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8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18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8 19:50:4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5
都一览无遗,而文章中更是隐含了许多没有说出的意思。

既然警方没有发现遭到盗窃的痕迹,也排除了有内鬼的可能,那么那幅“红色的葡萄园”,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

还有,如果真的是被盗窃的话,为什么窃贼只是偷走了一幅画,而对保险柜里众多的收藏视而不见?

既然能够不被发现地潜入普希金博物馆戒备森严的保险柜里,那么,那个窃贼应该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他或者他们,绝对有极为高明的手段,而且设备的花费以及资料、资讯的收集,也会花费一笔巨额的费用。

用了那么多心血,干嘛他们只拿走一幅画?

不觉间,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礼拜前,那个在陆羽棺材旁边昏倒的男人。

那个男人绝顶聪明,如果是他的身手,应该有潜入普希金博物馆,偷走画的可能。

而且,现在这幅令人疑惑的画,也正是在发现他的那个位置旁边找到的。

将手伸入裤兜里,我摸到了从那个男人无名指上取下来的戒指,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这个看起来对他很重要的戒指,会不会将他带到我的面前呢?

嘿嘿,突然有些期待了…………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二章 线索

很晚了,我依然翻看着下午从图书馆找来的资料。

书桌上,满满地摆了一桌书,全都是关于陆羽生平的记载。

不过,所有的记载都千篇一律,说的都是他怎么怎么怎么被抛弃,怎么从一个结巴变成去唱戏,怎么写出《茶经》等等事情。

对于他的死因,和下葬时的描述,几乎都是寥寥数语,没有什么详细的说法。

陆羽真的是因为衰老,而自然死亡的?我看过他死去后一千多年的躯体,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不过尸体上,却依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活力。

还有他神态的安详,令人不会觉得他已经没有了生命,就像只是睡着了一般,随时都会醒过来……

我叹口气,重重地靠在椅背上,食指用力地按着太阳穴。

门外响起了几下敲门声,然后传来雨欣甜甜的声音:“小夜哥哥,睡了没有?要不要吃夜宵?”

没等我回答,她已经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扔掉几本挡在自己面前的书,将东西放在已经没有多少空间的桌子上,她才咋舌道:“小夜哥哥,你也太用功了吧。”

雨欣用视线扫视着房间,在沙发上坐下,拿起电视遥控器,自顾自地又道:“看过‘午夜哲理’这个节目吗?满有趣的,小夜哥哥,我陪你一起看,就当是休息大脑!”

我懒得去搭理这番没有营养的话,又拿起一本书埋头苦看。雨欣叹了口气,在咖啡里加好牛奶和糖,搅了搅,放到了我面前。

电视打开了,那个所谓的“午夜哲理”节目,似乎才刚开始的样子,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的声音,不时地传入我的耳中。

所谓的“午夜哲理”,这个节目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它类似于某些魔鬼词典,用的都是一些空泛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又似是而非的词语,堆积成某种乍看起来似乎很有意义的所谓第二层次哲理,不过,收视率听说还不错。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究竟谁有理?你有理,我没理,你离我不理。”一个听起来令人讨厌的男低音,说起了开场白,声音低沉得就像是在念咒语。

我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看到雨欣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副天真烂漫的可爱样子,顿时把刚想叫出来的话,压在了嗓子眼里。

唉,对这个妹妹,我真的没什么办法。

电视的声音不时坚韧地灌入耳中,我叹口气,无奈地扔下书,也看了起来。今晚似乎讨论的是男人与女人的话题,采取女问男答制,回答得颇为精采。

问:女朋友和老婆有何差别?

答:差十五公斤。

问:男朋友和老公有何差别?

答:差四十五分钟。

问:男人对女人讲话不正经,叫做什么?

答:叫做性骚扰。

问:女人对男人说话不正经,叫什么?

答:叫做每分钟二十元付费热线。

问:怎样知道你老婆已去世?

答:性生活没改变,但碗盘很久没人洗了。

问:怎样知道你老公已去世?

答:性生活没改变,但遥控器终于落到你手上了。

问:女人腰部以下瘫痪,叫做什么?

答:已婚妇女。

问:换个电灯泡,需要多少男人?

