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3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13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2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那,赫然就是雪盈。

“不!不要!不应该是这样子!”我绝望的大声叫道。但她却只是冲我淡淡的一笑:“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你,我要你永远记着我!”

风又刮了起来。它穿过那棵树的树梢,静静的无声的将枯叶摘下。一只小鸟吱吱叫着,振动着它幼嫩的翅膀迈出了离开巢穴的第一步……

尾声

我去参加了雪盈的葬礼……临走时她的母亲将她的日记本送给了我,说是留个纪念。

但我终究没有打开它的勇气。

雪盈是在我回家后的第三个夜晚死去的,从宿舍楼顶层跳了下来。

她……是自杀的。没有人知道原因,所以在校园里便自然而然的流传起许多好的不好的流言。

但我却知道她自杀的真正动机──我们中的某一个人必须得死。

想安心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被另一个人杀掉,二是任碟仙选中自己,不知死期为何时的痛苦等待着,坐立不安的等待着……

但雪盈却选择了第三种方法。

她自杀了,为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但我却又为她做了什么呢?只是无力的看着她在我的眼前变淡,越来越淡,最后永远的消失在了虚空中……

好累!真的好累!

我不愿再在那个令人心碎的学校继续读下去,便办了退学手续。

在办手续的那几天,学校为了洗洗霉气,准备将所有老旧的校舍都翻新一次,不过整个施工计划在半途就夭折了。因为在扩大新校舍的地基时,大量的水从地下蜂拥而出,将整个工地和操场都淹了起来。

我这才明白,一百多年前原本该在操场位置上的大河去了哪里?它一直都没有突然消失过,只是流入了十米多深的地底之下。

今天天气晴朗,我来墓园看雪盈。经过这一段时间,我想了很多。

无论如何,她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甘心……我不甘心让她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我一定要追查出事情的真相……一定要给自己和雪盈一个交代!

在雪盈的坟前,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于是,我去拜访了周剑。

唯一和钟道以及李萍有关的人,如今只剩下他了。

他不在家,于是我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几个字,连同一张照片一并从门缝中塞进了屋里。

当夜,他依约到了学校的那片樟树林中。

“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剑将那张写有“我已经知道了一切。不想被揭穿,今晚十一点就到学校亭子附近的樟树林来。”字样的小纸条,和我特意留给他的照片拿出来,递到我眼前,阴冷的问道。

我不置可否的从他手里抽过照下了一大堆衣服碎片和一张校牌的照片,慢吞吞的说道:“周剑。雪泉乡第一中学第六十二届高三三班的学生,十三年前他顺利的考上了一间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名牌大学。但是,他竟然放弃了飞黄腾达的机会,毅然进入警校。并在十一年前开始到自己的母校当个实在没有任何前途的小小校警。为什么?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母校有深深的眷恋,还是别有目的、另有所图呢?我对这个问题大感迷惑,你能不能告诉我答案?”

“当然可以。”出乎我的意料,周剑爽快的答道:“一个可以考上名牌大学的人通常都不会太笨,而一个不是太笨的人通常都不会有过多莫名其妙的情结。那个人当然是别有目的。”

“有什么目的?”我机敏的问。

周剑抬头死死的盯着我,缓然道:“既然是目的,没有实现前当然没人愿意说出口。”

我回瞪着他,突然笑起来,哈哈大笑:“你是聪明人,我也自认不算太笨。我们两个聪明人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李萍是你杀的对吧?”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嘿,既然你不懂,不妨听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发生在十三年前这所学校里的故事。”

我用双眼和他对视,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个故事有三个主角,分别叫做钟道、李萍以及周剑。他们同校同班,而且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故事开始时,这三个主角的关系其实还相当单纯,李萍是钟道的女朋友,而周剑是这两人的友人。但突然有一天,周剑发现自己爱上了李萍,爱的无法自拔,于是一直都保持微妙平衡的天平开始动荡起来。

“不久后,钟道向李萍提出分手,原因是他爱上了自己的导师高秀。就在这一刻,三人之间的平衡彻底被打破。周剑开始不断为自己所喜欢的人谋画,他四处传播高秀老师的流言蜚语,最后更将她逼死。又教被爱人抛弃几近精神崩溃的李萍装作怀孕,博取钟道的同情。同时,他也暗暗为自己设想着。但几次示爱都被拒绝后,他这才真正感觉到,李萍的心中永远都只有钟道,她根本就容不下自己,于是长久以来积累在心中的怨气开始慢慢爆发出来……”

一个深沉灰暗的夜晚,在学校的樟树林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厮打。

“臭女人,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那个家伙?我是那么爱你,比他更爱你!你说要刚出生的婴儿,我就去帮你偷了一个;你说讨厌高秀老师,再也不想见到她。我就为你散布她的谣言,将她逼死;你说,还有谁比我对你更好?”

