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1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1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0: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应该由我们自己来解决,绝对不应该让你这个外来人替我们冒险!”

我瞪着他,哭笑不得的说:“你们还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Jame等人大惑不解的问。

我皱了皱眉头道:“根据刚才我的调查,现在没有病倒的镇民几乎都是近50年才搬来的新住民。而原来的老住民都染上了怪病。这说明了什么应该很明显了吧!”

Jame啊的一声,急忙道:“你是说她的诅咒只限于小镇里的原住民?”

“对。从种种迹象上指出她只对这里的原住民有强烈的怨恨。”我点点头道:“所以我才要求独自一个人去调查。这样最安全,也最合理。”

“那这样……我不是这里的人,我跟你去。”黄诗雅看了我一眼道。

“我也是!”遥嘉自然不甘落后的举起手来。

“好,我决定了诗雅和我一起去。”我想了想道。

“为什么我不能去?!”遥嘉这小妮子立刻不满了。

“很简单,因为你要稳住遥叔叔和遥阿姨,以免他们担心。”我斩钉截铁的说。

“什么嘛!明明就是偏心!”她委屈的嘟起了嘴。我看着周围的四个人,伸出手道:“好朋友!”

“好朋友!”

立刻,五个人,十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好不容易穿出那条所谓的小路,我们总算走到了小镇不远处的山坡上。天已经开始亮了。在微弱的光线中,脚下的小镇静的有些诡异。

“你那么聪明,应该早就猜到我来是为了什么吧?”我故意考较身旁的黄诗雅。她微微笑了笑道:“你是想去找那个木偶。”

“不错。”我满意的笑道:“你是半个神棍,应该比我清楚诅咒会在什么情况下解除吧。”

“什么嘛,都说了我是灵媒,你还神棍、神棍的叫,烦不烦!”她不满的狠狠捏了我一把。

“啊!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是半个神棍!”我揉了揉手臂,反击道。

“好了,算我输了。我说不过你!”她丢盔弃甲的举起双手:“还是干正事要紧,先说准备怎么做吧?”

我做了个胜利的V字型道:“正事啊……嗯,不是所有的电影、书籍和灵异小说里都说每个灵体都有自己的介质,如果毁坏掉这个介质的话,那个灵体也就会灰飞烟灭,嘿,那么诅咒也就不攻自破了。哈,对吧。总之我的依据也就这么多了!你的看法呢?”

“……也行吧,祖母也这么说过。但只是大部分而已。这个说不定是异类呢。”诗雅有些哭笑不得。

“那么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我装作难得虚心求教的样子。

“不过,你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吗?”她没有回答,也没有笑,只是偏着头看我。

“真无趣!”我挠挠头,这才详细告诉了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后笑了笑:“阿不珂卢斯驱魔阵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必须要有灵体的介质才会起作用。所以我肯定那个木偶回到了教堂的某个地方。”

“哼,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她撇撇嘴接着道:“DCUI似乎有很多人在小镇里扎营了,这样走过去不怕被发现吗?

“没关系,被抓到了再说。大不了被遣送回国吧。正好可以省张机票。”我满不在乎的一边向山坡下走去一边说:“你害怕就在这里等我好了。”

“哼!谁会怕!”

去教堂的路没有变,还是那么阴森潮湿。树林密密的将天空盖尽,就像有什么即将要破茧而出了。黄诗雅虽然从小就看惯了KB的东西,但是心理承受着这么强烈的压抑感倒还是第一次,不由的搂住我的手臂,紧张的向四周张望。

我本来想讽刺她几句,可是看到她脸上浮现出的那种小女孩楚楚可怜的娇弱表情,一时冲到嗓子眼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于是很自然的,我紧紧的抱了抱她,以示为她壮胆。诗雅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软玉在怀,嗅着她身上的幽幽体香,这时才给了我她是个女孩子的感觉。

然后又很自然的,我难堪的松开了手。诗雅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脸一红,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教堂依旧颓废,破裂的残骸五官不全的暴露在晨光中。我们没有丝毫的停顿,立刻开始搜查起整个教堂。这个破教堂占地大约300平方米,要想在里边找到一个小小的木偶无疑是大海捞针。还好有诗雅这个灵媒,(不知为什么,不知不觉就开始尊重起她了。)她似乎感觉的到有灵波异常的地方。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几乎找遍了每一寸土地,给果还是一无所获。

