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夜不语诡秘档案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6节

夜不语诡秘档案_第26节

作者:夜不语 发表时间:2018-11-03 12:31: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07
说:“可是一直都是男孩子在背,累的他气喘吁吁。而女孩便总是在他背上拍手喊加油。”

那女孩目不转睛的望着我,就像许多沉沁在回忆里的少女,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对啊,这是女孩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不过现在回忆起来她也觉得很甜蜜。”

“哼,可是你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吗?那个小女孩突然走了。一走就是四年,而且没有给那男孩写过一封信,没打过一通电话。她根本想象不到他有多担心。他的心几乎都碎了!”我激动起来,一拳打在身前的松树上。树被打的不停摇晃。

女孩的笑在那瞬间停止了,她将哀恼凝固在脸上:“也许是那女孩子没有勇气去打电话和写信,更不敢去面对他……你以为那个女孩子不痛苦吗?她常常无端的哭泣,哀求自己的妈妈让她回去,哪怕她一个人在国内生活也好!”

女孩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终于流下了泪,泪珠在太阳的照耀下发出七彩的光芒。我又愣住了,脸上的呆板变为了满腔欣喜:“小洁姐姐!你真的是小洁姐姐!你没有死?”

“不对!小洁姐姐已经死了,那个人是假的。”黄诗雅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不,她是真的。不然她不会知道这段台词!”我用炽热的眼神死死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小洁姐姐,仿佛只要一眨眼她就会永远的消失掉。

小洁温柔的望着我,明亮的眸子中透露着关切:“诗雅说的没错,我确实因为那个木偶的诅咒死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封印住那个木偶的怨灵后,我就莫名其妙的站在了这里,就像上天要让我等什么似的。直到我看到小夜的时候才明白,原来上天是让我等小夜你。”

她轻轻的挽住我的手,微笑道:“小夜,我们回家吧。”

“小夜!不要跟她走!”黄诗雅焦急的拉着我的衣角:“你真的相信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的话吗?”

“我信。”我毫不犹豫的点着头,转头向诗雅说道:“一切都结束了。那个木偶被我们成功的封印住,这个镇上的人也不会再有人死于诅咒。而且最重要的是小洁姐姐回来了。我相信遥叔叔、遥阿姨和遥嘉那小妮子回家后一定会很惊讶的。”

我深深吸了口气:“真想他们快点回来,然后我就可以看到那一家人惊讶的掉下巴出糗的样子了!”

“小夜,我……难道……”黄诗雅咬着嘴唇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轻轻的低下头,放开了紧拉着我不放的手。

----明年是俺本命年

--------

第十一章思恋(下-2)

“小夜,我有多久没有为你做过饭了?”小洁姐姐把我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一边舒展手臂一边问道。

“好久了。大概有三四年吧。”我思索了一下。

“好,那今天我来做饭。小夜要吃什么?”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眼神中流露着毫无保留的爱意。

“不放洋葱的牛肉咖喱加土豆泥盖饭。”

“好复杂的要求。”小洁姐姐看了我一眼:“你这么多年来偏食的习惯还是没改。其实洋葱很好吃的。”

“洋葱太臭了,而且莫名其妙的想赚人家的眼泪。我讨厌它那种恶劣的行为,就算碰它我都觉得是在侮辱我自己的人格,何况是要将它塞进嘴里,然后咀嚼它!”我狡猾的笑着。

“好啦,我做就是了。总之我从来就说不过你。”她用白色的丝带将自己有如瀑布般乌黑飘逸的长发扎成马尾,然后走进了厨房。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小洁姐姐从厨房里探出头又说道:“冰厨里有可乐,自己拿好吗?耐心等我一下就好了。”

我无聊的等了一会儿,直到厨房里传来一股饭香,才随手打开冰箱拿出可乐一边喝一边走进了厨房。

“要帮忙吗?”看到她正忙的不亦乐乎,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小洁姐姐转过身将我赶了出来:“你到客厅去乖乖地等着我把菜端上来,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可是……”

“可是什么?”她一边忙一边笑着问。

“你的饭快糊了。”

“天哪,我真笨!”小洁姐姐急忙关上了火,清丽白皙的脸上升起了两朵红荤:“抱歉了小夜,我再重新做一次。”

“不用了。”我揭开锅盖将上边还没焦的白饭勺进了碗里,说道:“其实偶尔吃吃带着焦味的饭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吃过饭,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新闻刚播报完今晚会有5级风,风就开始不断在屋外呼啸起来,扯的附近的大树啪啪作响。过了夜晚八点,这种比暴风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5极风才停下来,然后便开始下雾了。

