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3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29: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7
只是在静静地冷眼旁观。突然他说了一句:“你们想挖婴儿?那知道他被埋在什么地方吗?”

我们立刻傻眼了。的确,我们只知道他是被埋在樟树林里,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我当时很吃惊,因为以前曾听过一些关于学长的传言。很多人都说他攀颜附会、胆小如鼠。嘿嘿,说实在话,安排这次冒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看学长出丑。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冷静。

风又大了起来,吹在身上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夜很黑,天上又没有月亮。奇怪,不久前还明月高照的。“你难道知道吗?”有个人问道。学长哼了一声:“对学长要称呼‘您’!”那人很恼怒,但又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只得装出必恭必敬的样子问:“学长您知道?”

“我不知道。”他慢吞吞的说。“那你还装出那副鸟样!”有几个人忍不住叫起来。学长却毫不在意的道:“我虽然不知道,但可以大体推出他的位置。”

“推?”那个被臭的人悻悻的说:“你以为你是柯南道尔?”

学长没有管他只是道:“其是很简单。你们想想看,有两个人。一个心慌意乱、心不在焉。而别一个却疲惫不堪,身体孱弱。他们想在这片树林里藏一个自己永远也不想看见、而又更不想被别人发现的东西。你说他们会藏在哪儿呢?”

“当然是在别人不会常去的地方。”那人喃喃的说,突然惘然大悟了:“啊!在林子的最南边!”樟树林的最南边那片地有两座孤坟,不知为什么学校到现在还保留着。那儿一天到晚都阴森森的,很是怕人。自然去的人也便少了。那些家伙欢呼着操起工具,一溜烟的朝那儿跑去。我更加奇怪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王炜学长还有这么强的推理能力。而且胆子也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小。因为他竟然跑在众人的最前头。难道真的是传言不可尽信?但昨天我看到的学长分明就像个口吐杂言、在街上一走就可以找到好几箩筐的瘪三。但现在却俨然是个饱读诗书、满腹经文的才子。天!才20多个小时而已,一个人的性格竟然会变得这么多。

带着满腹狐疑,我脚不停步的跟了过去。

到了后,有些人开始打量起这片林子。这是个20多平方米开外的小地方,有两座古坟散散的坐落在其间,位置显得十分希奇怪异。我们当然不会是第一次到这里,但却从没有真真正正的注意过四周的样貌。更没有注意过这里的樟树其实也很多,多得让我们无从下手。

既然无法入手,自然的许多人的眼光又挂在了学长的身上。学长缓缓说道:“试想,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会将那个东西放在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那儿……”

“我知道了,他在这两座坟的其中一座里!”有一个人高兴的嚷起来。人群中立刻传来了一片共有同感的哦声。学长狠狠的盯了他一眼,似乎很不高兴他打断了自己的话:“你认为可行吗?那你去试试!”

那人哼了一声,拿起铲子便向其中一个坟走去。但刚要挖下去,突然却微微一愣,最后默不做声的倒拖着铲子走了回来。

“怎么了?”有人好奇的问。

“不可能会在那里。”他喃喃的尤自说着。学长道:“哼,你倒还是有些脑子。当然不会在那儿了。坟的土那么硬,对那两个人来说实在有些难度。而且最重要的是路灯。”

“路灯?”众人大惑。

“对。几十年来学校的路灯虽然从油灯变为了电灯,但位置大体没有变动过。你们看,这里虽然很偏僻,但路灯的光依然可以照到坟的位置。只要有光就免不了或许会被人看到。这对他俩来说太过冒险了。所以,如果使我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一个土质较好,有不会暴露在光亮里的地方。在这儿只有一个地方符合以上条件,那就是……”学长向北边看去。在路灯昏暗的光芒的尽头,一棵高大的白樟树正屹立在黑暗中。

“就在那里!”众人激动的跑过去,在树底下一阵乱挖。唉,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投入,还是第一次有那么兴奋的心情。就像埋在土里的并不是什么婴儿的尸骨,而是个数目惊人的宝藏。我也无法保持冷静,只是一个劲的用铲子挖着土。一次偶然中抬起头,但却看到王炜学长并没帮忙,只是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我愣了愣,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到铲子打在一个硬物上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像是混泥土。”铲子的主人咕噜了一声。“把它砸开。”我毫不犹豫的说,丝毫没有想过那里为什么会出现混泥土。只是直觉的认为尸骨应该就在混泥土下边。

