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夜不语诡秘档案 >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5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5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1: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1:47
他们都很随便。呵呵,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她神秘的冲我笑着,眼睛里散发着令人心跳的异彩。我愣了愣,顺从的在她身旁坐下来。

“对了,我们一起跳支舞好吗?”黄诗雅望着我轻声问。

“我不会跳。”我慌忙摆手。

“但你的笛子吹得那么好!”

“小姐!笛子吹得好关跳舞什么事?!”

“物以类聚嘛!我不管,非要和你跳!”她几乎是拖着将我拉上舞台,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你会后悔的。”

音乐开始了。我随着节奏笨拙的跳着,不但洋相百出,而且脚还像用钢琴弹《铃儿响叮当》时按C大调那么频繁的踩在诗雅的脚上。害我有好几次羞的想要走开,却被她紧紧的抱住了。诗雅忍着我的践踏,始终没有哼过一声。最后索性将头倚在我的肩上,轻轻说道:“别慌,我帮你数拍子,跟着我的声音跳就好了……”

过了一个世纪,还是一秒钟?我不敢确定,只知道一首曲子终于结束了。突然感觉很累很热,于是我独自走出屋子,信步来到后花园。

月亮很圆,它将丝丝淡黄色的光挥洒在大地上,让地上的一切都披上了层朦胧的神秘。不远处有个喷泉,此时正向空中努力的喷着水,似乎有心将水射到月亮上去。

在这片寂静中,满腔不安的心绪总算稍微平静下来。我坐到喷泉的边缘仰起头,开始数起了星星。直到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传来。

“记得小时候外婆教我数星星,她说这样可以将烦躁和不快的心情全都忘掉。可惜她在我六岁的时候就死了,死在牛棚旁的破屋里。据说是很安详的死去的。而这个方法我一直都用着,一只用到现在……”我叹了口气,死死的盯着满天星辰。这片天空少有的飘浮在文明的足迹之上而没有受到污染,很纯洁,没有一丝脏的感觉。

星星不断的闪烁,似乎在告诉我逝去了什么,然而又得到了什么。西边的天空有一条很长的光带,是银河!

“六年多没有看到过银河了。在我的记忆中它似乎是在一夜间消失的。”我又低下头默然的注视着池中的水。突然感觉很奇怪,今天的自己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变的如此多愁善感?

诗雅关心的望着我,一直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听我发牢骚。直到我不再说话,她才望着头顶的月亮,从裙兜里拿出那个盒子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我现在可以打开了吧!”

我点点头,正想要开始胡扯那颗石头虽然看起来平凡,但其实对我有多重要、多有价值等等。却听到黄诗雅‘啊’的惊叫起来。

“好美!”看来是发自内心的赞叹。我好奇的望过去,顿时满脑困惑的呆住了。只见她的手中平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圆形小石头,它在月光下泛着似乎属于自己的黄涩光芒。虽然暗淡,却很坚强,就像蕴含着某种强大的生命力。

就算白痴也看得出那根本就不是自己在山坡上随手拣来的石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上帝,是神迹显灵了?绝对不可能,像我这么慵懒的人怎么可能虔诚的了,更何况我从来就不信教!

管他那么多,先哄了眼前这家伙再说:“这是我的幸运石,本来是一对的。但其中一个我把它放在了国内。它们已经陪伴我十多年了。希望你会喜欢。”我面不改心不跳的撒着慌。

诗雅很高兴,她爱不释手的将它那颗石头放在手心中轻轻的握着,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是握着一个弱小的生命。然后她又用那一滢清丽如水的目光望向我,微笑道:“谢谢,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一定会像爱惜生命一样爱惜它。”

这段话后,我和她又像找不到共同话题,相互沉默起来。四周一片宁静。月光淡淡地泻在地上,像是在对大地柔情的诉说。有阵风吹过,它很轻松的吹动不远处的玫瑰花丛,卷起了大量红色的玫瑰花瓣。

我深深吸了口气,只感到肺中充满了玫瑰那种忧郁的清香。

诗雅突然开口了:“如果有女孩说自己喜欢你,那你会怎样回答?”她静静地坐到我的左边,将一副毫不经意的脸孔摆了出来。我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望她,盯着她那发亮的眸子说:“那要看我是否喜欢她了。”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她急切的问,偏又将脸转向了别一边。

