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6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6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3
可以清楚的说出来,或许崔淼儿也就不会自杀了,那么常伴在你身边的,也不会是我这个永远孤家寡人一个的丑和尚了。”

陆羽又是一阵苦笑:“天哪!我陆羽何德何能,居然有荣幸被一个和尚指点感情!”

诗僧皎然嘿嘿笑着,出奇的并没有反驳。

一阵桂花幽香迎面扑来,陆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原来又快要七月十二了,是时候去扫淼儿的坟了吧。”

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他隐隐感到似乎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女孩的名字,一个令人既怀念又甜蜜的名字。

她,是叫做倩儿吗?

四天后,西元二00五年的四月二十二日。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张克,惊醒了过来……

请继续期待茶圣—下集夜不语诡秘档案第九集“茶圣”下预告:

杨俊飞和夜不语终于在命运的牵引下,碰撞出一系列的火花,最后重归于好,一起面对那个神秘的组织。

还有,在那个一千多年前的茶圣身上,还有什么秘密呢?

他的尸骨,究竟去了哪里?

疑惑越来越多,事情似乎也在往不利的方向发展,夜不语究竟该如何面对?而张克,真的清醒了过来吗?

看不爽上集的朋友,请期待下集。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篇外篇——金娃娃

记忆里第一次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是在五岁的时候。

那时家里很穷,父母为了躲债,便带着我跑到了四川某县的一个小乡村,住了下来。

那儿有一条大河,叫做养马河来着。

河有十多米宽,水流湍急,再加上河水里含有极多的褐色沙土,让人乍一看有种诡异的感觉。

听人说,这河里不明不白淹死过不少人。

村里的老人们也常叹道,养马河呀养马河,你究竟要吞下多少条性命,才会平静?

大人们虽说不怕,但暗地里都叮嘱孩子们少去河边玩,一到晚上,也会刻意的绕河岸而行,但小孩的心性,又有几个是乖乖听话的?

我的家里人很忙,也没太多时间管我,于是我常和几个不安分的朋友们去玩。

但夏末的一天,终于出事了。

那时正值农忙,伙伴们都提着小兜,跟在割稻穗的父母后边捡麦粒。

我找不到人陪自己玩,便独个儿去了河边。

那儿一个人也没有。

清风不断的拂过河岸的青草,一片安详的景色。

我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并瞅着脸旁的一大群蚂蚁,吃力的将几只苍蝇搬到洞里去。

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开始唤起我的名字,我立刻被它吸引住了,站起身来并四处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小夜,过来。

小夜,快过来……

这若有若无的声音,好像妈妈的呼唤,但它却来自河里。

可能是新生牛犊不怕虎吧,我非但不感到害怕,还大有兴趣的一步一步向河里走去。

突然,一双手拍在了我的肩上。

“喂,鼻涕虫,今天你竟敢一个人来!”回头一看,竟是小航。

小航是我邻居家的孩子,比我大两岁,是个很霸道的家伙。

昨天我们才因为争夺河岸使用权,而打了一架。

我承认我是使用了一种不太公平的多数教训少数的战术。不过参与者都是平时被他欺负的很惨的弱小孩子——偶尔也该让他们发泄发泄吧。(笑)

那场战役的结果,是小航在一群愤怒的孩子的轻微体罚下哭起来。

他一边往家跑,一边喊着要报复。

刚才,可能是他看我一个人去了河边,就不怀好意的跟来了。

我被他一拍之下,顿时清醒了很多,但下意识的首先想到,哎呀,裤子全都湿了,这次要被老妈打屁股了,因为我家里人也是不允许我到河边玩的,一时竟也没想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了河水里。

“昨天有胆打我,今天倒栽到我手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娃子。”

他见我不睬他,便瞪了我一眼,恐吓道:“把你推到河里去游游泳倒也挺有趣的,喂,你愿不愿意呀?”

“这哪个愿意的!”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心想这次惨了,但依然不动声色,满是鬼点子的小脑袋,在一瞬间不知转了多少转。

我突然心生一计,说:“别烦我,我正在找东西。你看到在那儿有个金色的亮点没有?可能是宝藏哟!”

