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79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79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6: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还只是嫌疑犯。”

沈玉峰和我一唱一和,凶巴巴地说:“这里天高皇帝远,就算我把他们打个半死,到时候再死不认帐,我就不信他们能告我!再说,现在我们和外边完全失去了联系,有没有人会来找我们都要打问号。哼,说不定押他们下去时,这些家伙的伤早就好了!”

“有这么好的事?”我装出兴奋的样子,续道:“那让我也试试,我早就听表哥说,局里打人要遵循一点小小的原则。比如用榔头敲的时候,一定要在人的背上垫块木板,据说,这样打,就算验伤时也不容易检验出来,而且被打的人会痛不欲生,想晕都晕不过去。”

沈玉峰讪笑起来。

“看来你表哥还真教了你不少东西,说的我都想试试了。”说着,他就四处张望,似乎想找个榔头和木板来。

左边的那个家伙,吓得全身都发起了抖。

“我说!”他不顾右边那人的阻挠,大声叫道:“老板的确是叫我们弄些什么事情,把这里的住户全都吓跑,但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干,就被抓了,我……”

“这么说,沈家池子里的鱼不是你们弄死的?”沈玉峰问。

“绝对不是,我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这里的交通工具和我的警车呢?也不是你们破坏的?”

“不是我们做的!我发誓!”

沈玉峰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他看,过了许久,才恶声恶气的说:“我姑且相信你们的话,如果让我知道你这家伙在撒谎,哼,到时候不要怪我弄断你几根骨头!”

将那两个人锁在房间后,我们走出了院子。

“那人的话你信不信?”沈玉峰思忖了一下问。

我毫不犹豫地答道:“不信。”

“哦,为什么?”他略微有些诧异。

“因为那家伙说的太爽快了!我老爸常常教育我说,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一般都有猫腻,就算他的话里有些真实性,分量恐怕也不多,而且,他害怕的样子也太做作了,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

“完全和我想的一样,嘿嘿,看来小夜你并不是徒有虚名啊。”沈玉峰老脸一红,接着就嬉皮笑脸的跟我耍起了花腔。

我暗自好笑,也不拆穿,淡然道:“我们去停车的地方看看。”

沈家本家靠近大门的地方有一块空地,有人随意在那里搭起了几个简单的棚子,就当作停车场了。

由于大宅里边是一个一个四合院紧紧相连的格局,每个院子都有四条小路,通向四个方向,走起来十分像迷宫,而且那些院间小路也实在太小了,容不得任何汽车通过,再加上老祖宗很讨厌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所以二十多户人家的交通工具,都停放在了这块空地上。

但没想到,客观上造成了现在这种与世隔绝的情况。

我刚走过去,就看到了满地惨不忍睹的景象。

所有汽车、摩托车、拖拉机的汽油,都被放的一干二净,轮胎也被割破了,凶手还心狠手辣的连脚踏车也没有放过。

只看了一眼,我就十分清醒的意识到,在没有设备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找出任何线索。

我极度郁闷的问身旁的沈玉峰:“没有车子真的下不了古云山吗?”

他无奈的点点头,说:“附近常常有许多危险的动物出没,人走下去实在太危险了,再加上又没有大路,普通人花一天一夜,都走不到古云镇。”

“只要人多点,至少还是有希望走出去嘛。”我沉声道。

沈玉峰有些不置可否,说:“你去问问沈家的人谁愿意?他们过惯了舒坦的日子,现在要他们突然走那么远的路,还不如直接要了他们的命!总之,这里储存的食物还剩很多,估计大部分人更愿意等下边的人找上来。”

“那你的手机呢?”我心存侥幸的提醒道:“应该可以和外界联络吧?”

沈玉峰苦笑了一声,将手机掏出来递给我:“忘记带充电器,早没电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用手按摩起太阳穴。

该死!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我压根就不会来。家里待着虽然无聊了一点,但至少不用在这种该死的鬼地方,被弄的头晕脑胀。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太多了,总之,警局里的人都知道我回了本家,如果四天以后他们还没我的消息,那些家伙肯定会过来找的。”

沈玉峰拍了拍我的肩膀,走掉了。

又回到我下榻的院子。

经过徐露的房间时,我迟疑了一下,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这还是徐露失踪后我第一次进她的房间,只见房里的一切,都整洁的摆放在它们该放的地方,我看了一眼床上,如同沈科所说的,床根本就没有睡过的痕迹,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靠窗户的桌子旁,一张椅子被拉出了少许,看得出小露曾在上边坐过,或许她还是用手撑着脑袋,呆呆的向窗外望。

桌面上还留着几滴蜡烛的残泪。

对了,这个房间的蜡烛呢?

