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9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1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陷入了似如无边的黑暗。

难道又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没等眼睛适应黑暗,我下意识的拉起雪盈的手一阵狂奔。还好教学楼不太远,我很快便看到了那里的灯光。

“怎么了?”雪盈气喘吁吁的问。

我不愿引起她的恐慌,自然没有提到刚才的事。

教室的门是开着的,看来那两个家伙已经到了。

我们走了进去,看到狗熊一个人背对着门坐在教室的正中央。他的身前合并的排了两张桌子,桌上点着蜡烛,摆着八卦图文纸和一个碟子。就一如不久前我们五个请碟仙时一样,只是气氛更为阴森KB。

“狗熊……东西都准备齐了吧?”我试探着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着。

我难堪的等了一会儿,见他始终不开口,便走了过去。

“你对鸭子的失踪怎么看?”他突然缓缓的问。

我停下脚步,认真的想了想道:“没什么头绪。但应该是和那个传说有关。”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和我们请碟仙有关?我们没有将他送回去,所以他被碟仙杀死了。而下一个……说不定就是我们的其中一个。”

“应该不会吧……你们不是说它是仙吗?!”不知为何我的声音微微发着颤。

“别傻了!”他沙哑的笑起来:“你没发现吗,咒语中什么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什么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仙会这样吗?我们是在请鬼!请碟仙就是在请鬼!”

请碟仙便是请鬼,这我并不是不知道,而鸭子的失踪和碟仙的联系我也并不是没想过,只是下意识的不愿去多想。

就像一个玩火的孩子,点燃火柴后因恐慌而将它丢在满是易燃物的地上,不去扑灭它,也不去计较后果,只是一厢情愿的要自己相信一个临时编出来的所谓的事实……

“那,我们该怎么办?”玩火的小孩终究是要醒的。

“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将碟仙送回去。”

“真的?是什么方法?”雪盈好奇的问。

“让请到它的人再请它一次,然后将它顺利的送回去。就这么简单。”

“我不要!”雪盈叫了起来:“这叫哪门子的简单?那么KB的经验有一次我都终身受用了!”看来她是真的怕了这种东西。

“这由不得你!小夜呢?也不愿意?”他冲雪盈吼了一声,然后又对我问道。但始终没有回头看过。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那种不祥的感觉萦绕在全身,似乎比在路上更要浓密了。

“好吧,我答应再请一次。”在思考了一番后我这么说道。

不管怎样,如果鸭子的失踪真的和请碟仙有关,那么就把那玩意儿送回去吧。我不愿再有这种事发生了,虽然我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

“小夜!”雪盈嚷道。

“不会有事的。”我淡淡的道。

她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那么开始吧。”狗熊站起身来,直到现在我才看到了他的脸。那是张满怀不安的脸,似乎急切的等待着什么的到来。又像是在担心和惊怕。还真是复杂。

他见我满怀狐疑的在注视自己,不由得转过脸去。

奇怪,难道这次请碟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不然他为什么会这么作贼心虚?我突然后悔起自己答应的那么不经思索。

这时,雪盈碰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答应我你会保护我,就像上次一样。”

“我会的。”

“那你是答应了?”

“对。”

她的脸红了一下。然后我俩的食指再一次放到了这个小小的碟子上。

“碟仙,碟仙,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碟仙,碟仙,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

碟子没有动。

碟仙没有请来。但我却在地上看到了一个影子,以及对面雪盈极度吃惊的表情。

那影子,自然是身后狗熊的。他的手里此时似乎多了一样东西。

是,是把匕首!

那家伙挥舞着匕首猛地向我刺来。幸好我有了防备,一个闪身躲开了。

他似乎没想过用这种突然袭击会刺不中目标,便很自然的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在自己一百多斤的冲击下,他一时身形不稳,脚步踉跄的摔在地上。

我趁机拉过雪盈便朝教室门冲去。快到时却被一个黑影挡住了。

呀!竟然是张闻!此时的他也手持一把匕首。

我俩随着他的逼近一步步向后退去。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把心一横,站在原地吼了一声。

“嘿嘿,我们正要将碟仙送回去。”张闻诡异的笑道。

“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将它请来吗!”