答:一个也不需要,他们只会坐在黑暗里抱怨。

问:直达男人心里最快的方式为何?

答:利刃穿心。

问:男人和停车位,有何相似之处?

答:所有好位子都被占了,剩下的都是残障专用。

问:男人和公共厕所,有何相似之处?

答:所有好位子都被占了,剩下的都是一堆堆的屎。

问:男人和地砖,有何相似之处?

答:如果第一次铺的时候,铺得很好的话,可以在上面踩一辈子没问题。

问:男人和老鼠鱼(清道夫鱼)有何异同?

答:同样是吃垃圾的,只是其中之一是鱼。

听到这里,雨欣转过头来看我,问道:“有意思吧。虽然有些东西我听不懂,不过似乎说得都很有哲理的样子。”

我顿时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满脑子的烦恼,也都扔到了九霄云外。

我看着她漆黑发亮的眸子,神秘地说道:“小意思,我也给你讲一个很有哲理的故事好了。据说听懂的人,能过佛教专业八级考试!”

“真的?”雨欣立刻来了劲,用力地挽住我的手臂连声道:“我要听,快告诉人家!”

柔软饱满的胸部,挤压在我的胳膊上,我顿时心不在焉地望向天花板,挠挠鼻子,讲了起来:“据说,有一个叫俱胝禅师的和尚,我国禅宗‘一指禅’的故事,就是由他而来的。你知不知道,禅宗其实是不限于借用言语文字来传道的。

“六祖以后的这位大禅师,有人问他什么是‘道’?他回答得很简单,每次都是举起一根食指示人,说道:”就是这个!‘但这个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可是问他的人却都懂了,悟了道。

“有一天老和尚出了门,不在家,一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小沙弥在守庙。这天有个人来找老和尚问道,小沙弥说:”师父不在,你要问道,就问我好了。‘“问道的人便请小沙弥告诉他,什么是道,小沙弥学师父的样子,举起一根食指,向那问道的人说:”这个!’“那个问道的人很高兴,跪了下来,因为问道的人真的懂了,悟了道。这个小沙弥,却是真的不懂。

“等师父回来了,小沙弥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师父。师父听了报告,一声不响地走进了柴房里,过了一会儿背着手出来,要小沙弥再说,他是怎样向人传道的。

“小沙弥又比划着伸出一根食指说:”这个!‘师父将放在背后的手一挥,用手上的柴刀,把小沙弥的那根食指砍断了。

“小沙弥手指被砍,痛得大叫一声:”唉哟!‘据说从此后,小沙弥也悟了道。“雨欣丝毫没有听懂的样子,眼神依然呆呆地看着我,过了好久才小心地问:”完了?“

“完了。”我点头,笑咪咪地说:“小雨欣,你听懂了吗,是不是觉得这个故事很有哲理?”

“我看听得懂这个故事的人,完全可以去精神病院应聘被研究的工作!”雨欣气呼呼地嘟着小巧的嘴:“小夜哥哥骗人,我才不信有人会懂,而且里边根本就没什么哲理嘛!”

“哲理肯定是有的。不过……”我越发感到好笑,像个奸商似地眯着眼睛道:“不过,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不懂也是应该的。现在不懂,说不定以后就弄明白了!”

夜雨欣“哼”了一声,转头又看起电视。

“午夜哲理”还没有结束,似乎还在讨论男人和女人。

问:为何男人喜欢娶处女?

答:因为男人受不了批评。

问:为何女人很难找到敏感、体贴、又好看的男人?

答:因为那样的男人,都有女友或老婆了。

问:对男人来说,“安全的性”是什么?

答:床头板有软垫。

问:男人整理衣物时,如何分类?

答:“肮脏”和“肮脏但还可以穿”!

问:为何男人的脑比狗脑大?

答:这样男人就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见女人就上。

问:女人为何要假装高潮?

答:因为男人总是假装“前戏”。

问:新婚丈夫和新养的狗,有何差别?

答:一年之后狗看到你,还是一样地兴奋。

问:是什么让男人去追求自己并不想娶回家的女人?

答:是什么让狗去追自己不想开的汽车,同样的道理。

问:无神论者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答:性高潮时,无人可呼喊。

问:为何新娘穿白色的婚纱?

