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2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2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2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5
    。

极远处,印入眼帘的是一幕令他这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景象。

    

只见这个看似无限大的空间,在远处被猛地一分为二。

裂缝在不断的增大著,像一张巨大的、KB的令人撕心裂肺的大口,它将身旁的空间、身旁的黑暗无情的碾碎,它轰鸣着向自己鲸吞而来,但杨俊飞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逼近,丝毫想不出任何逃脱的办法。

    

这种讨厌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绝望……

杨俊飞大声吼叫着抒发着自己的恐惧,他甚至闭上了眼睛!

    但是这个庞然巨兽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危害。无尽的黑暗闪过,奇景又出现了。

    

他依然飘浮在空中。

不过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天空!阵阵风吹拂过脸颊,他不禁往下望去。

    

黄沙正满天飞刮着,一碧如洗但又略显凄凉的天空里,炎热的可以将鲜肉烤熟的烈日,疯狂的升起在偏东方的远处。

    

沙云密布,令视野也模糊不清起来。

杨俊飞隐隐的可以看到,沙漠里散乱的傲立着一些浅黄色的耸起物。

    仔细的打量后,他惊奇的发现,那些竟然是只有撒哈拉才有的胡夫金字塔……这里,是埃及?

    

他突然不明白自己作的这个莫名其妙的梦,到底有什么意义了……

努力想了一会儿,杨俊飞哑然失笑,自己居然想去了解自己无聊时作的梦,这样的举动本身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梦如果真的存在意义的话,那就不是梦了。

既然明知道是梦,那就尽情欣赏好了,虽然这个梦实在是清晰的有些过头了。

    

处在这个第二梦中的他,只能在空中默默的看着,什么也接触不到,很是没有趣味!

    

杨俊飞有些恼怒的向上方望去,顿时,一副令他目瞪口呆的景象展现在眼前。

    

自己的上方并没有天空的延续!没有平流层,没有臭氧层,没有热层,当然也没有星空。

    他看到的赫然是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

杨俊飞感觉自己像是头朝下在空中悬吊着。

    

自己能俯瞰到的是一座巨大的城池。

这个城池被规划的四四方方,一层接着一层有着十分紧凑的结构。

    

是夜晚了。

一轮斜月懒散的将冰冷的银色光芒普洒在大街小巷,他注意到,有许多人家的大门都敞开着,显然是对当时的治安很有信心。

    

然而最显眼的,却是耸立在市中心与南郊区的两座高塔。

一座是楼阁式样的青砖塔,造型庄严古朴。

    

而另一座塔身,显然是采用密檐式样方形砖瓦结构,样子看起来非常秀丽玲珑。

    

这两种特殊的构造,当然难不倒对古代建筑颇有研究的杨俊飞。

    

他立刻判断出了现在处身的位址与年代!



    “这是长安!是唐朝开元盛世时的长安!”一向处变不惊的他,也开始大捂其头了。

    

史书上大量记载着唐朝唐玄宗前期,人们的生活水准和城市治安,达到了空前的水准,人民安居乐业、夜不闭户。

    

但是这个可以让史学家疯狂的时代,在现在的他看来,却又显得那么的诡异!

    

他似乎就像汉堡一般,被夹在两个时空中央。

身体曝晒在撒哈拉大沙漠,而头部却属于中国的盛唐!

    

嘿,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恐怕还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吧!

    幸好这只是个梦而已,醒来就好了。

头脑变得更加淩乱起来,越是说不想,越有千头万绪挤压的杨俊飞,气也喘不过来。

    就在他苦苦挣扎的同时,整个空间又开始变幻起来。

黑暗……这次依然是黑暗。

    

没有光,但远处却有细微的声音。

杨俊飞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可以移动的。

    

手脚的整齐挥舞,可以让自己稍稍前行。

阻力非常大!

    有些像在粘稠的石油中游泳一般,使行动变得异常困难,但是这样也让杨俊飞好受多了。

    毕竟一动也不能动的感觉实在不怎么舒服!

有光点在前方亮起来。

    

细微的声音开始变大了……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震动耳膜的巨大洪流。

    

光点变化着,在接近自己时,变成了无数个细小的存在。

突然,杨俊飞的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教堂,教堂里空荡荡的,只有讲义桌前站着三个人。

    一男一女穿着雪白的礼服和婚纱。



    “陆平先生,你愿意娶张冰影小姐为妻子,并且不论贫困,疾病,痛苦,都会永生永世的爱着她吗?”