呵呵,这种移花接木的小把戏,也只能用来对付孩子。

大凡男孩子,不管品性如何,都有种英雄情结,他们总爱幻想自己如何如何历险,但大多都是为了寻找宝藏。

果然他上钩了,凑过头来好奇的问我:“在哪!”

我指着不远处说:“就在那儿,你看不见?”

“啊!看到了!是个金娃娃,还是活的,天!它在向我招手!”他大叫起来。

我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有嘛,不禁暗笑起他说是风就是雨,想像力太过丰富了。

但他却又并不像在说假话,就像他真个看到了一样。

小航顺手抄起身旁的一根树枝,伸到水里,嘴里兀自说道:“我要把它捞上来。”

真是个疯子!我一边想,一边准备趁他不注意时溜掉,只听他又叫道:“哈,它咬住了!好家伙,力气还真大!”

这时怪事儿出现了,树枝不断的晃动着,似乎在另一端真的有什么在挣扎,带的小航也摇起来。

我揉揉眼睛,但插入水里的那一段树枝上,还是什么也没有。

“我快要拉不住它了,鼻涕虫快来帮帮我!”他被一步步往河里拉,有只脚已经踏入了水里。

我微一迟疑,便抱住他的身体向后用力。好家伙,尽管我使足全身的力气,也不能将他拉回分毫。

一分钟过去了,情况依然没有改变,所不同的只是渐渐被拉入河里的人中,多了一个我。

眼看快干的裤脚又被打湿了,我急道:“快!快把棍子扔掉!”

“我……我放不了手!”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

“这怎么可能,你再不丢掉,我可要放开你了!”我盘算着,这是不是他用来整我的又一新方法。

他却恐惧的叫起来:“不!不要!”

这时树枝的另一端用大力猛地向下一插,我俩大叫一声,双双落到了河里。

我昏了过去,感觉中似乎自己在不断的往下沉。

突然身子一轻,在无穷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道亮光,我挣扎着向那道光芒游去。

然后……我醒了。

眼前有一张张关切的脸,老爸不断的在房里踏着步子,而老妈正暗自流着泪。

众人看我醒了过来,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二狗子呢?我家的二狗子没和你在一起?”还没等谁人开口,一个中年妇女急切的问道。这是小航的妈。

“他说有金娃娃,就拿树枝去捞。我拉不上他来,就和他一起掉到了河里……”

我怯生生的说得不知所云,但也大体上描述出了一个事实。

小航的老妈尖叫一声,晕倒在地上。

第三天下午,在养马河的下游,找到了小航的尸体……

同时我也知道了自己是在中游,被一个网鱼的村人,用渔网偶然网起来的。

在当天晚上,父母开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会议,最后决定为了我搬回城里去。

这一走,我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也许是内心深藏的恐惧,阻止着自己吧!我常常在想,那天为什么死的是他,而不是我。

他口里所说的金娃娃叫的是我的名字,可能那天死的原本应该是我才对,而他却做了我的替死鬼……

第九部 茶圣(下)

引子一

“我来数一二三,然后一起跳下去。一,二,三……”

午夜过了,早已是淩晨时分。

楼顶上风很大,大的人跳起来,都会有落地轨迹偏离的可能。有两个人影站在楼顶的边缘,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左边的男人喋喋不休地说了许久的话,喝了口酒,然后继续喋喋不休。

右边的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只是默默地站着。

他直立的身体在强风中一动不动,姿势也显得很怪异,看起来非常僵直,就像整个脊椎被笔直的铁板紧紧地捆住了似的,直得不像话。

左边的男人又喝了口啤酒,再次打量起旁边的哑巴。

今天他原本因为失恋,才到楼顶来吹吹风,到的时候,偌大的楼顶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但是这个男人,就像凭空出现一般,在自己喝到第三瓶啤酒的时候,突然就站在了自己身边。

真的很佩服他,两个多小时了,在自己唠叨的语言攻势下,居然还丝毫没有不耐烦的表情。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他……他的姿势似乎丝毫都没有变过,甚至可以说,这男人,根本就没有动过。

这一切都令自己很好奇,这家伙,是军人吗?到这里执行任务还是保护政要?但没听说过,这个城市会有什么大人物要过来,而且,如果是要保护政要,执行任务,或者杀人放火什么的,第一个应该排除的就是自己才对。

还有,最奇怪的,是他的打扮。

他身上的衣服样式很奇怪,就像电视剧里的古装,实在是太怪异了,难道,今年又流行复古了吗?

