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0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0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8: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该死,明明让他不要强加给我什么奇怪的称谓的,他居然还好意思叫我什么

    “夜兄”,真是完全败给这家伙了,又不是百多年前的古代,现在人类的飞行器都已经登上火星了,竟然还有人叫的我如此复古,寒心啊!

    

这种人,我死也不和他分享到手的资料。



    “是吗?那以后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请夜兄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孙路遥略微有些失望,他又看了我一眼,准备转身离开。

    



    “那个。”我欲言又止,最后仰制不住好奇心问:“你干嘛要踩死那只青蛙?”



    “唉,这里的风水已经全部败了,如果能早来两天的话就好了,不像现在只能被动的尽尽人事,希望还可以补救。”孙路遥只是叹了口气,没做正面的回答就走掉了。

    

他刚出门,沈科那家伙就探头探脑地跑了回来。



    “你刚刚在和他聊什么东西?看起来很投机的样子。”他贼眉鼠眼地笑道,一副奸商的嘴脸。

    

我没好气的说:“没什么,只是聊了聊关于青蛙的养殖和保育问题,以及从此问题滋长出的一系列新问题。你也有兴趣?”



    “鬼才会信你。”沈科撇撇嘴道:“不过说到青蛙,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相关的消息,实在是有点诡异呢!”



    “说来听听。”我一边不断回味孙路遥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据说刚刚本家的人,照着那个风水师的嘱咐,砸开了所有的假山,居然在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假山里,都挖出了一只黑褐色的青蛙,你说恶心不恶心?我到现在似乎都能闻到那种青蛙死时,发出的浓烈血腥味咧!”



    “你刚刚说什么?”我只感到脑中

    “轰”的一阵巨响,意识因为这段资讯的冲击,而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全身也如同石化了般,僵硬的再也不能动弹丝毫。

    



    “你怎么了?”沈科连忙用力摇着我的肩膀,还趁机踢了我好几脚。



    “够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大喝一声,脸色铁青的问:“真的挖出了那么多青蛙?”



    “我发誓。”沈科立刻举起手,向他根本就不信仰的圣母玛利亚说起了狠话。

    

我瞥了他一眼,皱眉头努力思索起来。



    “小夜,那些青蛙有什么问题吗,看你很苦恼的样子?”沈科百思不得其解。

    

我淡淡注视着他的眼睛,许久才答道:“很久以前曾听说过一个故事,起因据说是有家人搬进了一个很大的院子里,但只住了一个礼拜,就发现新房子怪事不断,院子水池里的鱼不断的死掉,而且找不出任何原因,水质也没丝毫问题,接着是他们饲养的鸟,死光后,又轮到了他们的孩子。



    “最小的儿子突然昏迷不醒,送去医院后,医生也检查不出问题,只是发现他的大脑一直都保持在深睡眠状态,就如同植物人一样。



    “那家人十分害怕,可是他们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买了那栋房子,再搬走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们根据亲戚的介绍,找来一位风水师。



    “那位风水师勘探了一会儿后,就嘱咐他们砸开假山,结果居然在假山正中央的地方,找到了一只正在冬眠的青蛙,将那只青蛙杀死后,那栋房子就再也没有出过怪事。他们的孩子随即也清醒了过来。”

沈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故事的剧情和沈家的好像啊!”



    “故事还没完。”我长吸一口气:“不久后,主人想要铺草坪,等到挖开水池后,才发现底下居然埋着一具腐烂的女性尸体,位置正好在找到青蛙的正下方。那个女人是被房子的前主人——她的老公杀死的。”



    “你是说,有尸体的地方,就会引来青蛙?”沈雪不知什么时候也回来了,她被我的故事吓得全身都在发抖。

    



    “别傻了,怎么可能!我只是一时联想到这个事情而已。”我故作轻松地笑起来,内心深处的迷惑却越来越强烈。

    

那种黑褐色的青蛙,确实是我没见过的品种,我记得很清楚,国中学生物时,因为觉得膝跳反射试验很有趣,自己曾经买了青蛙的图鉴来看。

    我对自己的记忆力一向都很自豪,也可以确定,亚种的青蛙中,绝对没有刚刚看到的品种。

    

那究竟是哪类?难道是古云山特有的、从未被发现的新品种?