我灵光一动,趴在地上开始四处找起那根倒楣的蜡烛。

皇天不负有心人,花了老大的劲儿,才从床底下把它给掏了出来。

就在我撅着屁股刚从地上爬起时,沈科和沈雪也急匆匆地从外边踢门走了进来。

他俩脸上的焦急,比早晨更加浓烈了。

沈雪见我满身灰尘也不关心一声,只是自顾自的高声道:“夜不语,我们一百多人找了足足一个早晨,几乎翻遍了沈家的每一块草坪,但就是找不到徐露,甚至没有人在今天看到过她。”

沈科低着头,一声不哼。

轻轻叫了他一声,他也只是迟钝的抬起头看着我,满脸呆滞,原本又大又亮的眼睛,此刻变成了死灰色,而且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着。

“这家伙担心过度了。”我冲沈雪问:“有没有什么让人精神镇定的药物,安眠药也行。再这样下去,恐怕徐露人还没有找到,他已经发疯了。”

“我家里唯一吃了想让人睡觉的药,就只有感冒药。”沈雪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这时沈科突然抬起头,大声叫道:“都是我的错,昨天晚上我就应该把话说清楚的,是我把小露气走了,该死!我怎么这么蠢!”说完,他就歇斯底里的向外冲去。

这时候我怎么敢放他走,万一这喜欢钻牛角尖的木鱼脑袋,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恐怕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我用一百公尺十二秒的速度冲上去,从后边死命的抱住他,将他压倒在地上,又向早就手忙脚乱的沈雪喝道:“快去拿些酒来,快点!酒你家总该有吧。”

沈雪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朝外边跑去,不久后就抱来了一堆瓶子。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抄起一瓶,打开就朝沈科的嘴里灌,直到把一整瓶都灌进了他肚子里,这才松开手。

“啊,这可是酒精浓度五十六的极品茅台,这次我老爸要心痛死了!”沈雪看了看我手里的酒瓶,阴云满布、写满焦急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真是便宜这小子了。”

我用力踢了一脚烂醉如泥、瘫躺在地上的沈科。叹口气,忍不住将他扶进房里,像死猪一般扔到床上,不过,那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重。

我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在旁边窃笑不止的沈雪,说:“关于徐露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完全没有头绪。”

她这才严肃起来,灿烂的笑容,缓缓又被懊恼焦急取代掉。

“我倒是有个看法,小露应该是半夜十一点多左右出去的,证据嘛,我也有!”我拿出从床底下找到的蜡烛,说:“一般一整根全新的蜡烛可以用三到四个小时,而你看看小露房里的这一根,才用了一小半。

“我们都很清楚,她是接近十点左右回房间的,根据蜡烛的燃烧时间推测,我判断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十一点多左右,用力将蜡烛扔在了地上,蜡烛熄掉了,她也走出了房间。”

我舔了舔嘴唇,续道:“还记得你老爸尖叫的时候是几点吗?我看过表,十一点三十五分,恐怕那个时候徐露已经在院子里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尖叫声时,没有走过来。”

沈雪烦躁的问:“就算你推断正确好了,那可不可以告诉我,小露到底去了哪里?”

我苦笑起来:“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但是我想她应该不会笨的走出大院,跑进古云山里,你们确定找遍了所有地方吗?”

“我可以发誓!”沈雪举起了双手,说:“我们所有人,就差把本家的地砖给挖起来了。”

“不对,应该还有地方没有找过。”我努力思忖着,随后猛地抬起头来。

沈雪全身一颤,呆呆的望着我道:“你说的不会是那里吧?”

