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8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8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9: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但刚才我分明觉得有东西从我身后飞快走了过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沈雪用力拉了拉我的手臂。

我摇摇头,回过神来想要继续刚才的话题,有股不安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不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奇怪!徐露的房门在出来时我明明顺手关上了,为什么现在却大开着?

    我脸色一变,快步走进屋里,只看了一眼,我整人都呆住了。

沈雪狐疑地跟着我走了进来,顿时,也全身僵硬停在了原地。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用发冷的手寻到我的右手握住,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在不住的颤抖着。

    

屋里,蜡烛昏暗的光芒依然,只是床上空荡荡的,徐露早已不见了踪迹。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猫(129)]:
加油!

    !!支持你

----miaomiao0310

--------

[扑(130)]:
真得不错,搂主辛苦。

    
希望楼主贴的速度比我看的速度快。。。。

----被眼染红的血

--------

[猫(131)]:
太精彩了,请快更新哦!

    !!!

----踏雪心痕

--------

第九章二十九(下)

沈家老二沈易和老四沈缪,带着十多个旁系的青年男子,将沈上良的宅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其实根据风水师孙路遥的意思,只需要在二十九号这一整天里,不准女人进沈上良的厨房就好了,但老祖宗为了安全,执意要他俩带人将整个宅子都看住。

    

对于老祖宗的固执和守旧,他们两个也是万分的无奈。但谁让自己管他叫老子,而且他还是沈家的实际掌权者,他的话不听还得了!

    

夏夜,对于这种海拔比较高的地方而言还是很冷的。

沈缪哈出一口气,揉了揉手臂道:“这鬼天气还真冷。”

沈易心不在焉得嗯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二哥。”

沈缪无聊的没话找话:“沈家究竟为什么这么注重风水,祖宗布下的东西已经够老旧了,现在的社会到处都在发展,就我们成天还缩在自己的一亩二分地里,丝毫不知道变通,我真的想不通!”



    “嘘!”

沈易捂住他的嘴,小心的朝四周看着,然后低声说:“不要乱讲话,这要是传进了老头子耳朵里,你小子又要挨他几棍子了!”



    “我倒宁愿他把我赶出去,你看看人家玉峰,没几年功夫就混了个局长当。”沈缪哼了一声:“其实这次开发商来买地,给的价钱已经不低了。我算过,那价每个人都分得了一百多万。



    “这年头到城里繁华的地方,买上好的房子也花不了十多万,分的钱足够我们花销一辈子的,再加上本家的摆设,随便什么拿出去也可以当古董卖,我看不如我们……”



    “老四,你越说越过了!”

沈易狠狠瞪了他一眼。

沈缪语气丝毫不让的回瞪他,“二哥,你敢说你不动心?”

沈易看着他,许久,终于叹了口气:“不是我不动心,只是老头子那关过不了啊!”

沈缪顿时也不语了,他咬着嘴唇,突然抬头说:“如果,我只是说如果,老头子脑溢血暴毙了,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混蛋!”

沈易怒骂道:“这么大逆不道的想法你都敢想,再说我打死你。”



    “哼,就你是孝子!”沈缪不服气地小声咕哝着:“沈家除了那几个顽固派以外,有谁不希望老头子突然暴毙的!”

突然,从背后刮过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风,冷的人全身的毛都不由得竖了起来。

    

沈缪裹紧外衣,骂道:“哪里来的怪风。”回头一看,却发现沈易眼睛直呆呆的望着宅门方向。

    



    “你怎么了,二哥?二哥!”他慌忙用手将不知是发神经还是被吓傻的沈易摇醒。

    



    “老四,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影子?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朝门的方向跑过去了?”沈易声音不断抖着,上下牙关都在打结。

    



    “我看你是发梦吧,整个宅子都被我们守成这样了,就算母螳螂都飞不进去。”沈缪瞥了身后一眼,无聊地说:“我倒还希望出些什么事。哼,风水。”

沈易摇摇头,皱眉道:“不行,我要进去看看才安心。水瓶给我,顺便找老六要些开水。”



    “二哥,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你还真信孙路遥那乳臭未干的小子瞎说?”沈缪晃着脑袋,说的口沫横飞:“真想拿到钱到外边的花花世界去逍遥一圈啊。”

沈易没理他,走进了半掩着的宅门,沈上良的寝室还亮着灯,他一敲,门就开了。

    



    “二哥,你有事吗?”沈上良一见是他,略微有些迟疑。

沈易和他寒暄了几句,打好水,装作不经意的问:“老六,你刚刚在院子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沈上良迷惑的摇头:“没有,我一直都在看书,如果有动静的话早发现了!”