“嘿嘿,很抱歉我们在这件事上撒了个小小的,没有恶意的谎言。”他油腔滑调的说着,一如平常的风格,看来是正常得很嘛。

“难道一开始便没有什么将碟仙送回去的另一个方法?那为什么要卝我们?为什么想要杀我们?”

他道:“不,其实的确是有一个。那就是将请碟仙的那两个人再次请同一个碟仙时,将他们杀掉。”

“那又能怎么样?是谁告诉你们这种愚蠢的方法的?其实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那个所谓的碟仙在搞鬼都还没有弄清楚……”我想尽力拖延时间。

“难道你不是在处心积虑的想干掉我们其中的三个人?”张闻冷哼道。

“我干嘛会想干掉你们?吃饱了撑着也不会想这门子无聊事!”我恼怒的说。

“什么?难道你没有作过那个梦?那个自从请过碟仙后每晚都会让人心惊胆战、坐立不安、废寝忘食的恶梦?”他一愣,突然愤怒的叫道:“不公平!为什么你没有作那个梦?为什么偏偏只有你没有做!”

“梦?到底是什么样的梦?”我疑惑不解的问。

“那是个让人梦到后就深信不疑的梦。它没有画面,只有一个怪异而且冰冷的声音不断重复着“在水边……还有四个……在水边……还有四个”这么几个字。奇怪的是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在每晚同一个时间作着那个同样的梦。不过在鸭子失踪后那个‘四’却变成了‘三’……哼,真是个古怪的梦!”

一直没有开口的狗熊冷冷的说。

我满带问号的望向身后的雪盈,她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算是回答了。

“不说太多了,拖久了会有麻烦。”狗熊道。

张闻嘿嘿笑着:“对不起了,与其被碟仙慢慢折磨,还是在我刀下爽爽快快的死掉来得舒服!”

妈的!想我夜不语堂堂男子汉,连男人的初体验还没有尝过,怎么可能戍守葬身在这个我最讨厌的地方!一定要拖延时间!

我心里一动,大叫道:“等一下!!你们杀了我俩也不会好过吧!而且鸭子只是失踪了,并不能说明他就这样死翘翘了。说不定他又偷了父母的钱跑到哪个乡下去逍遥快活,过一阵子没钱的时候便会好端端的、灰溜溜的回来。他从前经常这样的!”

“不!他的确是死掉了。我在旧防空洞里发现了他的尸体。”张闻说:“嘿嘿,但这样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灵感。你们俩死掉后可以放在那个防空洞里,也省了我们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断镇定着自己的情绪,脑子从没有过的飞快转动着:“但我们死后那个诅咒还是没有解开呢?你们中的某一个人还是得死。

“……就不知道是被另一个人杀掉,还是任碟仙选中自己,不知死期为何时的痛苦等待着。那种坐立不安……

“我想如果我是他的话,一定会选择第一种方法的!”

张闻听言,不禁愣了一愣。而狗熊却不经意望了下张闻,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

我看穿了他俩的心思,当然不会放过这种火上加油、趁火打劫的时机,当下道:“小张自然是没有狗熊身强力壮了。多半他会被杀掉。不过这也不一定,谁不知道他是个诡计多端的人。也可能他会有什么后招先把狗熊制住。嘿嘿,这样的话,喂,雪盈,我们虽死了,但却比活着的人幸运得多了!”我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挑起他们俩之间的矛盾,所谓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嘿,这可是千古不变的好方法。

“对,死了也比你们两个活着钩心斗角来的好。何况是和,是和……”她似乎还在害怕,靠着我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喂!狗熊,别中了他们的反间计!先干掉了那两个家伙再说以后的事。”张闻这杂种果然够聪明!

我哈哈大笑道:“再说以后的事?什么事儿?难道是趁狗熊没有防备的时候手起刀落,就像你怂恿狗熊刚才那样对付我一样?!”我认定那种事只有张闻想的出来,狗熊那个死脑筋还没有升级到与他的身材成正比的地步。

果然狗熊中计了,他恶狠狠的对张闻说:“那以后怎么办?真的想杀掉我?!”他一步步的走向张闻。

那小子吓得往后直退,嘴里说着:“清醒一些,那是夜不语那混蛋的反间计。先杀了他,一切都会恢复的。碟仙不会再缠着我们,我们也不用死了!”

