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8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8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1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六十二届高三三班的学生了!嗯,六十二届……”

六十二届……

──那个校牌!!我猛地转身拿过书包,将里边的东西统统倒在了课桌上。“你看这张校牌。”

我把那张前天在白樟树上找到的蓝色袋子里的校牌,递给雪盈,声音激动而颤抖:“雪泉乡第一中学第六十二届高三三班,这张校牌是和那个被强 J了的李萍同一届同一班的,一个叫做周剑的男生所有的。但是很奇怪,为什么它会在一堆校服的碎片里?”

雪盈震惊的望着我,突然“啊”的一声站了起来:“你说,那堆碎布会不会是属于李萍的?校长的儿子强 J她时,被这个叫周剑的男生遇到了,然后他将这周剑杀了灭口。但是由于某件事使得校长的儿子,不得不将他的校牌与李萍身上被扯坏的校服和内衣一起包裹起来,挂在那株白樟树上?”

“那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才能让校长的儿子这么做?”我思忖这件事的可能性,最后摇摇头,反问道。

“人家怎么可能知道。”雪盈不满的嘟起嘴。

“那就去查好了!去查查周剑有没有毕业动向记录,查到后你的猜测就会一目了然了。”我将她从学校资料室里偷回来的资料丢还给她,又说道:“把这些还回去,不要让人发现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线索在不断的涌现,但这却仅仅为我带来了更多的疑惑。我抬起头,猛地问正要转身离开的雪盈:“喂,你对那个传说知道多少?”

雪盈转回头,思索了一会儿,答道:“绝对不会比你知道的更多。”

“那你觉不觉得传说里边有很多地方都自相矛盾?”

“不会啊,我觉得很顺理成章。”

“是吗?那就奇怪了。”我站起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思绪却更加灵敏的将整件事回忆了一遍。

不对,学校的那个传说,一定有什么地方被扭曲了……

毫无头绪。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我感到疑惑。为了将乱麻一般的线索找出联系,我在纸上用整个下午课的时间,慢慢的按照先后顺序,把所有的怪异事件都列了出来。

首先是九天前,我、雪盈、张闻、鸭子和狗熊一起玩了碟仙的游戏。

第二天晚上鸭子被一群初一生卝去了亭子附近的樟树林,挖婴儿的尸体,然后就此失踪了。

到五天前的时候,我左敲右击让初一生的老大吕营向我讲述了那晚发生过的诡异事情。然后我怀疑鸭子有双胞胎兄弟,但被雪盈否定了,她坚持鸭子是被鬼上了身。当天下午,为了找出学校那条古怪的第三十六条校规的来源,我和雪盈一起潜进了学校的资料室,并用计让我们的班导万阎王说出了九年前发生在徐许,张秀,王文和李芸这四个女生身上的惨事。这几个女生和我们一样也玩过碟仙游戏,其后其中的一个女生李芸疯掉了,她残忍的将其它三个女生杀掉,然后自己也跳楼自杀了。

在我们玩过碟仙后的第六天,我和雪盈夜探樟树林,从一株白樟树上拿下一个老旧的袋子,并在里边找到了一堆被撕碎的女式校服和一张属于第六十二届高三三班周剑的男生的校牌。

直到今天我才晓得,原来这个周剑,居然和十三年前那个校园传说中被校长的儿子强 J了的高三女生李萍是同学。

周剑和李萍,他们会不会不仅仅只是同学关系呢?

还有,为什么周剑的校牌会混在那堆碎布中,还被高高的挂在白樟树顶端?而那堆被撕碎的校服会不会是李萍的呢?

越想越让我头痛。

我用力的甩动脑袋,突然有个想法唐突的冲入了脑海,我不由得全身一震,猛地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夜不语,你又想搞什么鬼?”

该死──自己完全忽略了现在还在上课中!而且还是那个又饣肃又狗屁的万阎王的课!

“我肚子痛!”灵机一动,我捂着肚子大做痛苦状。万阎王狐疑的看着我,最后才不干不脆的说道:“那你去医疗室躺一躺。”

我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步履蹒跚的一边走出教室,一边暗中给雪盈打了个眼色。“万老师,我陪夜不语同学一起去,免得他半路出什么意外。”雪盈机灵的快步走过来搀扶住我,也不管万阎王愿不愿意,和我一溜烟走掉了。

“这次又要我和你去做什么有趣的勾当?”走下教学楼,雪盈这才放开还在装腔作势的我,冲我眨巴着大眼睛。

“什么勾当,说的真难听。这次可是正经事!”