    “你会不会看得太入迷了,没有注意外边的情况?”沈易还是有些担心。

    



    “二哥,我还没老到耳聋眼花的程度。”沈上良不悦起来。



    “你知道,老头子他……”沈易讪讪笑着,刚想说几句客气话,把尴尬的气氛给修补一下,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一阵轻微的

    “嗦嗦”声,他顿时紧张的抓住了沈上良的手道:“老六,你听听,那是什么声音?”

别看他年纪一大把,而且长得五大三粗的,但平生最怕鬼鬼怪怪的东西了。

    

沈上良看得好笑,淡然道:“可能是有老鼠吧。”



    “但那里应该是厨房的位置。”



    “当然了,老鼠找吃的不去厨房,难道还会去厕所啊?”



    “我觉得不对,老六,我们过去看看!”

沈易惊骇地拉了沈上良一把,沈上良被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弄得实在没办法,只好和他一起向自家厨房走去。

    

门大开着!他们这两个加起来岁数已经超过一百的人,立刻有些呆了。

    

奇怪,昨天下午老祖宗亲自封了厨房的门,而且一个小时前自己还检查过,白色的封条明明还完整的贴在门上。

    

现在又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把门给打开了?

这两人看着被狠狠地撕下来,扔到一旁的封条,对望一眼,用已经有点发抖的腿,慢慢走了进去,厨房里黑暗一片,沈上良用手摸到电灯开关,一按,灯没有亮。

    

他这才想起自己偷偷装的发电机怕被老祖宗发现,最近都没有开,对面

    “嗦嗦”的声音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打扰而有丝毫中断,间或还伴随着

    “啪唧”的声响,像是谁在津津有味地吃着什么。

沈上良用颤抖的手掏出打火机,擦燃。

    

昏暗的火光顿时划破黑暗,照的四周勉强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

    

火光下,正中央的桌子拖长的影子,显得诡异无比,一直向对面延伸。

    

就在影子消失的尽头,有一个黑色身影,正蹲在打开的冰箱前,静悄悄地不断往嘴里送东西。

    

那东西,不!看样子应该是个人,有一头杂乱的头发,爪子一般的手,手里还紧紧拽着一片放了好几天、都已经开始发臭的牛肉。

    

那神秘的人,冲他们缓缓回过头来,头发遮盖着脸孔,看不清样子,但是丝毫不用怀疑,她是个女人,而且,她还咧开嘴得意的笑着,一边笑,一边将发臭的牛肉凑到嘴边,用力咬了一口。

    

沈上良和沈易同时愣住了,莫名的恐惧,紧紧揪住了他俩的心脏,那女人笑着,狠盯着他们,他俩想要大声叫,声音到了嗓子眼,却怎么也发不出去。

    

沈上良突然感到呼吸困难起来,他像溺水的人一般,血液全都涌上了脸,拼命的张开手四处乱抓,徒劳地想要将附近的空气给抓过来放进嘴里。

    

打火机从无力的手中掉落在地上,火熄灭了。整个厨房又坠进黑暗里,无边的黑暗犹如一只怪兽的巨爪,用力抓住他俩,掐着他俩的脖子。

    

心脏在猛烈跳动,越跳越快。血液流动速度也变得快起来,不论是静脉还是动脉,几乎要涌出血管,通通从七窍里喷出。

    

就在他俩以为死定的时候,身上的压力突然一松,沈易和沈上良顿时像被斩断操纵线的木偶,大口喘着粗气,瘫倒在了地上。

    

二十九号深夜,十一点十一分,沈家所有的狗都像发疯了似的,大声狂啸起来。

    

带来的高能手电筒因为没电池,完全不能用了,我只好无奈的拿着一个笨重的牛皮灯笼,和沈雪一起去找徐露。

    

对于她的行踪,我丝毫理不出头绪,或许她又梦游了吧!