答:容易和洗碗机炉子和冰箱的颜色相称。

问:女人和电池有何不同?

答:电池一定有正面(正电)的一边。

问:男人为何喜欢冲澡,胜过泡澡?

答:因为泡澡时尿尿太恶心。

问:KB分子和女人有何不同?

答:KB分子可以谈条件,女人不行。

节目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第一个部分,接着是第二部分“哲理人生”。大意说的是在一个庙子里,有一次,有个主持问一位新来的和尚说:“你曾经到过这里吗?”

和尚答:“来过。”

于是主持说:“好,喝茶。”

然后,主持又问那个来访的和尚相同的问题,该和尚想了想后,却答道:“没来过。”

主持笑了笑说:“很好,请喝茶。”

当时就有个人,迷惑不解地问住持道:“大师,怎么不管他回答什么,你都叫他喝茶?究竟为什么他要喝茶?”

这位主持微笑着,没有回答,只是叫了那个来访的和尚一声。

那个和尚猛地眼睛一亮,神色肃然地和主持对视,大喊:“喝茶去!”然后双双仙逝。

我愣了一下,冲着又是迷惑不解的夜雨欣解释道:“这个故事说的是唐朝的积公大师和从谂禅师之间,临死前的一个故事。”想了想又道:“你知道积公大师是谁吗?”

雨欣摇头。

我笑着说:“他就是茶圣陆羽的师父,唐朝有名的僧人。说不定这个节目现在讲这个故事,为的就是绕一个圈,把陆羽给带出来。

“毕竟,现在陆羽的尸体才被挖出来,报章杂志上天天都在报导他的事,电视台不在这上边做一点文章,就太对不起观众了。”

果然,男主持人开始介绍起陆羽的生平,说的都是被书籍和报纸上讨论、刊登到烂掉的东西,看得我非常失望。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UМDtxt.còm]
女主持人依然做出一副白痴的样子,装出津津有味的表情,看得让人恶心。

男主持人讲到最后,顿了顿,然后神秘地笑起来,他望了一眼身旁的女主持人,故作迟疑地词锋一转道:“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陆羽这位圣人,还有过一段惊天动地的感情。”

我猛地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陆羽曾经有过恋人?为什么所有的书上边,都没有丝毫的记载?顿时,好奇心被这个节目成功地挑了起来。

“根据我看过的一本书记载,那是一个叫做崔淼儿的女孩子,最后她为陆羽自杀了!”

“崔淼儿”?!这三个字,有如雷电一般地刺穿了我的身体。

我全身猛烈地一震,然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雨欣满脸惊诧地望着我,呆呆地问:“小夜哥哥,你怎么了?”

“崔淼儿,这个名字好熟悉,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我捂住脑子拼命地回想着,对了,在那里!

我记得就在那里,我隐约瞥到过这三个字,只是当时没太注意。

我猛地拉过雨欣的手,飞快地向外跑。

“我们去哪?”雨欣边跟我跑边问。我头也不回地匆忙答道:“去地下室!我记得那口棺材上刻着‘崔淼儿’这三个字。该死!”

不知为何,心底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感觉。

崔淼儿,这个女人到底和陆羽有什么关系?难道,真的是他的情人吗?

为什么我看遍了所有关于陆羽的记载,都没有任何的只字片语,描述过她的存在?

还有,心好烦闷,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在慢慢地改变了……

好不容易地,才跑到地下室盛放棺材的那个研究室。

棺材依然静静地摆放在房间的正中央,四周的玻璃碎片也没人打扫过,呈现出一个礼拜前陆羽的尸体消失后的原样。

枯黄的叶子,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萧条落寞感觉,铺在棺材的底层,黑褐色的石棺,在橘红色的灯光照耀下,还是要死不活地反射着冷光。

这种不属于活人的生活用具,不管曾经盛放的是谁,都会带给人一种寒意,那种寒意直接深入到心脏深处,即使是骨髓都能冻结的样子。

这个房间,怎么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了?我深吸一口气,走到了棺材旁。

雨欣用手死命地挽住我,就像一放开,她就会没命了似的。

我拨开那层不知名的茶叶,让隐约刻在棺材右侧的字露了出来,仔细地一看,字一共有六行,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