狗熊有了一些犹豫。我着急了,突然喊道:“呀!张闻,就是这个时候。对,用力刺下去!”

“妈的臭小子,敢偷袭我!”本来便心中有鬼的狗熊信以为真,左腿用力揣了张闻一脚。踢得他直朝窗户上撞去。

狗熊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不管我们了,扑下一刀又向张闻刺去。

只听“叮当”的一声,张闻那家伙竟然翻身滚到了狗熊的腹下。

他两脚向上一蹬,狗熊一个踉跄,撞破窗户玻璃,跌下了楼。

“哈哈,死了死了!”他发声狂笑,站起身探头向窗外望。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衣领,是狗熊!原来他并没有真的摔下去,而是抓住了窗沿。

张闻被他一拉之下竟然也摔出了窗户,一只手堪堪的拼命紧抓着极浅的窗沿,一边哀求的看着我。我忍不住向那边冲过去,但却被人拉住了。是雪盈!她冷冷的看着窗外的那两个命在垂危的人。

就在这一缓之下,狗熊和张闻,他俩从六楼上掉了下去……

这两人都是头先着的,摔得脑浆四溅、血肉模糊……

“你为什么拦着我?!”我恼怒的冲她叫道。

她却幽幽地说:“那些家伙根本已经被死亡吓得没有了人性,现在的他们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难道你真以为他们会因为你救上了他们而感激你?不!说不定一上来就会在你的背后刺上一刀……”

虽然这一点我也非常清楚,只是……唉,我有一张理性的外表,但却常常迷失在感性中难以自拔。

窗外夜色更加浓了。我和雪盈相互偎依着无力的靠坐在墙壁上。

北风更加呼啸的刮了起来……

“啊!”突然雪盈用手捂着嘴恐惧的看着前方。

我随着她的视线看去,竟然看到教室正中桌上的碟子缓缓在八卦图文纸上动了起来。

……还……有……一……个……

碟子慢慢的游离在这四个字之间。

最后无声的停下了。

雪盈带着满脸的惊恐望着我。我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她笑了,将头倚在我的肩上,闭上眼,在我耳旁喃喃地道:“你一定不会像他们两个一样吧,不会为了自己而将我杀掉?”随后她又像自答似的又道:“不会!你当然不会!因为你是小夜,永远都是那个晚上的小夜……”

“还有一个……”满脑中我都想的是这四个字,对雪盈说的那段奇怪的话充耳不闻。

哈哈,还剩一个!是我还是雪盈呢?还真是造化弄人,没想到最后陷入那种自相残杀地步的,却是我们两个人……

第十三章洞穴

接下来的事真的一团糟。

pol.ice又来了,盘问了我和雪盈很久,最后以“意外”这种无聊的借口结了案。我顿感失望,也懒得将鸭子死的地方告诉那些无能的“pol.ice叔叔”,而是约了雪盈一起先行去调查。

虽然不知道那个梦是不是碟仙的诅咒,但是我不愿意某一天突然翘了辫子,死的不明不白。自然也不愿意雪盈枉死,那么唯一的希望,便是找出那个梦的根源。

英国的著名心理学家歇尔模特曾经说过,梦,是一个人浅睡眠潜意识下的脑部活动,每个人因为经历阅历不同,思考的方式不同,所作的梦也是独一无二的。几个人作同一个梦的机率──可以当作四舍五入掉的数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狗熊、雪盈、张闻甚至或许还有鸭子,他们都作了同一个梦。甚至是不断的在作,每晚都作,而且所梦到的剧情居然是一模一样的,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对这个问题,我根本无言以对。

还有一个疑惑。为什么我,而且只有我,没有作那个古怪的梦?难道是自己无意间比他们四个人多做了某些连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事情?但这似乎没有可能。

该死,难道碟仙游戏是真有其事,如果没有将请来的碟仙好好送回去,那个可恶的恶灵就会杀了你,吞噬掉你的灵魂?

“小夜,你在烦恼什么?”雪盈呆呆的望着我,许久,才问道。

“我在想那个梦。为什么这么久你都没有告诉我?”我抬起头,无奈的凝视着她的那双犹如醍醐般清澈通透的美眸,叹了口气。

“人家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其它人和我作了同样的梦,就没有太在意。而且我知道你最近已经够头痛了,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