那男人用力地摇摇头,将脑中的疑惑全都甩掉,有时候猜测太多,并不是件好事。

他用手扶着边缘的栏杆往楼下望去,二十三层,大概五十八米的高度,让街道上昏暗的街灯,变得模糊一片。

似乎起雾了,而且还很浓。橘红的光芒,令人烦躁地刺进雾气里,远处霓虹灯五彩缤纷的颜色,也搀杂了进去,看得人大脑都感觉晕眩起来。

莫名其妙地,他突然感觉生无可恋,心里生出了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只要一步,很小很小的一步,这个世界所有的烦恼,都会离自己而去,还有那个和别人跑掉的蠢女人。自己真的很傻,什么都给她了,最后换来的却只有“分手”两个字。

跳下去,只需要一小步,什么都不用去在乎了。

“我靠!”他用力地将手中的啤酒罐扔了出去,然后冲动地对右边那个男人大声喊道:“我来数一二三,然后一起跳下去。一……二……三……”

声音刚落下,一个身影立刻从楼顶掉落下去,跌进二十三层弥漫的雾气里。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下边才传来了一声闷闷的响声。

左边的男人瞪大了眼睛,满脸惊骇地望着楼下,然后惶恐地大叫一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一边飞快地往楼下跑。

楼外街道上,那男人姿势怪异的躺在地上。估计全身的骨头,都因为自由落体所造成的伤害,而粉碎了。

左边的男人脸部肌肉不断地抽搐,他全身都在颤抖,呆站了许久,才用干涩沙哑的声音喃喃道:“不是吧,你真的跳了?我只是开个玩笑,我,我还想要继续悲哀地活下去。

“抱歉,我没想到你真的会跳下去。我,我会为你祷告的!”

男人望了望四周,还好,周围没有一个人,没有人看到自己的样子。

虽然那家伙是自杀,但是进了警局,还是会有很多麻烦。他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何况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原本就是个多事之秋,能够少一事,就尽量少一事。

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打急救电话,唉,估计自己要换一张电话卡了。不过也好,顺便也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

想着想着,他的视线又停留在了那个死掉的男人身上。

总之他已经死翘翘了,身上的东西这辈子也用不了了,还不如让活着的人活得更好些。

男人嘴角咧出一丝诡笑,伸出手,在那男人的身上摸索起来。

不一会儿,他的笑容更浓烈了,手上掏出了几锭黄澄澄的东西,大概有几斤重。他用牙齿咬了一下,是金子,这下子发财了!

站起身又小心地往四周看了看,还好这本来就是偏僻的地方,又是淩晨,没人很正常。看来,老天也看自己最近太倒楣了,想要帮自己一把。他飞快地将那几锭金子放进裤兜里,然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准备离开。

就在他迈开脚步的一刹那,突然有个想法冲入了大脑。自己,好像把什么东西忽略了。

好像那个人身上,有个十分不正常的地方……

他全身僵硬的呆站在原地。是血!那男人从二十三层高的地方摔下来,尸体上居然没有流一丝一毫的血!这,怎么可能!

身后,似乎有“嗦嗦”的声音,很细微,但是传入他耳朵时,却被无限放大。

恐惧犹如洪水一般地淹没了他的意识,身体再也没有办法动弹。

只觉得有一双手僵直、生硬地抓住了自己,然后脖子上微微地一痛,一丝冰冷的感觉,顿时传遍了全身。

那丝冰冷,成了他最后的意识……

引子二

“你爱我吗?”

公园里,一对恋人坐在长椅上。女孩将头倚在男孩的胸膛上,突然问。

男孩低下头,凝视着女孩的眼睛,她的眼睛犹如雨后屋檐下反射着太阳光芒的露珠,在夜色里散发出幽幽的颜色。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男孩问。

“假话。”

“我爱你。”

两人再次对视,不约而同地开心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男孩忍不住了,也问道:“那你爱不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