我从兜里掏出铅笔和几张薄纸说道:“我们先偷溜上古亭,然后我再解释给你听。”

“去古亭?”雪盈停住脚步为难的问:“现在可是白天啊,有那帮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守着,我们哪上得去?”

我不屑的摇摇头:“你的消息太封闭了。最近几天高中部有地狱式的突击考,我们那些学长学姐哪有空到古亭里谈情说爱?动作快一点,今天下午需要查的线索还有很多。”说罢一把拉过她的手小跑起来。

不出所料,亭子那里果然没有半个人。我拨开万年青,将前晚雪盈在柱子上发现的那行字小心的用铅笔在纸上临摹下来。

“我不要离开他,我不要他变心。就算死,我也要永生永世的爱着……雪泉乡第一中学李萍。”我看着纸上的临摹,轻声念道。

雪盈诧异的看着我一连串的动作,撇着嘴,带着辛辣的味道讽刺:“前晚你不是才说过这行字什么也说明不了吗?现在干嘛又要把它临摹下来?”

“人的观念是会变的嘛。”我心不在焉的答,懒得在意她的挖苦,急急忙忙的抓过她的手就往回走:“现在我们立刻去学校数据室查几样东西!”

熟门熟道,用风驰电掣的速度偷溜进了学校的数据室里,我开始向雪盈分配任务。

“我去找李萍的入学表格,你帮忙查一下周剑的毕业动向记录。找到后立刻拿来给我。”我走到放有学生资料的柜子前翻找起来,头也不回的嘱咐道。

“那个……”雪盈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背,不好意思的说道:“李萍的入学表格在今天早晨被我不小心借去了,现在正舒服的躺在我的课桌里。”

“你怎么不早说──”我顿时大为恼怒。

雪盈委屈的看着我,嘟着嘴,恨恨说道:“人家明明有对你讲过,人家说李萍的所有记录都一起被我从数据室里借了出来,还递给你看。没想到你看都不看一眼就丢还给了我。现在还好意思说我不对!”

“好,好。这次是我不对!是我错了!”我头大的叹口气,急忙岔开话题:“那周剑的毕业动向记录呢?你有没有去找过?”

“那东西现在也躺在我的课桌里。人家可是听了你的话,逃课去找出来的!”

“切!白跑了一趟。”我不爽的啧啧说道:“收工了,打道回府。”

又电掣风驰赶回教室,好不容易,总算把我要的那两份文件给拿到了~

我立刻翻开李萍的入学表格,拿出从柱子上临摹下来的那行字慢慢比对着。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雪盈百无聊赖的坐在我身边,用手撑着头望着我专心致志的脸,最后忍不住好奇的问。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反问:“你懂得笔迹心理学吗?”

“层次太高了,听都没听说过。”雪盈大摇其头。

我淡然一笑,解释道:“那是一种透过观察写字者的笔迹来测量他人格、能力及其它心理特征的有效方法。据说有些专家可以从一个字里判断出写字者当时的心理状况,甚至看出那个人有没有自杀倾向。”

“你懂吗?”雪盈偏过头问。

我摇摇头,苦笑道:“很麻烦,我也不懂。”

她顿时“噗哧”一声捂嘴笑起来,咯咯的笑了好一阵子才喘着气说道:“好搞笑。小夜把它说的神乎其神的,我还以为你是个中高手呢!”

“虽然我不懂笔迹心理学,不过简单的笔迹分析还是会一点点。”

我将李萍的入学表格和从柱子上临摹下来的那行字推到她面前说道:“仔细看看这两种笔迹,特别是要多注意两种‘李萍’的写法。它们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看不出来。入学表格里的字体都偏清秀,不过刻在柱子上的字却很呆板,不像是一个人的。”雪盈止住笑,凝神看起来。

我摇头,分别用两根食指指着不同的两个“李萍”说道:“刻在柱子上的字当然会显得呆板,笔划也失去了均匀性。不过你发现没有,这两种字体都是略微向右倾斜的,而且那个‘萍’字的最后一竖,更是像把刀一样。虽然这两个细节中的其中一个任谁都有,不过联系起来想,有这么两个人,她俩写出的字同时都有这两种风格,而且她们偏偏都叫做李萍,还要就读在同一所学校里,我想,出现这种偶然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

雪盈一时没能明白我的意思,她呆呆的看着我,突然“啊”的一声站起身来,高声说道:“你是说那个在古亭的柱子上刻字的李萍,就是十三年前在校园传说中被校长的儿子强 J了的李萍?我前晚的判断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我想应该没错。”我托着下巴思忖着,却又不禁苦笑起来。

令自己困惑的疑问又增加了。

“我不要离开他,我不要他变心。就算死,我也要永生永世的爱着……”十三年前,李萍在柱子上刻下了自己的祷告。很明显,她还刻下了那个让她刻骨铭心,自己深爱着的男孩的名字。但是其后到底是谁,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将那个名字用力刮掉了呢?