那个男人是周剑,他的面色狰狞,一次次的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孩身上的校服疯狂的撕扯下来。

女孩拼命的挣扎,厮咬着他,用恨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双眼死死的瞪着周剑:“禽兽,不要碰我。我发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做鬼?哼,臭女人,我成全你,我让你变鬼。”周剑阴森诡异的笑起来,他用力掐住那女孩的脖子,越掐越紧,直到她不再挣扎,全身都软软的塌了下去。

周剑这才像是幡然醒悟了什么,慌忙的松开了手。

“萍儿,我不是故意的。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怎么舍得杀你!”他害怕的将手塞进自己的嘴里,紧缩起身体,全身都颤抖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周剑突然笑了,一边嘿嘿傻笑,他一边俯下身深情的抚摸着那女孩的脸:“这样也好,萍儿,这样你就不会再喜欢其它人了。你永远都是我的了!”

“……你就是这样杀死了李萍,将她与婴儿的尸体藏在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我盯着周剑,不放过他脸上流露出的任何表情。

但我失望了,他只是咧开嘴笑着,说道:“很有想象力的故事,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怀疑我。”

“其实很简单。”我重重的靠在曾经挂着蓝色包裹的那棵白樟树上,叹了口气:“雪盈死后,我确实颓废过……我不甘心让她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便决心要追查出真相。”

一定要给自己……和雪盈一个交代!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校园传说里有某些东西被扭曲了,而当我回想起钟道临死前对我和雪盈说过的那番话时,突然恍然大悟。

“校园传说中所有的东西都被传的亦真亦假,而主角却不是钟道──为什么会有这些校园传说?为什么会将钟道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其实第二个问题很显而易见,因为编造校园传说的人对钟道,抱有强烈的恨意。”

我冲周剑微笑起来:“周剑,只有经年累月待在这所学校里的人,才有能力将流言传说任意扭曲,指鹿为马。你做了十一年的校警,为人处世都很低调,以至于很少有人知道你的存在,即使是我,也是在偶然找到了你的校牌后才发现有你这个人,开始注意起你。哪知道越调查你,越觉得你这个人不简单!”

我顿了顿又道:“其实我开始怀疑你,是因为校园传说中的那个婴儿。钟道临死时说他从没有对李萍有过越轨的行为,李萍怀着的孩子绝对不是他的。我相信他。于是,李萍究竟是不是怀了孩子?如果怀了,孩子是谁的?如果没有怀的话,她拿给钟道看的婴儿尸体又是哪里来的?我灵机一动,请朋友帮我调查,十三年前雪泉镇的医院里是不是有婴儿被偷走。没想到,很容易就找到了记录,更有想象不到的收获是,那家医院的一位老护士信誓旦旦的说,抱走婴儿的小偷穿着第一中学的校服,由于事情闹得很大,所以到现在她还很清楚的记得……

“──李萍根本就没有怀孕,她拿去给钟道看的那个婴儿,就是你从医院里偷去的那一个!”

周剑依然是满脸的笑意,就像在听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故事:“你的话自相矛盾,既然你说钟道从没有碰过李萍,那么我想他们两个当事人应该心知肚明才对。李萍又怎么可能用莫须有的东西去博取同情?就算她有那么蠢,我想我也不会笨到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你当然有自己的算盘。”我用目光锁住他,耐心的解释:“李萍因为被钟道甩了,大受打击下神经变得不正常。不管你向她建议什么,只要说成可以让钟道重回她身边,她就一定会照做不误;而你,更是想让李萍因为这件事对钟道彻底死心,让她明白那个男人已经永远不会再爱她了。所以你才冒险做了这件蠢事。”

周剑用力的鼓起掌:“很精采的推理。如果真是我杀了李萍,那么你说,我将她的尸体藏在了哪里?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发现?”

