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88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88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但是,身后还是有东西不断地点着自己的脖子。

“谁?”沈兰以为有人偷偷溜进来开自己的玩笑,猛地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只有门,朱红的小门紧闭着,还插上了门栓。

再扫了一眼屋里早已看过千百次的摆设,一床一柜,没有任何可以躲人的地方。

刚才究竟是什么碰到了自己?是飞虫?不可能,那种频率十分频繁而且固定,似乎隐藏着某种抛物线规律,应该不是房间里乱飞的虫子。

就在她苦恼猜测的同时,轻微的撞击又来了,这次感觉到的不是脖子或后脑勺,而是额头,沈兰的触觉十分清晰地告诉她,碰到额头的东西是一种布料,而且十分粗糙坚硬。

可是此刻她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感觉内心的恐惧有如巨浪一般席卷了自己,心脏在狂跳,全身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沈兰拼命的瞪大眼睛望着前边,但是额头上的撞击还是在无形的继续着,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自己应该有被不断轻碰的触感。

原本黯淡的房间更加朦胧了,有股突如其来的恶寒猛地涌上身体,从脚底飞快向上爬,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一根根吓得都竖了起来。

沈兰用力咬住嘴唇,向屏风镜的方向缓缓转过头去,顿时,她惊骇的圆瞪起眼睛,头脑恐惧地嗡嗡作响。

只见镜子中,一个全身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正吊在房檐上。那女人圆瞪着眼睛狠狠地望着自己,血红的舌头长长的搭在嘴外,而她那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脚,在空中一荡一荡的,不断轻触自己的额头……

“沈兰惨叫一声,晕了过去,而她的父母听到叫声,立刻撞开房门,只见她浑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第二天沈兰醒来时,将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

“她的父母也被吓到了,当即将屏风镜送了人。”沈科舔舔嘴唇,苦笑起来:“但这件事不知从谁的嘴里传开了,没人愿意留下那个邪物,于是沈兰的老爸就把屏风扔在了一个空置的房间里。

“哼,可惜的是三天后,沈兰还是死了,她被人发现时是在屏风镜前,是自杀的!手腕被她用利刃割破,血流了一地,就连身上雪白的连衣裙,也被染成了鲜红色!”

我毛骨悚然的望着沈科,身影干涩的道:“那么小露,她会不会也有危险?”

“我不知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提出什么回老家看看的鬼话,小露也就没有危险了,我真该死!”沈科狠狠地在脑壳上敲了几下。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道:“不管那么多了。我们两个从现在起,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盯着小露,绝对不能让她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

“那她睡觉时怎么办?”沈科抬头问。

“那就让沈雪陪她一起睡!还有,我们的猜测千万不能告诉她俩,两个大男人没必要让女孩子担惊受怕吧。”

沈科赞同的点头。

“就这样吧。现在,我们去看看你们家御用的风水师。”我在僵硬的脸上微微挤出了笑容道:“我倒要看看,他这个风水专家,究竟可以在你家找出些什么东西来……”

在赶去老祖宗那里的途中,我顺便问了那个风水师的情况。

沈科想了想说道:“本家这一代的风水师叫做孙路遥,他们孙家世代为沈家勘测风水,据说沈家庞大的宅子就出于孙家祖先之手,如果要动大宅里的一草一木,历代老祖宗几乎都要派人去通知他们,只有孙家的人来看一番,说可以,我们才能在自己的院子里种花养鱼,但是更改院子结构却是大忌,特别是动院子中央的铜狮子。”

他撇了撇嘴:“据说,本家风水的好几口灵脉就在铜狮子下镇着。一动狮子,沈家就会立刻变得鸡犬不宁,甚至一百年前本家后宅的大迁移,也有人说,起因是因为某个院子里的铜狮子被人破坏掉了。”

“灵脉不是应该用来埋葬先人吗?你们家怎么都封了起来?”我略为诧异。

“我又不是孙家的人,怎么可能知道那些风水师在想什么。”沈科摇头,突然笑了起来,“小夜,听语气,你这个家伙似乎对风水什么的有偏见啊。”

我哼了一声:“我的字典里,没有所谓偏见这种低贱的情绪,只是通过我渊博的知识及聪颖的大脑双重判断下,断定风水这玩意儿流传到现在,大多都变得只剩下骗人的东西了。

“真正的风水学,我是不知道是不是会令家里四畜兴旺,不过我敢肯定,现在的风水都是些骗白痴的东西,就连鬼都懒得去信他。”

“这还不是偏见!究竟你为什么看它不顺眼呢?难道小时候你受过风水师的迫害?”

