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1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1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筑设计图。

根据图纸,他甚至比修建这栋房子的工人,更加了解这个房子的一切。

别墅用的是电磁锁,每隔五个小时,电磁锁里的密码就会随机更改一次。

也就是说,自己拿到的钥匙还剩下三个小时的有效期。

不过对于自己这种级别的高手而言,偷出一个三百公斤重的尸体以及棺材,那是足够了。

皇甫三星也真是个古怪的家伙,他的别墅下,居然修建了一个三万多平方的地下室,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不法的勾当。

杨俊飞依靠敏捷的身手以及多年来出生入死的工具,迅速的躲过守卫的勘查,顺利进入了古堡大厅右边的厨房。

根据那个组织给的方法,他打开火炉,又将它关上,如此有规律的反覆了好几次,身旁的冰箱突然缓慢地移开,露出了一个狭小的秘密房间。是个升降机。

“那老家伙的嗜好满古怪的,尽弄些华而不实的机关。”

杨俊飞颇有些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实在太顺利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看着指示灯一格一格的向下闪烁,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电梯停了。

门缓缓向两旁缩回去,露出一个硕大的空间来。

即使在昨天夜里,杨俊飞已经无数次看过设计图对这个地下室的描述,当真的处身其中时,才能发现这个鬼地方的庞大。

他仔细的观察着附近有没有警卫走动的痕迹,许久,这才小心的走出电梯,用手扶住栏杆向下望去。

无数巨大的螺旋状物体从地面上突出来,就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巨兽,正准备择人而食。杨俊飞不禁打了个冷颤,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毛毛的,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下边等着他。

他的第六感曾经救过自己许多次,但没有一次像这样突如其来的。

有股寒意停留在后脑勺,令他全身的鸡皮疙瘩怎样也消不下去。

他用手在眼前挥了挥,地下室有恒温系统,从指尖流动的风来看,温度应该在二十六摄氏度的样子。

这样的温度应该不会让自己有冷的感觉。那么,究竟自己在怕什么?

咽下一口唾液,杨俊飞决定下去看看,毕竟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走掉,不但自己面子上过不去,弄不好还会被那群猪朋狗友嘲笑。

走进下到底层的电梯,门一开,就有股莫名的寒气,甚或是阴气迎面扑了上来,杨俊飞冷笑着飞快跑出去,然后用背贴墙,打量起了四周。

周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在这个有几万平方米的空间里,没有任何声音,也似乎没有任何生物,恍如鬼域,只有零星的昏暗灯光刺破黑暗,让人稍微感觉到自己还留在人间。

不远处,螺旋的正中央俨然有一根中空的水晶针。

针并不高,稳稳的架在一堆闪烁的仪器上,遍体晶莹,看起来应该是控制室一类的房间。

杨俊飞深吸了一口气,缓慢的朝那个地方移动过去。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了,究竟这里有什么?为什么会令自己这个早就已经不把生命当回事情的人害怕,那是一种出于人类最深沉潜意识中的恐惧,就像老鼠在天性上就害怕猫一样,似乎在前边,就在前边,有一个带着阴寒气息的东西在守株待兔,等待着他慢慢掉进陷阱里。

有好几次,杨俊飞几乎都要转身离开,放弃这次行动了。

但是每一次都莫名其妙的在心底燃起一股好奇,那种无法抑制的好奇,迫令他不断的向前走,虽然慢,但确实身不由己的移动着。

就在要走到控制室时,有个没有关门的房间,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最拐角的房间,很大,似乎是研究室。

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个灰白色的石头棺材。棺材附近横七竖八的倒着三个人,两男一女,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杨俊飞走进去,用手先试探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的鼻息,还有气,看来只是晕过去而已。

他扬起头望向棺材,奇怪,怎么感觉很眼熟?他猛地掏出那个神秘组织给他的照片,然后,笑了。

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自己的目标居然就在眼前。杨俊飞开心的走到棺材前,正想将带来的工具装上去。

突然,他愣住了。

原本应该盛放着陆羽尸骨的棺材里,居然什么也没有,只留下一层翠绿色的叶子。

“该死,看到有人倒在这里,我就早应该想到了!”