对于一个梦游者,更加不能用常理来度量,于是我一边埋头整理线索,希望能从小露今天一整天的活动中,窥视出她梦游时的行动,其实我也很清楚,那无疑是大海里捞针,不知不觉,已经在本家里游荡了两个多小时了。

    

突然听到有狗在叫,这个刺耳的声音,唐突地打破了夜的寂静,也把我吓了一大跳。

    刚要和身旁的沈雪调笑几句,狗叫声却像传染病一般,一只接着一只,从本家的东边辐射扩大,最后整个沈家都笼罩在了一阵撕心裂肺的

    “汪汪”声中。

一家一家的灯被点亮了,每户有狗的人家,都在踢着自家的狗,勒令它们不准出声,但是它们反而冲着主人狂叫,声音慌张、惶恐,似乎就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

    

没有狗的人家,终于也忍不住了,起床点灯,对着狗主人大骂,有的还扬言明天一早就把狗宰了打牙祭,总之是要有多乱就有多乱。

    

我伸着脖子看的起劲,几乎就连要找徐露的正事也给忘个一干二净了。

    

沈雪突然皱起眉头,问道:“小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什么味道?”我漫不经心的问,依然带劲的盯着远处上演的骂戏,以及快要上演的局部打戏。

    



    “香味。”沈雪抬起鼻子,又确定了一下:“好像是桂花。”



    “别傻了,我看过前宅的桂花树,那个种类至少要到十月中才会开花。”我看也没看她,笑道。

    

沈雪狠狠掐了我一下:“别忘了花痴沈羽的花,他的银桂、牡丹还有芍药。”

我顿时打了一个冷颤:“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是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后宅那些嗜血植物的根部,没有发展到前宅来吗?”沈雪满是担忧地说:“我倒有个猜想,或许是前宅有什么东西压制住了它,说不定那东西现在已经被破坏了,吸食人类血肉的根也……”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沉默了半晌,斩钉截铁的道:“先回去看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住的地方就有桂花树。”

空气中,似乎真的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只是若有若无,不注意的话根本察觉不到,即使是闻到了,我依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个错觉。

    

推开门,将灯笼的光芒照在花台上,顿时,我惊讶的下巴都差些掉了下来。

    

沈雪紧张的挽住我的手臂,为了确定是不是在作梦,甚至还在我手臂上狠掐着,而我却被眼前的景象彻底弄呆了,惊叹号回荡酝酿在喉咙间,就是没办法发泄出来。

    

只见花台上的桂花满树白花,小朵小朵一撮撮的花儿雪一般白,白的让人越看感觉心越寒。

    

不!是某种恐惧,桂树下,牡丹和芍药不知从哪里长了出来,不合时宜的绽放着,开出血一般的花朵。

    

花团锦簇,用来形容这原本美的一塌糊涂、五色缤纷、繁盛艳丽的景象,一点都不过分。

    

换了另外一个时间,另外一个时空,我甚至会大声赞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但现在,这份美丽却让我颤抖,沈雪的牙齿也在抖着,发出

    “咯咯”的声音。



    “冷静!我们一定要冷静!”

我用力吸着那诡异的花香,努力平静着混乱的大脑,握着沈雪的手说道:“不用再掐我了,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们没有作梦。对了!先确认一下。就在今天下午,天没有黑之前,你有没有发现花台有什么异常?”

沈雪用力摇头,接着用干涩的声音道:“两个小时前,我们出门去找小露的时候,院子里的桂树都还是一副要死的样子,绝对没有开花,甚至叶子都没有几片!而且花台上也根本就没什么牡丹和芍药。”

我紧张的说:“照你的观察,花是突然自己出现的,而且桂树在我们出去的两个小时内,不但长出了繁盛的叶子,而且开出了花?”

沈雪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被眼前匪夷所思的事情刺激的我,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疯掉了,为了确定看到的是不是幻觉,我伸出手,在桂树上扯下了几片叶子。

    

整棵树顿时像被狂风吹动似的猛烈摇晃起来,我甚至听到了一阵沙哑的呻吟。

    

******

一股冰冷的寒意爬上了脊背,我和沈雪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惊魂未定地相互对视着。

    

迟疑了一会儿,我刚想开口,突然从徐露的房间里,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大脑在一刹那间变得空白,在那种诡异的情形下,就算智商高如我,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声尖叫的意义。

    

愣了好一会儿,我才呆呆地问:“刚刚那个熟悉的声音,是小露在尖叫?”

沈雪也满脸呆滞:“听起来很像。”



    “她不是不在屋里吗?该死!”

我飞快的朝她的房间跑过去:“估计是那小妮子梦游完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