“去!我不害别人,别人就该躲到角落里去偷乐了,哪还有人敢跑来摸我的逆鳞。”

“说的也对,你这家伙可是肉身魔鬼,有好几次我和小露都想脱光你,看你把自己黑色的翅膀和尾巴,都藏到哪里去了!”沈科十分认真的点头,顿时招来我的一顿狠踢。

我咳嗽了几声,慢悠悠说道:“其实我讨厌风水师是有充足的理由的,不如先给你讲个寓言故事。”也不管那家伙愿不愿意听,我扯住他的耳朵迳自讲起来。

“一位广告业大亨车祸丧生后到天堂报到,握有天堂钥匙的圣彼得挡住他说,先别急,参观后你再选择。圣彼得带他到一处大草原,他看到几位天使吹着长笛,另有好多人漫无目的地来回闲荡,百般无聊地打呵欠。圣彼得对他说,这就是天堂,接着我带你去看地狱。

“他们来到一个狂欢热闹的场所,那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满足与欢笑,男男女女都在尽情地跳舞歌唱。圣彼得于是问他:”这就是地狱。你选哪一个?‘“纵横一世的大亨毫不犹豫地说:”那还用问,当然是地狱。’圣彼得说:“好极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说完,两位青面獠牙的魔鬼,立刻拖着这位新来的大亨,直奔一口滚烫的大油锅。大亨发觉自己上了当,惊慌地惨叫:”我刚刚看到的地狱,不是这样子的呀!’“渐行渐远的圣彼得头也不回地说:”刚才你看到的是广告……‘哈哈,有趣吧?“

“这个故事里,有你讨厌风水师的理由吗?”沈科小心的问。

“当然有。”我阴险的笑着,笑的他寒毛直竖。

“恕小的我才智浅薄、肉眼愚昧,实在听不懂夜大师你故事里博大精深的涵义,可否再讲的浅显易懂一些,或者,干脆把答案告诉卑微的我?”那家伙点头哈腰地赔笑道。

“不行,既然告诉你是寓言故事,就明摆了要你自己去把答案给想出来,否则,哼哼,拳脚伺候!”说完一脚又踢了过去。

沈科大声惨嚎起来:“小夜你个死人!老子我不想知道了还不行吗……”

表面不断在和沈科打闹,我的内心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二十七年来,每时每刻都和许雄风在梦里相会的,究竟是不是沈梅?而他跳楼后超常的出血量,又在说明什么?花痴沈羽的故事里,隐约也提到过一面镜子,但是那面镜子会不会就是曾经被沈梅以及沈兰拥有过,然后又被放在徐露所住的房间中的那幅屏风镜?

更加令人迷惑的,是沈家的后宅。

那些变异的植物,似乎还在因为养分而蠢蠢欲动着,可是让我十分不解的是,它们的根须为什么没有伸到前宅来?难道是有某种力量在阻止它们?

还有那幅屏风镜,到底它上边有什么古怪?难道是沈梅自杀后阴魂不散,附在了镜子了?不可能,那实在太匪夷所思了!但是,越是深入调查,我就越强烈的感觉到,沈家之中隐藏着一股超出我认知范畴的诡异力量。

或许,那股力量就是一切怪事的根源,只是不知道那玩意儿究竟想干什么,在密室里放了我们一条生路,对整个沈家而言,又到底是福还是祸害呢?

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千头万绪如乱麻般不断涌入脑中,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希望小露不会有事才好,只要过了今天,我立刻约几个人走下古云山去求救。

只要过了今天,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抬头向远处望去,有一大群人,已经将整个灰色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被众人围住的风水师犹如众星捧月般,原本不可能感觉的到我与沈科的到来,但是他偏偏全身一颤,猛地用阴冷的令我血液冻结的目光,缓慢地向我看了过来……

请继续期待风水—下集

夜不语诡秘档案第七集——风水(下)预告:

风水先生来了,炸开假山,却发现了一只青蛙。

沈科的家里开始按照风水先生的话,填掉水池,修整厨房,并叮嘱下人,二十九日那天,绝对不能让女人进厨房里去,但是,意外终究发生了!