浓的沾稠的白色雾气在窗外翻腾,越看越让人觉得诡异。即使打开了家里所有的灯,我依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洁姐姐轻轻的从身后将我抱住,将嘴凑近我的耳朵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小夜,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

我顿时僵住了,原本灵敏的脑袋一时理解不了这几个字的意思。小洁姐姐见我呆呆的不声不响,便用鹪巢蚊睫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脸颊羞红的深深埋进了我的肩膀。

‘一起洗澡?也就是说两个健康的男女脱光光一起浸泡在不足4平方米的浴池里。也就是说比男女混浴的温泉还容易出现意外情况。也就是说不小心出现了意外状况,这个世界就很可能不小心增加两个成年人。嗯!似乎满复杂的!’好死不死,我的逻辑思维偏偏在这种非常时刻苏醒了。

“今天早晨我才洗过,晚上不想洗。”违心的谎话脱口而出,我一边全身紧崩、大汗长流,一边装作毫不在意的笑着。

“小夜的脸红了,好可爱!”小洁姐姐笑起来,她闭上眼睛,向我耳朵里哈出一口气:“很晚了,小夜去睡吧。”

我逃命似的走进卧室,关上门,背靠着门深呼吸了好几次。心脏依然在不受控制的胡乱跳动着。总感觉复活后的小洁姐姐很奇怪。不但因为一向厨艺高绝的她会将饭煮过火,还因为她变的很媚,很有吸引力,而且更大胆了。那种一边露出羞涩的脸,一边说着令人浮想翩翩的话的神态,越看越像是遥嘉和小洁姐姐加起来再平均相除后得出的性格。

狠狠摇了摇脑袋,我关了灯爬上床。全身的神经蹦的紧紧的,害的我丝毫找不到睡意,只好在床上焦躁的翻来覆去。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门突然被轻轻敲响了。

“小夜,你睡了没有?”小洁姐姐低声问,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和羞涩。

“还没有。”我正准备坐起身将灯拉开,小洁姐姐突然又道:“不要开灯。”

接着传来卧室门被开启的声音。我在黑暗里睁大眼睛,只看到一个黑影迅速的走到床边,滑进了被子里。顿时一阵温馨的青春气息透过女儿家特有的幽香传入鼻中,然后有两条湿软滑腻肤如凝脂的手臂穿过我的腋下紧紧的将我抱住。

小洁姐姐似乎没有穿任何衣物。因为我能很确切的感觉到有两颗柔软丰满的不明物体正压在胸口,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小夜,你会不会讨厌比自己大的女生?”小洁姐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感到心脏不由自主的‘蹦蹦’乱跳着,也不管她在黢黑一片的情况下是不是看的到,只是下意识的摇着头。

“那小夜是喜欢我了?”她翻动身体,将我压在身下,然后轻轻的将头倚在我的胸口又道:“我一直都很喜欢小夜。从小我就幻想着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为你做饭,洗衣服,然后生下许多小孩子。对我来说,那就是我全部的幸福。”

软玉温香抱在怀里,我却只感到全身僵硬。小洁姐姐近在咫尺的幽馨吐息与身体上完全无阻碍的摩擦让我的大脑刺激的快要爆开了。

“小夜,你会不会娶我?”小洁姐姐微微抬起头,在黑暗中和我的眼睛对视。混乱的大脑受到感觉神经不断传来的强烈刺激,居然丝毫不再处理任何从耳膜振荡得来的信息。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再次下意识的点头后,才发现小洁姐姐是要将她自己嫁给我。

“真的,太好了!”小洁姐姐感觉到我在点头,声音顿时因欣喜而颤抖起来:“好棒,我们现在就结婚,就举行一场只有我俩的婚礼!”

终于,舌头恢复了功能,我好不容易才从嘴里吐出一连串干燥沙哑的声音:“但结婚似乎是一件大事吧,要父母双方的同意。还要请司仪主持婚礼。新娘穿着漂亮的纯白婚纱和新郎接吻,然后要用鲜花将婚车装饰起来,还要在车后边拖着一大串易拉罐才行!好像不能什么时候想到要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啊。”

“小夜不想和我结婚吗?”小洁姐姐的声音立刻哽咽起来。突然感觉有几滴水滴落在了脸上,我慌忙又道:“就当我刚才说了一堆废话好了。但结婚再简单也要穿婚纱,找个教堂和证婚人啊!”