我笑着,缓缓的掏出一枚硬币将它投入水中,直到水波慢慢的阔散开,最后消失了。这才道:“曾经有过,但现在没有了。”

“如果告诉你她喜欢你的那个女孩是我呢?”诗雅的眼神中同时透出了一丝欣喜与一丝忧虑。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有诚意了。”我的心猛跳了一下。

“我爱你。”黄诗雅站起身走到我跟前,她一眨不眨的望着我,深邃的眸子散放着动人心弦的美。

我也站起身来,用手轻轻梳理着她乌黑的长发,然后一把粗暴的抱住她,将脸慢慢向她靠近。诗雅呼吸急促起来,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躲闪的意思。只是顺从的闭上了眼帘。嘴角轻轻浮现出一丝笑容,一丝温暖却又让人感到怪异的笑容。

我哈哈笑着猛然推开她,大声说道:“虽然你很完美,但是我不会爱你!”

诗雅全身一震,她惊讶的睁开眼睛,声音哽咽的怅然叫道:“为什么,我是那么爱你。比爱自己的生命更爱你。为什么你不能爱我?”

我凝视着她,哼了一声道:“因为你根本就不是黄诗雅!”

第十章思恋(下)

“你终于醒了!”

当我清醒过来时,立刻有个甜美的声音带着欣喜若狂的感情色彩传进我的耳中。我用力的摇了摇脑袋,然后睁开眼睛。

窗外的阳光十分刺眼,朦胧的白色光芒中只见黄诗雅正面色焦急的望着自己。我努力在脸上堆积出一点笑容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轻声问道:“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诗雅满脸的惊讶,她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又仔细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确定没问题后这才说:“你已经昏迷两天了,前晚我们三个人去教堂的废墟那里收拾附身在遥嘉身上的木偶,除灵虽然成功了,但是你被垂死挣扎的木偶怨灵袭击,然后昏了过去。我和Jame好不容易才把你搬回来。说真的,你很重耶。”

“那真是抱歉了。”我苦笑着从床上坐起身来,丢失的记忆在慢慢恢复着。终于我回忆起了一切,也想起了昨晚自己昏倒后做的那个十分真实而又过于稀奇古怪的梦。在梦里那个粗鲁不可爱的黄诗雅居然变的那么温柔,而且还向自己正面表白。

我侧过头望向坐在身旁的黄诗雅,不由看的呆了。浸染在清晨阳光中的诗雅,脸孔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丽,她长长的黑色柔发在阳光下泛出莹光流转的异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

在我的肆意注视下,诗雅的脸微微一红,嗔道:“看什么?人家的脸很脏吗?”

唉,看来昨天的梦果然只是个古怪的梦。不过俗话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在潜意识中喜欢她?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这个只有脸蛋没有丝毫内涵的小妮子?

我用力的摇摇头,试图将这个无聊的念头甩开。

不过,这次真的是一切都结束了吧。

根据诗雅说,遥嘉因为被我们强迫剥离附体状态,虽然头脑只受到轻微的影响,但也几乎丧失了最近几个礼拜的所有记忆。于是遥叔叔和遥阿姨便带着她去了纽约拜访一位熟识的著名脑科医生,希望可以对遥嘉的病情有所帮助。

看来一时之间是不能从遥嘉那个小妮子的嘴里知道她为什么会和那个木偶扯上关系了!

下午闲的无聊,我将买来的快餐倒扣在背上,和黄诗雅缓缓向公园走去。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很累。我三步两步的走进草坪,一屁股坐到草地上。

“今天是星期二,我到美国已经有十多天了吧。”我一边咬着汉堡一边胡思乱想着。

诗雅想了想说道:“如果从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开始算起,已经有十五天零六个小时。换句话说我们已经认识九百零六个小时。那可是一共有五万四千三百六十分钟之多呢!”

“你居然会这么清楚?”我大为惊讶。诗雅微笑起来:“当然了,怎么可能记不住。第一次见你那天,小夜强硬的表情我想我永远都忘不掉。那时你真的好帅!”

“会吗?”我一向都很厚的脸皮居然不由的红起来,急忙岔开话题:“你有没有发觉,今天的公园里似乎特别安静?”