他恼怒的几乎要大骂起来。

该死,看来对这个死了有一千多年的茶道老祖宗的尸体,有兴趣的人恐怕还真不止一个,竟然被人给捷足先登了,失算!

牢骚归牢骚,杨俊飞立刻在房间里搜索起来。

不管是谁,他既然能潜进来,而且打昏了三个人,偷走了尸骨,做了如此多复杂的工序,就一定会留下线索。

只要找出线索,顺藤摸瓜,凭借自己的关系网和大脑,即使他藏在北极的冰岩下,自己也能将他给挖出来。

毕竟,能在这种守卫森严的地方自由进出的,除了内贼外,全世界就剩下寥寥可数的些许人了。那些人的底细,他碰巧都十分清楚。

没有脚印,奇怪了,地上怎么有一些碎屑?像是放了不知多久的布料,一碰就碎掉了。还有这些洒落在地上的防盗玻璃碎片,为什么碎的那么奇怪?

想到了什么,杨俊飞猛地站了起来向石棺材里望去。

突然,一个拉长的影子,从他的背后映到他身前的地板上。

杨俊飞突然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肌肉以及关节都无法动弹了,甚至发出“咯咯”的响动。

那是在发抖!自己居然在发抖!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努力让自己早已僵硬的脖子向后转,希望能看到那个令自己害怕的人或者物体,究竟是什么。

还没等他看清,一股疼痛的感觉从脖子上传递到了全身,冲入了脑中。

大脑一麻,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杨俊飞突然的坐在一个既肮脏又喧闹的破酒馆内,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十分劣质的啤酒。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冷静的思考着。

刚才自己似乎由于某种原因晕了过去,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自己完全想不起来了?

这里,是一个墙壁上贴满法文彩报的酒吧。

窗外,已经是夜晚了。

外边的世界灯红柳绿,看得出是一个称得上繁华的小都市。

这里的建筑物并不是十分高大,但是线条浪漫,显示着浓厚的欧洲中世纪,那种已然登峰造极的建筑风格。

酒馆的斜对面还有一个不算大的展览馆,墙上乱七八糟的贴着手绘的海报,也不知道在宣传着什么。

杨俊飞判断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有一点很显然,这里绝对不可能是中国!

中国?自己什么时候又去过中国?

突然,对面的展览馆里传来了很大的喧闹声。

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抱着头慌张的从展览馆里逃出来,然后躲进了这个酒吧里。

“酒!快一点,给我最烈的那种!”那个绅士一屁股坐到柜台前大声吼道。

“又来了!”调酒师耸耸肩,将一杯暗褐色的鸡尾酒递给他。

这位绅士抓着酒杯一饮而尽后,用力捶打着桌子喃喃嚷着:“他们不喜欢我的画!没有人喜欢……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他的嘴角颤抖着,满脸紧张绝望的样子。

杨俊飞盯着他,突然觉得他很眼熟,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到底是在哪里?哪里?”他用手指点着桌角,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资讯。不久,他激动的站起身来!他想起来了!这个人不就是,不就是……

杨俊飞强压住内心的震惊,端着酒坐到那位绅士左边,用法语问道:“请问,您是文森?梵谷先生吗?”

那位绅士明显还没有从打击中清醒过来,紧张的问:“您……您也是来辱骂我、打我、砸我的画吗?”

“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杨俊飞一愣,突然明白过来!天哪!现在自己竟然处身在一八八九年的法国南部城市阿尔。

根据他看过的《梵谷小传》,文森?梵谷曾经数次展览自己的作品,但最糟糕的一次是在一八八九年三月的阿尔。

不习惯印象画派的文明人,愤怒的将他画展中所有的画都砸的粉碎,许多人更不解气的扬言要将他变为残疾人士。

记忆里那件事,应该发生在梵谷被美术学院退学,辗转到巴黎,住在弟弟西奥的公寓,并结识罗特列克、贝纳、毕沙罗、高更等画家以后吧。

那这么说,杨俊飞突然一惊!对了,如果真的是这个时段,那么再过十六个月,梵谷就会用手枪自杀了!