“教堂,证婚人……和婚纱吗?”小洁姐姐停止抽泣,愣了愣,她从床上站起来:“小夜等我一下,我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了。”

疯狂翻滚的雾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苍白的月光下,小洁姐姐穿着雪白的婚纱拉着我的手走进树林里。

黯淡的月光似乎具有强烈的穿透性,它毫无阻碍的穿过浓密的树枝照射在小洁姐姐的脸上。今晚的她透露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她的头上扎着一个粉红色的大蝴蝶结,而脸上带着一丝羞涩的红晕,一丝满足的微笑。温馨的体温透过我俩相互紧握的手中传递着,她不时的回过头望我,每次和我的眼神相触,都会向我露出甜蜜的笑容。

虽然直觉在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跟她去那个地方,那里等着自己的只有万丈深渊而且随时会命丧黄泉。但每次接触到那种笑容,强韧的判断力立刻便会土崩瓦解。

时间似乎在单调的脚步声中停止了,突然听到身后不远处有‘沙沙’的轻微声音,明显是有人在跟踪我俩。我正想回头看看究竟是哪个家伙居然蠢的用这么滥的跟踪技术在自己身后班门弄斧,猛地感到小洁姐姐更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她原本那充满灵性与异彩的眸子微微一暗,接着加快了脚步。

浓密的雾被风从东面吹了过来,顿时整个树林里伸手不见五指。月光不见了,失去视力的我内心一阵恐慌,那种不知自己究竟是被黑暗包围还是被雾气包围,看不见的地方究竟会不会有意外危险的恐慌不断在心里越积越累。最后几乎要到爆炸的地步。

“小夜害怕吗?”小洁姐姐温柔的说道:“不要怕,就快到了,我就快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眼前突然一闪,终于走出了树林。

为了快速恢复视力,我用力眨了眨眼睛才向前望去,却不由的呆住了。脚下竟然是个直径达300多米的大圆坑,坑四周很圆滑,看不出是人工造成还是自然形成的。最令人惊讶的是圆坑中央有个非常大的教堂,样貌极其古怪,但却崭新的教堂。那个教堂里透出微弱的灯光,橘黄的灯光。那些灯光似乎并不稳定,投射在地上的光辉飘渺寂缪,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奇怪了,这种景象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教堂、婚纱和证婚人这样就全都有了。我们过去吧。”小洁姐姐整理了一下婚纱,然后挽着我的手臂慢慢走向教堂,她深呼吸一口气,接着推门走了进去。

“小姑娘,今天你想忏悔什么?”正在十字架前祷告的神父转过身,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问道。我不禁对他产生了兴趣。这个神父大概50岁左右,满脸苍白没有血色,而且皮肤上长有许多像是尸斑的褐色斑纹,只要一说话,他的门牙和虎牙就会整个露出来,白森森的,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

“神父,我想在今晚和他结婚。”小洁姐姐侧过身凝视着我的眼睛:“我和他都是真心相爱,想要生生世世永远肆守在一起。”

神父笑了。他用毫无精神的昏黄眼光望向我,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帮你们好好安排这场婚礼。”

“遥洁小姐,你愿意嫁给夜不语先生为妻子吗?并且不论贫困,疾病,痛苦,都会永生永世的爱着他?”神父问道。

在摇烁不定的千支烛光下,小洁姐姐庄严肃穆的脸上浮现着尝遍百味的神色,她闭上眼睛,然后又不舍的睁开,用炽热的深情眼神久久凝望着我:“我愿意。”她微笑着,流着泪说道。

“那么夜不语先生,你愿意娶遥洁小姐为妻子,并且不论贫困,疾病,痛苦,都会永生永世的爱着她吗?”神父和遥洁对望了一眼,然后耐心的等待我的回答。

我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娶遥洁作为妻子,这不正是我从小的梦想吗?有这么一个我喜欢的人这样的爱我,默默的听我说每一句话,为我做饭洗衣服。还会在冬天手感觉冰冷的时候温暖我。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吗?为什么就要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我居然会犹豫不决?就在我咬咬牙正想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时,教堂的大门突然发出‘啪’的一声,门被踢开了。

“小夜,还好我来的及时。”黄诗雅气喘吁吁的走进教堂,她指着小洁姐姐大声说道:“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遥洁,不!她甚至不是人。她是那个木偶,那个被我们封印住,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逃出来的木偶。她根本就是在迷惑你,想要和你定下死神契约后将你拉进她的世界里。”

“诗雅,我们一直都是好姐妹,为什么你要这样说我?”小洁姐姐回头望着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夜不语诡秘档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