“奇怪了,地面上的灵波都很平均,平均的有些异常!”诗雅苦恼的坐在地上。

“地面上……?”我正累得不断捶着双腿,突然若有所悟的叫道:“对了!不在地面上,那就是在地面下了。”

“你是说……停尸室?”诗雅眼睛一亮。

正规的欧洲教堂一般都会设置地下室,而那个地下室正是用来存放历代僧侣的遗体。几百年前,这种建筑格局流传到了美洲后依然没有丝毫改变。特别是那些自认为是正规的大教堂,甚至以停尸室的大小为荣。

“这很有可能。”她说道,但立刻又开始头痛起来:“可是停尸室的入口一向都是隐藏的很严的。特别是现在教堂又倒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嘛!”

“没关系,这种情况就是我大发神威的时候了。”我神秘的笑笑,随手捡起两根长短相同的铁丝曲成L形状,然后将短的一端塞进中午用过的塑料吸管里,再轻轻的把塑料吸管捏在手心中。

近几天看惯了我层出不穷的怪想法的黄诗雅默默的看我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这才奇怪的问:“你这又是想干什么??”

“莫艾斯特金属探测器,你听说过没有?”我望着她惊奇的眼神,开心的问。

“完全没有,那玩意儿是什么?”她摇摇头。

我解释道:“这是一个叫莫艾斯特的英国人发明的仪器,可以探测出埋在地下深处的金属、下水道、以及密室等等。具体工作原理不祥,科学界也没有给出任何合理的解释。不过许多国家的go-vern-ment倒是默认了它的存在,还用它检测下水道的状况。”

“你确定有效吗?”她问。

“不知道。”我摇摇头:“从来没有试过。”

“你这个人……”她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冲她眨了眨眼睛道:“有没有用,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站起身来,我开始在教堂四周绕着圈子走动,并逐渐缩小搜索范围。诗雅一话不说的跟在我身后,眼神很古怪,倒是有九分像是想看我出丑。

就这样搜索了不到十分钟,套在吸管里的铁丝渐渐开始抖动起来。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紧张的心稍微舒解了一下。“就快要到了。”我小声说着,并放缓了脚步。终于,铁丝在教堂曾经是主寝室位置的那块地上颤动到了最大幅度。

“应该是这里了。”我和诗雅对望着点点头,动手把盖在这块地方上的东西整理干净。果然,一个铁板出现在眼前。我用刚找到的铁钎把铁板拗开,有股腥臭的浊风立刻迎脸扑来。洞里很黑,不知道深浅。可以看见的只有一道斜度很陡的竣黑楼梯。

阵阵热风不断从洞里吹出来,看得出洞里的通风条件差到了极点。

“手电……喂!等一等,先不要进去。”我一把拦住刚要进去的诗雅,从兜里拿出一根蜡烛,点燃丢进了洞里。那根本来燃的很旺的蜡烛,一落到洞低,立刻就熄灭了。

“那是根含镁的蜡烛,一般只要有氧气,就算吹它踩它也灭不了。可是你看看现在?!你到底在冲动些什么!”我责备道。诗雅似乎对刚才自己的危险举动丝毫不在意,只是好奇的看着我问:“你常常都带着这些古怪的东西??”

我一愣,干笑了两声道:“你以为我是多啦A梦啊!过几天就是遥嘉那家伙的生日了,本来我是想整整她的,没想到在这里先派上了用场。”接着按亮电筒,用手左右摆了摆感受前方的空气温度又道:“现在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诗雅一把抢过了手电筒说:“我走前边好了。”

“为什么?你刚才不是很害怕吗?!”我不解道。她扭捏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米黄色百褶裙,又望了望几乎呈70度斜角的楼梯。我顿时明白了,哈哈大笑道:“还是我走前边好了,保证不会假公济私。我是君子嘛。”

嘿嘿,当然是不是君子,也只有我自己明白了。

好不容易走到底层,用电筒光一扫,我看到了一个不大的石室。正方形,大约有20平方米,停放着将近5个石棺。诗雅望着四周,皱紧了眉头。

“有发现吗?”我问。她满脸疑问的说:“这里的灵压好乱,特别是棺材附近,好像有个漩涡一样不断的收缩着。”