    

有可能,大自然中本来就有许多人类还不了解的东西,或许这种未命名青蛙的习性就是夏天休眠,喜欢窝在缝隙很多如同假山的石头里。

    

想到这,我开始大为兴奋起来。如果抓一只回去当作样本,确定是新品种的话,或许会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呢!

    夜不语蛙、夜氏青蛙、古云山夜蛙……等等,哈哈,这些名字一听起来就让人血脉振奋,实在是太舒服了!

    

沈雪在一旁使劲儿推了推我:“夜不语你干嘛笑得那么奸诈,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顿时清醒过来,用手使劲抹了抹嘴巴,视线立刻飘到院子里的假山上。

    



    “沈雪帮我拿工具来,响应号召,这里的假山也应该整修整修了,不然会显得我们很不合群的。”

三下五去二地砸开了沈科家的假山,果然在正中央的位置,挖出了一只黑褐色的青蛙,稍微观察了一下,我确定是刚刚见过的品种。

    



    “好恶心的青蛙!”沈雪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我开心地笑着,笑得如同奸商一样,一边将青蛙放进透明的玻璃盒子里,盖上盖,一边目不转睛地打量着。

    



    “夜不语!风水师不是说要立刻把它给杀掉吗?”沈雪有些惊讶我的行为。

    

我将盒子向上抛了几下,堂而皇之的正色道:“我才不信风水师那席见鬼的瞎话,何况本人可是有参加生物保育协会,如此暴殄天物的事情实在做不出来。



    “说不定这玩意儿还是稀有品种,能救一只就救呐,免得让它在咱们手里绝种,到时候我们不变成世界的罪人才怪。”



    “说的好听,鬼才知道你在打什么坏主意。”沈雪没有再阻止我,只是道:“洗手,准备吃饭了。”

突然想到些东西,我叫住她叮嘱道:“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还有……”沉吟一会儿又道:



    “还有小露,最近发生了许多古怪的事情,而且我老是觉得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了。我怕她还会出什么状况,小雪,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不过我还是希望这几天你能陪她一起睡,多注意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监视小露?”沈雪略微有点迟疑。



    “你一定要用监视这个词也行,总之她到哪儿你就去哪里,上厕所都不要让她一个人落单,这也是为她好,做为朋友,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

    

隐藏在沈家中的那股神秘力量一定有什么目的,而它操纵的工具或许是小露,也有可能是闯进了本家后宅的我们四人,只是不论我怎么猜测也得不到任何结论。

    

我确定自己并没有问题,而沈科和沈雪也看似正常,那就只剩下徐露了。

    

从本家后宅回来后,不知为何,我就感觉她有点怪怪的,不是她的行为,而是气质,她的气质似乎有了某种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改变……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吧!

    

不管怎样,明天我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要离开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再也不用夜夜担惊受怕了。

    

猛地感觉有一丝阴寒窜上了背脊,我全身颤抖,吃力地低下头,望着手里密封的玻璃盒。

    

只见那只青蛙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它伸展开四肢,一动也不动地趴着,只是睁开犹如蠕动内脏般的鼓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恐惧不断侵蚀我的意识,我在僵硬的脸上使劲挤出微笑,咬紧牙关抵抗着。

    

那只怪蛙似乎也在笑,笑的十分诡异,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全身的压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次望向青蛙,只见它又蜷缩成了一团,石头般的靠在角落里,似乎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场白日梦,我用力挠了挠脑袋,深吸一口气。

    

或许,刚刚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世界上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处在亚健康状态,我也不例外,或许是刚才挖假山时蹲的太久,猛地站起来后,大量血液涌入大脑,造成了短暂的幻视现象。

    

我自给自说的安慰自己,心里却没来由地生出一股不安,似乎那股未知的力量,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三章异舍

夕阳再一次染红了西边天际的云彩,红,红的像血一般,鲜艳的血红渐渐淡去,天空慢慢变得黯然,然后呈现灰色,最后完全暗了下去。

    

又一个漫长的夜晚来临了。

不久前,老祖宗将沈家所有人都请去了大堂,就连我们这些客人也没有落下。

    

上百人挤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但却没有任何人抱怨,甚至连丝毫的嘈杂也没有,只是安静地等待着,安静的十分异常。

    

老祖宗缓缓地端着一盅好茶,每喝一口就闭上眼睛沉吟半晌,似乎在思考什么深奥的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沈家现在面临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实在无法度过的话,我们只有牵家带口,永远离开这个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

这句话犹如一颗扔入死水中的石头,顿时引起了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涟漪。

    

老祖宗伸出手,在空中虚按了一下,等本家的人渐渐平静下来后,又道:“事情并没有糟糕到无法挽救的地步。孙堪舆说,只要在这个月二十九日,也就是明天淩晨来临之前,凡把是有人住的宅子里的水池都填掉,就会让现在已经被破坏的风水好起来。



    “还有一点,二十九号那天,老六院子里的厨房,绝对不能让女人进出,否则一切都完了!”

