的走廊空荡荡地横在我眼前,昏暗灯光的照耀下,那条鲜红的地毯显得格外的刺眼。

“难道是我作梦作糊涂了?”我挠了挠脑袋,准备回床上好好的再睡一觉,就在转过身的那一刻,我呆住了。

空洞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一种阴冷的感觉,顿时充满了全身。

“砰砰……”

敲门声不断响着,带着一种令人枯燥和恐惧的节奏。

我咬了咬呀,一把拉开了房门。

门外,依然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恶作剧?

不可能,谁会那么无聊?何况就算要恶作剧,那个小子也跑的太快了一点吧!

从我的房门前,跑到可以藏身的拐角处,一共有大概三十多米,而我从最后一次敲门声到飞快的打开门,其间也只不过间隔了三秒而已。

这样算下来,那家伙一百公尺可以跑出十秒以下的成绩,几乎都要接近世界纪录了,何况我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响动,更不要说是飞速跑动时发出的噪音。

难道这次也是自己睡迷糊了,将梦和现实搅和在了一起?

算了,明天到饭店的监视房,调出这个时段的录影就清楚了。

我关上门向床走去,突然感觉一阵凉风抚在脸上。

窗户,什么时候打开了?

柔弱的清风,不断将半拉开的窗帘吹动,带来了一种古怪的味道。

今天晚上究竟怎么了?

我明明记得睡觉前窗户还关的好好的,而且也锁死了,为什么现在却是半开着?我的记忆绝对没有混淆,就算是自己记错了,也不会傻乎乎的在开了冷气的情况下,任窗户敞开着吧!

突然记起了刚到奈良时的情况,那天晚上也像今天一样怪异。该不是狐狸觉得在我面前嫁女儿感觉很爽,跟着我跑到岐阜来,顺便再嫁一次吧?

我下意识的将头伸出去看了看天空,空气很干燥,很好,并没有下雨。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我立刻打开灯,然后向床上望去。

还好,背包还安静的躺在枕头旁边。

我走过去将背包提了起来,就在那一刻,我的全身僵硬了,接着,我疯了似的将包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倒在床上。

没有!果然没有了!

确定了无数次,最后我颓然跌坐在地板上。

包里的两个黑匣子不见了。

是谁,在什么时候将它们偷走的?我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路,然后狠狠打了脑袋一下。该死,自己居然蠢的中了那种白痴程度的调虎离山计。

恐怕某些人早就盯上了我,只是我笨的丝毫没有察觉到,那群人先是敲门来吸引我的注意力,趁我站在门前发呆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从窗户外爬进来,从我的背包里拿走了黑匣子。

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他们到底又是什么人?

这里可是十五楼,想要从窗户外翻进客房里,几乎等于是玩命,他们干嘛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偷那两个黑匣子?还有,他们究竟怀有什么目的?

我恼怒的狠狠一拳砸在地板上,然后抱着发痛的手一边狂跳,一边大声叫起来,几近混乱的眼神,突然瞟到窗台底下掉有什么东西,我忍住痛将它拿了起来。

那是一张椭圆形的符纸,上边画有奇怪的动物图案和一些怪异的文字。

我眯起眼睛,神色顿时凝重起来,这种符纸自己并不陌生,在找到第二个黑匣子的地方也有相同的一张,那是御使前的标志。

所谓的御使前,他们是一种可以借用狐狸妖力的人类。

说起御使前的历史,民间大概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它们是狐妖玉藻前留下的后代,可以借用妖狐的力量。

第二种说法说他们是供奉稻荷的巫女,又叫饭纲使或者管狐人,他们可以将老鼠一样大小的妖兽,养在一支小管子里,并能驱使它们做任何事情。

我并不在乎哪种说法是对的,只是想拿回被盗走的黑匣子,总之睡意也完全没有了,我闯进饭店的监视室,要求警卫将刚才的录影调出来给我看。

那个已经六十多岁的欧吉桑当然不肯,满脸不耐烦的说不合规定。

我顿时火冒三丈,大叫道:“我的东西就在客房里被人偷走了,这笔帐该怎么算?”

那警卫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提醒过旅客要将贵重物品寄放到托放处。”

我冷哼一声,冲他摆了摆手:“我懒得和你说,叫你们经理立刻过来。”

“先生,你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那欧吉桑也有点生气了。

我一把拿起电话,直视他的双眼,说道:“要不要我帮你叫?”

警卫狠狠地盯了我一眼,然后接过电话冲里边大声喊了几句。不一会儿,经理气喘吁吁的推门走了进来。

“先生,请问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他也是满脸不耐烦,公式化的询问道。

“这家饭店属于高桥家的经营范围吧?”我慢悠悠地问。

“没错。”经理点点头。

我微微一笑,从兜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了他。

那张卡是我临走时由美硬塞给我的,说如果缺钱用的话,就随便去找一家高桥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他们会立刻答应我的任何需求。

果然,那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经理,立刻变得大汗淋漓,他从衣兜里拿出手帕,不断擦着冷汗,又将那张卡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深深向我鞠了一躬,高声喊道:“不知执行总裁大驾光临视察,不当之处,请多多包涵!”

站在一旁原以为可以看到好戏的警卫,立刻傻了眼。

我故意指了指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