但是,自己刚刚不是在中国的湖州吗?难道这是在梦里?他用力捏了自己一把,好痛。不是说在梦里,人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吗?那到底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杨俊飞叹了一口气。看着梵谷那可怜萎缩的样子,自己或许可以帮他一些什么小忙吧。即使那只是在梦里。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画,可以卖给我一幅吗?”不假思索的,杨俊飞说出了一句可以让全世界的史学家跌掉眼镜的话。

“什?什么!您喜欢我的画,还要买它们?”梵谷因惊讶而张大了眼睛,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对!我想买您的画。可是您知道,我的钱并不多……所有就买那幅‘鸢尾花’好了!”杨俊飞装出很可惜的样子。

他满脑子的坏水,刚才也暗自搜了全身,很明白自己身上可以在这个时代流通的货币,根本是一个子儿也没有,而且他也完全没有想过付款的问题。

只是希望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挖空心思、想方设法让梵谷把画送给自己。

不过他故意忽略了一个事实,“鸢尾花”的确是梵谷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它被认为是梵谷在黄色小屋里画的最后一幅充满律动及和谐感的画,而在一九八一年被日本人以大约一百二十七亿日圆的天价买走。

现在它的价值更高达了四亿美元,是历史上价格最高的一幅画。

可惜这幅画是在一八八九年五月完成的,即使是梵谷,也没有可能知道自己会在两个月后画出这幅画吧!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杨俊飞无法判断出自己究竟是不是在作梦,如果真的是梦的话,梦里的梵谷应该不会有那么清晰的辨别能力才对。

但是,梵谷居然愣愣的问道:“‘鸢尾花’?那是什么?我从来没有画过!”

“那您身边有什么画?像‘向日葵’或者‘迦赛医生像’?”杨俊飞不甘心的问。

“这些画我都放在黄色小屋里,离这儿太远了!所以……请您跟我来。”梵谷离开柜台,带着杨俊飞走进展览馆。

这个不大而且简朴的地方,现在就像打了一场大仗般,到处都是满地狼藉。

梵谷从门后的地毯下,拉出一幅画说道:“现在就只剩下这一幅了。是我看到情形不太好时偷偷藏起来的。我叫它‘红色葡萄园’。”

杨俊飞饶有兴趣的审视着,这幅用蓝布碎花布包起来的画。

手法看来是梵谷惯用的深远空间感,而且用红色来描绘葡萄树,很具表现性。

突然,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问道:“为什么你要把阿尔农妇,画成布列塔尼亚地方的装扮呢?”

梵谷赞赏的哈哈笑道:“你不觉得这样更能衬托出这些妇女的勤劳吗?”转过头,他惊奇的发现那个一直和自己说话的年轻人,和自己的画竟然都不见了。

“我的画被偷了!”梵谷快速冲出门,搜索着杨俊飞的身影。

可是他看到的只有万籁俱寂的夜,和繁华的街道上来去匆匆的人影。

文森?梵谷沮丧的向回家的路走去,这一天实在发生太多事情了,真有种累的感觉!不过他一向都是个乐观而又热情如火的人。不久后他就笑起来,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哈,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偷我的画。看来我渐渐已经有一些出名了吧。我的画应该也有些价值了……至少有被偷的价值!”

他喃喃自语道:“努力!这幅画……嗯!就当是被卖出去的第一幅吧!”

唉……史学家和那些文森?梵谷狂热的画迷们,恐怕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的是,那幅极有纪念意义的画——“红色葡萄园”的买方,并没有花四百法郎……

有个家伙在梦里,将他们认为是梵谷生前唯一卖出的作品,没有花一个子儿的拿走了。

不过更不会有人想到的是,“红色葡萄园”的买方并没有发大财,因为他此刻正漂浮在黑暗的、有些粘稠的虚空中。

杨俊飞努力的令自己保持在冷静状态,虽然他很惊讶,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到了这种地方。

四周没有任何光线,同时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就算是在极静状态下,必然能听到的心跳似乎也停止了!

但自己还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它的跳动……但是却听不见!

为什么?是因为没有传播空气的介质吗?那么现在自己正呼吸着的又是什么?抑或是自己已没有呼吸了,而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窜入脑子里,杨俊飞几乎要疯掉了。

突然一阵惊天彻地的巨响卷席过来,他向极后方望去,顿时全身像有电流通过似的呆在当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