在这个高大的教堂里,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没有任何人参加的婚礼。

    

陆平和张冰影静静的站立着,他俩对视一眼,脸上浮现着刚毅的微笑。

    



    “我愿意。”陆平肃然的点头。



    “那么张冰影小姐,你又愿意嫁给陆平先生吗?并且不论贫困,疾病,痛苦,都会永生永世的爱着他?”牧师问道。

    

站在他俩身后的杨俊飞,再也无法保持大脑的平静,他无法再去理会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只是在一个梦中,七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如果自己在陆平和张冰影的婚礼上,自己究竟会怎样?

    

就算只是在梦中也好,他会打掉自己那个最好的朋友的下巴。

    

杨俊飞不断叫着,挥动着手,甚至想把牧师那张可恨的嘴捂起来。

    

但这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我愿意。”张冰影轻轻的说。

顿时,杨俊飞感到头脑爆开了,就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再一次的失去了这个他最爱的女人,失去的那么刻骨铭心。

    

该死!这种可恨的时空,这种该死的状态。

他竟然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不能挽回,只能眼睁睁的注视着从前的历史,以另一种方式将似真似幻的真相展现到自己眼前,看着张冰影再一次离他而去,那种无力的心痛感,刺激的杨俊飞几乎要发疯了。

    

他狠狠的敲了敲脑袋,突然间,整个时空又变幻开来。

眼前一黑,接着一亮。

    

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七章失窃

我第一个清醒过来,摸了摸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大脑逐渐摆脱了模糊不清的混乱状态,变得比较有逻辑起来。

    

自己似乎被什么打晕过去了,晕过去之前呢?我似乎正在惊讶,但是,我究竟在为什么而惊讶?

    唉,头痛,我还要好好想想。

就在我趴在地上冥思苦想顺带发呆的时候,倒在一旁的二伯父和雨欣也慢慢醒了。

    

二伯父那人精一起身,就疯狂的向不远处的石棺材跑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他一阵大叫,然后捂住胸口呻吟起来。

    

我急忙过去一把扶住他,连声问:“怎么了?”



    “不见了,陆羽不见了。”

只见他面如死灰,全身都在颤抖。

我定了定神,朝石棺材望去。

    

果然,里边只剩下一层翠绿色的叶子。陆羽的尸骨,居然不见了。

    

夜雨欣也凑了过来,她似乎并不在意那位茶圣的尸体,只是望着那些不知名的茶叶发呆。

    

我向四周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视线又再次聚焦在棺材上。

地上,到处都洒落着防盗玻璃的碎片。

    

我随手捡起一片,突然浑身一颤,急忙朝石棺材里望去。

奇怪!

    实在太奇怪了。

我一边看一边紧皱眉头,有个匪夷所思的想法,不禁从大脑中冒了出来。

    

身旁的夜雨欣,使劲拉了拉我,低声道:“小夜哥哥,棺材里边的叶子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哪里不一样?”



    “你自己看看,这些茶叶的颜色似乎变了。”雨欣疑惑不解的说。

我仔细一看,确实发现那些不知名的茶叶色泽变得黯淡起来,再也没有刚看到时那种青翠欲滴的模样。

    



    “不算奇怪,或许是因为接触到了空气,产生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化学反应。”我不太在意的答道,满脑子依然充斥着刚刚产生的那个想法。

    

如果那想法是真的,就意味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实在是太诡异了。

    



    “小夜哥哥!”

雨欣见我心不在焉,大喊了一声,然后将双手平摊开,放到我眼睛底下,“你再看看我手里的叶子,左边的是我晕过去前抓在手心里的,而右边则是我刚刚从棺材中拿出来的。如果真的是遇到空气产生了化学反应的话,那你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

只见夜雨欣左手掌上的茶叶依旧翠绿,丝毫没有黯淡枯黄的迹象。

    

我大脑一震,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究竟刚才是什么令我们三人晕了过去?

    而在我们晕倒的那期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是有人潜入了,偷走了陆羽的尸体?

    

不对,从现场情况看来,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了!

我绕着石棺材走了几步,突然踩到了个软绵绵的物体,险些摔倒在地上。

    

低头看了一眼,先是大吃一惊,然后邪邪的笑了起来。恐怕,线索被我找到了!