‘啪嗒’一声,硬土总算在众人的联翻疯狂中被弄开了,一股凉风吹了出来。吹的人由头至脑的阵阵寒意。突然,隐隐中像是什么声音响了起来。是……是婴儿的啼哭声!那声音犹如鬼魁般回荡在树林里,但更可怕的是它却不是从洞里传来的……而是……而是来自我们的头顶。

我们的狂热顿时被这种空前的KB吓得烟消云散。这时学长竟然笑起来,笑的极为诡异。他麻利的的窜上树,在几乎没有分枝的白樟树上飞快的攀升而起。我敢打赌,这种速度就算职业的攀岩家也不可能做到。

他在树顶枝叶茂密的地方拿出了一个浅蓝色的袋子后竟然从十多米高的树上一跳而下。请相信我,我敢肯定的说我没有看花眼。他确实跳了下来,而且一点事儿也没有。只是嘿嘿的笑着,冲我们说:“嘿嘿,你们不是要看婴儿的尸骨吗?”说着他将那个不知被风吹雨淋了多少时日、早已残缺不全的口袋举起来,将它一层一层的剥开……

天!在里边的竟是个活生生的,发育还未完全的婴儿!那婴儿不断的哭着,摆着小手。突然,血从脸上流了出来,鲜红的颜色,惨不忍睹。但他依然在一个劲的哭着,摆着他的小手……

“妈呀!”不知是谁先叫了出来,我们这群人立刻像听到了指令似的疯狂向回跑去。

回到宿舍楼后,我越想越不对。这会不会是学长在耍我们?难道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想叫我们故意出丑?不过这个主意也太绝妙了,任谁也不可能不上当!我顿时心悦诚服、恐惧尽去。于是整个晚上都在思考着对策。这一次脸是丢定了,但关键是怎样才能将损失减到最小。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学长的教室,希望可以占个先机,责问他前一天晚上为什么那样吓学弟。这样也许他一时语塞,把这件事就那么了了。但学长却没来上课。

‘难道是想在家里将这件丑事编写成集,然后在学校里四处传播?!’我咕噜道。

我不死心,上午课结束后便约了两个同伴到古坟那边去。想找找那个计划的漏洞。至少也要做一个是在与他配合的假相。天!我们竟然发现那棵白樟树下竟然丝毫没有挖掘过的痕迹。在巨大的惊讶中,我不由的向树顶望去。学长拿到袋子的地方,似乎隐隐有个蓝色的东西。

我们中实在没有任何人有勇气将它拿下来。

本已为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但几天后当pol.ice找到我时,我才知道学长失了踪。那件事本来就犯了校规,再加上有个人失踪了。我们自然不敢说出来,搞不好会被计个大过。

吕营一口气将这件事向我讲完,最后说:“他妈的!谁可以告知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耸耸肩,内心里有许多疑问。问他后却没有一个可成形的答案。吕营气喘吁吁,像累脱了似的道:“学长!妈的你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了。从今以后我也不想再听到有关这事的任何东西!”

说完后他就这样走了,背奇怪的躬着,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

好奇这种东西就像抽大麻一样折磨人。我苦苦思索后决定将那个挂在樟树上的蓝色袋子拿下来。‘搞不好所有解释疑问的东西都在里边。’我这么想着。

于是当天晚上我约了狗熊、张闻和雪盈去一探究竟。嘿嘿,而那一晚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六章鬼上身?

“你知道鸭子有没有什么双胞兄弟?”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回过身向坐在我后边的雪盈无头无脑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没有。”雪盈微一迟疑,果断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还是不死心。

雪盈笑了笑:“我和鸭子两家是世家,从小就认识了。他是独子,从没听说过还有兄弟姐妹的。更别说是什么兄弟了。”她顿了顿,小心的望了我一眼,又补充道:“但我们两个只是世家而已,没有任何其他关系!”