从李萍刻下的那段话中看的出来,她的恋情已经有了威胁,甚至处于崩溃阶段。原因,是因为她爱的人喜欢上了别人。

那么,这段三角恋最后的结果又是怎样?难道是因为校长的儿子钟道强 J了她,使恋情最后无疾而终?突然感觉李萍爱上的人会不会是周剑,如果是的话,那这一切就变的比较简单了。

因为大量的讯息无法处理而想要发发闷气的时候,狗熊和张闻走了过来。

“小夜,今天晚上十点半你和雪盈可以来这个教室吗?我们有事要告诉你们。是关于鸭子的事。”张闻脸现古怪又笑嘻嘻的冲我说道。

我和雪盈对望了一眼,都一副觉得“这两个家伙又要搞什么鬼”地,只好点了点头。

第十二章另一个方法

我有非常旺盛的好奇心,这是周围的人对我的第一个印象。

当然,我也总是被这种好奇心弄到几乎送命的地步。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命倒也挺硬,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那晚的十点,我好不容易才在管理员的眼皮下溜出来。但没想到一走出宿舍楼就碰到了雪盈,她背靠着栏杆像在等谁。

“在等我吗?”我悄悄的绕到她背后,很突然的叫了一声。

“嘻嘻,你吓不到我的。”她笑着转头望着我:“我早就看到你了。”

“那我又做了一次傻瓜了~”我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

她摇摇头道:“我怕一个人到教室去。一起走吧。”

我嗯了一声,和她顺着那条老路向前走。

今晚的路似乎与往常不太一样,仔细一看两旁竟挂满了霓虹彩灯。“真不知是上头的哪个又要下来检查了,学校这么大费周章、不惜成本的拼命布置。”我叹道。

“对呀。”雪盈皱皱眉头:“每隔不久都要这样装饰一新来应付检查。又是什么全国先进学校、什么全国卫生范例学校……每年学校在这上面还真花了不少钱。”

我哼了一声道:“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每年国家拨给学校的经费那么少,但又要应付上头,又要自身力求发展,哪儿来的钱?还不是剥削我们。”

“嗯……”她若有所思,突然噗哧一声笑出来。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雪盈却说道:“今天的夜不语同学还真是亲切。”

“难道平时我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鬼样子?”我也笑了。

“嗯,不。平时的小夜总是一副孤傲的样子,让人很难接近。”

我很难以接近!天,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难以接近的是他们,怎么现在竟变成了自己?唉,太可笑了!我的笑变成了苦笑,没有言语,转头欣赏起满路的彩灯来。总之这些也是从我们身上来的,不看白不看。

“小夜,你看!灯越来越亮了,好漂亮!”雪盈一边走一边充满惊喜的对我说着。

咦,但我怎么却觉得灯在不断变暗?正在苦想时,突然被她挽住了我的胳膊,脸一红轻声说道:“从前我常常幻想以后的生活。嗯……一定会是多姿多彩、而又平凡无奇吧。要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一个小但是温暖舒适的小家庭,一群可爱的小孩。嘻,小夜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算了,男孩女孩都要。当他们在小屋外玩耍时,我就到屋里做饭。等到老公回来,再把头伸到窗外去,冲孩子们喊道“喂,小乖乖们,把爪子洗干净吃饭了……啊哈!这有多浪漫啊!”

天!她不过才十五岁吧~现在的女孩还真早熟!不过,她的梦想里为什么把无辜的我也拉进去了?

四周,灯更加暗了,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身旁的雪盈却叫着:“又更亮了,哈,脚下都印出了金灿灿的光,可能是一种荧光粉吧?这次学校还真是不惜血本。哎呀,太亮了,害我都张不开眼睛了。”她把我挽的更紧了。

但在我眼中,却是灯光一闪,转而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