老祖宗的声音猛地大了起来:“老二、老四,从今天晚上起,你们俩负责带人将厨房全部围起来守好,千万不要给我捅什么大娄子。至于水池,从现在起,大家回去后就自己动手填掉,明天中午我这个老骨头一家挨一家的检查,话就这么多,大家可以散了。”

他喝了一口茶水,望着沈雪的老爸道:“老六你留下,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走出沈家老祖宗的宅子,我向众人笑道:“老祖宗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魄力,说话不但有板有眼、中气十足,还很有领袖气质呢。”

沈科撇撇嘴:“当然了,没有能耐,我们也不会管他叫老祖宗了,你以为这位置光年龄大就能坐啊?”



    “我一直都有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徐露眨巴着大眼睛,脸上满是好奇。

    



    “你问,小生我绝对有问必答。”沈科那家伙见有了表现机会,立刻像哈巴狗一样贴了过去,就差没有流口水吐舌头了。

    



    “问了可不准笑人家!”



    “绝对不笑。”那家伙又开始虔诚地向玛利亚赌咒发誓起来。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徐露可爱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沈玉峰叔叔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记得你叫他舅舅对吧?但舅舅明明是母亲的兄弟,而你又是沈雪的堂哥,沈雪的爸爸不叫沈玉峰叔叔表弟,却称他为老八……这么乱七八糟的称呼,搞得我完全弄糊涂了!”

沈科和沈雪一听,两个人顿时嘻嘻哈哈地笑做一团,剩下我和徐露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小露有说错什么吗?我也觉得这种亲戚关系很奇怪啊。”我迷惑的问。

    



    “嘻嘻,夜不语就算你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明白沈家的亲戚关系的。”沈雪一边咯咯大笑着,一边断断续续解释。

    



    “沈家有个十分古怪的规定,不论是迎娶沈家人,还是嫁入沈家,只要住进本家后,就必须改姓‘沈’,以至于整个家族的亲戚关系,到最后变得十分混乱,有些甚至根本就没有沈家血缘,所以才会有直系和旁系之分。



    “记得以前八舅舅曾经提到,只要老祖宗死了,沈科就是家主了,就因为家主的位置只传给直系的长子,旁系是没有继承权的。”



    “原来如此。”我使坏地看看徐露,又看看沈科:“如果小露嫁给沈科后,也会改姓沈?哈哈,沈露,名字满好听的。”

沈科那家伙立刻陶醉在幻想中。

    

徐露狠狠踩了我一脚,哼道:“小夜你娶了小雪的话,还不是会改姓沈,呵呵,沈不语,这名字比你原来的好听多了。小雪,哼哼,你干嘛脸红啊?”徐露笑嘻嘻地向沈雪靠过去。

    

沈雪把头一偏,嘴硬道:“人家才没有,我看脸红的是你才对。”



    “真不知道是谁。”



    “是你,当然是你了。”沈雪伸出手去挠徐露的腰,这两个女孩边打边闹,嘻笑着向前边跑去。

    

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欣喜地望着这美丽的画面。已经安然渡过一天了,今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惊讶的怪事,原来平淡的感觉居然这么好,虽然追求刺激不会让人无聊,但如果每天都过着担心受怕的日子,恐怕没多久我就会彻底的疯掉吧。

    

看来,我是不是应该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性了?至少要多少改掉一点乱好奇的毛病吧!

    再次抬起头,望向那两位美女的背影,我却突然感觉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不对,不是视线,而是她俩的身影!原本清晰的犹如在耳边的打闹声,似乎也离我越来越遥远,我顿时打了个激灵,飞快向她俩冲去。

    



    “小夜,你怎么了?”沈雪惊讶的回头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喘着粗气,双手紧紧的抓住她俩的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