我大失所望的哦了一声。

“你问这个干什么?”雪盈好奇的问。我苦笑了下,将吕营对我讲的事情向她复述了一遍。

“啊,所以你才会怀疑鸭子是不是有双胞兄弟……”雪盈恍然大悟,接着咯咯的不停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怀疑吗?”我愠怒的皱起眉头。

雪盈可爱的摇摇头,望着我,低声说:“的确是很可疑。我可以作证,鸭子绝对不会那么聪明。但是听你讲完整件事后,我第一个感觉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嘻嘻。”雪盈又笑起来,却不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听说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咖啡厅。人家好想去,但就是没人肯请我。”

暗示的这么明显,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绝对是借机敲诈。我长叹一口气,恨恨的道:“好!我请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不行,太没有诚意了。”

我气的冒烟,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站起身,彬彬有礼的向她行了个礼道:“我夜不语能有幸请您这位美丽动人可爱的雪盈小姐在今天下午共喝咖啡吗?”

雪盈看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咬她一口的样子,乐得花枝摇颤,慢吞吞的说道:“虽然对我的形容还远远不够,不过……看在你的诚意上,本小姐就勉强接受你的邀请了!嘻嘻。”

“你满意了?可以说了吧?”我用力的瞪着她那张小巧可爱的嘴,如果这时她的嘴里再吐出任何一个要求,自己一定忍不住辣手摧花!

“其实很简单,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雪盈正正经经的用手撑住头,温柔的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道:“也许是,鬼上身!”

“鬼上身?”我只感到全身僵硬,一时间动也不能动了。

──有没有搞错!?我本来还期待她会有什么好线索的。唉,相信这个女人,看来果然是绝对的错误。

“我知道你不相信。”雪盈显然注意到了我流露的失望,“但是小夜,你还能有其他解释吗?自从我们去请碟仙后,怪事就层出不穷。所有的事情我觉得都不应该再用常理来解释。”

“但是你的解释太不理性了。”

“理性?”雪盈气愤的说道:“理性这种东西只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男生不愿意接受某些事物的藉口罢了。其实真正不理性的根本就是你!”

“哈!我不理性?!你简直莫名其妙!”我用吵架似的声音大声叫道:“哼,你这家伙果然除了脸蛋外,其他地方完全毫无可取之处。亏我那天还差点以为你很可爱!”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夜不语!你,你……”雪盈的眼圈顿时红起来,她怔怔的望着我,突然捂住脸,转身向教室外跑去。

我愣愣的呆站在原地,低垂下头──当然不是因为四周射过来的惊诧目光。

唉,看来不理智的,果然是我吧!

我缓缓的走出教室,向屋顶走去。

“给你。”我取出一张卫生纸,递给背对着我抽泣的雪盈:“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道歉。除了这三个字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用来道歉的话了……”

“我没有怪你。不是你的错。”雪盈平静的转过身,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所有人都是这样看我。都认为我只有脸蛋,没有头脑。但是我,但是我……”她全身颤抖起来,猛地扑进我怀里,大声的哭了。

“傻瓜。”我忍不住将这句比较文雅的脏话骂出了口,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在骂她。不知过了多久,明知道现在不该有所感觉,但那软玉温和的体温和那股一直都萦绕在我鼻边的幽檀香气……身体开始酥麻,于是,我不安分的动起来。

雪盈渐渐不哭了,似乎感觉到什么,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热,突然她在我怀里动了一下,接着我便被她用力推开了。

“色鬼。小夜是色鬼!”雪盈满脸通红的低垂着头,轻声骂道。

我干咳了几声,有意岔开话题,“你的借书卡可不可以借我?我的弄丢了。真麻烦,学校的图书馆没有借书卡进不去。”

“你要借书卡做什么?”和我眼神一接触,雪盈便像慌张的小鹿般,急忙把眼神避开。

我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幕,答道:“刚才你的那番话,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不定正是最近发生的怪事的关键。”

“是我让你明白的?”雪盈高兴地抬头望我,却突然发现我正含笑的看着她,顿时脸上微微一红,柔声道:“那你……你明白了什么?”

“──首先是鸭子,他和传说里那个失踪的学长有许多共同的地方;而且,最让我在意的是,学校里的那条校规。为什么学校禁止学生玩碟仙?会不会是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但是,图书馆真的会有答案?”雪盈诧异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