“那就简单多了。”我一脚踢在石棺盖上,沉重的盖子缓缓的被推开了一个角。我俩伸过头往里边一望,顿时吃惊的险些窒息过去。

木偶……石棺里放的全是木偶。各式各样的木偶乱七八糟的被塞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透露出了丝丝不知名的诡异。

诗雅打了个冷颤,不由的又抓紧了我。

“看看其它的石棺吧。”我强压下因震惊而狂跳的心脏,故作平静的说。她怯生生的答应了一声,手却丝毫没有放松我的意思。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诗雅虽然是所谓的灵媒,但毕竟还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打开了所有的石棺,我们发现里边无一例外的都塞满了木偶。成百的木偶。这些木偶不知道已经放在这里多少年了,丝质的衣衫一碰就会碎掉。

同时,我们还在角落里找到了大量的汽油。或许是三年前珂巴尼斯教徒自焚时用剩下的,因为是放在地下室所以没有受到大火的影响,保留了下了。

“认得出哪个是罪魁祸首吗?”我问身旁还在发呆的诗雅。她这才清醒过来,看了好一会儿后沮丧的摇着头说:“不行……我找不到。”

“没关系,我还有最后一招。”我冲她顽皮的笑道。

※※

把她拖出停尸室,诗雅哭笑不得的问:“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我悠闲的说:“既然找不到真名天子,那我就只有狠下心错杀一百了。而且这个教堂本来就是废墟嘛。不能算犯罪。”接着将手中的火柴一抛。

火光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掉进了地洞里……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数年后这个小镇的历史记载本上居然这么写道:

xx年某月某日,夜晚。镇东废弃的教堂突然燃起剧烈的大火。大火燃烧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渐渐被熄灭,但是周围五百米的桦树林却被焚烧一空,以至那块土地后来数十年都光秃秃一片没有任何乔木植物。

大火的来源早已不可考究。

但是有一点值得奇怪的是,当大火熄灭后,那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也随之消失了……

第六章接近

瘟疫真的消失了吗??

在扮作DCP的DCUI人员的迷惑中,小镇里的人又开始了正常的生活。DCUI见没有得出任何结论,自然把解除瘟疫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在小镇人们的欢送声中离开了。

在这场瘟疫中,奇迹似的死亡人数为零。

----明年是俺本命年

--------

我不知这场不是瘟疫的瘟疫的发病情况,也不太想知道。因为明知是诅咒,又何必去管被诅咒人的样子呢。重要的是诅咒看似已经解除了。

一个星期后,我把相关人等聚在了一起,为他们讲述了一个我用从Jone调查来的资料和我知道的一些信息外加想象力归纳出来的故事。

对,那仅仅只是一个故事。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可以证明它的真实性,有的只是少量凌乱不堪的资料。而唯个可以证明的物件也已经消失在那场我刻意造成的大火中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100多年前,要从一个贫穷的木偶臣说起。那个木偶臣花了数年的时间做出了一个非常精致的木偶,一个名叫纤儿的木偶。那个木偶可以在上了发条的情况下不断的对他说‘我爱你’。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他呕心沥血的作品在他费尽心血的刻刀下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也就是这个灵魂造成了我们现在经历的一切。

木偶臣在贫困潦倒下,决定参加一个富翁举办的木偶展。他在参加时申明绝对不会出售这个木偶。因为她早已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但是他想不到的是那个富翁竟然一眼看中了他的木偶。

木偶展结束时,木偶臣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奖金。可他却再也拿不到自己的木偶了……

可怜的木偶臣坐立不安的呆在家里,最后决定去富翁的豪宅。不管是劝说还是像狗一样的哀求,他不在乎……都不在乎。他只想拿回自己的木偶,那个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木偶。

但是命运注定,这已经永远不可能实现了。

富翁将那个美丽的木偶带回家后,天天摆弄着。但是不论他怎样将发条上的满满的,木偶都总是一声不哼,像展台上那种甜美动听的声音再也没有从她的身体里发出过。

终于有一天,富翁发怒了,他将木偶狠狠丢在了地上,并用刀残忍的一刀一刀在木偶的脸上划着。而这一幕恰好被刚走进来的木偶臣看到。看见那个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木偶被践踏,他疯狂的扑上去,一拳打在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