“对。就是那里。”我缓缓地点头:“听沈科说,现在沈家二十多户人住的,只是沈宅的一小部分,还有很大的地方,因为年久失修,干脆封锁了起来。那里,你们肯定还没找过。”

“你疯了!那里早锁住了,根本就没人能进去。”

“我的确是疯了,但那是唯一的线索!徐露是我的朋友,我真的不想自己的朋友出事情!”我的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说道:“不管怎么样,今天下午我也要溜进去找找。”

“不怕死,你就去好了,到时候别指望我给你收尸!”沈雪大吼着,甩门跑了出去。

我心情复杂的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叹了口气。

徐露这小妮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昨天晚上,就在沈上良尖叫的同时,她又遇到了什么?还有,沈家的交通工具被破坏,究竟是不是那两个贼干的?我深深迷惑起来。

唉,看来谜题又越来越多了……

第六章后宅

夜,平淡的夜,房间里蜡烛的光芒微微摇烁着,这是个十分寂静的夜晚,如果硬要说有不平凡的地方,那恐怕要算呆坐在窗下桌子旁的女孩了。

徐露透过窗户,眼神呆滞的望着满天清晰漂亮的银辉。

如果是在以前,恐怕她早就雀跃的欢呼起来,但今夜她却生不出一点兴致。不止没有兴致,还略微有点怨怒。

究竟天空的星星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为什么总是一闪一闪,看得让人心烦!

她的心很乱。

刚刚那女孩的眼睛,就仿佛看透了自己的心灵,就算是脑子深处的一丝一毫秘密,似乎也被她看了出来,但让徐露躁虑不安、心神恍惚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一句话,一句应该是那女孩故意冲她说的话。

“我是你的未婚妻……我是阿科的未婚妻……我是……”

那句话,直到现在都依然不断回荡在脑海里,让徐露痛不欲生。

刚才,当这句话猛地灌入耳朵里,再由耳膜共鸣产生的神经波进入脑子,大脑还没有开始分析这句话的意思时,她的心突然像被狠狠撕裂开一般的痛。

痛的她的脸几乎都要扭曲了,她想大叫,将身旁的一切都砸的粉碎,但是她却不能,要笑,必须要笑!她还要在脸上露出毫不在乎的灿烂笑容,还要祝福那个让她心碎的男孩。

然后,她迫不及待的逃走了,因为她怕自己会晕倒、会哭。

一滴温热的液体,没有预兆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它划过徐露秀丽白皙的脸庞,留下一道湿润的水线,徐露缓缓地用手摸了摸,心脏就像被什么用力捏住般,更加疼痛了。

接着,双眼中迸出的泪水越来越多,再也无法止住。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哭过了?

她一直以来都是个极为坚强的女孩,就算母亲去世的时候,自己也只是紧紧地握住她渐渐变得冰冷的手,强忍着将泪水留在眼眶里转,不让它流下来,也不能让它流下来……

因为她知道,那一刻自己已经成了父亲的精神支柱,如果自己也哭了,那父亲他恐怕会因为过度操劳和悲伤,而崩溃掉。

现在的自己却为了一个男孩哭了,哭得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不要哭!不准哭!”

徐露将脸上的泪水狠狠擦干,转身走到床边的大镜子前。

这扇不知道多古老的镜子,用结实的木头做了镜框,表面还被漆成红褐色,而镜子光滑的镜面一尘不染,看起来常常被人使用的样子。

今天下午打扫这栋久无人居住的房间时,徐露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房间里所有的家具、摆设都积满了灰尘,唯独这面镜子干干净净的,似乎才被人细心擦过的样子。

但仔细一看,地板上的灰尘恐怕有几厘米厚,但却找不到任何脚印,显然是很多年没人进来过了。

“如果被小夜那好奇心旺盛的家伙知道,恐怕早就大叫有问题了!”徐露轻声咕哝着,注意力一被转移,她顿时好受了许多,心脏也痛的不是那么厉害了。

身后黯淡的烛光静静的散发着枯黄光芒,徐露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感觉有些迷茫起来。

昏暗的光芒里,自己的样子变得妩媚无比,眼角淡淡的瞳芒,甚至就连天空的星星也要黯然失色。

这真的是自己吗?她有这么美?

徐露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镜中的她也缓缓地略带迟疑地抬起手,轻轻在白皙绝丽、似乎不带有一丝烟尘的脸上抚动,于是她又轻轻跳了几下,左右摆动着身体,痴痴的看着镜子,看着镜中那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女,跟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她也丝毫感觉不到厌倦。

随后,她发现了镜子的左上角有几块微小的褐色痕迹,不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