本家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惨死,变异的植物不再蠢蠢欲动,一时间伴随着乌鸦那单调而又沙哑的诡异叫声,阴影笼罩了整个沈家。

究竟隐藏在沈家之下的神秘之物到底是什么?

答案是你熟悉的……

又是你绝对想像不到的……

第七部 风水(下)
引子

“放弃吧,已经够了。”

“不,她还有救,只要我们能凑够钱,就能给茵茵做手术。”

“但我已经受够了!什么见鬼的手术,你仔细看看这个家,还有值钱的东西吗?”

“我们可以向本家借。”

“没人会借给我们的!”

男人歇斯底里的将女人压在墙上,大声吼道:“本家的人都是些王八蛋。老婆,你清醒一点!地中海贫血症患者平均寿命只有八岁,茵茵现在已经七岁半了,就算这次手术成功,她也只活得了半年……

放弃吧……“

昏暗的橘黄色烛光中,男人和女人就这样对视着,许久也没有言语。

“但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我不要她死!”

女人捂住脸抽泣起来。

男人点燃一支烟,坐到床头上,冷哼了一声:“那个赔钱货,几年前我就告诉你,早点把她给扔了,你就是不听,看看,那杂种把好好的一个家折腾成什么样子!”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医生说过,茵茵弟弟的血如果和她血型相同的话,就有很大的可能治愈她的病。”

女人低下头,看了看已经有六个月身孕的高隆腹部:“只要再撑三个月,最多四个月,分娩以后,茵茵就有救了!”

“你疯了!”

男人将烟扔在地上,狠狠的煽了女人一耳光:“你败坏我的家产,我不说什么,没想到你为了那杂种,居然连我的儿子也想杀掉。”

他抓住女人的衣领,怒吼道:“我就知道,这么多年了,你这个臭婊 子还爱那混蛋!”

“我没有!”

女人奋力挣扎着。

“哼,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茵茵那个赔钱货,就是你和他的种!”男人的脸越来越狰狞。

女人全身一颤:“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什么时候知道的?你居然问我什么时候知道的!”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早在她刚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每次看到那小杂种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心里就很痛快。

“她的血每一滴都很珍贵,所以每次帮她放血的时候,我都非常积极,趁她睡着的时候,只需要用小刀在以前的伤口上轻轻划一下,不用太大,神不知鬼不觉,血就不断流了出来……

“那一刻,我被你们伤害的到处都是破洞的心,就会奇迹般的愈合,全身更是说不出的舒畅!”

“你这个混蛋,原来是你把茵茵害的那么痛苦!”女人愤恨的冲上去,却被男人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臭婊 子,你给我听好!”

男人蹲下身,将她的头用力按在冰冷的地板上,狰狞地说道:“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休想碰我儿子。那个杂种,让她见鬼去吧!嘿嘿,不过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让她死的那么痛快!”

男人一边冷笑着,一边朝屋外走去。

躺在地上的女人缓缓站了起来,她的双眸因为愤恨和痛苦变成了红色,血一般的红色。晦暗的屋子里,蜡烛摇烁不定的火焰不知从何时起,也变成了一片血红。

浓烈的诡异气息不断地弥漫在四周,越来越浓,浓到犹如伸手便可触摸到一般,女人轻轻地摸起桌上的剪刀,一步一步,带着沉重的喘息声,向男人走了过去……

第一章 青蛙(上)

人生实在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在无限的偶然、必然以及机缘巧合中,常常会产生出一种名为“缘分”的Baby.两个人从相逢相识到熟悉对方,然后成为朋友、情侣、敌人,或者再次变为陌生人……诸如此类,所有的一切,或许真的是有一双冥冥巨手在暗中掌控着。

就像红颜知己嫁人后,就成为了别人的老婆,你和她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开心的谈天乱侃,倾诉伤心事了。你和她的人生会渐渐地成为两条平行线,不论如何无限延长,也永远无法再有接触的可能。

不过,当红颜知己变为自己的老婆后,或许更惨……

理由?没有任何理由,不信你试试。

说以上那段话的时候,是“风水”的事件结束了许久后。

那时,所有人都恢复了百分之八十的悠闲心情,以及百分之七十五的安逸兴致。

我无聊的坐在RedMud里,一边慢悠悠地甩腿,一边啜着卡布基诺,最后望着沈科的眼睛说出了这段话。

其实,我并不是想阐述任何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