    



    “这样对待一个人类,特别是很帅气的中年男人,似乎不太人道吧。”雨欣有些犹豫。

    

我顿时嗤之以鼻:“用眼睛看就知道他是小偷,对小偷还管什么人道不人道。你看人家二伯父干得多好,光在他腿上就缠了十八圈钢丝。



    “你也别闲着,把手给他绑紧,不要因为这个中年老男人长得帅了一点,就故意创造让他逃走的机会。”

听着我们调侃,二伯父夜轩黑着脸,继续拿钢丝在那昏倒的男人身上捆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对待的是一个杀他全家的仇人。

    



    “但是,我们首先应该找员警才对。”雨欣还是有点困扰。

我笑了起来:“别犯傻了。如果真的交给员警,以他们立案侦察的速度,刚开始调查现场的期间,陆羽的尸骨都不知道被转移到哪里了。只要落入那些销赃网路宽的黑市里,立刻就能转手,到时候还找得到个屁。”

雨欣撇了撇嘴:“我才不相信有人会出钱买那种鬼东西。”



    “小夜说的没错。”夜轩抬起头沉声道:“日本人会买。当我挖出陆羽的尸骨时,第二天就有个匿名的日本人在黑市出价七千万美元。



    “他声称,不论卖的人用何种手段取得陆羽的尸体,只要摆在他面前,他就立刻付钱。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警方介入,不然一切都完了。”



    “谁不爱七千万美元呢!”我用手轻轻拍了拍那个还在昏迷中的中年老男人的脸,“我们先让他清醒过来,再舒服的听他讲讲自己的故事。我对他的故事,突然很感兴趣了。”

雨欣迟疑的问:“怎么才能让他醒过来?”



    “很简单。”我在饮水机上接了一大盆水,然后猛地泼到他的头上。

这个粗鲁的方法很有效,只听那家伙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杨俊飞醒了,他迷惑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大脑依然不太适应现在的环境。

    

他用力动了动,却发现自己丝毫都动弹不了,才明白自己被紧紧地绑住了。

    

一清楚现在的形势,杨俊飞敏锐的眼睛,立刻不经意的从三个人身上扫了过去。

    

眼前那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正带着一种古怪的笑意看着自己,那种笑很熟悉,他自己也常常会这样笑,每次这样一笑,就绝对有人会倒楣。

    

看来,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危险!非常的危险。

    

男孩旁边有个女孩,很漂亮,她望着自己的眼神里有三分紧张,七分好奇。

    恐怕是个单纯未经世事的大小姐。

最右边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他的样貌自己很熟悉,是夜轩教授。

    这次目标物的名义主人。

看他咬牙切齿望着自己的样子,估计是把自己当作偷窃陆羽尸体的盗贼了。

    

杨俊飞苦笑了一下,虽然自己确实算是,但并没有得手,顶多当个未遂犯罢了。

    

奇怪,他们似乎并没有报警,难道他们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警方插手?

    

微一思索,杨俊飞喧宾夺主,首先开口道:“不用对我行刑,也不要对我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我先申明,陆羽的尸体在我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空口无凭,谁会相信你?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我嘲讽道。这家伙,看来不笨。

    



    “哼,为什么类似审问的时候,差不多都是翻来覆去的那么几句,有点创意行不行,小伙子,你看太多连续剧了。”杨俊飞第二句就出言试探对方的底线情绪。

    

没有任何反应,我只是淡然笑了笑,望着他道:“你是个聪明人,那么就不用多说太多废话了。



    “用激将法捣乱我的情绪这么老套的方式,任何三流的连续剧里都有,难道你从来不看连续剧吗?”

有趣的家伙!

    杨俊飞突然很想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一个可以和自己针锋相对的人。

    实在不应该啊,那小子聪明归聪明,不过还是嫩了点。

杨俊飞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是不是说谎你应该很清楚。你也发现了对吧,你一定也和我有同一个疑惑,棺材附近的玻璃,实在破碎的太不寻常了。”

我望着他,哼了一声,不语了。

    

被引起好奇心的雨欣,立刻抓住我的胳膊问道:“小夜哥哥,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二伯父夜轩也略带兴趣的望向我。

    

我苦笑一声,指着地上的防盗玻璃碎片说:“其实,从刚才我就发现了一个不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