我冷然一笑,朝脚下望去:“我想答案就在这颗白樟树下。只要向下挖,立刻就可以发现有巨大的空洞,李萍以及婴儿的尸体应该就在那里!”

“你是怎么发现的?”周剑终于色变了。

“其实很简单。吕营那群初一生不久前来过这片树林,想要挖掘婴儿的尸体,他曾向我提到他们在这棵树下挖出了一个非常阴冷的洞穴,但第二天再去看时却发现,前一晚挖过的地方竟然丝毫没有被挖掘过的痕迹,这让我大惑不解。当排除他在撒谎的可能性后,我开始一次又一次的调查这里,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之处。”

我蹲下身,用手抓起一把泥土:“他们挖掘过的地方土质僵硬没有弹性,就和坟旁边的燥土一样。但最大的疑点是那里过于自然、没有任何人工干扰过的痕迹,这反而变得十分不自然了──“吕营那群人并没有发梦,他们确实有挖到洞穴,只是被某个人基于某种目的湮灭掉了他们所弄出来的痕迹。而看你现在的表情,我更能确定那个人就是你。”

周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五年前,那个高二生王强也是你杀的吧?他无意间知道了这个洞穴的秘密,被你发现后杀了他灭口?”我继续着我的推断:“然后你又添油加醋的将他的失踪,纳入你的那个、早已将事实扭曲的校园传说里,用来威丯其它好奇心比较旺盛的年轻人,提醒他们尽量少进樟树林,免得遭遇不幸。”

周剑猛地抬起头,带着一丝诡异地望着我,说道:“不错,王强确实是我杀的。那家伙狗急跳墙爬上树逃命,我也跟着他爬,越来越高,后来,我干脆将那棵白樟树下边的分枝一条一条,给全部砍了下来!哈哈哈哈,到最后他还是要死在我手上!”

“只是没想到啊……冥冥中自有安排,王强不止是发现了李萍的尸体,还将她的一些衣服碎块,和当初杀李萍时被你不知怎么会疏忽掉的校牌,给包了起来,他爬树,或许根本不是要躲开你,而是想将那包东西挂在白樟树上,为这个事件提供线索!”我接着说道。

周剑的脸一阵扭曲,凶狠得不像人,眼中尽是残忍和愤恨,竟散发出一种怒极反笑的妖异感。

“我想鸭子也是你杀的吧?你为什么要杀他?难道他也发现了那个洞穴?”我不动声色的问。

周剑摇头:“鸭子?你是说王炜?我没有杀他。我发现他时他已经翘辫子了,我不愿事情在这里搞大,就发善心把他的尸体和王强的丢在一起。”

“那么陈家宝藏呢?”见他变的如此配合,我心中暗喜:“狗熊和张闻死后,我曾经想过,或许当初他们邀我和雪盈去那个工地上的墓穴,只是想杀我们灭口;但现在想想,证明陈家墓穴藏有宝藏的那块棺材碎木上所新刻的宋体字,设下这个卝局的人,很可能就是你!

“……由于你知道我们在调查李萍的事情,而且越来越有进展,于是你想趁我们下去墓穴时将入口封起来,将追查鸭子死因的所有人来个一网打尽,但你没想到我竟然看出了那字体有问题,害你的阴谋没有得逞。”

“不错。那确实是我的妙计,不过我倒是没有说谎。那确实是陈家墓穴的陪葬墓。嘿,你想不想知道陈家真正的墓穴在哪里?”周剑不理会我震惊的目光,将视线转到身后的那两座古墓上。

“那……是陈家的主墓?”我大为惊讶。

“那就是陈家墓穴,不过里边倒是没有任何宝藏。就连陪葬品都没有。但是却有一条很长很隐蔽的通道,可以通往远在操场那边的陪葬墓。陪葬墓下边就有一段防空洞,而且因为长年失修,那段防空洞与陪葬墓之间的夹层塌陷下来,露出一个相互连接的大洞,给了我处理尸体很大的方便。我绝对不会让那两个臭男人的尸体和我的萍儿放在一起!”

原来如此。我虽然猜到了陪葬墓就在防空洞某一段上方,但一直都单方面的认为是工地在打地基的时候,挖出了陪葬墓,还将陪葬墓下方的那一截防空洞挖得坍塌下来,打通了陪葬墓与防空洞之间的夹层,将两者连接起来……

周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我:“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的这么配合?”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