“平常不就是这样吗?诗雅毫不在意的反问。我摇摇头,向四周望去。这是公园里十分偏僻的角落,四处的参天大树几乎盖满了天空,枝桠繁茂的就算光线也难以往下透。

常常听Jame说这个公园后边是个大森林。它的直径有近100多平方公里,森林西边的尽头还连接着一个早就没人居住的印第安村落。现在的那里已经变成了波特兰国家公园的一部分。遥嘉那小妮子早就信誓旦旦的说要开车带我去骑印第安人的马,等那家伙病好回来后,绝对要她兑现。

我打了个很大的哈欠,略微抬起头,不住打量着身旁的景色。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居然有个500多平方米的大坑,坑里依地的植被长的很茂森,这让人非常容易看出这块怪异土地的本来面目——巨大的椭圆形,活像个陨石坑。

奇怪,自己也是这个公园的常客了,为什么以前从没有看过这个很显眼的标志性景色?我迷惑的爬起身,拉了黄诗雅缓缓走到那个圆坑的正中央,然后在不远处一组供人野餐的石桌椅上坐下来。

实在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东西。透过树的缝隙,我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玩耍的小孩。风缓缓的吹动树叶,发出轻微‘沙沙’的声音。一切都那么自然,而且非常平静谐和。或许是因为木偶的事件让我变的太过多疑了吧!

吃饱后,正想在草地上舒服的躺一下,突然有个沉重的践踏草地的声音从远处向这儿传过来。我被吓了一跳,眼睛一眨不眨的怔怔的望着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几只动物慢腾腾的从北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是鹿,三只鹿!它们披着暗红的颜色向这儿走来,就算看到躺在地上满脸吃惊的我也丝毫不在乎,只是傲然地昂起头,用鼻子向我喷出一些废气就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又视而不见地继续走它们的路。不一会儿便穿过了这空旷的几百米,进入到别一端的森林里。

“美国的动物还真幸福,没有人会去打扰它们的生活。那些梅花鹿一定很无忧无虑吧。居然这么拽!”我随手扯了一根草放到嘴里咬着,一边无聊的多愁善感。

“其实人不也很幸福吗?“诗雅温柔的说道。

“人?嘿,人就可怜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只要活下去,就永远轻松不起来。更惨的是人每天都在努力压迫和被压迫之间挣扎,而且丝毫不知道反省。还要受到来自个方面感情的束缚。恐怕有些人从出生到死掉,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开心过!”我叹了口气。

“人哪会有这么惨?小夜你太偏激了!”诗雅不信的摇摇头。

我笑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婴儿出生时的第一件事就是哭吗?”

“不是因为他们想哭吗?”

“当然不是。”我抬起头凝望着她明亮的让人感觉深邃朦胧的眼睛说道:“因为就连婴儿也知道自己投错了胎。神让生物投胎为人,不是奖励,而是惩罚。在这个疲倦的世界上的人,大富大贵的人在痛苦,饥饿贫困的人也在痛苦。根本就没有人幸福嘛。”

“我不信。我觉得只要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和他结婚生子,然后可以和他永生永世的在一起就是幸福。”

“肤浅,这样真的就可以幸福吗?”我对她的话嗤之以鼻。诗雅静静的看着我,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苦笑起来,将手里的可乐丢给她说道:“走了。”然后径自向公园东面走去。

那里的人并不如想象中的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孩子。他们正在免费的游乐园中玩耍。草地上还有几个人开心的玩着棒球。免费公园是美国的一大特色,它没有门也没有墙,只是在特定的几个地方钉上一个牌子,写上公园的字样。这种公园在美国很多,仅西雅图就有100多个。

天依然很热,十天或更长时间没有下过一滴雨了。前方的自动喷水器开启,喷出的水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彩虹。

忽然,我呆住了。全身因为吃惊而僵硬。那种僵硬带着强烈的震撼不断冲击着大脑。

不远处,有个女孩安静的在夕阳中向我点头。一如许多年前一样,她依然爱微笑,而且那笑曾让我陶醉过很久。我惊讶,只是因为我绝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在这种情况下在这辈子还能见到她。

“怎么?你认识她吗?”黄诗雅诧异的问道。

“是小洁姐姐!”我的声音在颤抖。

“怎么可能!”诗雅惊讶的叫出声来:“你的小洁姐姐已经被木偶害死了。而且她的样子根本就不像。”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轻微的喘着气,带着满脸呆板的表情走了过去。

“我的朋友常跟我提起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的情景。他们爱玩一种剪刀,石头,布的游戏。谁输了就要背别一个人。”我走到几乎要和那女孩鼻息相触的地方,努力压抑着语气,淡淡地冲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